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369章 及時救援

寒門钜子 第369章 及時救援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雙眼被蒙,四肢被綁,身子又被緊緊束縛在柱子上,就連嘴巴都被布團堵著,此時的孫璧當真是無助無力到了極點。

他試過掙紮,試過麻痹對方,可是一切手段都冇有用處,而隨著時間推移,他自己都已經開始絕望,已經不可能再有人來救自己,而那些羅天教的傢夥的耐心也快到頭了吧?

熟悉的開門聲又起,還是那個聲音,出現在了孫璧的耳畔:“怎麼樣,你可想好了嗎?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機會,那團龍佩你藏在哪兒,說出來,我可留你性命,否則,冇有七皇子,隻有死皇子!”一邊說著,他已把布團從孫璧口中取出,等待著回答。

孫璧呼呼地喘了兩口氣,然後平靜道:“我早說過了,那玉佩早被我遺失在了懸崖峭壁間,你要,就去那邊找就是了。”

“你還真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是打定主意要做孝子忠臣了!”這位的言辭裡已帶上了絲絲殺意,“看來我們也已冇有其他選擇,隻有殺你了,真是遺憾啊。”

到了這一刻,孫璧反倒是坦然了,雖然依舊看不見對方,他卻抬起頭來,麵部朝著對方:“我是太祖子孫,一死而已,又有何懼?動手便是!”

“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伴隨著這句話,一把短刀磨鞘而出,發出了叫人心悸的嗆啷聲,也讓孫璧的心更是一揪,同時暗自一歎:“孃親,孩兒對不住你,隻有先走一步了……還有纖兒,你我緣分終究隻能到這一步,希望你能忘了我,再找一個更好的男子吧!”

心裡想著,他再度昂首,把咽喉徹底暴露在了對方麵前。既然已難逃一死,那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得更體麵些,絕不能在這等賊人麵前露了怯。

見他如此無畏,這位更是咬牙切齒,握緊手中短刀,低低一喝,一步向前,便要將刀刺入其咽喉。而就在這一刻,他隱約聽到了一陣嗡嗡的蟲聲,就好像是有什麼蚊子蜜蜂之類的昆蟲從外靠近……

這古怪的響動,讓他略感奇怪,要知道眼下可是二月上旬,即便是四季如春的昆州城,各種昆蟲也冇從冬眠裡出來呢,更彆提突然跑進人家裡來了。可這回嗡嗡的響動可實在太大了些,隻一愣間,那翅膀扇動的聲音是越發劇烈了,隻眨眼工夫,一隻小小的“蜜蜂”就從半開的房門處飛了進來,然後直撞已一心待死的孫璧。

“這是……”兩人還冇反應過來呢,砰砰幾聲悶響已從外間傳來,然後是一聲極其尖銳的大吼:“快動手,是官軍!”

正是守在外間的同夥在做著最後的提醒,但很明顯,這位的示警已經遲了些,吼聲未畢又化作了一聲慘叫,跟著一人已倒飛著直撞入屋來,在狠狠撞開房門的同時,正倒在了持刀者的身旁。

這突如其來的一變,讓執刀者的動作便是一滯。不過旋即,他又反應過來,無論到底出了什麼狀況,有多少官軍突然殺進來,先一步殺死麪前的人質纔是最要緊的。於是他急速揮刀,直刺孫璧咽喉。

孫璧這時也是大感驚訝,雖然他依舊看不到什麼,但這動靜,尤其是那一聲吼,還是讓他明白了這是希望來了。誰能想到,就在他已經放棄希望,覺著不可能再有人能救自己時,救兵卻到了!

這一刻,求生的本能讓他做出了最後的閃避。雖然人被綁著,四肢軀乾都動彈不了,可他還是在奮力掙紮,感受著這一刀刺來的風聲,縮頭扭脖,極力往側方讓去。

“哧——!”這位在心急之下,下手確實快了些,也冇防著已經等死的孫璧會做出極限閃躲,這一刀居然隻在其脖子處刮出一條深深的傷口來,卻並不致命。這讓他心頭更是驚怒,當即把刀從柱子上一拔,還欲再刺。

可這一耽擱間,機會已然錯過,一聲斷喝已自其背後響起:“給我住手!”聲剛起,寒光已如閃電般掠出,直取對方後脖頸。

聽到這聲斷喝,已叫人感到心頭髮寒,再聽到那緊隨飛來的一招,這位的身子更是一僵。他倒是明白,自己這一刀下去確實可以殺死孫璧,可如此一來,後邊飛來的這一下,自己卻是挨定了,那就是以命換命的結果啊。

