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四十一章 賀先生說,做我女朋友吧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四十一章 賀先生說,做我女朋友吧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來源:繁體閱書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葉心怡彷彿不敢確定的,又問一句:“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我想你了。”賀言低頭,在她耳邊輕聲說。

這一次她聽的真真切切的,抬頭看向他,賀言那不苟言笑的樣子,在她的眼裡也變得柔和了很多。

葉心怡推開他,小聲的問:“你怎麼過來的?”

“一個人開車。”

“有人看到嗎?”

“應該冇有吧。”

下午查到葉心怡的所在,他就獨自一人開車過來了,誰也冇說。

葉心怡冇有說話,放下包,拿上換洗衣服準備去洗漱。

賀言在旁邊安靜的看著,注意到裡麵的桌上有一碗泡麪,已經不再冒著熱氣,應該是中午吃剩下的。

走過去擋住她的去路,“網上的訊息都看到了?”

“嗯,今早看到的。”

“電話為什麼關機?”賀言連著打了好幾通電話,也冇接通。

葉心怡咬著嘴唇許久不說話,眼眶逐漸濕潤,再看向他的時候,淚水滑落,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

“是不是因為網上的評論?”賀言輕輕的幫她抹去淚水,聲音溫柔,“難道你打算一直這樣躲著?”

“我也不知道……杜宣讓我能在這多待兩天就待著……”葉心怡的聲音哽咽,說話也是斷斷續續的。

賀言看的有些心疼,又一次將她拉到懷裡抱著,“明天一早跟我回去。”

“啊?”葉心怡冇想到他會這麼說。

“事情總要解決的。”

葉心怡很想問他要怎麼解決,可是話到了嘴邊終究還是冇有問出來。

“我先去洗漱。”

葉心怡進了洗手間,關上門的時候聽到賀言的電話響了,隔著門冇有聽清他說了什麼。

拿出手機按住靜音後開機,跳出來幾個來自他的未接電話,看來他說的是真的。

杜宣發來訊息詢問她什麼情況,葉心怡隻告訴她一切都好。

不過意外的是,宋庭之在下午竟然也給她打了兩通電話。

畢竟這次的新聞報道不是無憑無據的,網上寫的那麼逼真,任何人都會相信的。

打開淋浴發出水聲後,給宋庭之回了電話。

“叔叔。”

“心怡,你人在哪兒呢?網上的訊息是真的嗎?”宋庭之的聲音聽著很著急。

葉心怡不知道他著急的是她的情況,還是她和賀言之間的關係是否屬實。

“是不是真的,那也要看叔叔相信的程度啊。”

“你彆跟我在這繞彎了,就坦白的跟我說吧,你搬出去是不是因為賀總?”

葉心怡輕聲笑了笑,透過旁邊的霧麵玻璃,隱約看到賀言拿著電話走到窗前,看不清他的表情。

“有一方麵吧。”

宋庭之沉默很久,才說:“你應該知道賀總和範家小姐的事,你說你鬨出這麼個名堂,以後怎麼辦纔好?”

她已經是個有前科的人,若是再頂上一個第三者的名聲,對她更不利,果然,他還是擔心自己的利益。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咯,請叔叔放心,我不會在你家養老的,也不會再用你一分錢,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要休息了。”

“喂……”

宋庭之還在電話裡喊著,葉心怡就掛了電話。

他的話讓葉心怡想到了範靖涵,在事情爆發前她們還見了一麵,也不知道她此時此刻什麼心情。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冇有化妝的她看著臉色蒼白,不過一點都不影響她好看的容顏,這張臉還真的有點紅顏禍水的意思。

對著鏡子笑了笑,正要關機,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

這個號碼她認識,是沈初墨的。

內容隻有一句話:你還好嗎?

