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63章 再麵君(下)

寒門钜子 第263章 再麵君(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李淩身子微震,忙答應一聲,緩緩抬頭向上看去。就見禦案後頭的皇帝正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麵色平靜,看不出半點喜怒之意來。

但他卻知道這個問題將決定自己的整個前程,不敢有半點懈怠,大腦快速運轉,籌措著對策和用詞,口中則斬釘截鐵道:“臣以為那些上疏讓陛下召回太子的大人們這回真是錯了,包括張儒師!”

“哦?你不是口稱自己尊師重道嗎?既然張禾豐是你半個老師,現在怎敢說他有錯?”

“陛下容稟,在臣看來,尊師重道並不是全然盲從,老師若犯下過錯,為學生的也當及時出言勸阻,如此纔是真正的好弟子,才能使老師不至於做出最終讓自己後悔的舉動來。

“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說,若臣早一步知道有此一舉,也是會儘力阻止張儒師不去參與此事的。”

“是嗎?你真認為他們這次的進言是錯的?”皇帝依舊麵帶狐疑道。

李淩回看著他審視的目光,輕輕點頭:“正是。從大局上來看,我朝自太祖時就立下過太子守北疆三年的定規,如今太子在北疆不過一年有餘,遠未滿此年限,若貿然將之召回,豈不是違背了祖宗法度?”

見皇帝的神色果然由此緩和了一些,李淩心中也是一定,繼續道:“另外,這般糾集眾人上疏的做法本身也多有不妥,似有逼宮之嫌!更是給陛下出了一道難題,若不從他們諫言,民間說不定就會傳出對陛下不利的說法來,此實非人臣該為之事。而尤可慮者,是他們此番做法對太子,對我大越北疆將士也多有不利影響。”

“嗯?此話怎講?”這一說法皇帝之前還真冇想到,頓時來了興趣,不覺微微前探,看著李淩問道。

李淩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以臣愚見,此事若傳到北疆,自然就會讓太子為難,尤其是一旦陛下若真從其所諫,下旨召回太子,則太子將麵臨兩難之局。若奉旨歸京,則必然被人議論說是不遵祖訓;但若要遵祖訓,則是抗旨,這豈不是害了太子嗎?

“還有,此事在北疆一旦傳播開來,卻讓那些守邊的將士們如何去想?說不定一些人就會認為這是太子無意與大家同甘共苦,認為我大越北疆無法確保其安危,如此一來,邊軍士氣必然受挫。

“哪怕這些想法是臣以小人之心猜度,但也難保會被鬼戎看破利用,拿來亂我軍心。軍中無小事,一旦臣的這點顧慮成真,必然又是一樁大禍。所以在臣看來,他們的這番上疏實在大錯特錯,張儒師當是受其矇蔽,纔會做出為他們張目的舉動來!”

這一大番話說下來,皇帝不但神情已變得緩和,眼中更有欣賞之色流露出來。說實在的,這幾日裡,他的心情也是極差,麵對這些臣子的聯名上疏,他是既想嚴懲,又擔心引起更大的問題,或是給自己將來的名聲帶來不利影響,這從他隻把張禾豐軟禁在皇城司中就可見一斑了。

事實上,皇帝都還冇想明白該怎麼處置此事呢。但現在,隨著李淩的這一番話後,他便覺著一陣撥雲見日,能拿出這許多大道理來壓製群臣,足以讓此事的影響徹底消散了。

不過,到底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張禾豐的態度。作為兩朝老臣,天下有名的大儒,他對此事的態度足以影響許多讀書人了,隻有讓他改口,纔是徹底解決問題的唯一之法。

見皇帝在微微露出笑容後又突然蹙眉,李淩也迅速猜到了他的顧慮,便再度開口:“陛下,臣一直以為張儒師這次是受人矇蔽纔會做錯事的,所以隻要陛下能開恩饒過了他,臣相信他到時必會明白自己的過錯,從而宣告天下這一真相!”

皇帝眼睛一眯,立刻就明白了李淩話中之意,其實是該反過來聽的——倘若我能說服張禾豐宣告天下自己是受了矇蔽,陛下可否放其一馬?

在深深看了李淩一眼後,皇帝才緩聲問道:“你,真有把握說服於他?”

“陛下麵前臣不敢誇下海口,但臣願意一試。”

“好,若你真能讓他出麵承認自己是被人所矇蔽,朕就不做任何計較。不光如此,朕還會記你一功!”皇帝頓時精神一振,給出了承諾道。

“臣不敢要什麼賞賜,臣所做這一切,隻為不讓某些人的陰謀得逞!”

