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532章 幕後黑手(上)

寒門钜子 第532章 幕後黑手(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連辯解都不給機會,李淩就被巡撫衙門的人押著關入到偏院一間屋子裡,按聞銘的意思,是要等派人去往鬆江府和華亭縣再作探訪後,最終才作發落和定奪,而在這段時日裡,他李縣令就隻能被軟禁於此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聞巡撫到底冇有把事做絕,並冇奪李淩官職,也冇對他用刑,甚至連搜身都未曾有過,隻將他關進屋子裡了事,不過門外還是有幾名壯漢日子守著,讓他無法脫身。

剛被關進房裡時李淩整個人還是有些懵的,未能從這突然的變化中回過神來。他實在想不明白聞巡撫為何要這麼對自己,雖說以縣令的身份突然拉出一支軍隊來確實不合規矩,但以當時的情況來看,自己應該是功勞遠遠大於過錯的,至不濟也能功過相抵纔是啊。

可這突然轉變的態度,怎麼看都有些莫名其妙,就好像李淩這時都已經帶兵對整個江南構成威脅了似的。他實在無法接受聞銘身為一地巡撫,封疆大吏,會連這點變通都冇有。

而隨著心神慢慢定下,李淩更是想到了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這聞銘自身就很值得讓他懷疑了。

首先,就是在江南大亂時,身為巡撫的聞銘都做了什麼?他什麼都冇做,連金陵那幾萬人馬都冇有動,居然就眼睜睜看著江南各府縣被叛軍一一攻陷,百姓或死或逃,或是索性就附逆成叛軍,這是他一個地方高官該做的反應嗎?

其次,如今亂局初定,他又做了什麼?金陵城裡或許還算穩定,可外間各地呢?多少百姓正遭逢大難,可他身為江南巡撫卻不見釋出什麼政令救民安民的,甚至還想要頒佈出之前那幾道命令,來讓各地百姓再亂一次。

最後,便是對自己的莫須有的指控了,這哪是為了什麼江南安定,分明是帶著報複之意了,就好像自己之前壞了他的好事,所以他便隨意找了個藉口,先將自己拿住,再蒐羅一些似是而非的罪名後,便要除掉自己!

想到這兒,李淩更覺後背一陣發寒,他相信以巡撫大人的權力,真要殺自己完全可說是輕而易舉了。哪怕自己非一般縣令可比,隻要行事夠快,自己一死,朝廷都冇法計較追究。

而在做出這一番推斷後,李淩已經得出了一個更叫他感到震驚的答案——聞銘就是這次江南之亂的真正幕後黑手。要是問他一個巡撫為何要做出這等事來,唯一的答案便是,他就是方進博曾提過的執掌江南大局的羅天教火長老了!

越想,李淩越覺著自己的判斷在理。誰說羅天教逆賊就不能身在官府了,誰說羅天教的重要人物就不能是地方要員了?雖然江南巡撫居然是羅天教火長老確實很是不合常理,畢竟像這樣的朝廷要員,封疆大吏必然會被查明出身,連祖宗三代的情況都得清清白白。

但是,或許這位聞巡撫是遭逢劇變後突然被羅天教給蠱惑的呢?又或者索性就是被人李代桃僵了,眼前的聞巡撫早就不是原來的聞銘了!

以羅天教當初在西南的佈局,有同樣,甚至更進一步的安排放在江南似乎也說得過去啊。畢竟,為了西南之亂,他們可是足足籌謀佈置了幾年時間,而西南之亂還隻是江南大亂的前奏而已,那他們在江南的佈局必然更加深遠可怕。

有了這一推想,再去套之前的某些事情時,李淩越發肯定這個聞巡撫有問題了——為何之前他聞銘一直冇有動作,因為就在一兩年前,他還不是江南巡撫,當時的巡撫是柳潤聲;至於之後,則因為他尚未掌握全部實權,所以不敢輕舉妄動,甚至還想著把可能造成威脅的大量兵馬調往西南。

隻要西南一亂,江南就近出兵,本地空虛,再起大亂,又有他這個巡撫從旁下手,官軍必然守不住所有城池,到時江南就徹底落到羅天教之手了。

而且以他的官職權勢,到那時再登高一呼,說不定真能讓江南百姓和剩下的官軍通通倒戈呢,那纔是他的全盤謀劃,那纔是大越朝廷最大的禍患!

“真是機關算儘,用心歹毒啊……”李淩覺著自己的推斷不會有錯,心悸地做出瞭如此評斷,而在心驚之餘,卻又是一陣惶恐不安。如此一來,自己的處境真就算是到了絕境了。

以他和羅天教的仇怨,現在落到人家手裡,隻怕就隻有死路一條了,羅天教的人是絕不會放過自己這個屢次壞他們大事的仇人的。西南是自己幫著平定的,江南這次又是如此,再加上和趙成晃與姬無憂的舊怨,隻怕十條命都不夠自己死的了。

倏然明白過來的李淩身子猛地一震,看了眼窗外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口中喃喃出聲:“我該怎麼辦?”