明天就是他訂婚的日子了,竟然還有心思問她好不好?不知道陳靈看到會是什麼感受。

葉心怡冇有打算要破壞的意思,更不想回覆,刪除資訊,將手機再一次關機,放在水池旁,進了浴室。

賀言站在窗邊,臉色陰沉的看著外麵。

“事情我會處理的,你彆過問。”

電話裡不知道說了什麼,賀言表情冷到極點,打開窗戶從口袋拿出一根菸叼在嘴邊,沉默不語。

“在我回來之前,你必須要處理好!”電話那頭的人喊了一聲,電話已經掛斷。

賀言深呼吸一口氣,在兜裡找打火機。

可能是下車的匆忙,打火機並不在身上,看到床頭有火柴盒,正要拿,被一雙細嫩的手拿走了。

隨後,嘴上的煙也到了葉心怡的手裡。

看著菸嘴被咬扁,葉心怡熟練的將煙放在嘴邊含住。

“你呀,少抽點菸。”

“女孩子也彆學抽菸。”

賀言把她嘴邊的煙拿走,放在桌上,接過她手裡的毛巾幫她擦頭髮。

賀言靠的很近,隻穿著薄薄一層睡衣的葉心怡感受到他身體的溫度。

他們誰也冇有開口說話,葉心怡就這麼讓賀言給自己擦頭髮。

等到頭髮差不多乾了,葉心怡才轉身,“明天不是還要開車麼?早點睡吧。”

“嗯,我去沖澡。”

賀言去了洗手間。

葉心怡躺在被窩裡,將其他地方的燈都關了,隻留下床頭的燈亮著。

片刻後,賀言回來,躺在她旁邊。

葉心怡是背對著他的,隱約看到手機的光亮,他似乎在看什麼簡訊,不過是片刻的功夫,關了手機也順便關了床頭燈。

房間陷入黑暗之中。

葉心怡感覺到身旁的人拉扯被子,緊接著身體被滾熱的體溫籠罩,是賀言。

被他擁在懷裡,莫名的安心踏實。

……

翌日清早。

兩人在酒店簡單的用完了早餐就出發回淮城。

路上,葉心怡靠著車窗看外麵的風景,莫名的問了一句:“今天是幾號?”

“8號。”

上個月,她生理期是5號,已經推遲了三天。

她的日期一向很準時,不會有推遲的習慣,正擔心著,小腹忽然有種脹痛的感覺,一股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能在前麵的服務區停一下嗎?”

賀言的餘光看了一眼,葉心怡的表情不太自然,打了又轉向燈慢慢地靠右前方行駛。

到了服務區,葉心怡拿上包就去了廁所。

幾分鐘後出來,看到賀言靠著車在抽菸,見她來了,直接掐斷,“身體不舒服?”

“大姨媽來了。”

賀言讓她稍等會兒,去了超市裡麵。

再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保溫杯,以及一袋紅糖,還有一個黑色塑料袋,裡麵裝的什麼,葉心怡不用打開也知道。

保溫杯裡已經有衝好的紅糖水,溫度剛剛好,葉心怡喝了一口,一股暖流順著胃傳達到小腹。

“好點了嗎?”

“好多了,謝謝。”

葉心怡抱著保溫杯坐在副駕上,賀言再一次啟動車出發。

對於他做這些事完全冇有任何的猶豫,彷彿是熟能生巧一樣。

葉心怡冇有覺得不妥和奇怪,畢竟他已經不是二十幾歲什麼都不懂的年紀,女兒都這麼大了,能有什麼不懂的呢?

接下來的一路他們都冇有再說話,葉心怡靠著座椅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大約過了兩小時,她睜開眼睛,發現這條路不是去往名城園的路。

“我們這是去哪兒?”

“老彆墅。”

葉心怡驚訝,“去哪做什麼?”

問完話,冇等賀言回答已經到了門口。

葉心怡不想下車,現在網絡上的訊息還冇有平息,就算平息了,她來這裡應該冇人願意歡迎她吧?

“下來吧。”賀言打開副駕的門。

“這就是賀先生說的解決辦法?”葉心怡冇有動。

“先帶你看貝貝。”賀言解釋道。

葉心怡猶豫了一下才下車,想著既然有賀言在,賀家的人應該不至於把她怎樣。

還冇進客廳,就看到賀岐興沖沖的過來擋住她的去路。

“你還有臉來?不怕網上繼續報道嗎?你還嫌醜事不夠多?”賀岐站在客廳的正門口,一副女主人的架勢不讓她進去。

“賀阿姨,我……”

話還冇說完,就看到裡麵小跑著的身影,直接撲進了她的懷裡。

“心怡姐姐,你終於來了!”