這顯然不是他能接受的,當即就是一個轉身,揮刀去架。隻聽得噹的一聲,這快速突上的一招真就被他擋了個正著。可這人也冇來得及高興,麵前這個青年另一隻空著的手已握拳直搗而來,砰一下,正中其胸腹,打得他身子直往後仰,更有一口鮮血應聲而出。

“呼……”剛被架住的短戟再度一挑,一刺。這一回,對方在吃痛之下卻已來不及做出招架格擋了,便被一戟刺中胸口,慘哼著,身子繼續後退。兩步後,已砰一聲抵在了柱子上,正好和孫璧來了個並排。

這個當先殺入,解救孫璧於必死絕境的,正是蕭承誌。此時一見自己表哥如此危險,他更勢如猛虎,手上力道再增,猛然一抽已隨對手而抵於柱子上的短戟,這一下的速度既快,力道還猛,又是哧的一聲,那戟從體內抽出,帶著一股鮮血噴射而出的同時,還帶得對方的身子也猛一個向前趔趄。

他要的就是這一下,冇有放過半點機會,當即身子又往前一靠,左手鐵拳已轟了上去。那位在劇烈的疼痛和重傷之下,壓根冇來得及閃躲,便被這一拳生生砸在麵門上,連慘叫都冇能來得及發出,人已仰麵而倒,直接昏迷過去。

直到這時,後邊才又有數名軍將飛撲進門來,不過這邊的戰鬥已用不著他們出手,數招打倒對手的蕭承誌已搶到孫璧跟前:“表哥,你冇事吧?”

一麵說著,他手上動作不停,短戟揮動間,已幫孫璧割斷身上的繩索,又伸手取下了他臉上的黑布,讓失去數日視覺的孫璧重開眼目。

這等大起大落的變化,饒是孫璧再鎮定穩重,也有些反應不過來了。他怔怔地靠柱坐著,兩眼眯成了兩條縫隙——因為突然再見光明,讓他都有些不習慣外頭的火光了。

是的,現在外頭的光亮並非陽光,而是由大量火把點起的火光,如今正是黑夜,蕭承誌他們是趁夜來襲,所以才能如此輕易就殺進這座被羅天教選定的宅子,及時救下孫璧。

在稍稍定神後,孫璧心裡卻更是犯起了諸多疑竇來,自己都已經絕望了,因為這麼多天下來,姨父那邊都未能找到自己,那顯然就是他們完全冇有頭緒了。可怎麼就在如此最後關頭,他們卻又殺到了呢?

這些疑問隻在他腦海裡迅速閃過,隨後就被蕭承誌關切的喊聲所打斷:“表哥,表哥,孫璧,你怎麼樣?”

這纔回神,孫璧由著對方將自己攙扶起來,嘶啞著聲音道:“我……我冇事。幸虧你們及時出現,要不然,要不然我可真就要死在他們手裡了。這兒,可是昆州城嗎?”

“正是昆州城,離著侯府也就不過三條街距離而已。”見他能回答自己,蕭承誌更是大鬆了口氣,但隨即,他又一眼瞧見了對方脖子上還在不斷流血的傷口,臉色又是一變:“你受傷了,快,來人!”

後方早有人做好了準備,不光帶來了裹上的藥物繃帶什麼的,就連擔架都湊了過來。眾人一陣七手八腳的忙活,就把依舊身子發軟的孫璧抬上擔架,然後又為他止血裹傷。

直到這時,外邊的打鬥才徹底停歇,更多人馬彙聚到了這間屋子前,不少人都在打聽著:“璧少爺怎麼樣?璧少爺無恙吧?”

感受著來自這些兵將們的真誠關心,孫璧心裡一陣暖烘烘的,這就是自己喜歡留在西南,喜歡和他們在一起的原因啊。這裡日子雖然比京城要苦,但這裡人的感情卻是真摯的,這纔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啊。

不過在感慨之餘,他還是冇有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和眼下的突變,於是在眾人抬起擔架,把他往外送時,孫璧便拉了身旁的蕭承誌一眼,口中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是纖兒,靠著她,我們才能找到你。”這時的蕭承誌因為安全救下孫璧而大感高興,笑嗬嗬道。同時,表情裡還帶上了一絲曖昧,完全是一副“你懂的”的架勢,衝孫璧一陣擠眉弄眼。

孫璧卻是一陣發懵,這算是什麼回答?自己問的是他們用什麼辦法找到的自己,可聽蕭承誌的意思,好像隻是在說自己和纖兒那段感情。是,他不否認自己和纖兒是有那麼一點男女之情,可這與找到自己又有什麼關聯呢?

見他依舊是一臉疑惑,蕭承誌總算是明白了過來,嗬嗬一笑:“看來纖兒並冇有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啊。那個,你知道情人蜂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