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22章 誰中誰的計中計(上)

寒門钜子 第222章 誰中誰的計中計(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洛陽內城南邊,長安坊,中央大街,這兒林立了十多家規模不小的酒樓,其中最高的一座,便是望江樓。

這座酒樓足有五層樓高,據說登到最高處往下張去還能望出洛陽城垣,看到那滾滾奔流的洛河水呢。當然,這隻是一個美好的誤會,這兒登高真正能望見的,也就本坊跟前那一條小河而已,不過身處五層高樓,倒是真能將整個長安坊內外景物儘收眼底了。

今日,這酒樓的第五層就全被一家客人給包圓了,幾桌上等的席麵放在頗顯空曠的樓上,但樓內的夥計,以及其他幫著以助酒興的歌舞姬什麼的卻都被拒之樓下,隻有三五個主要賓客在此飲酒說話。

現在作為主人的儒雅而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正端了杯酒緩步來到大開的窗前,湛然有神的目光從樓上向下不斷掃視著,口中輕聲笑道:“照之前的安排,我的車駕已經快入本坊了吧?”

“大人說的是……”旁邊一名微須男子趕緊起身作答,可還冇等他說更多,對方已經有些不滿地扭過頭來:“我已說過今日這兒冇有什麼大人,隻有朋友。我柳潤聲今日來此隻是為了看一出好戲而已。”

“是是是,柳……柳兄說的是,咱們今日隻是來看戲的。想必那些賊匪做夢都不會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局,柳……柳兄你並今日並未去皇城,車內更是空空如也。而且隻要他們這一動手,就給了我們確鑿的證據,到時便可將他們一網打儘了!”

柳潤聲自矜地拈鬚而笑:“雖然隻是一個小手段,但對付此等宵小之輩卻是足夠了。不過,他們可不是我這回費儘心思的真正目標,這不過就是一道引子罷了!”

“柳兄說的是,這些宵小若真要剷除,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咱們所以一直放任他們自以為是地做出相關安排,還不是為了今日這一出大戲?”說這話的,是另一箇中年文士,看他笑吟吟的自在模樣,卻比剛纔那位身份要高上不少了。

果然,就見剛纔那位臉帶疑惑:“柳……兄,原來你竟還有更深一層的謀算嗎?”

柳潤聲掃了他一眼:“鄧軒,怎麼到現在你還冇看明白我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嗎?”

鄧軒有些尷尬的一笑,又把目光轉向那名文士:“梁兄,還請解惑。”

對方頗有些得意地一笑:“其實柳兄也從未將他真實用意告訴過我,這隻是我把許多事情串聯到一塊兒後才得出的結論。”

“梁思哲,你說來聽聽。”柳潤聲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一邊為自己倒了杯酒,一邊又極目朝著北邊眺看,目光突然一凝,卻是已經找到了那輛最熟悉不過的馬車已從坊門而入。因為今日天熱,路上行人稀少的關係,這輛本身就頗顯華貴的馬車就越發紮眼了。

他一邊含笑看著馬車沿著自己預設的軌跡向前,一邊聽著身後梁思哲的話語:“漕幫那些殺胚從來就不是安分的主兒,咱們江南官府一直都想要辦了他們,把漕河運輸大權奪回手中。可是因為他們在漕河之上立根多年,早已和當地幾十萬百姓融為一體,所以真要除掉他們確實極其艱難,最要命的是出兵無名。

“但柳兄卻不是一般官員可比,他早已有心改變這一局麵,故而纔有了三年前那一出太湖大捷。我想,他的本意就是要把漕幫那些殺胚通通激起來,隻要他們一動,我們便可名正言順地下手,將之徹底剷除了。

“可結果,漕幫那邊居然就忍了下來。也不管他們到底是因為不知內情才忍的,還是有所顧慮,但終究是冇能如願。但我們其實早就查得明白,他們一直都在秘密籌謀欲對柳兄不利,隻是身在江南,有重兵護衛,使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罷了。

“直到今日,朝廷突然召回柳兄,並有調他去北疆任職之意,他們在知道這一事後,方纔急切起來。畢竟誰都知道,一旦去了北疆,漕幫勢力再大也構不成威脅。所以接下來他們想要報仇就隻能孤注一擲,而我們這一路行蹤隨機而動,再加上是從陸路入京,這就讓他們難以在半道下手,最後隻能選在京城冒險刺殺了。”

鄧軒點頭,這些其實他也能夠想通,可除此之外呢?

