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陳牧柳如婉 > 第21章 爾等皆是廢物

陳牧柳如婉 第21章 爾等皆是廢物

作者:龍星神衛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8-18 16:28:12 來源:繁體做客

-

最後一口棺材,被四個人抬了進來。

陳牧左右環顧,並未看見陸有為,不過他目光鎖定在了一個年輕人身上。

媚娘給的資料,有此人的照片。

他就是陸有為的兒子陸濤,也是那個差點撞死表妹的凶手。

“我不是在做夢吧,他他他…他要同時挑戰宋家、黃家和陸家?”

“勇氣可嘉,可惜冇有腦子!”

“以卵擊石!”

“我就說柳家那小子哪兒來的勇氣,原來是聽了這個人的蠱惑,可惜連累了柳家啊!”

“……”

現場炸開了鍋,看向陳牧的目光,如同看一個白癡。

“不愧是我的男神,老孃一定要行辦法把他給辦了,這樣的男人可不能便宜了彆的女人!”

媚娘舔了舔嫣紅的嘴唇,雙眼更是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李小曼俏臉微紅,緩緩低下了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陳牧…”

柳如婉氣喘籲籲的追了上來。

她處理完公司裡的事兒就急忙回到彆墅,但陳牧和柳傑已經走了。

問了物業部,才知道柳傑運了三口棺材出門。

她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此時,柳如婉臉色蒼白,眼神充滿了恐懼。

“今日,陳某血屠宋家,擋我者死!”

陳牧森冷開口,看向柳如婉的目光也不帶有任何感情。

無論是誰,隻要敢阻撓他報仇,那便是敵人。

柳如婉,也不例外!

柳傑把柳如婉拽到一旁,輕聲道:“姐,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姐夫並非惡人,他是在替天行道!”

柳如婉紅著眼眶道:“你根本不知道宋家的能量,連爺爺都不敢輕易得罪宋家,你認為陳牧得罪宋家,今天還能活著走出去麼?”

她並不是阻攔陳牧,隻是想讓他活下去。

柳傑低著頭,心底也開始焦慮起來。

姐姐說的不無道理,和宋民坐在一起的秦長安,季無常和馮森已經說明瞭一切。

這三個暗勢力霸主,任何一人都不是他們家能得罪的,而宋民卻是收買了三個,可見整個雲海,宋民的能量已經龐大到令人仰望的地步了。

自從大學畢業後,他一直無所事事,確實很少關注商界動向,所以考慮得冇有姐姐長遠。

可事已至此,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沉默片刻後,柳傑堅定道:“我相信姐夫,他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

柳如婉看著陳牧的背影,心裡出現前所未有的無助感。

砰!

黃誌國拍著桌子站起身,怒指陳牧道:“陳牧,你敢傷我兒子,我必生擒你,讓你承受百倍折磨!”

宋民說陳牧會來,直到最後也冇見陳牧出現,他差點就放棄了。

可陳牧終究是出現了,最可恨的是他帶來了三口棺材,其中一口棺材指名道姓送給自己。

自帝豪娛樂成立以來,黃家在雲海市的地位水漲船高,他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

陳牧漫不經心的說道:“我替你管教兒子,你非但不謝我,還要找我報仇,果然是厚顏無恥之人!”

黃誌國被氣笑了:“照你這麼說,我還應該謝謝你?”

陳牧搖了搖頭,不屑道:“你這種恩將仇報,厚顏無恥的人給我道謝,那是對我的侮辱!”

再一次被羞辱,黃誌國忍無可忍,怒道:“來人,給我把這個不知死活的狗東西抓起來!”

黃誌國話音剛落,幾十名保鏢從廳那烏泱泱的朝著陳牧圍了過來。

他們個個人高馬大、身材魁梧,全部都是世界頂級的雇傭兵高手。

看向陳牧的眼中,皆帶著一股濃濃的殺氣。

為首的保鏢手中不停搖的蝴蝶刀,技巧高超,更是讓人顯得不寒而栗。

看客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都替陳牧捏了把汗。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竟敢在宋家壽宴上鬨事!還送這陰惻惻的不祥之物?

想來陳牧今日,必定凶多吉少了。

陳牧麵對一個個同情的目光,則顯得淡定從容。

他清冷的臉上,始終掛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玩味。

逐漸上揚的唇角,似乎是對麵前眾人的一絲嘲笑。

保鏢門把陳牧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互相瞅了瞅咬牙切齒道:“這小子目中無人!夥計們做了他!”

於是眾保鏢怒衝而上,眨眼已經來到陳牧身側,他們擺開陣型亮出傢夥。

毫不猶豫,從不輕敵,一鬨而上。

數時把匕首在空中揮舞著朝陳牧襲來,猶如冬日裡飄落的雪花,閃爍著縷縷寒光。

這些保鏢無一不是專業的,可即使一開始也冇有小看麵前這個傢夥,但發生的一切,始終使之不敢相信!

陳牧不過抬步側移,反手一記耳光,便扇退四人。

而後不過三分鐘,方纔那幫氣勢逼人的保鏢係數倒下,雜亂的堆疊在一起,宛若一條條將死野狗一般,流著口水吐著白沫。

“臥槽!?姐夫你……你這麼勇的嗎?”

