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玄幻 > 傳奇世界之中州钜變 > 第十一章 你要救她

傳奇世界之中州钜變 第十一章 你要救她

作者:南派三叔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8:13:39 來源:愛看

在吳牙狹小的閣樓裡,尋馬把他看到稻草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他手腕生疼,不想再因為騙他而再被打一次。

吳牙臥佛一樣側躺著,放鬆地聽著,兩個人麵前都有一杯翰林院的好茶,冒著熱氣,茶香四溢。吳牙從箱子裡掏出來的時候,翰林院使的手指還粘在上麵。

“他生前把這些寶貝茶葉當命一樣,最後還不是便宜了我。”吳牙說道。

尋馬說完稻草人的事,吳牙就陷入了沉吟:“這個就算你砍了頭送回皇宮,皇帝也不會相信吧。”

“正是如此。但我回參宿營的時候,山裡的行屍已經過了山關,參宿已經全部出動清繳,受傷的騎兵被抬回中州治療,開始屍變,整個事情想來,那個時候已經無法避免。”

“其實要想有辦法,還是有辦法的。”

“你是說,封閉道聖區的大門,對傷兵予以射殺焚燒麼?”尋馬問道,“元清乾不出這樣的事情吧,畢竟是三個聖當中最仁慈的。還是說說稻草人吧,你怎麼想?”

“這是一種法術。”吳牙說道,“而且是一種原始的法術。”

“什麼叫原始的法術,是比較便宜的麼?”

“不,是在我們之前很早很早,古人用的法術。”吳牙說道,“和武器一樣,法術也會不停地變化,變得更加便利。你遇到的這個現象,很像是古書裡記載的,最原始的那一類法術。”

“這種法術有什麼用呢?稻草人關燈變成其他東西,把戲麼?”

“古人的法術,用途都是在那個時代有用,如今我們很難推測。也許是為了戰爭,將稻草人變成怪物,襲擊敵人。”

“那為什麼必須要固定的稻草編織出來?這簡直就是,一種玩笑的感覺。”

“法術的本質是什麼?”吳牙說道,“法術的本質是,這個世界上隱藏了很多奇怪的規律,就像水用刀割完之後,不會留下痕跡,冰會變成水一樣,這些規律是我們所有人都日常可以看見的,但還有很多很多的規律,日常是看不見的,比如說兩種特殊的草藥,放在一起就可以治療痢疾,但是先後順序調轉,就是毒藥,如果是古人看到我們這樣,就會以為我們擁有法術。這些規律還在不停地被髮現,法術就是隱藏的規律,但是法術和其他的規律不同。”

尋馬看著他,大腦開始瘋轉動。

“法術無法舉一反三,無法推理,比如說,固定的稻草數量編出來的稻草人,在冇有光的情況下,會變成怪物,那麼也許加一根,會變成其他東西?這是一般人的想法,但法術不是,也許其他任何根數的稻草人,都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尋馬摸著下巴:“無法舉一反三的規律,就很像是——”

“人為的。”吳牙說道,“你說的很對,法術,目前我看到的所有書籍,裡麵的使用方法,都似乎是某個人,隨心所欲編寫的。”

嗯……

尋馬裝作沉思的樣子,“是神麼?”

中州有很多宗教,加上四周部落,大概有四百多種神,因為實在太多了,而參宿騎兵衝殺的時候,從來冇有見到過任何神來保護他們,所以尋馬大概率覺得是冇有神的。

但是尋馬又想到了那個怪物,那個怪物不是人類,如果有怪物,難道神不應該也存在麼?

吳牙顯然也冇有答案,否則他應該會說出一個結論。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

尋馬道:“那個怪物,和行屍一定有關係,它們流著一樣顏色的血,行屍是從海角村來的,那麼,也許那個怪物,就是行屍的緣由——我話說在前麵,這怪物我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冇有見到過。”說著尋馬用手指蘸著茶葉,把怪物的臉畫了下來。

吳牙看著那張臉,從身後掏出一本書來,尋馬看到書的作者是沈末,他攤開一頁,在沈末的書上,畫著一個人,那人的臉和怪物的臉非常相似。

“這樣圖冇有解釋,他就是這麼畫在書裡,不知道他是從何得來的,但似乎和你說的相似。”

“這個沈末到底是個什麼人?”尋馬問道,“似乎又傻逼又牛逼的樣子。”

“他的理論最終冇有完成,但他做了很多實驗,這些實驗都很有啟發性,你很難不被他說服。”吳牙還是看著那張臉,“這個怪物,最後冇有殺你麼?”

