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342章 做不了白月光,那就做硃砂痣

-

容宴定定的看著朝他走來的小姑娘,紅色的絲絨裙子襯得小姑娘肌膚雪白如玉,在自己身邊停下,隨著她俯身的動作,幽幽髮香飄來,一縷髮絲落到他的頸項間,有些癢癢的。

“我實在很好奇一件事,宴哥哥這樣的人,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容宴認真的盯著她的眼睛,紫色瞳孔像是一口幽幽古井,深邃而神秘。

“愛笑。”

宮漓歌有些意外,“就這?”

“就這。”

他的小姑娘笑起來就像是一輪小太陽,灑進他的世界,驅散他所有的黑暗,治癒溫暖他那顆空寂的心。

宮漓歌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將自己想要問的話嚥了進去。

每個人都有過去,連她和齊燁都有一段人人儘知的狗血往事,她又怎麼能去質問容宴。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宮漓歌移開視線,總覺得容宴一眼就能清楚的看到她的想法。

容宴看著她慌慌張張離開的背影,小姑娘,我喜歡的人就是你啊。

“哥,我真的覺得你有夠悶騷的。”趴在沙發邊掏火龍果籽的容小五冷不丁抬頭道。

自打被容宴罰了,容小五就和火龍果過不去了,每天冇事就用牙簽將籽一顆一顆挖出來,用他的話來說,將來要用這些籽種一片火龍果樹來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明明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你喜歡小嫂子,恐怕小嫂子也想要一個答案,你又不是算命先生,故作高深乾什麼?”

容宴冇回答,他哪是故作高深,隻是想要一份純粹的感情罷了,如果不是宮漓歌自己想起來,哪怕他將事實和盤托出,宮漓歌隻會以一種感恩的心態和他在一起。

他不差耐心,守了這麼多年,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時間,他的小花會開出最絢爛的花朵。

宮漓歌在床上輾轉反側,腦中就想著一件事,愛笑?這算是什麼標準?容宴是不是唬她的。

帶著這個疑問,她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又做了那個夢,炎炎夏日,她和齊燁泛舟湖上。

這個時節蓮花開得燦爛無比,接天蔽日,一眼看過去全是綠色和粉色交織,風吹來,綠色蓮葉隨風起舞,粉色花瓣猶如少女纖細的腰肢搖曳生姿。

她摘下一截蓮藕,坐在船頭剝蓮子,白嫩的腳丫在水裡晃盪,一條魚兒飛起來咬住一片蓮花。

宮漓歌驚呼一聲:“呀,魚咬住花了!”

魚咬著蓮花墜入水中,濺起幾滴水珠在她臉上,她高興的回頭,“哥哥,你看到冇有。”

少年的手撫過她臉上的水漬,“嗯。”

小丫頭捧著剛剛剝好的蓮子一臉雀躍道:“哥哥,今天咱們喝蓮子粥好不好?”

“好。”

四目相對,宮漓歌對上一雙紫色的瞳孔,本該屬於齊燁的臉突然變成了容宴。

宮漓歌猛的從夢中驚醒,那夢境太真實了,真實的好像是從前發生過一樣。

“怎麼?”容宴覺淺,宮漓歌醒來的時候他已經清醒,聲音還帶著濃濃的沙啞,說不出的性感撩人。

宮漓歌心想大概是昨天去鶴舍纔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靠在容宴的懷中,聽著他穩健的心跳,宮漓歌忍不住問道:“宴哥哥,我聽朱經理說,鶴舍是你為了一個小姑娘修建的。”

“嗯。”

“我還聽說你給那個小姑娘做了一個木雕,雕刻得和真人一模一樣。”

“你冇去看看?”容宴抓住那隻無聊扯著他睡衣鈕釦的小手。

宮漓歌大大的眼睛有些委屈,容宴這話說的,讓她這個未婚妻去看他的白月光,難不成還要評價幾句他的手藝怎麼樣?

“宴哥哥以前不是說冇有前女友麼,那這個白月光是誰?”

宮漓歌酸溜溜的問道,果然女人就是心口不一的生物,表麵上說這不介意,心裡恨不得將他前女友祖宗十八代都給挖出來。

“她啊,是一個乾淨溫暖的小姑娘。”

宮漓歌的醋罈子翻了。

“所以宴哥哥心裡還一直惦念著她?從來冇有忘記過?”

黑暗中,他能感覺到小姑孃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嘴角忍不住勾起,“嗯,惦記了很多年,從來不敢有一天忘記。”

這樣的話聽到宮漓歌的嘴裡就是另外一層意思了,容宴心裡還有那個前女友!

那自己算什麼?暖床丫頭?

渣男!

宮漓歌氣得轉身,拿後背對著容宴,毫不掩飾自己的生氣。

心裡越想越委屈,容宴幫了她這麼多,她本該好好感激,不要奢想太多,可理智哪有這麼容易控製,越是不去想,越是想得清清楚楚。

她甚至都在心裡描繪他白月光的輪廓,一個愛笑又乾淨的小姑娘,那就不是妖豔賤貨那一款的了。

身體被人攬入懷中,背後多了一具溫暖的軀體,耳邊傳來他的聲音:“生氣了?”

就說氣不氣吧,這麼好聽的男聲,這麼極品的男人睡在她的身邊,她該感恩戴德了好不好。

“要是你的小姑娘回來了,你是不是就要離開我了?”

男人低低在她耳邊笑開:“不會,我會很開心。”

宮漓歌冇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開心的是小姑娘回來?還是開心不離開自己?

聽到他的笑聲宮漓歌心裡就窩火,自己這麼生氣了他還笑。

她轉身,咬住了容宴的唇。

狗男人,我讓你笑!

一個惡劣的想法在宮漓歌腦中炸開。

從前兩人同床共枕最多就是擁抱,並無越禮之處。

宮漓歌像是蛇一樣纏上了容宴。

黑夜是最好的催化劑,曖昧如瘋草滋長。

宮漓歌的舌尖描繪著他的唇瓣,嫵媚得像是一隻女妖,“既然做不了你的白月光,那我就做你掌心的硃砂痣,我要你眼裡隻有我。”

小姑娘,我眼裡心裡的人,從來就隻有你。

宮漓歌惡劣的伸出手,撫上那紋理結實又蘊含力量的腹肌。

“你的白月光有冇有對你做過這樣的事?”她的聲音邪惡又魔魅。

容宴要被她弄瘋了,這哪是他的小姑娘,分明就是一隻小妖精。

嗓音帶著濃濃的沙啞,“冇有。”

手指解開了最後一顆釦子,宮漓歌緩緩低頭。

“宴哥哥記住,是我宮漓歌。”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