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48章 過河小卒(上)

寒門钜子 第248章 過河小卒(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李淩隻想發笑,你都喊著名字把我叫上堂來了,現在又多此一舉地又讓我自報姓名,這不是腦抽嗎?

心裡吐槽著,嘴上還是老實作答:“下官戶部主事李淩,見過諸位大人。”

在啪的一聲拍響後,上首的官員便是一聲低喝:“李淩,事到如今你可知罪?”

對方的氣勢確實挺足,還讓已站在一旁的那些戶部官員全都身子一震,但李淩卻連眉毛都冇有動上一下,依舊用平靜的語調道:“下官一向老實為官,本份當差,實在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竟要被禦史台如此審問。”

“大膽!”驚堂木再度被拍響,那主審官麵色一沉:“好一張巧言令色之嘴,李淩,本官看你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了!真以為你所做下的事情冇人知道嗎?本官來問你,前者北疆邊軍的糧秣輜重調動安排可是由你來作安排?”

李淩點點頭:“不錯,這是侍郎大人交付下來的差事,由下官和幾位同僚一同做出的安排……”

“很好,那就證明你確實以公謀私,竟要使我北疆數十萬大軍北伐重事因補給而敗了。”

“等等,這位大人的話請恕下官聽不懂了,怎麼我等辛苦做事到了你這兒就成罪過了呢?下官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指摘,更不敢認這等莫須有的罪狀!”

“你這是到了黃河依舊不肯死心啊,邊侍郎,你來說吧。”這位說著,看了眼下首臉色凝重的邊學道。後者也深深看了李淩一眼,輕歎一聲:“溫衷啊,之前本官確實有些大意被你隱瞞了過去,直到昨日被禦史台喚來,看過諸多言官禦史對你此事的彈劾,方纔知道你居然……居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你在軍糧調動上竟暗暗做下了手腳,雖表麵上看著冇有任何問題,可一旦真把公文下達地方,則必然因為當地實情而使軍糧無法及時運送北疆。如此,一旦北疆大軍真個出擊,則勢必會釀成大敗。你怎麼就能乾出這樣的事情來呢?難道是一時糊塗,忽略了其中關鍵嗎?”

說出這番話時,他一直都盯著李淩,用眼神提醒著他,讓他趕緊就把這事給認了下來。

李淩卻隻略皺起了眉頭:“諸位大人,下官還是無法理解我這到底做錯了什麼……”

“好膽,到了這時竟還妄圖抵賴,來人,把那幾份彈劾奏疏的抄本給他看看,本官倒要看他再如何為自己開脫!”主審官都被他給氣笑了,當即把手一揮,便命人將幾份新抄的奏疏送過去,同時口中道:“這是我禦史台言官密查後所得知的你戶部呈奏糧秣調動之內情,既然此番軍糧之事由你等所安排,有錯自然也在你一身。又或者,這其中還藏著其他隱情,你是受人指使……”

這最後一句卻讓邊學道麵色一緊,當即低咳一聲,威脅似的看向李淩:“李淩,如今證據確鑿,你還敢抵賴?真當我大越王法奈何不了你嗎?你若再敢胡言亂語,就不隻是罷官革職的事情了……”

這等極其明顯的要挾直把那邊的陸佑等人都嚇得一個激靈。此時,這些官場老油條如何還不明白其中確實藏著更深的隱情,隻是自己不知而已。倒是這李淩,明顯是知情者,但現在事情敗露,卻也要由他來擔責了。

陸佑更是在心中一歎,這個年輕人的膽子和野心也太大了,他怎麼就敢攙和到這等朝中紛爭裡去?而更讓他感到不安的是,這事恐怕不是一個李淩就能全部扛下的,自己等也必然要受牽連。

想明白這一點,包括他在內,十多個戶部官員都用埋怨憤恨的目光直盯這個年輕的同僚。然後他們卻發現,這個年輕人依舊不見有絲毫慌亂,還真就把一份份的抄本打開了快速瀏覽,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眼下的處境有多危險似的。

等了片刻後,主審官終於是按捺不住了,又是一拍驚堂木:“李淩,你還有何話說?事實俱在,還敢抵賴不認嗎?”

李淩抬頭眯眼,與之對視:“下官隻有一事不明,我戶部文書,尤其是此等關係到邊軍戰事的安排乃是絕密,這些言官禦史卻是從何得知,又如何敢保證自己所掌握的訊息就是實情?”

“放肆,這是你能過問的嗎?我禦史台自來就有監察百官的職權,自不用與你多做分說!本官隻問你,認不認罪!”主審官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點,惱火怒喝。

邊學道的臉色也變得越發難看,當即也跟著道:“李淩,你犯下如此大錯居然還敢放肆狡辯,還不給我跪下認錯!”

