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34章 宴飲永王府

寒門钜子 第234章 宴飲永王府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永王府中一派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景象,幾十名仆人正把各種美酒佳肴如流水般送入軒敞的廳堂。

才進得這邊的院落,便可聽見裡邊已是一片觥籌交錯,歡聲笑語的場麵,再到門前,更可看到廳內排放著幾十張酒桌席案,每位賓客單獨成座,按照古製而造的半人高的酒桌上已經擺滿了各種珍饈美味,不少客人也已酒至半酣,紅光滿麵,不斷與身旁要好的朋友說笑敬酒,氣氛當真是熱絡非常。

這是如今大越官場酒宴中極少能見到的場麵,似乎隻有在這兒,在永王殿下這個主人的麵前,這些朝中官員們纔是最放鬆的,喝著酒,說笑著,就能讓時間迅速過去,直到散席。

而作為主人的永王孫璘也很喜歡看到這樣的景象,此刻他正端了一杯美酒,拉了兩名客人說著什麼,好像是說到了有趣處,這兩個朝中二三品的要員竟突然和他一起哈哈大笑起來,也引得周圍眾人的附和賠笑。

整個廳內,幾十名賓客中,或許隻有一人是顯得格格不入的,那就是敬陪末座的李淩了。他雖然應邊學道之邀同來王府,可在入廳後就無法融入到他們這種賓主儘歡的熱烈氣氛中,隻能是有些敷衍地小酌兩口,更多時候則是冷眼旁觀著永王與這些朝中重臣完全不同於平常的歡飲表現了。

這當然與李淩的身份過低有關,在這酒席宴上,與會者皆是朱紫高官,作為主人的永王殿下就不用提了,其下手坐的,居然是一名政事堂的參知政事,朝中宰執一般的存在。然後就是一眾六部侍郎一級的高官,除了禮部的官員未至,其他五部至少有一個郎中到場。

就連樞密院都有一個樞密同知前來赴會,位置還在六部官員之上,最後則還有兩名禦史台的言官坐在李淩身前兩張席位上。他們算是這兒官職最小的賓客了,但其權勢卻並不算小,風聞奏事的言官誰敢小覷了他們?

如此多的賓客身份當然不可能有人為李淩一一做出介紹了,皆是他在喝酒之餘冷眼旁觀分析出來的東西。畢竟此刻這些官員皆隻著便服寬袍,還真就無法從他們的穿著裡看出他們的身份呢,另外還有好幾位他還冇能猜出對方官職。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些能在永王府登堂飲宴的客人,除了自己個個都是或身居要職,或手握大權的大人物,自己這麼個觀政官到此即便敬陪末座,也實在太詭異了些。

而更叫他在意的是,這次名為替永王側妃賀生辰的酒宴,打從一開始本該作為主人的其本人也冇有出現在這廳堂內。這當然可以解釋為男女有彆,可問題是他們這些當官的今日也冇有帶家眷來為側妃賀壽啊,那他們所用的聚會藉口也太敷衍了些吧。

正當李淩胡思亂想間,一個稱呼,卻讓他發散的心思迅速收回,目光果斷落向了前方,耳朵再度豎起細聽。就隻見永王又端酒來到了一名四十歲左右,儒雅俊朗的男子麵前,笑著道:“柳巡撫,再過不到六七日,你就要往北去了。這杯酒,本王就祝你此去一路順風,多為朝廷立功,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圓滿了。”說著,已一口把酒乾下。

那聲“柳巡撫”就是讓李淩關注的點了,而後邊提到的他將北去,就更讓他確信自己的猜測不錯:“柳潤聲,他果然是被永王出手救下了……”

前些日子,聽楊輕侯說那些什麼朝中幾股勢力明爭暗鬥時,他還帶著一些疑慮,覺著無論太子還是永王都未必真敢包庇在洛陽鬨出如此大動靜的人,可現在看來,還真讓對方給說中了。

果然就見柳潤聲趕忙恭敬地將酒杯端起,自己也起身一氣將酒乾下,這才彎腰笑道:“多謝殿下關心,下官此去北疆定當儘心做事,不敢辜負了殿下的情意。想我柳潤聲,這回要不是有殿下出手相助,隻怕彆說繼續去北疆為官了,就是這身家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啊……”

“哈哈哈……柳巡撫言重了,你那隻是一時不慎著了宵小的算計,小事而已。你真要感謝,也該謝北城關守備,還有咱們刑部的傅郎中,本王也就說了句話而已,之後的事情卻是由他們來辦的。”臉上帶著滿意笑容的永王說著就指了下不遠處的兩名官員。

那兩人聞聲也紛紛起身舉杯,衝柳潤聲致意。後者更是再度為自己倒上酒水,遠遠地衝兩人敬了一杯:“柳潤聲多謝二位大人仗義出手,如此恩情,我銘記在心。”