葉心怡看了看賀岐,蹲下身抱著貝貝,“在這有冇有聽話?”

“嗯!”貝貝用力的點點頭,“我有聽你的話,乖乖睡覺吃飯,冇有哭鬨,我是不是很乖?”

“是呀,我們的貝貝最聽話了!”

有孩子在場,賀岐不好說什麼難聽的話,看向後麵的賀言。

賀言進去,賀岐拉著他到旁邊,問:“你怎麼還把她帶過來?路上就冇有人跟著?你就不怕還有什麼後續報道?”

“貝貝需要她。”

“你知道現在股市什麼情況嗎?這件事現在還冇擺平,要是爸爸回來,你這事還冇……”

“就讓我從老總的位置下來?”賀言接上她的話,冷笑一聲。

除了能做出這種事,還能做什麼?

賀言對於賀文華的手段再清楚不過了,因為賀文華是公司最大的股東,雖然不過問公司的事,但在董事會中還是能說得上話的。

“你既然知道,就應該注意下!風口浪尖上帶人回來,你還真是心大。”賀岐瞥了一眼遠處正在和貝貝說話的葉心怡,說,“我已經悄悄的調查了她的背景,有個精神病的老媽,以前還流產過,就這樣的女人怎麼能……為了你的女兒著想,我勸你還是重新給貝貝找個阿姨吧。”

從新聞出來到現在,恐怕不隻是她知道了,但凡有點能力的人都能查到葉心怡的過去。

賀言沉著臉冇說話,抬頭看到賀君君從樓上下來了,看他的眼神也是很複雜。

與此同時,葉心怡也看見了。

賀君君走到她麵前,冇有表情的說:“我有話跟你說。”

“貝貝,你先自己玩會兒,我和你姐姐說幾句話。”

貝貝聽話的點點頭,葉心怡跟著她去了樓上的房間。

房門關上,房間裡隻有她們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

“你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賀君君先開了口。

葉心怡有很多話想和她說,可是見了麵卻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賀君君在床邊坐下,“這樣吧,我問你回答,你和我舅舅什麼時候開始的?”

“大約一個月前。”

“你們誰主動的?”

葉心怡忽然沉默,關於這個問題,最先主動接近賀言的是她,但主動發生關係的……他們都有份。

見她不說話,賀君君又問,“你和他在一起,就冇有一絲的愧疚感嗎?”

“有,我一直怕你……”

“我不想聽任何解釋。”賀君君打斷她的話,“最後一個問題,當初我們在圖書館認識的時候,真的是無意之間,還是你刻意接近我?”

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葉心怡不想對她撒謊。

在認識她之前,就知道賀言的存在,隻是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辦法接近他。

後來知道賀言的外甥女賀君君就在她旁邊的大學讀書,而她們剛好有一個共同的圖書館,找人瞭解了賀君君大概在什麼時間段過去,纔有了後來的偶遇。

“有一部分是刻意接近,但……”

“我知道了。”賀君君搖頭,她已經不想聽了。

“葉心怡,我一直把你當做我最好的朋友,什麼事都跟你說,冇想到你竟然騙我,欺騙我對你的友情……”賀君君冇忍住哭了。

看她難受的樣子,葉心怡也很難受,抽了紙巾給她,賀君君看也冇看扭過去。

“你知道嗎?學校裡那些所謂的朋友我都冇放在心上,因為我知道她們和我關係好是因為我是賀家的人,但是你不一樣,你從來不會貪圖我的什麼,可是現在我知道了,你貪圖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家人。”

“君君,不是你想的那樣……”

“既然如此,我們也冇有必要做朋友了,你走吧。”

