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46章 身陷囹圄

寒門钜子 第246章 身陷囹圄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和六部等朝廷重要衙門一樣,禦史台也座落於皇城之內,不過卻離著其他衙門都有一段距離,孤零零地處於皇城東北角落裡,顯得格外的不合群。

據說,這是當初太祖朝時就定下的規矩,為的就是以此來表明禦史台的公正性和獨立性,絕不與其他衙門官員過於接近,畢竟他們可有著監察百官,問責百官的職權在身啊。

是的,大越的禦史台與漢唐時最不同的一點就在於這兒的官員不光有監察彈劾之權,更有直接拿人審問的職權。無論什麼高官權貴,隻要是被他們查出有乾犯國法,損害朝廷的舉措,便可以緹騎拿來審訊,其權勢都不在刑部大理寺之下。

正因如此,禦史台成了京城許多官員談之色變的存在,更彆提被緹騎捉拿押送到那兒了。現在這一群十多個官員就這麼滿臉忐忑惶恐地被押送到了這座頗顯肅殺的衙門前,李淩身在其中,麵色也頗顯凝重。

這回緹騎再入戶部衙門可不光隻拿了李淩一人,包括陸佑在內,其他一乾參與到軍糧北調一事上的大小官員也被悉數“請”到了禦史台受審。這許多官員被帶走,此刻戶部衙門內早已人心惶惶,可作為主心骨的葉寬又不在衙門,可把剩下那些人給擔心壞了。

看著敞開的大門內有些幽深的走道,李淩微微握起了拳頭來。雖然早知道這回會有一樁不小的麻煩落到自己頭上,可他依然冇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居然到要動用緹騎,把自己等押入禦史台受審的地步。

這麼一想間,就讓他的腳步一緩,當下裡後頭一名緹騎便舉起刀柄在他的腰眼處一頂:“快著些,磨蹭什麼!”讓他腳步一個踉蹌,頗為狼狽撲了兩步,方纔繼續向前。而這番舉動更讓其他人心中發緊,如此看來,禦史台是真把他們當作犯人對付了。

當進入禦史台大門後,便有一陣冷風迎麵襲來,因為衣衫都在冒雨趕路後被淋得勢頭,被這一激下,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而這一幕落到左右一些綠袍官員的眼中時,更讓他們確認這些人是做賊心虛了。所以不少人便用嫌惡的目光看著他們,其他人都低下了頭,隻有李淩拿眼掃了兩下,正瞧見自己那個同年同鄉陶允陶仲謙拿複雜的眼神看著自己。

與徐滄決定在翰林院中養望不同,科舉成績同樣出色的陶允卻選擇在禦史台中觀政。而隻看他能與數名同僚一道在廊下遠遠瞧著自己,便可知道他在此處倒也混得不錯,至少是這些言官們打成一片了。

想到這兒,李淩還衝陶允咧嘴笑了下,倒把陶允及周圍其他官員看得一呆:“這誰啊?膽子當真是大,不知自己將要麵對什麼嗎,居然還敢笑?”

陶允卻迅速低頭,不再與李淩目光接觸,顯然他是不想與此事有任何牽涉了。見此,李淩也冇有更多動作,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本以為他們會被帶到前方那座頗顯威嚴的廳堂內受審,不想押送他們的緹騎卻在到了那邊後未作任何停留,繼續往前。穿過幾處院落,一陣拐彎抹角後,卻是把他們帶到了一座更顯破敗幽冷的建築麵前,然後目無表情地伸手一引:“諸位大人,就勞煩你們今晚在此歇息吧。”

伴隨著他的話語,那建築的兩扇大門吱嘎一聲開啟,又是一股冷風從內裡吹出,直讓眾人的汗毛都為之一豎。然後大家纔看明白了,裡頭赫然是一間間獨立的,猶如鴿子籠一般的小房間,正是牢房了。

“你們這是何意?既然把我們押送前來受審,為何不讓我們入堂答話,卻把我們關押起來!”其中一名官員終於按捺不住,大聲提出了質疑。

那為首的緹騎也不見喜怒,隻是麵無表情道:“如今時候不早了,我禦史台上下官員還得回家,所以此事隻能留待明日再審。還請各位大人入內吧,今晚就委屈你們了。”

隨著他的話,其他那些緹騎都先後把手搭在了腰間兵器上,雖為多說什麼,但動作上的威脅之意已相當明顯。眾官員隻稍作遲疑,到底還是乖乖進入大牢,然後由他們安排著各自進入一間牢房。

李淩才一進門,那扇整個屋子最顯牢靠的房門就被人砰一聲關上,外頭隨即響起一陣嘩啦的鐵鏈聲,他就被完全鎖在了這間隻有大半個人高,隻能叫人勉強轉身的小小牢房中,這讓他的神色變得越發難看。

剛纔緹騎首領的一句話,讓他突然想到這時間正是傍晚,自己本該回家的時候。現在倒好,卻被關入牢房,今晚是肯定回不去了,而知道訊息的月兒他們不知得多擔心呢。

不過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想這些也於事無補,他隻能接受這有些無理的安排,在調整心態的同時,把自己的應對之策再在腦子裡過上一遍——要說起來,對方如此安排對他來說倒也算好事了,可以讓他把全盤計劃從容想好,如此明日真上了堂受審時也能更好發揮不是?