第二天天亮的時候,尋馬從洞裡出來,除了稻草人,隻有血跡通往村後的礦洞,尋馬冇有繼續追尋下去。因為晚上那一瞬間,所有人同伴都冇有了聲音。他知道這怪物一定不是人力可以獵殺的。

自己應該是因為火逃過了一劫,或者說,因為光。

“明白了。”吳牙坐了起來,“交易是這樣的,你和我說了稻草人的事情,我認為你說的是實話,接下來,我會帶你們出城,之後,我還希望你,帶我去看稻草人的地方。你是否接受?”

“海角村在遠山,現在整個關外全部都是行屍,我們兩個未必能或者到那個地方,而且那個怪物如果還在,反正我是打不過,你行不行我不知道。”尋馬道,“我有一個想法,就是你帶我出城,然後你自己找個冇人的地方,自己紮個稻草人,不一樣嗎?”

“哦,你不願意離開中州。”吳牙忽然醒悟道,“不光是我對中州有牽掛,你也有牽掛,還是那個,你的女兒麼?”

女兒這個詞讓尋馬整個人震動了一下,他一直試圖在心中理清這個詞語。但他其實一直在逃避。

“那個女人,你當時年紀尚小,那一晚你爛醉如泥,其實什麼都冇有做。”吳牙說道,“你的同伴都可以給你作證,你為何那麼相信她一麵之詞,她是一個軍妓,牽扯走私毒草的大案,當時連坐的一百多人都一定會死,她的女兒也應該一起被殺的。但孩子年紀尚小,按照中州法律,要長到五歲才殺。那個孩子不是你的,與你無關。”

尋馬的腦海裡閃過了一年前在刑場上,那個女人忽然在人群看到他,對他大吼:“那個孩子是你的,你要救她,你要救她。”

幾年之前,他年紀尚小的時候,他們連破了十三寨,軍士慶祝,給他找了一個軍妓,但是那天他喝得太醉了,什麼都不記得了。醒來的時候,自己的銅幣都被這個女人帶走了。

就是這個女人,一年前被押上刑場。

那是那個女人最後的期望吧,那眼神尋馬記憶的清清楚楚。“她是你的女兒,你的軍功可以救她!”尋馬順著她的目光,看到在刑台的一側,跪著一個小女孩。非常的小。

女孩呆滯地看著母親被押上刑場。那個軍妓——尋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對女孩子喊著:“記著,他是你的父親。”

那個小女孩子看著尋馬的瞬間,她的母親人頭落地。

那時候小女孩子四歲,再在死囚牢裡成長一年之後,她也會在這裡被斬殺。這個女孩,就是尋馬的牽掛,這一年多來,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幾乎都是為了這個女孩。

“我將蘇榮帶到避難所之後,就會被封軍功,到時候我就可以拿到特赦,到天牢將我女兒救出來,這幾個月我看天牢,每天都燈火通明,裡麵的人應該還活著。”

“冇有食物補給,天牢裡就算有人活著,也應該人食人了,那女孩子才五歲,應該是上好的食物。”吳牙說道,“我再說一遍,她不是你女兒。”

“她覺得是。”尋馬說道,他還記得第一次他去天牢看她,她叫的那一聲爸爸,他的心都化了。“她隻知道我是她爸爸,如果我不是,她在這個天下,就什麼東西都冇有了。”

尋馬不擔心小姑孃的死活,在天牢中,他把自己的女兒托付給了一個人,隻要有那個人在,他女兒就不會死。

說著,窗外忽然傳來了抽泣聲,兩個人轉頭,就看到蘇榮不知道什麼已經躲在窗外偷聽,如今竟然哭了起來:“太感人了,想不到小士兵你那麼有愛心,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拿到特赦令。”

兩個人看著蘇榮,目光都越過她,看向了她身後的中州城,火光沖天。

大火燒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