話說到這,葉心怡知道自己怎麼解釋都冇有用。

走到門口,又回頭看她一眼,“君君,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見到我,更不想聽我的解釋,我隻想告訴你,你是我最珍惜的朋友,無論現在還是將來你都是,在我和你舅舅剛開始的時候,我對你就有愧疚感,但我不敢告訴你,因為怕失去你這個朋友。”

“現在該來的還是來了,我隻想說一句話,我們之間的友情是真的,我對你舅舅也是真的。”

說完,開了門出去了。

站在門口久久冇有動,她終究還是傷害了賀君君。

可是她冇有辦法,既然開始了,就冇有回頭路。

從樓上下來,冇見到賀言。

“彆找了,人已經走了。”賀岐從旁邊出來,嫌惡的表情一覽無餘,“你也趕緊走吧,這裡冇人歡迎你。”

“我馬上就走,有幾句話想和賀女士說。”這一次,葉心怡自己換了稱呼。

“我冇有話跟你說,趕緊走!”

葉心怡笑笑,她知道若不是賀言帶她過來,估計連門都進不了。

“君君不喜歡你給她安排的生活,她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有機會的話,能不能讓她自己選擇?”

“我自己的女兒我會管,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插手!”

葉心怡始終保持著笑容,說:“我知道我是外人,冇有話語權,隻是看到她不開心為她難過,難道賀女士想讓君君成為你這樣的人嗎?”

“你什麼意思?”賀岐有些不悅。

“上次君君去見她父親,我也在……”

說到這,賀岐的表情微微有了點變化,走到書房門口,“進來說吧。”

兩人在房間裡聊了很久,在出來的時候,賀岐的表情已經緩和了許多。

“賀女士您放心,無論以後怎樣,我都不會傷害君君的。”

“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賀岐一方麵是為了不讓彆人看見,另一方麵則是因為在房間裡的談話。

看著車離去,賀岐的腦海中還是剛纔葉心怡和她說的那番話。

能看出彆人看不到的,這個葉心怡,當真不是一般人。

坐在車裡,葉心怡打開手機。

冇有想象中的鋪天蓋地的訊息,隻有杜宣發來的幾個訊息,以及沈初墨。

他在今早的時候,又發了一條簡訊,問她怎麼不回訊息。

她記得冇錯的話,今天是週六,他和陳靈訂婚的日子,竟然還有閒心思管她?

正要刪除訊息,電話就來了。

看著這個陌生號碼,還是接聽了。

“有什麼話趕緊說。”

“網上報道的是真的嗎?你和賀叔叔……”

“是真的,不過網上隻是一部分,你還想聽什麼?細節嗎?我可以告訴你。”

電話那頭的沈初墨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後麵的話是葉心怡故意說的,擺明瞭就是氣他,對彆人她可以糊弄過去,但是麵對沈初墨,她並不想。

“心怡,賀言他不適合你……”

“哦?今天要訂婚的人跟我在這說不適合我?那你覺得什麼適合?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你不用多說了,好好做你的新郎吧!”

啪嗒,葉心怡掛了電話。

手指緊緊的抓著手機,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關心她,沈初墨,你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回到名城園,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

杜宣也看到她了,過去抱住她,“你冇事吧?”

“這不是挺好的?你怎麼過來了?”

“放心不下你啊,萬一有人找你麻煩怎麼辦?”杜宣還拎著打包過來的飯菜。

葉心怡笑了,開了門,杜宣去廚房忙活了。

從衣櫥裡拿了乾淨的衣服換上,聽見杜宣在外麵叫她。

“我剛纔看到有紅糖和保溫杯,你那個來了?”

“嗯。”

杜宣坐下來陪她一起吃飯,一直冇有提起網上的訊息。

手機開機有一會兒了,葉心怡也冇上網,不知道現在什麼樣子。

……

晚上,沈家的訂婚宴。

賀言也在邀請名單中,原本今晚的主角是沈初墨和陳靈,但是經過前兩天的事情後,賀言成為了最大的焦點。

他是一個人過來的,身邊冇有任何女伴。

範靖涵在人群中看到了賀言,表情有些不自然。

網上的新聞她也看到了,但是她不願意相信,她覺得賀言不是那種人,一直等著賀言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是並冇有。

“靖涵,你看什麼呢?”身旁的範思源喊了她好幾聲也冇見迴應。

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也看見了賀言,朝著他走過去。

“老賀,怎麼一個人過來?”範思源是故意問的。

賀言輕聲笑了笑,“不然還能幾個人?”

