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433章 而你,又算得了什麼?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第433章 而你,又算得了什麼?

作者:容宴夏漓歌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7:45:33 來源:繁體萬域

-

輸人不能輸陣,不管容宴對容安辛是什麼感情,至少容安辛是差點讓她嗝屁和這個世界說拜拜的仇人。

之前以為容安辛是高貴冷豔,現在知道了她的弱點,容宴就是她的執念。

對付她,太簡單了!隻需要將夏淺語曾經對自己低級手段拿出來就行了。

“真是好羨慕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哭,不像我,就算是掉一顆眼淚宴哥哥就要心疼呢。”宮漓歌嗲聲嗲氣道。

綠茶十級,這句話對一個對容宴執念極深的女人是怎樣的打擊,宮漓歌太知道殺傷力了。

果然容安辛聽完臉色哪裡還有之前的高冷,變得猙獰無比。

“宮漓歌,你最好看清自己,對他來說你不過就是一個玩物。”

嘖嘖,這回覆簡直也太弱了,像極了自己從前對夏淺語無能為力的反駁。

“隻是一個玩物就讓你見麵就要置我於死地,是不是有點太大材小用了?”

宮漓歌上前一步,她容安辛的身高本來就相仿,這麼近的距離,兩人的氣場不相上下。

“還是說,你連一個玩物都不如?”

這句話直接像是釘在容安辛心口的一根刺,一動就紮得她鮮血淋漓。

容安辛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緩了緩心情,“我在他心中是什麼位置你不用試探,至少你可以明白一件事,就算是你差點死在了我手裡,我現在仍舊平安無事。”

這句話對宮漓歌的殺傷力也不小,宮漓歌的眼神冷了冷,容安辛這才覺得爽快了不少。

“如果你真的對他那麼重要,我還會毫髮無傷嗎?宮漓歌,做玩物就該有玩物的自覺。”

容安辛戳中了宮漓歌心裡最脆弱的那點,宮漓歌不爽,很不爽

所以她要百倍找回來。

這就多虧了她的職業,演員最重要的是什麼?演技和表情管理。

哪怕她現在恨不得做一個巫蠱娃娃,拿著銀針狠狠往娃娃上紮,臉上仍舊掛著妖嬈的媚笑。

“你差點殺了我,我是該恨你的,不過容同學,昨晚的事情我還是該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宴哥哥又怎麼會……”

容安辛笑不出來了,漆黑的雙瞳迫切的想要證明什麼,她一把揪住宮漓歌的衣領,“你們怎麼了?”

“容同學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你給我注射了那種藥物,孤男寡女會發生什麼你真的不知道嗎?”

容安辛剛剛粗暴的拉扯,使得某些痕跡暴露在容安辛眼前。

誰都不是孩子了,這是什麼一眼就能明白。

男女情到深處會留下這些實屬正常,可那人是容宴啊!!!

他怎麼會碰宮漓歌的?更不可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跡。

宮漓歌看到容安辛震驚又絕望的眼神,心裡終於爽了一把,要知道當年夏淺語故意露出齊燁留下的那些痕跡,自己都快氣炸了。

越是深愛,越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宮漓歌笑得絕美,將自己的衣領拉了回來。

“哎呀被你看到了,真是害羞死了,真是很難想到宴哥哥那麼溫柔的人,也會……”

“犯賤!”容安辛氣血翻湧,揚手就要朝著宮漓歌的臉上打來。

宮漓歌抬手便抓住了她的手,嘴角的笑容未變,眼神卻是淩厲了很多。

“你是以什麼立場來打我的?容安辛,記住你的身份,既然姓容,那就該叫我一聲嬸嬸!”

神他媽的嬸嬸。

容安辛目眥欲裂,雙瞳睜大,因為氣憤而張著大嘴,活像是要吃人的巫婆。

“你……”

“你還不知道吧,我和宴哥哥已經訂婚了,訂婚的信物你猜猜是什麼?”

宮漓歌也想明白了,既然不讓自己好過,那麼就來互相傷害吧!

容安辛調查過宮漓歌,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看了不下十遍,自然清清楚楚的明白容宴送的是肋骨。

“你住嘴,我不關心。”

“是肋骨呢,一個男人將自己的肋骨取來送給女人這代表著什麼?容安辛,我真的是可有可無的玩物嗎?”

曾經被逼得跳海的宮漓歌太清楚言語的傷害力了,遠比那真刀明槍要厲害多了,最關鍵的是傷人於無形,卻能讓人痛不欲生。

“我他媽讓你閉嘴!”

容安辛狠狠的掐著宮漓歌的脖子,這個人太礙事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宴哥哥過去究竟是什麼關係,但現在他心裡的人是我,他能放了你一次,再來一次,你覺得會有什麼結局?”

宮漓歌又不傻,以容安辛這幅愛容宴愛得發狂的樣子,容宴要是真喜歡她為什麼不留著?

華煞也說了,他們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麵,說明這些年容宴冇有再找過容安辛。

容宴剛剛可是頭也不回的離開,隻留下獨自哭泣的容安辛。

如果哭的人是自己,容宴還會離開的那麼決絕?

這一切都證明瞭一件事,容宴現在心裡冇有她的存在。

宮漓歌試探性的話果然讓容安辛忌憚,幾乎是燙手一般她飛快鬆了手指,還往宮漓歌的脖子上看了一眼,冇有留下痕跡。

這個動作被宮漓歌收入眼底,證明自己冇有猜錯。

“容安辛,你還冇有弄明白一件事?你已經成為了過去。”

容安辛的心理防線徹底被宮漓歌擊潰,她捂著頭,“你胡說!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

她的癲狂徹底被宮漓歌激發出來,一把抓住宮漓歌的肩膀,臉色極其猙獰,“宮漓歌,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他的心裡除了那個女人,任何人都隻是玩物!”

那個女人?容宴的白月光嗎?

幾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個白月光,宮漓歌一開始還在猜測是容安辛,現在才知道不是。

不是容安辛,那麼會是誰?一個讓所有人忌憚的白月光。

“就算他碰了你又如何,將來那個女人出現了,他一定會一腳將你踢開。”

容安辛又哭又笑,“你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因為被他睡了,就以為真正得到他了嗎?”

宮漓歌反過來揪住她的頭髮,靠近了容安辛,“除了我,還有人睡過他嗎?”

這句話剛好被趕過來的容宴和蕭燃聽得清清楚楚。

容宴生怕宮漓歌會吃虧,看到的卻是宮漓歌揪著容安辛,一臉冷傲說出這句話。

蕭燃:女人撕逼好可怕!!!

兩人談論的話題居然是誰睡過了容宴。

就連華煞和許威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他們自戳雙耳還來得及嗎?

容安辛啞然。

宮漓歌顯然已經上頭了,手指撫過容安辛的臉,神情邪魅又冷豔。

“那就是冇睡過了,一個失敗者還在這逞什麼威風呢?”

宮漓歌輕輕在容安辛耳邊道:“宴哥哥可說了,我是他唯一碰過的女人。”

蕭燃等人都很好奇宮漓歌那小聲說的一句話是什麼,容安辛顯然已經呆住了。

宮漓歌擲地有聲的聲音傳來:“小丫頭,知道什麼叫唯一嗎?

唯一就是上他戶口本,給他生兒育女,就連下病危通知,那也得我簽字才行的存在!”

“而你,又算得了什麼呢?”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