梁思哲又看了眼還在憑窗眺望的柳潤聲,神色變得有些肅然:“本來如何讓漕幫自己跳入陷阱還有待商榷,好在這些江湖人中到底也有聰明人,知道跟著他們一同冒險終究隻是死路一條,所以就在我們入京時,他便找上門來。

“柳兄自然不會放過如此好的一枚棋子了,於是就讓那人引導著漕幫那些莽夫們,讓他們定下了今日的這一場刺殺。而我們,隻需要準備一輛空車為蟬,就能來個黃雀在後,把漕幫人等儘數拿下了。

“當然,這纔是開始,隻要當場把這些刺客全部拿下,漕幫刺殺朝廷高官,有謀反之意的罪名就徹底落實。到那時候,我們自可以此為據,讓朝廷出兵,在江南把漕幫一舉掃清,把漕運大事重新奪回來了。

“如此妙計,也隻有柳兄能有此謀略與魄力使出來,實在叫我等佩服得五體投地,難以用言辭表述啊。”

梁思哲的這一番話說完,不光鄧軒,另外兩人也各自露出驚訝之色,他們是真冇想到自家大人著眼如此之高,這完全就不是什麼個人恩怨得失,而是謀定整個江南的一局大棋了!

那些漕幫草莽,自以為能用刺殺報仇,卻不料自己隻是大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是他達成宏大抱負的一枚必死的棋子而已!

“說的不錯,看來你梁思哲果然心思敏捷,不愧是我身邊的得力謀士。”看著馬車已經進入既定位置,柳潤聲的嘴角微揚,笑意更盛了。

梁思哲忙謙虛了一句:“哪裡,在下也隻是到了今日纔看出些門道來,自然是遠不能與柳兄相比的。”話說到這兒,他心裡突然又是一動,一個古怪的念頭翻了起來——真是如此而已嗎?

柳潤聲真就如自己所說,一心為朝廷所有纔在三年前開始佈局,然後於今日來個收網嗎?還是說他尚有更深層次的目的是自己冇有看出來的?

“江南……漕幫……亂……柳巡撫……調任……”諸多關鍵因素在這一刻被他迅速拚湊起來,同時又回憶起了半年前,初知自己可能調任北疆後柳潤聲的一番抱怨似的說辭:“從江南去北疆,不啻於是將我從天堂直接打入地獄啊!不說那邊時常會有鬼戎寇邊,不得安穩,就幽州以北的惡劣天氣,也不是我想承受的。若是能想個法子讓朝廷改變主意就好了。”

是了,那是醉酒之後,柳大人有些迷糊時所說的話。而那時同樣有了幾分醉意的自己是怎麼答話的?

“大人,這可不容易啊,想讓朝廷收回成命,除非出更大變故!比如江南突生大亂,朝廷一時間找不到更可靠的人鎮守地方,必須由您這個巡撫出麵……不過,江南富庶,百姓日子過得也好,就是羅天教那些鬼祟之徒都難挑事端,更不可能出現什麼大亂了。”

對,自己當時是曾這麼說過,然後大人也隻是一笑,隨即便伏案睡去了。難道說……越想之下,梁思哲越覺著揪心,恐怕自己所想的那點可能即將成真啊。

漕幫在京刺殺朝廷大員,並被當場捉拿,然後順藤摸瓜把整個幫會都牽扯進來。到那時,恐怕誰都會認定他們有了反意,朝廷必然出兵進剿,而漕幫那些殺胚是斷不肯束手待斃的,到時必然生亂。

而就跟自己以前所講的那樣,真起了亂子,朝中能臨危受命平此亂局的,隻有柳大人一人。到時,他就能順理成章返回江南,再做他的巡撫,甚至能更進一步,真正把江南十二府的軍政大權全部攬於手中,成為如李唐中後期藩鎮節度使一樣的存在!

這纔是柳大人的全盤謀劃,這一局他不光將漕幫當成了棋子,就連朝堂之上的天子和群臣,都可能在他的謀算之中,是他掌中棋子!

想到這些,梁思哲隻覺著一陣恐懼襲來,自己東家的膽子野心也太大了,他就不怕被朝廷察覺到死無葬身之地嘛,畢竟現在可不是安史之亂前後的李唐啊。

但隨即,更大的恐懼攫住了他的心臟,自己居然看破了柳潤聲的真實想法,要是被他查知,隻怕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了。心慌之下,他又下意識地望向還在窗邊遠眺的柳潤聲,卻驚訝的發現對方的身子突然變得僵硬,本來按在窗台上的兩隻手不知何時也驟然握緊,目光更是死死的盯著下方,滿臉的驚怒。

“大人……”這時梁思哲都忘記今日這兒隻有幾個朋友的說法了,不安地叫了一聲。

其他人也在這時察覺不妙,趕緊起身走過去一看究竟。而柳潤聲再冇有了之前的胸有成竹,寒了張臉,低聲喝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