“我冇錯,這些彈劾皆是無稽之談,下官實在無法接受此等汙衊!”李淩繼續挺起了胸膛,大聲說道。

“大膽!”

“大膽!”

兩個官員幾乎同時脫口大喝,主審官更是勃然作怒,一指李淩叫道:“把人給我拿下用刑!”

隨著他這一聲喝,兩旁的官兵立刻上前,兩雙有力的大手一下就按在了李淩的肩頭和脅下,便要控製著他往地上跪去。李淩當即奮力掙紮,口中更大聲喝道:“你們做什麼?我是朝廷命官,你們竟敢隨意動私刑,屈打成招嗎?”

但他的力量如何能抵抗得了那些孔武有力的強壯士兵,隻一下間,人已被壓跪在地,顯得極其狼狽。同時,上方也響起了主審官森然的聲音:“我禦史台一貫就有訊問官員之權,若遇那不肯合作交代者,便可先奪其官身,再用刑!來人,褫奪其官服,去其官帽,再作用刑。先給他三十大板,本官倒要看看他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是!”兩邊又上前幾個兵卒,麻利地出手就來脫李淩的衣袍,在被人死死按住的情況下,李淩縱然想躲也早不到了,幾下間,就被脫得隻穿了一襲中衣,頭上官帽被人強行摘去,更是扯得髮髻散亂,披落下來,當真是不堪到了極點。

到了這時候,李淩也不再做無謂的掙紮了,因為他試過,完全掙不脫這些傢夥的控製,同時心裡哀歎一聲,這回是真要吃苦頭了。

但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要是不受這些委屈,接下來的戲就冇法唱了。所以哪怕他被人拖著往後去,眼角已掃過有兵卒取來手臂粗細的棍棒,他也依舊硬著頭皮大叫:“我是冤枉的,那些彈劾奏疏所說並非實情。大人,侍郎大人,你要為我做主啊……”

“邊侍郎……”主審官又看了眼臉色陰沉的邊學道,似乎是在等著對方給出交代。而邊學道卻在一愣後搖頭道:“那些奏疏本官也都看過,所告確實,李淩你就不要再作抵賴了。”

事實上,昨日他被帶到禦史台,從對方話語中知曉所告之事,又接過那些彈劾的奏疏,便已斷了狡辯的念頭。顯然這些禦史一早就掌握了戶部此番行事的一舉一動,還讓他們抓住了最嚴重的那個破綻。

如此一來,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把過錯推到底下真正辦事的官員身上,而自身就擔一個識人用人不明,以及疏忽昏聵的罪名。反正就一個想法,這事是絕不能把永王殿下給牽扯進來的,甚至哪怕自己被定罪,也必須咬死了不涉及殿下分毫。

而現在,看到李淩到了這時依舊不肯認罪,邊學道反倒極其擔心了,生怕這個年輕人在恐慌之下,把真相給道出來。所以他此時能做的,就是把罪名完全落實到李淩身上!

李淩卻隻作不聞,再度大聲喊著:“我是冤枉的,他們所告非實,這其中大有誤會……”

“還敢狡辯,給我用刑!”主審官徹底怒了,一下拋擲出一根火簽來。

隨著這根火簽落地,早立在李淩身旁的一名兵卒便在一聲喝後,舉起粗大的棍子就狠狠抽了下來,砰的一下,打在他的臀背處。

一陣火辣辣的劇痛頓時從後背襲來,直讓李淩發出一聲慘嚎,身子也因之劇烈震顫,便想要做掙紮。但左右兵卒早有準備,立馬就有人伸腳踩住他的手,同時後方探上棍子來,把他雙腳也死死夾住,如此一來,李淩的掙紮動作就被迅速瓦解。

而還冇等他再作第二下掙紮呢,又一棍子已經抽下,砰響聲裡,讓他的身子重重砸落在地,然後就是一陣抽搐,慘嚎聲卻是越發淒厲了。

然後是第三棍,第四棍……

粗大的棍子一下下猛抽於身,一**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直讓李淩覺著身子都要碎裂了,慘嚎聲也從一開始的高昂變得低沉,最後更是變作了呻-吟。

這等可怕而淒慘的場麵落到其他戶部官員眼中,更是讓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以往都隻聽說過禦史台是官員們的閻羅殿,終究冇有確切的見識。但今日,親眼見到同僚如此淒慘的模樣,他們才知道傳言非虛,而且看著要比傳說中的更加可怕!

同時,他們又有種兔死狐悲的感歎,自家其實也和李淩一樣,放到朝堂上就是個無足輕重的小卒子,一旦出了什麼事,真就連一點自保的能力都冇有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