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玄幻 > 傳奇世界之中州钜變 > 第一章 清山

傳奇世界之中州钜變 第一章 清山

作者:南派三叔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8:13:39

提爾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短刀,邊上的同伴正在帶護腕。他們看著眼前的洞,都開始平緩自己的呼吸。

上過戰場的人都知道,在衝鋒的時候,如果過早地心跳加速,那麼在遇到敵人前就會用儘自己的注意力,導致格鬥時會有幾秒鐘陷入晃神的狀態,如果對方比你經驗豐富,那麼那將是最後一次晃神。

冇有看到敵人之前,不要過度亢奮。保持冷靜。

同伴用的是也是短刀,兩個人眼神對視,對方問他道:“你覺得裡麵是什麼?”

“村民是怎麼說的?”

“他們說裡麵的是人,行動又和人不同,但絕對不是猿猴。”

這個洞位於西山的深處。

中州城就在西山環繞的盆地中,西山猶如三道屏障,保護著中州城免遭四麵受敵之苦,但西山並不是高山,不靠陡峭山崖抵擋敵人。西山是一片連綿不斷的丘陵,其中巨樹叢生,泥沼密集。這使得山火無法蔓延,形成火攻之勢。同時,過於潮濕的環境,讓西山盛產有毒的絲草,被稱為狐絲子,這種草在冇有樹木的地方,像地毯一樣貼著地麵生長,如果有樹木則包裹樹木。

狐絲子是整個大陸毒性最大的植物,觸碰則皮膚潰爛,如果被它割傷,三分鐘之內就會死亡。這種植物在西山的原始叢林連綿幾百裡,使得這裡幾千年都冇有人深入過,從而成為中州城最堅固的屏障。誰也無法通過西山的叢林,出現在中州城的背麵。

當然,凡事都有兩麵,每年的春天,狐絲子的孢子會隨著西山裡的風,吹向中州城,幾周之後,西山和中州城之間的田地山村,都會長出狐絲子。提爾乾所屬的參宿騎兵,是唯一可以抵禦狐絲子的重甲軍隊,每年的春天,他們都會手持火把,進行燒山清山的活動。他們不僅會清除平原上的毒草,還會深入西山兩三公裡,把毒草燒儘,以保一年的安全。

毒草燃燒出的煙氣,熏到參宿騎兵的盔甲和兵器上,在戰場上有見血封喉之效,久而久之,這項活動就被參宿騎兵變成了神聖的儀式。毒草中有一種紅色的特殊品種,可以將人麻痹,是非常名貴的冶煉藥草。提爾乾今年需要三株這樣的藥草,但他運氣不好,所以他隻能再往西山深入一些。

以往這隻是一次簡單的冒險,但今年不一樣,在清掉的山坡上,他們看到了很多去年冇有的深洞。從村民的傳言來看,這些洞是在今年冬天的時候就開始出現的。有村民進去看過,裡麵長有紅色的毒草。但,似乎還有其他東西。

紅色的特殊品種往往出現在陰暗的地方,騎兵長嚴令私自進洞,但提爾乾回去的時候,如果冇有三株草藥,他就隻能把馬當掉還自己的賭債,而賣掉自己馬的參宿騎兵,會被處死。

“你是因為什麼欠的錢?”提爾乾問同伴。同伴是一個安靜的年輕人,對方說道:“女人。”

“你後悔麼?”提爾乾就笑,他年輕的時候,也常常因為女人欠錢,這真是無聊的理由。

“她死了。無所謂了。”

兩人人潛身進入洞穴,年輕人打頭,提爾乾殿後。

洞穴裡十分潮濕,入口的地方都是青苔。穿著重甲,兩個人行進十分緩慢,提爾乾摸著洞壁,“這是動物挖出來的,還是人挖出來的?”

“這些洞是冬天挖出來的,冬天這裡的土都凍成石頭了,無論是動物和人都不可能挖出這樣大的洞。”年輕人道。

“但就是有東西挖出來了。”

“那就是其他東西。”年輕人談論問題的時候,冇有起伏,似乎是在說一件很久遠時候發生的事情,和自己無關。

關於魔物的傳說,在上上代老人口中,經常可以提及,但到現在,說起的人已經不多了,最早的傳說是沙漠那邊的旅人帶來的,事實上中州的人幾乎冇有見過沙漠,沙漠離這裡有幾千裡遠,提爾乾其實不知道沙漠是什麼,隻知道那個地方,到處都是沙子。

他們繼續往裡,光線迅速變暗,年輕人打起了火鐮,不久,他們來到了一個岔路口,洞分成四五個岔路,提爾乾抬頭就看到了從岔路的頂上垂下的毒草的根。

這些根來年還會複生,毒草的根係最深在十幾米的地下都有,所以每年都要清山,他們小心翼翼地避過。這個時候,提爾乾看到了第一棵紅色的毒草,它倒長在洞頂上。

他麵露喜色,小心翼翼地過去,卻發現年輕人麵色並未變化,他仔細去看,忽然草上的紅色滴落下來。他把火鐮遞過去。

是血!這片毒草沾滿了血和一些肉絮。

“新鮮的血。”

“動物的血?”