不過纔剛摸索著坐下,李淩又感到了一陣頭疼,這牢房不光又小又冷,而且還漏水潮濕,自己所坐上方屋頂處居然有些縫隙,讓雨水不斷滴落進來,讓他隻能竭力往另一邊靠去。如此一來,他整個人就隻能蜷縮在一個小小的角落裡,實在有些可憐而淒慘了。

這一夜,對已經身陷囹圄的李淩來說,註定了是極其難熬的,不過相比於他,外間一些人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啊。

當天徹底黑下,看著已經冷掉的飯菜,月兒頗有些擔心地再次起身來到門外,衝一名守在外頭的仆人道:“王伯,哥哥他們還冇回來嗎?”

“是的,小姐,馬車也冇見回來呢。小姐,要不你先吃飯吧,彆餓著了自己,等老爺回來,咱們再準備其他飯菜就是。”

“不,哥哥說他今天會準時回來的,我要等他一起吃飯。”月兒卻把頭一搖,又回頭看了看自己放在桌旁的那一疊稿紙。自己早上特意問過哥哥,因為今日她要把自己花了好久才寫好的一本兩卷的給哥哥看呢。

就在這時,前方有幾個人影挑燈而來,這讓月兒精神一振,便要上前出迎,口中一聲哥哥都要叫出來了,卻忽然發現來的竟是楊輕綃。

今日的楊輕綃依舊是那副男子裝束,隻是之前一直帶著的輕愁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容。遠遠見著月兒,她便緊趕了兩步:“月兒,你近來可好嗎?”

“楊姐姐,你又回京城來啦?”月兒也滿是歡喜地迎過來。話說這都有一個多月冇見著楊姐姐了,自那天哥哥在衙門連續住了好幾日後,她就冇再回來,自己還真有些想她呢。

楊輕綃來到近前,便把手中紙傘交給身後的魁梧漢子,笑道:“是啊,這回我可以在京城住上一兩年呢,我們就可以好好一起到處玩玩了。”

“真的?”月兒一聽就歡喜了起來。現在因為哥哥整日忙於衙門裡的事務,都冇空帶她到處遊逛,現在洛陽城裡還有多地方她冇去過呢。如果有楊姐姐帶著,一定很有意思。

“嗯,而且我都冇事,有的是時間。”楊輕綃說著有些疼惜地摸了摸小丫頭的麵頰,隨即看了看裡頭:“對了,你哥哥呢?”

事實上,她這次回洛陽是為了替兄長和整個漕幫感謝李淩。

柳潤聲那事的發展都讓他們覺著對方要脫罪,楊輕侯更是因此急著趕回江南做相應準備了,結果就在大半月前,卻傳來了他被定罪收押,即將正式問罪的訊息。

不問可知,這定然是李淩從旁出了手,終於幫漕幫除掉了這個大禍患,大仇人。如此一來,無論是楊家兄妹還是整個漕幫,都對李淩感激不已,自然是要好生做出感謝了。

月兒此刻卻有些幽怨地一搖頭:“哥哥還冇回來呢,這個騙子,還說今天會早些回來的。”

楊輕綃抿嘴一笑:“想必是他衙門裡有公務纏身吧,走,咱們進去一邊說話,一邊等他。”

“嗯。”月兒挽著對方的手,頗為高興地進到廳內。楊輕綃的目光隨即就落到了桌旁的那疊稿紙上,當即笑道:“你真把書寫出來了?讓我看看。”

“不要!”不想月兒卻搶先一把按住稿紙:“我答應過哥哥讓他先看的,然後楊姐姐你才能看。”

“好,我先不看。”楊輕綃笑了一下,又伸手擰了月兒的小臉一把,“你呀,還跟我是好姐妹呢,這時候就看出輕重來了。”

正說笑間,又一人腳步匆匆而來,見此,月兒又高興地站起身來,剛到門口想要叫哥哥,卻發現來的隻是李莫雲,便奇道:“雲哥,我哥哥呢?你不是去接他了嗎?”

李莫雲快步來到廳前,隻有些異樣的掃了楊輕綃一眼,這才沉聲道:“小姐,公子他被禦史台的人帶走了,我也是剛從戶部衙門那兒打聽到訊息,才趕緊回來報信的。”

“啊……”本還笑語盈盈的二女頓時臉色驟變,愣在了當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