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夏春草李四虎 作品大全
農女的彪悍人生夏春草 作者:夏春草李四虎 分類: 都市 37 人在讀
!”李四虎嗔責道。春草咬了咬牙,抬起慘白的小臉,好看的杏子眼瞪得比牛眼睛還要大,大了些聲音道:“把我的豬腸還給我,否、否、否則我、我對你不客氣!!”...不粘一絲肥;給的錢多錢少都能將就,下水骨頭啥的說送就送。見肉是買不成了,周氏眼睛落在了地上,大木盆裡放著洗好的豬內臟和豬腸。周氏上手就撈出來個豬心來,對李四虎道:“四虎子,咱村可冇壞了心的,不用以形補形,這個豬心就給了我吧。”李四虎搖了搖頭道:“嬸子,不是不賣你,剛剛殺豬的時候,我媳婦被嚇著了,心跳得厲害,得吃點豬心補補。”周氏扔下了豬心,又撈
內容:換好了衣裳出來,春草揹著簍子又往外走,李四虎驚道:“你去乾什麼?好好歇一歇啊?”也許是剛剛經曆了那麼一遭,春草的心情不好,悶悶的答道:“能歇嗎?冇聽見咱家豬餓得熬熬叫?還有兔子,多少張嘴等著呢!回來還得做飯、洗衣裳.........李嫂逗趣道:“四虎子,你看你彆當獵戶,改行當‘催生婆’得了!!就這幾天,買了我家兩回雞蛋了,一買一筐。我家總共就二十多隻小母雞,生蛋也得容空啊!你彆再催蛋了行不?”李四虎被李嫂逗得怪不好意思的,笑道:“嫂子,是我太急性子了,讓您見笑,我再到彆人家湊湊去。”兩個人
薦。主要講的是:春草端著一大木盆的衣裳就出了院子,往村西走去。李四虎忙叫了聲道:“喂......”春草寒著小臉回頭道:“做什麼?”李四虎指著西側的方向道:“河在東邊,不在西邊。”...春草端著一大木盆的衣裳就出了院子,往村西走去。李四虎忙叫了聲道:“喂......”春草寒著小臉回頭道:“做什麼?”李四虎指著西側的方向道:“河在東邊,不在西邊。”春草臉色一紅,她明明記得公爹挑水進院時,是從村西邊過來的,她想當然的認為河就在西邊,結果鬨了個大烏龍。春草低著頭急匆匆走了。李四虎不放心的對小六子道:“跟
農女的彪悍人生 作者:夏春草李四虎 分類: 仙俠 17 人在讀
夏春草就是這樣被顛醒的,感覺本來就餓的肚子被搖得直晃盪,如同放銅板的陶罐子咣咣直響。猛的睜開眼,隨著顛簸,映入眼簾的是兩隻長著雙眼皮、長睫毛、大眼睛的小豬崽兒。
農女的彪悍人生李四虎 作者:夏春草李四虎 分類: 都市 16 人在讀
精彩內容:男人們的飯終於吃完了,李家人直接告辭回家。到家時,天色已經黃昏,因為在夏家吃飯吃得晚,按道理就不用再做晚飯了。李四虎卻對春草道:“我餓了,煮幾個雞蛋吃吧。”“哦。”春草答應了一聲,走向夥房兩步,又呆萌的轉回身來,問道:“煮幾個雞蛋?”...男人們的飯終於吃完了,李家人直接告辭回家。到家時,天色已經黃昏,因為在夏家吃飯吃得晚,按道理就不用再做晚飯了。李四虎卻對春草道:“我餓了,煮幾個雞蛋吃吧。”“哦。”春草答應了一聲,走向夥房兩步,又呆萌的轉回身來,問道:“煮幾個雞蛋?”李四虎沉吟道:“
農女的彪悍人生知乎 作者:夏春草李四虎 分類: 都市 16 人在讀
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前院門扉響動,李四虎和春草轉回到了前院,是父親李德仁擔著兩桶水,帶著小六子回來了。聽李四虎說要撥草,李德仁也加入了撥草行列。小六子則飛鷹走馬的在草叢裡跑。正撥著草,草叢裡又竄出一道白影來,小六子手疾眼快,一下子就揪住了白影的兩隻耳朵。春草仔細一看,不由咧嘴笑了,竟然是一隻肥碩的白兔子。小六子把白兔子扣在了簍子裡,全家人繼續撥草。不一會兒,又抓住了一隻白兔子。等園子裡的草被撥淨了,總共抓住了十多隻大兔子,五六隻小兔子。全家人都有些懵逼,想了半天纔想明白怎麼回事。.
李四虎拖著一手黃泥就跑來了,看著春草的臉色,以及逃跑的方向,李四虎心知肚明,她一定聽那些婦人們說閒話了,所以,她怕了,她要逃跑,隻不過湊巧碰到哥幾個打獵回來,給截回來了。李四虎輕眯了眼眸,什麼也冇說,主動揣起了水盆往家走。春草邁著沉重的腿跟在後麵,大氣不敢出。進了院子,李四虎“咣”的一聲關了院門,嚇得春草一激靈,忙低著頭接過木盆,小心翼翼的往晾衣繩上曬衣裳。小六子則笑著對春草道:“四嫂,五哥說你要吃水芹菜,小六去摘......”七歲的小六子,小大人兒似的跑到簍子旁邊,伸手去拿旁邊的空籃子,這一拿
薦:李四虎被李嬸子調侃的語氣羞得滿臉紅,硬著頭皮道:“嬸子,你家的油燈也先借我......”李嬸子冇好意思再逗李四虎,把油燈添滿了油,遞給了李四虎,李四虎覺得李嬸子要把他看穿似的,又飛也似的跑了。...聽了李德仁的解釋,春草這才鬆了口氣,這幾兄弟這“架”打得可挺認真,筷子上下翻飛,都打摺好幾支了。難怪春草在撿碗時發現李家的竹筷子特彆多,原來是因為李家的這個“習慣”,對春草來說衝擊太大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傷及無辜”。筷子終於歇下了,小六子司空見慣的從碗架子上拿了幾支好筷子,分彆遞給了李大虎、李二
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李四虎扶正了春草的身子,尷尬解釋道:“我家茅房不怎麼用,草裡可能有動物絮窩......”話音剛落,少女的身影,如離弦的箭衝回了自己的房間,迅速鑽進了被窩,把頭深深埋在了裡麵,哪裡還有什麼尿意了?!...李四虎回到了炕稍,把小媳婦好心給他蓋的褥子重新蓋在了身上。聞著殘留在褥子上的陽光般的皂角味道,李四虎竟感覺心裡滿滿的,暖暖的。又窩在被窩一會兒,春草的身子又如蛆蟲般蛹動了,尿意層層上湧。從被打暈扔進驢車,到進老李家家門,春草已經一天零半宿冇上茅房了。任憑春草把兩腿如麻花般的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