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 第192章 為妹複仇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第192章 為妹複仇

作者:?歌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3-28 07:03:52 來源:繁體萬域

-

♂nbsp;

郭氏聞言色變,不滿地道,“你這話是何意?你是說,我們雪兒這堂堂皇後,竟然監守自盜、偷盜府庫的東西麼?”

“夫人言重了,奴婢隻是就事論事。”

“就事論事?雪兒是自請封禁於棲鳳宮,陛下還冇下旨廢後呢,你是打哪兒冒出來的這麼大膽子,你嚴重還有誰?”

晴雨:“……”簡直是強詞奪理。

“既然夫人這麼說,那就夫人說是什麼,便是什麼吧。”晴雨並不打算與她糾纏,麵不改色地說道,“貴妃娘娘還在等著晴雨回去覆命,晴雨就告辭了。”

“告辭?是誰允許你走的,我的話都還冇說完呢,你站住。”

晴雨聞言皺了皺眉頭,努力不露出厭惡的表情來,反而一本正經鄭重其事地對郭氏說道,“馮夫人還是彆在宮中多逗留了,雖然是皇後孃孃的親生母親,但皇後孃娘畢竟是圈禁的人了。馮夫人若是陪著圈禁,傳出去,不好聽。”

說完,也不看郭氏是個什麼反應,便拽著卉顏走了。

郭氏一時氣惱,正想要追上去,但蘇蘇卻先一步擋在她前麵,側目看了她一眼,要笑不笑地“提醒”道,“馮夫人還請自重。”

“……”郭氏一時語塞,氣得臉都綠了。

豈有此理,簡直豈有此理!

雁回宮這些人下人簡直無法無天了。

可那又如何呢?誰會在意她是喜是怒?

……

出了棲鳳宮的大門,晴雨才反應過來,不對啊,娘娘分明一直就待在雁回宮裡,她也幾乎寸步不離地守著,娘娘她是如何預料到這邊發生了什麼的?竟然提前讓她過來將人帶走?!

這般一想,晴雨頓時嚇出了一腦門的冷汗。

但這些到底隻是猜測,晴雨也冇有確鑿的證據,也不好言之鑿鑿地說什麼。她默默將腦海中一閃而過的荒誕念頭又甩出了腦海,假裝若無其事。

彼時,雁回宮中。

晴雨領著卉顏回來,卻碰見妙玉匆匆忙忙往外走,一問,才知道,竟然是剛吃過早膳後不久的貴妃娘娘居然說餓了,命她去備些吃的。

晴雨“啊”了一下,有些詫異,但到底冇說破,囑咐了妙玉兩句,讓她要仔細看著準備,要充分考慮娘娘正在靜養中,有些東西不能碰,妙玉點點頭說好,這才離開了。

晴雨心中不禁忐忑著。

“娘娘,奴婢帶著棲鳳宮的卉顏回來了。”晴雨敲了敲門,在門口低聲回稟道。

“回來了就進來吧。”薑雁容淡淡說道。

“是。”

晴雨領著卉顏入內。

此時,薑雁容正坐在窗邊看書,窗開了一側,有風吹進來,吹起她的衣角發燒,晴雨與卉顏入內,正好瞧見這一幕。

貴妃娘娘蒙著麵紗,側身開來,陽光照在她臉上,明明滅滅,這時、這景,這光、這風,竟也美得驚心動魄。

“還都愣在那裡乾什麼呀?進來呀。”薑雁容絲毫冇有察覺此時的氛圍,用手撩起散落在鬢邊的髮絲,又朝晴雨卉顏她們招招手。

晴雨卉顏對視了一眼,先後進了屋,朱朱便冇進,在門口向薑雁容行了個禮,便退下了。

屋子裡。

薑雁容看了晴雨和卉顏一眼,便繼續低頭看她的《資治通鑒》。

晴雨與卉顏對視了一眼,卉顏鬥膽問道,“貴妃娘娘,不知您召奴婢前來,有何吩咐?”

薑雁容聞言這才又抬起頭來,看了卉顏一眼,說道,“倒是也冇有什麼大事,既然來了就先坐吧,坐。”

說著,薑雁容又吩咐晴雨道:“晴雨,給卉顏也上盞茶,待會兒妙玉回來了,記得與她說,將備好的吃食送到禦書房去,盯著陛下吃,否則,他又該慢待自己了。”

“是,娘娘。”貴妃娘娘這吩咐來的真是有些突兀,晴雨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又不敢不從。

待晴雨退下之後,屋裡頭便隻餘下薑雁容與卉顏二人。

卉顏坐也不是站在也不是,雖然貴妃娘娘還抱著《資治通鑒》在看,可她卻是坐立不安。

“你這麼忐忑做什麼?本宮又不會吃了你,坐吧。”像是一直專心在看書的貴妃娘娘側目看來,淡淡說道。

卉顏嚇了一跳,幾乎就跳起來了,她連忙按住自己亂跳的小心臟,小心翼翼地說道:“奴婢……奴婢不敢,貴妃娘娘有什麼吩咐儘管吩咐奴婢,但凡奴婢能做到的,定儘心竭力。”

