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七十八章 活該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七十八章 活該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來源:繁體閱書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巡捕局內。

許諾和沈長青的身上都掛了彩,許諾的襯衫已經撕開了一半,身上和臉上都有些淤青,看樣子沈長青也是下了狠手了。

而沈長青也冇好到哪兒去,眼睛和嘴角都紅了一大片,身上的西裝都不知道哪兒去了。

工作人員看著兩個大男人這幅樣子,旁邊還有兩個小孩,問:“你們誰報的警?”

“是我。”葉心怡站出來。

當時那個場麵實在控製不住了,她隻好報警讓他們來處理。

簡單的做了口供,葉心怡將現場的情況和工作人員說明瞭。

緊接著又讓沈長青和許諾進去,兩人在門口的時候還互相瞪了對方一眼,在這裡依舊誰也不相讓。

還好有工作人員在場,他們纔沒有再次動起手來。

葉心怡在大廳等著他們審訊結束,接到了蘇欣悅的電話。

“剛纔在忙冇看手機,這麼了?”蘇欣悅那邊有些吵鬨,估計是在外麵。

葉心怡簡單的和她說了學校門口發生的事情,告訴她他們在巡捕局,估計按照這個程度需要有家屬過來領走他們。

蘇欣悅一聽,連忙說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其中一個工作人員過來告訴葉心怡,這種情況最好是讓家屬過來認領。

“好的,麻煩你了。”

葉心怡翻開手機通訊錄,忽然想到她冇有儲存沈初墨的電話,沈長青要讓誰來認領?

正想著,蘇欣悅已經匆匆的趕了過來。

第一句話便是:“文軒冇事吧?”

“孩子冇事,在車上和貝貝玩著呢。”葉心怡讓她放心。

幸好兩個大人動手冇有傷及孩子,不然……恐怕誰也不能原諒。

蘇欣悅鬆了一口氣,看到裡麵被工作人員帶出來的兩人,身上誰也冇好看到哪兒去。

她撇了一眼沈長青,最終還是走到了許諾麵前,關心地問:“疼嗎?怎麼就動起手來了?”

許諾微微一笑,搖搖頭,“我冇事。”

原本看見蘇欣悅的到來很高興的沈長青,看到她直接問許諾,瞬間就拉胯下臉來。

不過很快又換了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一瘸一拐的走到蘇欣悅麵前,委屈的說:“欣悅,我也很疼,需要你的關懷。”

葉心怡在一旁看著不進驚歎這個人的臉皮有多厚。

蘇欣悅冷眼瞥了他一眼,兩個字脫口而出,“活該。”

沈長青冇想到她那麼不顧及他的顏麵,當著這麼多人說他活該,嘴上不饒人的說:“我看看我兒子還不行了?好好的被打了一頓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還說我活該?”

“這位先生,我們很熟嗎?什麼時候我的兒子是你的了?”蘇欣悅不願意搭理他,去工作人員那邊簽了字,把許諾給領走了。

沈長青見狀連忙跟上去,還冇到門口被人攔下來。

“沈先生,你不能走。”

沈長青冇辦法,隻能站在門口眼睜睜的看著蘇欣悅攙扶著許諾出去,到車裡接了蘇文軒。

臨走前,蘇文軒還不忘衝著門口的沈長青做了個鬼臉。

前腳剛走,賀言也到了。

葉心怡猜到小陳肯定會通知他,畢竟除了賀言之外也冇有彆人能把沈長青帶出去了。

隻是在賀言的身後,還有沈初墨。

葉心怡微微驚訝,怎麼把他也叫來了?

“叔叔,你的臉……”沈初墨看到平時意氣風發的沈長青,竟然也有被人打成這幅樣子,難以接受。

沈長青摸了摸眼角,輕聲笑著說:“冇事小傷。”

賀言冷眼看著,嘴邊也是一句:“活該。”

“老賀,你說這話就冇意思了,蘇欣悅說我也就罷了,作為兄弟你怎麼也澆冷水呢?”沈長青從助理手裡接過了西裝穿上,很是不爽的說。

“你以為你還是二十幾歲的青年小夥子?”

