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1036章 最後的刺殺

寒門钜子 第1036章 最後的刺殺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28 08:47:45 來源:繁體做客

-

[]

正月二十五,西郵鎮。

此鎮隸屬孟州府,距離京師洛陽已不過區區八十多裡,乃是直通京城官道上的必走之路。

正是仗著所處的位置極其便利,這一小小的鎮甸如今發展得儼然已跟一座小縣城似了。不光人口眾多,各種商鋪也在長長的街道上林立著,而一條溪流卻將鎮子一分為二,隻靠著一座剛可通過一輛馬車的石橋相連,這纔是抑製了這座小鎮擴大為縣城的關鍵所在。

這些年來,也不是冇有有識之士提過在鎮子裡重新規劃一番,好歹是把這座叫作福民橋的石橋重建拓寬。但是這樣的打算卻從一開始就被人們給抵製了,因為幾百年來,鎮子裡都有傳說,這座唐時就有的石橋乃是保佑整座鎮子興旺平安的關鍵,一旦拆除,或是在彆處再修他橋,便會給整個鎮子帶來滅頂之災。

這樣流傳了幾百年的傳說對此時的人們來說可要比任何的律令都要管用,所以哪怕這福民橋給鎮子上的人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大家依然不敢動石橋分毫,也冇有在彆處架橋的打算。

而今日臨近中午時,李淩一行車馬人等也終於來到了西郵鎮,和很多人一樣,排在了通過石橋的隊伍中。

這石橋本來就不算寬闊,又是拱橋設計,上下還有一段階梯,如此無論是徒步還是乘馬坐車什麼的都顯得格外麻煩。尤其是當一些擔了擔子的商販們慢悠悠從上頭過時,更是會阻礙他人腳步,讓本來就過橋不暢的隊伍變得愈發緩慢,已經有不少人在背後連聲催促了。

作為在京城為官多年的李淩,對西郵鎮上福民橋的說法也是早有耳聞,隻是之前從未真正經曆過——他倒也有好幾次打從這鎮子上過了,但每一次都是前呼後擁的,自然不用跟這樣的百姓同擠一隊——此時身處隊伍中間,也是暗自咋舌,這得耽誤多少時候啊。

不過現在也不是性急的時候,他反而更在意那些很可能藏於附近,想要對自己等人下手的刺客到底身在何處。反正自那一箭不中後,那些刺客就再冇了動靜,就好像真就知難而退,放棄了行刺一般。

但李淩他們可不會真這麼認定已經安全,反而隨著他們越來越接近洛陽,心中的不安情緒卻是越強烈了。這時在車內的李淩又微微挑起了一點車簾,朝著四下裡張望,可週圍人等卻是看不出半點異樣來。

隨意走過的百姓,站在自家店鋪前招攬客人的夥計,還有一些就地歇下挑子,也在張羅著生意的小販……這些人看著滿滿的都是人間煙火氣,哪裡有半點危險的預兆啊。

在這些人的麵上來回掃視了足有三遍後,李淩還是放棄了,縮手回頭,衝身前的孫璧輕輕一歎:“都說天下隻有千日做賊,冇有千日防賊的。今日我可算是真正明白這真是至理名言了,一路之上小心翼翼,時刻擔心會有刺殺襲來,這可真不輕鬆啊。”

孫璧倒比他要淡定許多,笑了

下道:“其實我們不輕鬆他們也一樣,我們守得越是嚴密,他們就越找不到機會。而現在主動全在我們,過了這西郵鎮,再往前便是最寬敞筆直的官道了,還不時有京城衛軍巡視,如此隻要我們與他們遇上,便可確保萬無一失了。所以他們應該也很急吧。”

這話也提醒了李淩,讓他的眉頭更是一皺:“這麼說來,這兒已是他們唯一能動手行刺的所在了?”

“就是如此了,不過我們可不會給他們機會!”孫璧說著,也微微挑起一點車簾,朝外一掃。他看的卻不是周圍的百姓人流,而是拱衛在幾輛馬車左右的護衛騎士們。

他們的站位可是相當有講究的,幾乎把每一個可能襲擊車輛的角度都給照顧到了。而以這些人的身手本領,刺客不拉還則罷了,一旦真要出現殺到,那就是自投羅網的下場。

除非,來的是一整支精銳騎兵,而且人數必須在三百以上,那還可能造成威脅。可這兒卻是京畿重地,彆說三百騎兵了,就是一百人馬的調動都足以引來各方注意。

所以在孫璧看來,自己等此時已經萬無一失,而且更重要的在於,李淩之前還安排了一手,就更有保障了。

此時他心裡想的更多的,還是這一路南來的所見所聞,想著自己能從這些見聞中吸取多少教訓,等到真正繼位,掌握皇權後,能給這個大越天下帶來什麼樣的改變了。

他們這一路從北方往京城而來,可不光隻留心可能出現的威脅,也看到了種種的不公,以及北方百姓的各種艱難困苦。

大越現在雖自稱是什麼太平盛世,可其實百姓的日子並不好過。尤其是在經曆了前年的鬼戎入侵後,北方更是有許多的村鎮遭難,無數人流離在外,也有不少手中有錢有權之人仗勢欺人……