年輕人看向地麵,地麵上有很多腳印,腳印中也有血跡,一直通往一個岔口的深處。

“人血。”人血比動物血油膩。參宿騎兵每天麵對死亡,巨大的傷口,怎麼擦也擦不乾淨的血跡,都是司空見慣的。

如果人的底線是死亡,而你免於了對死亡的恐懼,那你會變得足夠狡猾和勇敢。

提爾乾和年輕人對視了一眼,他從揹包中拿出幾根機括,把機括的發射器埋入洞頂的毒草根中,拉出一根絲線,垂直立在洞穴的中間。

絲線非常細,有任何東西從這裡經過,都會立即觸發機括。鋼箭就會呈傘狀射出,一共有十二根,都有劇毒。

兩人繞過細線繼續往前,血跡越來越多,忽然,遠遠的,黑暗被火鐮的光逼退的儘頭,在朦朧的黑色和光照的交界處,提爾乾看到了有東西。

年輕人也停了下來,這裡四處都是血,他反手又拿出一隻火鐮,打亮,同時將手裡的這一隻,直接甩出去。

火鐮打轉飛入黑暗中,撞到了什麼東西,落到地上。他們就看到那個黑暗中的東西,是一個人,穿著村民的衣服,渾身是血。這個人被粘在了洞頂上,上頭狐絲子的根都已經和他融為一體了。

這是一具屍體,死了很久了。火鐮過去,空氣一熱,氣流運動,他們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血腥味中有一股塵氣,似乎空氣中有很多的灰塵。

他們緩緩靠近,就看到屍體的後麵,橫七豎八全部都是村民屍體,足有十幾具,都擠成一團。

“看衣服是冬天的時候進來的。”衣服都非常厚。“冬天被凍住了,冇有太腐爛。”

“那血為什麼還在流?”提爾乾奇怪,就算是解凍,血液應該凝固了,他來到第一具屍體麵前,非常熟練地從屍體身上把錢袋取了出來,裡麵隻有六個幣,他取了三個丟給年輕人,剩餘三個放入自己的口袋。然後他打開屍體背的袋子,裡麵是一些礦石和紅色毒草。屍體的腰間還有一把匕首。

他把匕首插入自己腰帶,包裹裡的紅色毒草已經腐爛了,礦石倒是值幾個錢,但是太重了。他示意年輕人看看其他人的包裹。

收集戰利品是他們的習慣,對於死人的財產他們從來不客氣。

“裡麵有紅色的毒草,這些人是冬天到洞裡來找草的。”他說道,示意年輕人繼續前進。

燒山是參宿騎兵的神聖儀式。春天,騎兵能夠到達的區域,狐絲子會全部被清理。附近村民要得到一些紅色毒草換取費用,隻能在冬天的時候,深入山洞中一些有溫泉區域,可能會有一些。

“可是怎麼死了呢?被毒死的?”年輕人看著屍體後麵的更深的黑暗。這個時候,提爾乾發現第一具屍體身後的棉衣上,有人用黑墨寫著字。

他用火鐮湊近,攤平衣服,仔細去看,是這麼幾個字:

此屍會活走,見之請焚燒,莫拿走屍身礦物。

“什麼意思?”提爾乾納悶。

年輕人脫開屍體的上衣,就看到屍體的關節處,都被硬生生打進了礦石,好像鑲嵌一樣。提爾乾用匕首立即撬下一塊來,是鐵礦。但是礦石上有很多綠點,不知道伴生了什麼。

“說是這具屍體會活過來。見到了就要焚燒掉。”

“為何寫這些字的人不焚燒?”提爾乾又撬下一塊來,是在咽喉部位的礦石,“這一塊可以賣三十個幣,武聖正在打造兵器,需要上好的鐵礦,這些成色都不錯。”

“字體歪歪扭扭,不像是讀書人的手筆,可能是同村的識字人,同村人不忍心下手,於是將屍體趕入洞裡,等路過人?”年輕人思索,忽然,他按住了提爾乾繼續挖礦石的手。

年輕人冇有看提爾乾,而是看那具屍體,屍體已經回過了頭來,睜開了眼睛,眼睛裡全是血。

“殭屍?”提爾乾話音未落,屍體忽然就咬了過來,年輕人的短刀一下上去,頂住了屍體的嘴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