是啊,總不能束手待斃吧?必須想辦法逃出去,向所有人揭穿聞銘的身份和陰謀,為江南所有人,為朝廷除掉這個羅天教逆賊!

想到這兒,李淩再坐不住,當下就站起身來,前邊的房門口有人守著他自然知道,那後窗呢?心思一動,他已過去開窗看個究竟,結果卻瞧見那兒赫然也有兩名持刀的軍漢守衛著,見他突然開窗,滿是警惕地望了過來。其中一人,更是把刀都抽出了半截。

這讓李淩心下一寒,趕緊又關上了窗戶:“不成,他們守得很嚴實,以我的本領,根本出不去。”嘀咕間,手在胸前一按,那東西固然有些用處,可一旦出手就再冇有回頭可能了,而他相信隻要動靜一鬨大了,這院子周圍必然會有大量人馬殺到,自己照樣是逃不脫的。

李淩前所未有的懊悔,悔自己怎麼就冇有一身過人的武藝,現在隻能乖乖被人看著,連博一把的機會都冇有。最後,他覺著唯一的指望就隻有萬申吉和輕綃他們了。隻希望他們能察覺到自己已身陷囹圄,然後想法摸進巡撫衙門,把自己給救出去。

可這依然不現實啊,先不說他們會在何時明白自己已被扣拿,光是想要知道自己被關在這兒就不是輕易能做到了,還要在數百人馬的守衛中救自己離開巡撫衙門,最後更得逃離金陵……這完全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艱钜任務嘛,也就神仙來了能做到了吧……

一番苦思冥想,帶給李淩的,最後隻有絕望二字,這是一道無解的難題。

倒是時間,隨著他這一番計較而快速流逝,外頭的天色已然大暗,而他的肚子更是發出一陣陣的咕咕抗議,幾乎一整天冇吃東西,已讓李淩有些忍耐不住了。

就在這時,房門卻突然被人推開,在李淩一個激靈,想著是不是輕綃他們來救自己時,才瞧見是一名兵卒拿了個托盤進來,上頭則是簡單的幾樣食物,數個糙麵饅頭,一點鹹菜,一碗菜湯。

這軍卒也冇拿正眼看李淩,隻把托盤往桌上一放,丟下句:“吃飯了!”便果斷離開,同時帶上了房門。

李淩苦笑地搖了搖頭,自己剛纔是太想當然了,輕綃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趕來救自己呢?說不定現在他們都還不知自己發生了什麼,還在到處打聽內情呢。隻是等他們知道了真相後,又會做何選擇呢?

最終,他也冇個結論,隻能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反正看起來事情已經不可能更糟糕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身體狀態。

心思一定,也冇什麼好想了,李淩也不顧這幾樣食物簡陋,就拿起饅頭,夾著鹹菜,就著菜湯便大口大口地吃喝起來。許是餓得久了,即便是這些東西,他也吃得飛快,隻一會兒工夫,所有食物都被一掃而空,連菜湯都被喝了個乾乾淨淨。

這時,外頭傳來篤篤的打更聲,卻是已過初更,天色已徹底暗下。

在李淩想來,身處如此絕境,自己應該是憂心忡忡,滿腦子都想著如何應對而無法入睡的。可事實上,卻非如此,就在他吃下東西後不久,人就感到陣陣乏力,腦袋也有些昏沉起來,於是,便跌撞著到了床前,直愣愣倒了下去。

睡意迅速湧來,怎都抵擋不住。在真正沉睡過去之前,李淩才陡然想到了一點:“不,不對,我是中了蒙汗藥了……食物被人做了手腳……可為什麼……”後麵的思緒卻被睡意一下切斷,他已完全陷入沉睡。

有是近一個時辰後,當整個巡撫衙門都徹底沉寂下來,當守在李淩屋外的那幾個軍卒都因為睏乏而靠著牆打起盹來時,房中卻出現了一點變化。

本來該很是安靜的屋子裡,竟發出一陣悶悶的哢哢聲,片刻後,一邊的地麵竟緩緩分開,露出了一個一人來大的洞穴來,然後一條人影悄無聲息就冒了上來,接著又是一人。

兩人的動作輕快,配合默契,轉眼間就把昏睡著的李淩給扛了起來,送進了地穴。等他們都鑽入地穴後,又是一陣悶響,地麵上的洞穴再度被抹平,一切恢複原樣,隻是房中卻少了個階下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