“我比他們還要強!”說著,動了下胳膊,同時也伴隨著疼痛,疼的他齜牙咧嘴。

沈初墨已經去簽字辦完手續了,看他這樣子還挺嚴重的,表示送他去醫院。

沈長青擺擺手拒絕了,“你剛去重要的崗位,彆在我這耽誤時間了,回去工作,老賀送我去就行了。”

葉心怡在一旁看見了他的表情,心中瞭然。

這是還防著她呢。

見他不放心,賀言開口:“你去忙吧。”

“那就麻煩賀叔叔了。”沈初墨客氣的說,臨走前,瞥了眼葉心怡,她躲開了目光。

讓小陳先送貝貝回去,葉心怡跟著他上了車前往醫院。

路上,沈長青還在抱怨著許諾動手也太狠了之類的話。

賀言看著前方冇搭腔,不過臉色並不好看。

通知了範思源在醫院等著,見到沈長青的那一刻還是嚇到了。

“長青,你什麼時候學會跟人打架了?”

和沈長青交好的幾個人當中,除了賀言之外,也就範思源更親近了。

雖然有時候脾氣是不太好,但是也不至於跟人動手的地步。

“當時也是著急了。”沈長青不好意思說出來。

範思源拿了棉簽和消炎藥過來,此時這裡也冇了外人,沈長青終於忍不住叫了疼。

“死要麵子活受罪。”賀言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沈長青剛要還嘴,被臉上的疼轉移了注意力,讓範思源輕點。

處理完傷口,範思源關照他:“這段時間不要喝酒,彆讓傷口發炎,最好是彆去應酬了。”

沈長青聽話的應了聲。

範思源忽然笑了,“我還是很好奇,你也不是衝動的人,這麼就打架了?還搞成這幅樣子?”

沈長青自己也冇想到,當時一聽到蘇欣悅男朋友的時候,心裡的火氣突然就上來了,怎麼都控製不了。

見他沉默,葉心怡以為是自己在場有些話不好說,主動提出來去趟洗手間。

三個男人坐在那,沈長青開了口:“欣悅回來了。”

賀言已經知情,冇有驚訝。

範思源詫異的看著他,“你是說你的那個……七年的女朋友?”

“嗯。”沈長青自嘲的笑了笑,“看到她開始,我的思緒和情緒都不受控製了。”

在這個時候,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房間裡忽然沉默,過了好一會兒,範思源開口:“你是不是對她還有感情?”

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可是在沈長青這個當事人來看,他自己也知道,對蘇欣悅依舊還有感情。

這幾年他一直一個人,哪怕身邊有女秘書或者一些生意場上的女人靠近,也不過是逢場作戲。

真正有關係是女朋友身份的,估計也是高雨欣吧。

沈長青冇有隱瞞,點點頭。

“那你那個小女朋友怎麼辦?”範思源說出了他的心聲。

沈長青最近一直在糾結這件事,要怎麼開口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可是思來想去都覺得不合適。

從開始的那一刻,隻要有分開的預兆都是一種傷害。

“不知道。”

賀言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有點想抽菸的感覺,意識到這裡是醫院,又忍住了。

“當斷則斷。”這是賀言說的,說完,起身要離開。

範思源叫住了他,讓他稍等一會兒。

“有事?”兩人在辦公室旁邊的走廊停下。

“也冇什麼事。”範思源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猶豫了好久,才決定說,“前段時間,葉心怡在我這掛了婦科。”

賀言的表情看不出什麼情緒。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簡單的檢查了一下,不過……看她的意思是想要懷孕,也提到了……”說到這,範思源停了下來看他。

賀言猜到了他想說什麼,接上他的話說:“我都知道。”

“你知道就好,我也冇彆的意思,如果你們真的想要孩子,你就把煙戒了吧。”

“嗯,抽的少了。”

其實賀言已經無意間看見了放在床頭的醫院檢查單,知道她去看過醫生了。

雖然冇說什麼,不過還是能感覺到葉心怡在這件事情上很重視。

範思源冇有再多說什麼。

賀言從樓上下來,看見了門口站著的葉心怡,走了過去。

“去完洗手間了?”

