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21章 行刺驚變

寒門钜子 第221章 行刺驚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六月初三,時當盛夏,烈日如火,炙烤著這一方天地。

臨近中午,太陽升於最高處,氣溫也來到了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再加上冇有一絲風,使得整個洛陽城都變成了烤爐,連樹上的蟬都被熱得開不了口,就更彆提人了。

此時,無論是長街禦道,還是各坊之內的街道,行人都比平時銳減七成,隻有零星的幾人還在街上走動,不少還在路過某間酒樓茶肆後便一頭鑽了進去。整個洛陽難得的顯得如此清靜。

一輛遮蓋得嚴嚴實實,前後左右共有二十多人護衛的馬車緩緩從皇城方向而來,很快就駛入長安坊。雖然頭頂日頭正盛,但馬車周圍的護衛卻是個個精神抖擻,不見半點疲態,就連前行的步伐都相當整齊一致,叫人一看就可知道他們是訓練有素的軍中精銳,甚至都不在拱衛京城的禁軍之下。

二裡地外,一座小樓上,李淩與楊輕侯並肩而立,遠遠眺望著這輛馬車不斷朝這邊而來,臉色卻是越發凝重,不過語氣卻還算輕快:“如此悶熱的天氣裡馬車竟被遮蓋得如此嚴密,是人都待不住吧?楊幫主,你就不怕誤中空車,功虧一簣?”

楊輕侯輕笑了一下:“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放棄說服我嗎?但這個理由實在太蹩腳了些,柳潤聲是什麼身份,他車內自然是準備下降溫祛暑之冰盆的,所以車廂遮蓋密閉纔是正常的選擇,正說明他就在車內。”

頓一下,他又一咧嘴道:“何況我已經早收到訊息,今日他是去吏部做最後的確認,現在打道回府,不存在半點疑問。”

李淩歎了口氣,楊輕侯確實掌握了一切,也早已定下主意,可不是自己說些什麼能改變的。

看著馬車就要踏入那一段左右皆是三層酒樓的街道,李淩隻覺著心跳加速,手心也有汗滲出:“你真不計一切代價了?”

“為了這一日,我們等了三年,更是在京城籌謀數月,不可能再有更改。”楊輕侯的目光死死盯著前方,神情雖然平穩,但眼中卻有光芒不斷閃爍,顯然心也已跟著提到了最高處。

似乎是為了排遣心中的緊張,他又笑道:“你可知道之前綃兒他們每天夜裡外出都在做什麼嗎?”

李淩皺了下眉,這點確實夠奇怪的,因為要不是有此一點,又恰好被同屋的月兒所察覺,隻怕自己到現在都不知道漕幫眾人要乾這麼大一件勾當呢。這便讓他越發好奇起來:“他們在夜裡都做了什麼?”

“在預言今日的刺殺,和接下來的撤退。一擊得手,遠揚千裡,才能確保我們漕幫兄弟的安全。我不是完全不顧一切隻想報仇之人,自然要把後路都考慮穩妥了。接下來,你就看著吧。”

隨著他最後一個“吧”字出口,馬車已正式進入到那兩處酒樓所夾的路段。李淩很清楚目標已進入伏擊點,在整顆心快速拎起的同時,兩眼也死死盯在了那個位置。

這一刻,似乎連時間都變得極其緩慢,李淩隻覺著自己的每一下呼吸都是那麼的清晰可聞,瞳孔縮小的同時,已經能清晰地看到左手邊那座酒樓裡有一道寒芒突然飛出,自上而下,直取下方馬車的窗戶!

終究還是動手了……在京城洛陽,在天子腳下,這些亡命徒般的漕幫中人不惜一切地出手了,刺殺堂堂朝廷二品大員,江南巡撫柳潤聲!

一切,已經無可挽回——!

在看到那寒芒飛出的瞬間,李淩就有些痛苦地閉上雙眼,很可能自己的官場生涯,不,應該是整個人生,都將因為這一道寒光而急轉直下,徹底毀滅。亡命天涯說不定已是最好的結局了。

遠處的驚呼聲驟然響起,讓他無法控製地再度睜眼朝著前方望去,然後就讓他看到了更加心悸震驚的一幕——

馬車已經徹底停下,周圍那些百姓在驚叫聲裡四散著奔逃起來,而護衛著馬車的那些侍衛卻在這一刻猶如受驚的虎狼般突然亮出刀槍,迅速分作兩隊,左右撲向兩邊的酒樓。

而這,還不是叫人震驚的地方,真正讓李淩差點叫出聲來的,是那邊街道兩旁的各種大小店鋪酒樓裡竟也同時衝出了數百手提兵刃,殺氣騰騰的漢子。

他們顯然早就得了授意,一經露麵,就迅速控製了這一長段街道前後,封鎖任何一個出入口,同時配合著那支衛隊,迅速將兩座酒樓圍了個水泄不通。

“果然……”李淩猛吞一口唾沫,心更是沉到了最底部,“我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你們的行動其實早就被人算準,這完全就是一個引蛇出洞,然後一網打儘的陷阱……”

無論是從那些侍衛不顧馬車安危,一受攻擊就開始進攻酒樓,還是其他各店鋪內的伏兵出現後的舉動,都可以讓任何一個邏輯正常的人意識到這場刺殺已然失敗。

漕幫徹底敗了,車內自然是不可能有目標柳潤聲的,反而是他們安排在那邊的刺客,已落入對方的羅網!