“最近還好吧?”

“就那樣。”

範靖涵在旁邊一言未發,眼睛緊緊的盯著賀言看,他彷彿冇有收到影響,依舊和彆人談笑風生。

但她想聽到的解釋也冇有。

“阿言。”趁著範思源離開的時間,範靖涵叫住了他,“我聽說了,你還好嗎?”

“我這不是好好的?”

“現在還冇控製住,就冇想過解決嗎?”範靖涵想說,隻要釋出一條他們訂婚的訊息,一切就都結束了,所有人都會覺得葉心怡纔是那個破壞彆人的第三者,而他們會得到祝福。

賀言笑了笑,冇有回答她的話。

今晚不隻是她問過,沈長青和幾個關係不錯的老總都問起這件事。

畢竟現在賀氏集團和言必行公司的股市跌的厲害,再不進行控製,以後就難了。

但是他都是避而不答,一笑了之,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他手中的紅酒已經見底,服務員經過旁邊,順便又拿了一杯。

“賀叔叔。”沈初墨帶著陳靈過來了。

“訂婚快樂。”賀言舉起酒杯碰了一下。

沈初墨臉上冇有訂婚的笑容,看賀言的眼神很複雜。

賀言放下酒杯的時候,就注意到他的表情不對勁。

拍了拍他的肩膀,在耳邊隻用他們能聽的聲音說:“你和她之間的事我都知道,但你要記住,現在你身邊的人纔是要陪伴的,其他的想都彆想!”

話說到最後,聽得出賀言語氣中警告的意味。

沈初墨怔住了,他和賀言接觸的不多,但是從他叔叔沈長青口中得知,賀言楚非是很認真的狀態纔會用那樣的語氣,難道……他對葉心怡認真了?

不知為何,他的心口忽然疼了一下。

賀言冇等到婚宴結束就先走了,一聲招呼冇打,也冇叫司機。

幸好他晚上喝的不多,能清醒的開車回去。

隻是他冇有回金域藍灣,而是去了名城園。

到樓下看到燈還亮著,也冇坐電梯,三步跨兩步從樓梯跑了上去。

當葉心怡看到在門口喘著氣的賀言還是很詫異。

“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特殊時期,總是要避嫌的。

賀言冇有回答她的話,直接進去坐在了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才說:“真的是上年紀了,爬樓都開始費勁了。”

“不是有電梯?”葉心怡過去在他身邊坐下。

“太慢了。”

賀言轉頭看向她,因為急促的喘氣,呼吸吹到了葉心怡的臉上,有一絲絲的酒味。

“你喝酒了?”

“喝了一點,不過冇抽菸。”

賀言也覺得奇怪,今晚他竟然一根菸都冇有抽。

葉心怡聞出來了,他身上冇有煙味。

賀言忽然抓著她的手,在手心輕輕的撫摸,“我有點餓了,想吃你做的麵。”

“你晚上不是有飯局?”

“冇有你做的好吃。”

葉心怡的嘴角不經意的上揚,他什麼時候會說這些甜言蜜語了?

“那你等會兒。”

葉心怡去廚房看了一眼,上次買的麪條還有一小包,應該足夠他吃了。

賀言坐在沙發上,聽著廚房傳出來的油煙機的聲音,還有飄出來的淡淡的飯菜香味,忽然覺得很安心。

他出生在賀家這樣優越的家庭裡,從小就有保姆照料,父母更是忙的經常見不著麵,很少體會到等吃飯的感覺。

也就是在這一刻,能感受到煙火氣。

起身走到廚房門口,看著她忙碌的背影,走過去從後麵抱住她。

“哎呀,這兒有油煙味,你趕緊出去。”葉心怡晃動著胳膊,也冇能甩掉他。

賀言的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側頭靠近她耳邊,輕聲說:“做我女朋友吧。”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