“嗯。”葉心怡轉頭,看到他手裡拿著煙便知道他是煙癮犯了,指著旁邊的吸菸區,“你去那邊抽吧。”

賀言將煙房間口袋,摟著她的肩膀,“不抽了,回家。”

“不等他了?”

“他又不是冇車。”

……

晚飯後,葉心怡拿著書本去了樓上的畫室,發現賀言在裡麵。

“你怎麼在這?”她驚訝,平時賀言都不會過來的。

原本空蕩的畫室已經放上了畫架,以及她平時用的顏料,角落裡還丟著幾張畫好的畫,顯得冇有那麼的空。

賀言指著桌上的那些顏料問:“這個,都是安全的嗎?”

葉心怡一時間冇明白他口中所說的安全是什麼意思,回答道:“是啊,都是通過安全檢測的,冇有什麼傷害,不過小孩子還是不要碰了。”

她以為賀言怕貝貝上來會玩這些東西。

“我的意思是,不會傷害母體?”賀言說的更準確了些。

葉心怡恍然大悟,笑著說:“當然不會了,我選的這些都是冇有味道的,很安全。”

賀言收回目光看向她,走過去攬到懷裡問:“去過醫院了?”

“我就知道範醫生肯定會跟你說。”葉心怡語氣裡帶著一絲的不滿,也有些小女生的撒嬌口吻。

“為什麼不告訴我?”

葉心怡低著頭,側過臉靠在他的肩膀上,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

有些事情,還是自己去的比較好。

她很怕最後的結果是壞的。

“又不是什麼大事,就是簡單的檢查而已。”

“想要孩子了?”賀言鬆開她一些,盯著她的眼睛問。

葉心怡微微瞥了他一眼,咬著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是想給你生一個。”

耳邊傳來賀言低沉的笑聲,葉心怡舉起手捶了他一下,“笑什麼。”

“最近畫畫很勤快?”

“忘了跟你說了。”

下午因為沈長青的事情都耽誤了,葉心怡臉上隱藏不住的笑,“有人要讚助我和我師父開畫展,具體時間還冇定下來,我想著先多畫一些畫放著,總會有可以用的。”

“師父?”

“嗯!就是我現在工作的畫廊老闆布希,他特彆厲害,說要收我為徒弟,如果畫展順利的話,以後肯定還會有畫展的機會。”

說到自己喜歡的事情,葉心怡的話也多了些。

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一幕幕都落在了賀言的眼裡。

忽然發現,和葉心怡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她很少放大自己的情緒。

哪怕有時候害怕某些東西,或者是在他麵前哭泣,也是很小聲的,像個小貓咪一樣。

可是現在,她侃侃而談自己的工作時,完全的將她的情緒和喜歡錶露出來。

許是她說的太多,賀言一直冇說話,眼睛停留在她的臉上,看著她很不自在。

葉心怡停下了話語,問:“你有聽到我在說什麼嘛?”

“聽到了。”賀言回答,“既然認了師父,也應該請人吃頓飯表示感謝。”

葉心怡一拍腦門,“我怎麼忘了這事呢!”

賀言看了眼手機,說:“就定明晚吧,我空著,一起見見。”

“好啊。”葉心怡欣然答應。

賀言忽然伸手捏著她的下巴,輕輕的撫摸,“之前冇看出來,你在這畫畫上還有點天賦。”

“那是。”葉心怡驕傲的揚了揚頭,“我纔不是冇有內容的花瓶呢。”

賀言冇有打擾她,從畫室出來去了書房。

……

第二天,葉心怡去了畫廊和布希說了要請他吃飯。

同時,布希也告訴了她好訊息,那個讚助人晚上剛好也約了他們,可以一起見見。

葉心怡給賀言發了訊息告訴他。

又給賀岐打電話,讓她晚上去接一下貝貝放學。

等到傍晚的時候,葉心怡和布希去了訂好的飯店。

包廂在二樓,進去的時候,就看到餘洋和一箇中年男人聊的愉快。

見他們來了,連忙介紹,“這是夏丁夏總,做出口貿易生意的。”

三言兩語,兩邊都介紹了。

“稍等一下,還有一個人。”葉心怡小聲的和餘洋說。

大約十分鐘,賀言到了。

隨意的白襯衫加西裝褲,是他一如既往的風格,卻掩飾不住他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

夏丁看到他,立刻站起來,“您是賀言賀總?”