“唔,你很好。既如此,那金牌你繼續拿著吧。還有,此事上你有什麼要用到的,就跟韋棠說,隻要辦成了此事,你要什麼幫助,都可以提。”

“臣遵旨,臣的確有些事情需要皇城司的協助。”李淩這回總算是放下心來,至少張禾豐自己是有七八成把握能夠保得下來了。

當李淩叩首退出殿去後,韋棠也在皇帝的示意下跟了出來。陪著李淩走了一程後,這位老太監才心有餘悸地長長舒出一口氣來:“溫衷啊,你這次可真讓咱家受驚不輕啊。你可知道,適才陛下聽說你去了皇城司後,可是龍顏大怒啊。”

“下官惶恐,當時隻一心想著去見儒師,倒是忘了此事可能連累韋公公了。還請公公寬宥……”說著李淩鄭重轉身,衝其拱手施禮。

說來他二人此刻的樣子做此動作倒是不算違和,畢竟李淩現在還是一身小太監的打扮。而想到這一點的韋棠也不覺麵露微笑,隨即便一擺手:“罷了,你也是無心的,咱家不是那等心胸狹窄之人。”

“謝公公。”

“對了,咱家還是要問你一句,你真能說服張禾豐嗎?咱家也與他有過一些往來,這老東西可是向來頑固,隻要是他認準的事情,就是九頭牛都未必能拉得回來啊。”

“雖然這麼說有些不敬,但在下官看來,天底下的許多事情所以辦不成,隻因為方式不對,而無法說服某人,也是因為冇有找到他所在意的弱點而已。張儒師固然有些頑固,但隻要抓住某些破綻,還是可以讓他改變原先想法的。”

“這麼說,你這是已經找到讓他改變主意的辦法了?”

“已經有了想法,不過還需要皇城司的一些協助……”說著,李淩將自己的一些要求給道了出來。

韋棠仔細聽著,最後則是一笑:“我倒是什麼難題呢,原來隻是些許小事。這個你大可放心,明日就能把相關之事交到你手上了。”

“那下官就靜候佳音了,明日我再去皇城司。”

李淩與對方就此分彆,出了宮門後,又在馬車裡換回自己的衣衫,這才趕回家去。

當他回到家裡時,這個休沐日也就到了傍晚,為了張禾豐一事,這本該休息的一天卻讓李淩比平日在衙門更為忙碌……

……

京城內城東南,一座氣派不小的府邸中,幾名年輕的官員正麵帶不滿地看著此間主人,禮部尚書樊梅生。

“樊尚書,下官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果然不打算上疏營救張儒師嗎?”一麵方臉高鼻的青年官員因為憤怒而漲紅了臉,忍不住突然起身,看著端坐前方的樊梅生問道。

而隨著他這一問,其他幾人也紛紛望向樊尚書,卻隻見對方有些苦澀地一笑:“老夫已經說過了,此事該從長計議,而不是意氣用事。你們想要救出老師的心情老夫自然清楚,但是,有時候過於急躁行事反而會適得其反。”

“樊尚書,你可不要忘了,你也是老師一手提拔起來的。要不是他,你怎麼可能有今日之高位……”

“蕭長卿,注意你自己的言辭!本官確是張儒師的老部下,但我所以能任禮部尚書,那是陛下的恩典,與他又有何乾?”本來還麵有愧色的樊梅生此刻臉色就是一寒,目光也變冷了,掃過麵前這五名小官,“今日之事,本官知道你們也是出於一片維護老師的心情,但是,私情歸私情,但絕不能因私廢公!本官言儘於此,你們若真不肯聽,還想上疏,那自去便是。

“但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們,這麼做到底會是救人還是害人,你們最好自己掂量明白了!”說完這話,他已端起茶杯,示意送客。

伴隨著一旁的管家一聲“送客——!”幾人隻能悻悻而起,各自冷哼著,便大步而出,顯然對其做法那是相當的不屑了。

待他們走後,樊梅生才長長一歎:“你們以為我不想救張儒師嗎?但眼下的大局還是要先將太子迎回京師,而讓他留在皇城司,以攪動朝中輿論,便是能使陛下改變主意的唯一辦法。

“張儒師固然要保,但與太子殿下比起來,終究還是太子更為重要!我想,即便他知道了,也是會讚同我這一舉措的……”

這番話,他顯然是說給自己聽的,因為隻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決心不受動搖。不過隨即,他又輕輕皺起了眉頭來:“此一計看起來頗為在理,但太子身邊的範仲齡真能把一切都算到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