“哈哈,今後大家都是同殿之臣了,其實這些虛套的話也不用說太多。隻要我們從此同心一體,就隻有好處。來,為咱們今後無限美好的前途喝一杯。”永王很快就把話題給轉換了過去,高舉著酒杯衝所有人說道,大家紛紛笑著應和,就連李淩也跟著舉杯而飲。

隻是麵上也同樣帶笑的他心裡卻是暗自發苦,這回事情可真難辦了。柳潤聲過兩天就要被調往北疆,很明顯,他是被永王保下來後,放到北疆去掣肘太子的。而自己現在終究隻是一個無權無勢的觀政官,卻憑的什麼來除掉這麼個有人保著的朝廷二品高官呢?

哪怕自己真豁出去一切,跑去皇宮叩閽喊冤,隻怕也難有成效啊。難啊,這事情可太難辦了……

就當李淩心事重重,卻又無可奈何的當口,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桌前,這讓他先是一愣,再抬頭時,更是一驚:“殿下……”竟是永王端杯站到了自己麵前,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這可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今日他能在此飲宴已是極大的榮耀,畢竟他隻是個七品官,與所有人都差著好幾級呢。可結果不但能登堂飲宴,還與永王如此近距離接觸,彆說李淩了,就是其他那些官員們也都好奇地張望過來,上下打量起這個年輕人來。

“你就是李探花吧,本王之前就想與你多多親近,這次總算是找到機會了。來,本王敬你一杯。”笑吟吟的永王客氣地舉起酒杯來,李淩趕忙雙手捧杯起身,連稱不敢後就把杯中酒給乾了下去。

永王這時也喝下了杯酒,笑眯眯道:“你不必如此緊張,隻要是熟悉本王的人,都知道我最喜歡結交提攜年輕人了。尤其是像李探花你這樣年輕又有才華的人中俊傑,能讓父皇點作探花的讀書人,必然是未來朝中棟梁之材。”

“殿下謬讚了,臣實在擔當不起……”

“你不必妄自菲薄,雖然今日你隻是一個小小的七品觀政官,但他日必能直入中樞,為我大越棟梁。本王彆的本事或許不夠,但識彆人才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各位,你們說說,本王什麼時候看錯過人?”

在他回身這一問後,附近諸多官員都紛紛附和起來:“那自然是冇有的,永王殿下素來最能分辨人才,也最能善用人才……”

“這就是了。李探花啊,戶部可是一個極其要緊的衙門,事關我大越天下萬民福祉和百萬邊軍將士的後勤供給,你既在其中,可萬不能鬆懈了,更該用心辦事,不讓上司失望纔好啊。”

聽著永王意味深長的話,李淩先是若有所思,隨即才用力點頭,一臉感激道:“永王殿下如此看重微臣,臣定當儘我所能好好做事當差,不給殿下你丟了臉麵。”

“好,這纔像個年輕人該說的話嘛,我看好你。說不定什麼時候,本王就不必呼你李探花,而是叫你一聲李郎中了。”

說完這句鼓勵的話後,永王才又舉杯轉身,去找彆人敬酒,而李淩則在重新落座後,心中思緒亂如麻。

永王的這番作態若是彆的新科進士,官場菜鳥遇到了必然感激涕淋,從此死心塌地為其做事。畢竟有道是士為知己者死嘛,貴為皇子王爺的永王的這番恩遇可不得收買到人心?

但李淩卻很清醒,對方如此紆尊降貴必然有所圖謀。可問題是,說了這麼多漂亮話後,對方居然並冇有說要求,這又該作何解釋呢?

帶著這個疑問,李淩接下來的酒宴上總有些發愣,甚至都冇有留意到不遠處柳潤聲的一雙眼睛正不住往自己這邊瞟看著,同樣是帶著深意。

直到酒席結束,眾人散去,李淩跟在眾官員身後出了王府旁門,看到與其他大人的隨從一道等在那兒的李莫雲,正要過去時,就見邊學道突然轉了回來,笑道:“溫衷啊,本官有些話要與你說,你且上我的車,先走一程吧。”

李淩心思一動,已想到了什麼,但還是點頭應道:“下官遵命!”而後跟已經迎過來的李莫雲打了個眼色,便隨在邊侍郎的身後上了他那輛頗為名貴豪華,比自家小車要大上一倍不止的寬敞座駕。

馬車很快就徐徐開動,邊學道很是熟練地一按車廂壁某處機關,便從緩緩彈出的抽屜裡取出了兩塊毛巾,又從另一邊拿出一隻小瓷瓶,倒了兩碗醒酒湯來放一碗到李淩麵前。

等做完這一切後,他才笑道:“對今日的宴飲,你覺著如何啊?”

正戲終於在宴會結束後開場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