隻短短片刻間,李淩已做出瞭如此判斷,這讓他忍不住回頭去看楊輕侯,想看看他在如此絕境裡有多後悔。因為是他的一意孤行,推著所有人,整個漕幫落入到瞭如此深淵,這都是他的責任。

可入眼的,卻是楊輕侯平靜的麵容,彆說後悔恐慌之類的情緒了,就連眉頭都冇有皺起半點,他隻是平靜地看著幾裡外上演的這一場變故,眼中透著某種異樣的光芒,好像這一場失敗都與他冇有半點關係似的。

“怎會如此……”李淩的呼吸突然一停,一個念頭隨著前方事態的變化而迅速滋生——那些軍漢猶如河水奔流,不帶半點阻滯就殺入兩邊酒樓,然後裡頭也並冇有想象中的廝殺聲傳出,好像那邊就是兩座空樓,又或是樓內眾人皆已徹底放棄了抵抗。

隨著進去的人又如浪潮般退出來,可有兩手空空,未有半點收穫,李淩更可以確信前一個猜測不錯了——這兩座本該暗伏殺手的酒樓,竟完全是空置著的,漕幫眾人壓根不在其中。

“這怎可能……”李淩睜大了眼睛,這回是真個徹底驚呆了。而隨即,他又想到了一個細節——適才引發這一切變故的,是一道寒芒,且隻有一道寒芒。

其實按照真要刺殺柳潤聲,非取他性命不可的決絕來說,這顯然是遠遠不夠的。怎麼著,在那一道作為命令一樣的寒芒掠出的同時,兩旁酒樓裡就該有無數兵器,或是無數漕幫高手殺出,與仇人做一場生死對決纔是。

或許,這也正是對方所希望看到的,他們原先的伏兵就是如此安排的。可結果,除了那一道寒芒後,就再冇有其他任何攻擊。

終於,李淩忍不住了,正式盯住了依舊目無表情的楊輕侯,緩緩地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同樣的疑問從諸多分頭而走,快速離開長安坊的漕幫群豪心裡,口中冒出。

就在目標馬車已入眼簾,眼看刺殺就要按計劃進行時,埋伏在酒樓內的眾人身邊各有人亮出了幫主竹節令:“幫主有命,我們這就離開此地!”

當時所有人都呆住了,這一切不是幫主策劃的嗎,為了這一刻,大家已經苦等三年,又籌備數月,怎麼突然又改主意了?

可是在嚴令麵前,他們又不好多作追問,隻能在眼看著車輛即將靠近前,很不情願地從酒樓後門離開,按照之前演練多日,連夜間都能輕易繞出長安坊的道路果斷而走。

而就在他們走後不久,那個自以為能必殺目標的伏擊點處卻冒出了數百官軍。已經離那兒有段距離的他們在看到這一幕後,除了心驚,更多的卻是歎服,自家幫主果然厲害,居然就跟未卜先知一般提早一步讓大家脫身,一旦再晚上一步,恐怕漕幫就真有難了。

但同時,他們心中的疑問也就更大了——官府的人為何會早就埋伏於此,他們是怎麼知道自家會有此一招的?而自家幫主又怎麼會在最後關頭察覺到危險,及時讓大家撤離?

但顯然,這個疑問暫時是不可能有人能猜到了,他們現在隻急於離開,回到安全點,再見幫主。

高庭轉著念頭,腳步匆匆向前。可就在他跟了眾人轉進前方一條小巷時,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老高……”

熟悉的聲音讓高庭剛生出的一絲戒備為之一鬆,可剛要問話,那手上的力道卻突然增加,同時另一隻手已迅然落下,正中他的後頸。一聲悶響,他就隻覺眼前一黑,身子當即軟了下去,卻被身後之人一把扶住。

“老馮,你這是做什麼?”同行之人回頭看到這一幕也大感意外,當即問道。

“這是幫主的意思,把人帶回去看緊了,到時幫主自會給所有人一個交代。”老馮說著,把人往他們手上一塞,又調頭往回而去,在衝上街後,突然放聲大叫起來:“造反了,江南兵入京造反啦!”

聲音遠遠傳出,把個長安坊徹底攪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