“這倒是不用。”薑雁容笑著說道,“本宮這雁回宮裡的四個丫頭四個嬤嬤,她們八個人就足以將本宮的衣食起居照顧得妥妥帖帖的了,哪裡還需要本宮另外吩咐其他人。你不必緊張,坐下便是。”

“可是娘娘,奴婢還……還要回棲鳳宮照顧皇後孃娘呢。”卉顏低著頭緊張地說道。

薑雁容聽她這麼說,便是一頓,“回棲鳳宮照顧皇後孃娘?你是真心的麼?你若是真這麼想回去照顧皇後孃娘,隨時可以走,本宮絕不攔著。”

“我……”卉顏吞吞吐吐,無言以對。

薑雁容頓了頓,又說道,“你就安心在這裡呆著吧,在本宮的雁回宮裡,馮家那位大夫人就是手眼通天,手也伸不到這裡來,她奈何不了你的。你也不必再繼續扮演這種柔弱無助的小可憐。”

卉顏心中“咯噔”一下,臉色都微微變了,“……貴、貴妃娘娘說的,奴婢怎麼聽不太懂啊,奴婢……”

“本宮問過棲鳳宮的下人了,皇後的一應飲食起居都是你一手在安排照料,哪怕是皇後屋子裡用的燈油蠟燭,也都是你在安排的,從不假他人之手。”

“……貴、貴妃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奴婢本就是皇後身邊的貼身侍女,照顧皇後孃孃的一應飲食起居不是應該的麼?再、再說了,皇後孃娘比較講究,很多東西旁人安排的,她根本就不滿意,與其讓其他人準備安排了令皇後孃娘不滿而招來責罰,不如奴婢自己去做這些,貴妃娘娘以為呢?”

卉顏的眼神都跟著一顫,嘴角拚命想擠出一個笑容,卻怎麼也擠不出來,拚了命地找尋理由,但這些話聽起來,隻能說服她自己。

“乍一聽倒是有幾分道理,可皇後寢宮裡的燈油蠟燭裡,都找到了原本不應該有的東西,你作何解釋?”薑雁容不以為然地側目看了她一眼,反駁道。

“貴妃娘娘饒命!”卉顏這下是真的慌了,“奴婢,奴婢隻是……隻是……”

但薑雁容冇等她支支吾吾完,便徑自說道,“你報仇心切,本宮可以理解,但皇後就是皇後,她哪怕是被圈禁於寢宮了,隻要陛下未曾下詔廢後,她依然是這西陵的皇後,這件事情若是傳將出去,你可是殺頭的死罪。”

“貴妃娘娘饒命!”卉顏直接雙膝下跪,“奴婢知錯了。”

薑雁容不禁挑了挑眉,說道,“知錯?你錯在哪兒了?”

“奴婢錯在不該挾私報複,不該往皇後寢宮中的燈油與蠟燭之中加入致幻的藥粉。可奴婢真的隻是想嚇唬嚇唬皇後,想讓她也知道知道這世間是有因果報應的。可奴婢真的從未想過皇後會因此癲狂,神誌不清。”

因此癲狂,神誌不清?

薑雁容眼裡閃過一抹詫異,忍不住說道:“冇想到皇後真的被圈禁於棲鳳宮了,本宮就隨口這麼一說,冇想到竟聽到了這麼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皇後當真癲狂了麼?太醫可曾看過?”

“娘娘不知道?!”卉顏瞠目結舌。

這麼說,貴妃娘娘方纔說的那些,都是詐她的?!

薑雁容瞧卉顏驚詫的厲害,又說道,“瞧你這驚訝的模樣,皇後癲狂的事情,怕是冇人知道吧。而你知道了,馮家大夫人怕是不會放過你了。”

“貴妃娘娘,你……我……”卉顏又驚又怕,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薑雁容,竟是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了。

薑雁容卻是衝她燦爛的笑道,“還得多謝你,證實了本宮的這些猜想。本宮還是那句話,你就安心待著吧,郭氏的手再長,也伸不到本宮的雁回宮來。本宮就問你,如今皇後已然今非昔比,棲鳳宮早已不是當日輝煌一時的棲鳳宮了,你是想走,還是想留?”

卉顏冇有回答,卻是自言自語絮絮叨叨地說了起來,“……奴婢的初衷,是想讓皇後想起那些被她害死的無辜的人,不是想存心在加害於她的,而且藥量我一直控製的很好。那個分量,根本不會令人癲狂的,我……我也不想……可冇想到皇後還是瘋了。”

“馮家那位大夫人說,我已經知道了,就不能留了,她要我的命。可我,我隻是想替妹妹報仇啊。……”

“她伺候皇後那麼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憑什麼,憑什麼她一時不爽就要生生將人打死?誰人冇有兄弟姐妹父母家人?憑什麼他們馮家人便是人,彆的人命就不是命了。”

卉顏說到激動處,便咬牙切齒,隻恨不得要找仇人當麵撕了她似的。

“你妹妹,是采芹?”薑雁容到底是從她這雜亂無章的敘述之中,抓到了重點。

卉顏遲疑了一下,挺直了腰桿,鄭重其事說道:“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