柳傑的一聲驚歎,打破了在場的安靜氣氛,方纔還沉靜在不可思議中的眾人,他們一個個縮著脖子揉揉眼,與身旁同樣不相信現實的朋友互相議論。

這簡直位元效武打片兒,看的還要讓人熱血沸騰,酣暢淋漓。

看著神情索然的陳牧,明顯他還冇有過癮。

“此乃神種,絕非人呐!”

鄭景龍不禁發出一聲感歎。

眾人不禁對他刮目相看,然而對於已經氣急敗壞的黃治國來說,他寧願相信陳牧不過是強弩之末。

他人多勢眾,豈會怕這幾招幾式?就算是隱世的無雙高手,也不可能一直戰下去,累都要累死這個陳牧!

思緒間,黃誌國再次發出命令,門外又是一批保鏢。

可陳牧的反應談不上淡定,眉頭緊皺,閉眼側目,似乎是失望極了。

一直在陳牧身後看著這一切的柳如婉,可冇他這這般閒情雅緻。

她白皙的小臉上已經滲出汗來,下唇被咬出了血色,緊張且害怕,總之這複雜的心情讓她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靠近陳牧。

就在此時,柳建華抓住了手腕。柳如婉瞪著微微泛紅的雙目,迷茫的看著柳建華。

“爺爺……”

“我放心吧,孩子,陳牧實力遠比你想象中要強大。”

竟然連爺爺都這麼說,柳如婉雖有遲疑,但還是被柳建華勸了回去。

目下,不僅黃誌國已經調動了人手。

在坐的宋民,也忍不住朝著秦長安和季無常使眼色。

他們可是雲海四大霸主,就算眼前這些保鏢不作為,好歹有他們在,宋民還是很安心的。

季無常接受到了宋明的目光信號之後,正欲起身。

對麵的李小曼不緊不慢的朝他們勾了勾手指,不瘟不火道。

“彆怪我冇提醒你們,你們這是去送死。”

“閉嘴。”季無常狠狠地剜了李曉曼一眼,又道。

“回頭再找你算賬。”

他們絲毫不在意李小曼的好言相勸,她也隻能無奈的勾了勾唇擺擺手。

“隨你們好了。”

圍著陳牧的人越來越多,可剛剛的情景去讓他們記憶猶新。

他們誰都不敢輕舉妄動,隻是對陳牧發出眼神的警告。

陳牧不為所懼,淡淡的捏著拳頭,清冷問道。

“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個來?”

“陳牧,休要放肆。”

季無常斷喝一聲,上前來到他的麵前,指著陳牧的鼻尖又道。

“再敢放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死期?

陳牧不由的冷笑,這詞說給誰聽都挺恐怖。

可一個從鬼門關裡走過來的活人,又怎會怕這些?

他淡然的睨了季無常一眼。低沉說道。

“那就一起上吧,彆耽誤時間。”

言罷,將目光撇向宋民。

“一會兒,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呢。”

話畢,不等眾人反應,陳牧先出手了。

他一個飛身來到人前,一記淩空如旋風般席捲而來。

這壓迫性的氣息和招式,讓人很難招架。

一會兒的功夫,那包圍圈就已經被陳牧打的七零八落。

餘下的殘兵敗將,也在陳牧揮拳的瞬間,一一倒下。

三分之一刻後,廳內的地上已被橫倒著的人填滿,生死不知。

陳牧抖了抖褶皺的衣袂,亦步亦趨的朝著黃誌國走去。

嗖嗖嗖……

就在陳牧靠近黃誌國的刹那,季無常提著拳頭粗的烏棍朝陳牧猛劈過來。

這棍子可是用黑烏鐵鍛造而成,就連季無常這等高手都要雙手持棍。

可陳牧不過輕輕鬆鬆的抬手一接,手腕稍一用力。

隻見那烏棍頓時變了形狀。

季無常一怔,還冇來得及還手。

陳牧再次發力,季無常頓時連人帶棍被震飛出去數米,倒在地上“噗”的一下口吐鮮血。

“不自量力。”

陳牧冷冰冰道。

轉而,他定定的將目光看向黃誌國,此時的他抖如篩糠,一雙餛飩的眼眸中泛著驚恐的亮光。

“你,你你想乾什麼?”

話音剛落,陳牧抬手扼住了黃誌國的吼。

“說!”

“當年陳家的事,跟你有冇有關係?”

陳牧陰冷的問道。

那一雙灼灼的眼眸中,散發著攝魂奪魄的厲光。

黃誌國麵如死灰,被陳牧緊緊的掐住呼吸困難,心跳加速。

“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是來取你性命的人。”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殺我?”

無冤無仇?

陳牧冷哼一聲,繼續又道。

“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要讓你當著眾人的麵,親口說出真相。”

五年前?

黃之國一怔,下意識地想要回頭去看宋民。

可陳牧的手指微微一用力,他頓時變了臉色。

“彆殺我,彆殺我,我說我什麼都告訴你。”

黃誌國的雙腳,已經逐漸的離開了地麵。

他無力的掙紮著,雙手抱著陳牧的手,再次哀求道。

“我求求你,彆殺我。”

“我什麼都可以告訴你,我什麼都願意說。”

“五年前!陳家!說!”

寥寥幾字,猶如淩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