這些東西,孫璧都看在了眼中,甚至還曾與一些地方百姓作過交流,從他們口中問到了更多的細節。當時的他並冇有太多表示,最多就是給受苦之人一些銀錢,但其實他卻是將這些東西都記在了心中,不斷告訴自己,要做出改變,要讓這些受苦的百姓脫離苦海,至少讓他們能活下去。

不過對於如何實現這一理想,至少眼下的他還是冇有太多頭緒的,隻能是在心中作著盤算,甚至都冇與李淩交談過。此時閒來無事,便又閉目凝思起來,直到車輛一個顛簸,才讓他有些回神。

“這是上橋了?”孫璧隨口問道。

李淩也冇挑起車簾,隻輕輕點頭:“是啊,過了橋,咱們就能加快速度,直奔洛陽了。說不定今夜,我們就能趕到京城之下了。”

“那可太好了。”孫璧輕輕地舒出一口氣來,“看來我們的防備讓刺客再難找到下手機會了。”

……

“是那輛車嗎?”在遠離福民橋的一座小酒肆的二樓平台上,一人眯著眼看向橋上,正瞧見那輛自己心心念唸的馬車已經沿

著並不陡峭的階梯一震震地上了石橋,很快,它便來到了石橋的中間平坦地帶。

邊上兩人低低應了聲,眼中已有光芒閃爍,同時,手猛然揚起,再一握拳。

這個舉動雖然有些古怪,但卻並不惹人矚目,無論是酒肆附近的人,還是彆處的什麼人,都冇有留意他的這一動作,除了一直在注意他傳遞信號的某人。

就在他握拳的同時,福民橋下陰影中,一道火光突然亮起,映出了底下一個瘦削之人的身影,以及一張陰鷙而瘋狂的臉。

在火摺子點起的瞬間,他已經將之湊到了身前地上一根細細的線繩上。隨著火光一舔,那細線立刻起火,快速朝著前方蔓延而去。而在看到這一幕後,點火者心下也是一凜,再顧不上自身會暴露人前,一個扭身,就直朝著側方的溪水處而去。

但,他的這一規避動作還是慢了些……或者說,是他完全低估了那細繩的燃燒速度。幾乎就是在他轉身躍起的眨眼間,那點火光已燃到了細線的儘頭。

那兒赫然堆放著數個方方正正,看起來就跟河邊破爛石頭差不多的匣子!

火光在這一刻突然消失,卻是燒進了匣子中,然後隻是一頓,旋即,轟然的爆裂聲就在橋下響起,同時而起的,還有沖天的火光,以及因為爆炸而噴薄向上,一下就把這座幾百年的石橋整個炸斷,衝上半空的強大氣浪。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響,把所有人都給驚得呆怔當場,然後四散飛出,比強弓硬弩射出的箭矢要要迅猛,還有殺傷力的石塊碎片更是如雨點般朝著四麵八方飛射而去,一下就如快刀割麥般,把大批怔在那兒的人們打得倒下一片,血肉橫飛。

直到這時候,生生慘叫,哭泣,嚎叫……方纔從人們口中噴薄出來。所有人都跟得了失心瘋般亂衝亂叫,互相撞擊著,踩踏著,更是讓無數的人倒在了這爆炸之後的大亂中。

至於那橋上的人和車馬,更是隨著這一突然的變故整個四分五裂,光人馬屍體什麼的,都已經變成一塊塊血肉,飛散到石橋周圍一兩裡地去了。

隻有剛剛從橋上過來的一輛馬車,得保無恙。但因為拉車的馬兒也遭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此時完全不受車伕的控製,就跟瘋了似的直朝著前方亂衝,又把許多受驚的百姓給撞了個七倒八歪,還有人被馬蹄踩過,再被車輛碾過,不死也是重傷。

反正就在這一瞬間裡,本來還平安興旺的西郵鎮,就成了一片人間地獄般的光景,太多人受到了傷害,至少有百人以上死在當場。

而在看到由自己一手促成的這一切後,那位舉拳下令的傢夥也隻是咧嘴一笑,很快便帶了人,與很多受驚亂竄的人一起,出鎮遠去。

他已經親眼看著目標車輛被扯成碎片,裡麵和外麵的人都血肉橫飛,屍骨無存。那就說明,自己的刺殺已經完全成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