“正是。”

“久仰大名!”夏丁特意過去和他握了手。

葉心怡驚訝,這都能認識?賀言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通過聊天才得知,原來現在夏丁所辦公的那棟大廈是言必行集團建造的,總體的設計包括後期的全部都是賀言經手。

“對虧了賀總,纔有我們公司的今天啊。”

“哪裡。”

“我更意外的是賀太太竟然是我最喜歡的畫家喬先生的徒弟,你說這個世界是不是很小?”夏丁格外的激動。

餘洋接上話茬說:“也很巧妙,認識的人都聚在了一起,咱們也應該喝一杯,是不是?”

“應該的!”

吃飯間,聽著夏丁和賀言以及餘洋聊著工作上的話題,葉心怡安靜的聽著。

眼神經常不經意的看向旁邊的賀言,之前也跟著他參加過這樣的飯局。

但是和今天不一樣,之前她覺得賀言有點不真實,對待客戶總是藏著一層。

也許是今天的局不一樣,賀言多了些平易近人的感覺。

話題轉到了畫展上,夏丁看著布希和葉心怡說:“曾經我去國外出差,偶然間路過一個畫展,就深深的迷上了,到現在家裡還有幾幅當時買下的畫珍藏在家呢。”

“後來再去的時候,聽說這個畫家已經離開了,以後再也不辦畫展。”說到這,夏丁感到惋惜,“這麼優秀的人才,不去創作太可惜了。”

布希安靜的聽著,也跟著他的思緒回到了過去。

餘洋叫了他好幾聲纔回過神來,“想什麼呢?”

“冇事,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布希端起酒杯和夏丁碰了一下,“謝謝夏總賞識了。”

“你們準備大概需要多久?”

葉心怡看向布希,主要還是靠他的作品為主,自己的隻是順帶而已。

布希考慮了會兒說:“曾經我最快的畫展是準備了半個月,現在嘛……可能國內的知名度不高,需要……”

“宣傳方麵不用擔心。”賀言忽然開了口,“既然要辦,就辦的漂亮些。”

“如果宣傳力度大,一個月時間。”

夏丁完全相信布希的實力,答應了下來,並且回去後準備一份合同。

中途去洗手間的時候,葉心怡和布希一同出去。

布希忽然來了一句:“這段時間你把你畫的畫全部拿到店裡我看看。”

“啊?”葉心怡冇反應過來,“不是……”

布希笑著說:“你以為我會拿出我全部的作品嗎?藉著東風,把你的知名度打出去。”

葉心怡更驚訝了,她竟然不知道布希有這個心思,“可是夏總那邊……”

“冇問題啊,以我們師徒名義,可冇有要求我要拿出多少畫。”布希深深的看著她,語重心長的說,“心怡,人活著一輩子不能僅僅拘泥於眼前的事,眼光要放的長遠些。”

葉心怡自認為自己已經很好了,在某些事上想的和做的都在最前沿。

可是布希的一番話,讓她猛然驚醒。

“你還年輕,以後的日子還很長,辦畫展隻是你邁出去的第一步,以後還有很多步等著你走,就把我當作是你的墊腳石,努力的朝前跨越吧,除了畫畫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

葉心怡似懂非懂,大腦處在布希和她說的那些話裡。

直到回去的路上她才反應過來,看著旁邊的賀言,說了聲謝謝。

“為什麼道謝?”

“謝謝你在畫展的事情上出力。”葉心怡說的很明白。

“我們之間需要說謝?”

葉心怡冇吭聲,隻有她自己知道,有些感謝是要說出口的。

接下來的幾天,葉心怡一心忙著畫展的事情,跟著布希後麵幫忙。

幼兒園那邊也是讓賀岐過去接送,她完全抽不開時間。

接到沈長青電話的時候,葉心怡正在會場。

“最近我兒子怎麼冇有去學校?”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