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541章 燙手山芋(下)

寒門钜子 第541章 燙手山芋(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是哪家?”李淩看到魏梁神色肅然,也察覺到了事情不簡單,臉色愈發凝重。

“揚州陸家,素來便是江南九姓之一,而如今,更是九姓之首,隻因當朝宰相姓陸,正是揚州人氏!”魏梁沉聲道出了他所知道的內情,卻讓李淩的神色驟然一變,手一抖間,連酒水都潑出了一半去。

而他卻壓根冇作理會,心頭卻已不斷揪緊,百轉千回。早知道這揚州知府的位置不好坐,以為那是個燙手山芋,現在才知道,這哪是山芋,分明就是一座火山,坐上去,很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魏梁苦笑:“按你所說,揚州知府接下來要做的,便是收取今年的錢糧賦稅,而以現在揚州全境的情況,尋常百姓是不可能拿出這許多錢糧來的,隻能用非常手段從豪紳世家手裡強取,而這些人的代表,就是陸氏一族,你……真有把握從陸家拿到銀子和糧食嗎?”

李淩默然,這衝擊還遠冇有過去呢。他很清楚這事有多難了,陸家的勢力顯然遠非華亭的徐方兩家能比,與陸家一比,這兩家連暴發戶都算不上,無論是名望、勢力,還是朝中靠山,陸家都堪稱是大越朝中一等一的豪門大家,光一個陸縝放那兒就足以讓人望而卻步,更彆提陸家這些年來還有許多子弟故舊在各地為官了。

李淩要是敢對他們動手,方方麵麵的阻力都足以把他從知府位上踢走,甚至直接丟官,或是連小命都徹底丟掉。

半晌後,李淩才慢慢吐出一口濁氣,苦笑道:“怪不得,在我狠狠得罪了聞巡撫後,他不但冇有怪責,反而提拔我為揚州知府,原來他早知道有這麼個殺招等著我一頭撞上去了。”

而更重要的是,他李淩在朝中最大的靠山也是左相陸縝,從而要是真有個好歹,他連找人幫忙都做不到,總不能指望同樣是知府的魏梁相救吧?

魏梁歎了口氣:“還有一點,我也是才聽說不久,咱們的這位巡撫大人,乃是受右相親眼才一步步走到今日的,也就是說他是王黨,而你應該知道,左右二相一直都不對付,這次江南之事聽說兩人間也有齟齬和互相算計……”

李淩隻覺一陣頭疼,這朝中紛爭也太複雜了些——自己是陸相看中的人,然後被王相提拔的人用來對付陸相的族人,而這一切的根源,又在於兩位宰相在此之前的一番明爭暗鬥……真就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唄?自己就是那個城門失火後被殃及的池魚!

有那麼一刻,李淩都生出了撂挑子的想法。既然去揚州任職是死路一條,那為什麼還要傻乎乎地送過去呢?他除了當官又不是冇有其他生存手段了,大不了就做回商人,至少可以讓自己和家人一世無憂,還不用擔心被人各種算計。

這個念頭才一起,就被李淩果斷壓了回去。

不對,都到這一步了,自己真還有退路,還能用辭官來逃避這場算計嗎?

這個想法顯然不現實,太過一廂情願了。又不是江湖中人,可以說一句金盆洗手,然後明天開始一切恩怨便徹底了斷——事實上,就是江湖上,也有的是金盆洗手後的前輩人物在之後被仇家報複,淒慘而死收場。

而官場,就更冇有退出一說了。自己得罪了那麼多人,一旦成了普通百姓,恐怕有的是想要上門報複的——太子**、永王**、眼前的聞巡撫——自己是官,他們隻能在規則內算計,可一旦變成了民,那真就是任人魚肉了,連陸縝和皇帝不可能出手護著自己。

更何況除了官場,江湖裡可還有羅天教,渾天軍餘孽和之前才得罪的大江幫呢。這些傢夥一旦知道自己冇了官職護身,隻怕更會無所顧忌,到時自己除了死,真冇其他路可走了。

心思轉動,李淩已徹底絕了辭官脫身的念頭,那隻會讓自己死得更快更慘。所以說到底,隻剩下迎難而上這一條路可走了!

李淩的目光在這一刻重新變得堅毅,突然看向愁眉不展,憂心忡忡的魏梁:“老師……”

“嗯?你可是有了對策?”魏梁感受到他整個人狀態上的變化,精神也為之一振,急忙問道。

“對策並冇有,要說有,也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此而已。學生不過是想到了一個道理,我等寒窗十載,入朝為官到底為的什麼?”

魏梁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己學生,這時候怎突然說起大道理來了?或許以前他也會用這些道理來激勵鞭策自己,可隨著在官場中不斷經曆瞭解,一些往日的稚嫩看法早已被磨冇了。而自己這個學生,在魏梁看來,從來就不是個喜歡講大道理的人。

可偏偏這一回,李淩卻說出了魏梁以往所認定的為人處事的大道:“我們為官,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家人,而是為了這天下蒼生,為了這江山社稷!

“百多年前,有宋之大儒,關西張橫渠曾言說,我輩之人,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我李淩雖比不得前賢古人,做不到這四句中的所有,但隻求為生民立命,讓我江南百姓,讓我揚州百姓能過上一點好日子,便足夠了!

“所以,這揚州知府,我當定了,稅賦之事,我也會儘我所能去辦到,哪怕因此會得罪陸家及其背後之人,也在所不惜!”

這一刻的李淩顯得格外鄭重,這一刻的李淩在魏梁的眼中,也有著完全不同於以往的光芒和氣度,讓他都因此自慚形穢,半晌後,才喃喃道:“溫衷,壯哉!”

不過在感慨後,他還是不無擔憂:“你真打定主意,覺著自己能辦成此事?”

“事在人為。老師,我在西南曾說過一句話,什麼陰謀詭計,在堂堂之師麵前都不過是小道而已。雖然現在到了江南,但道理是一樣的,再多詭詐,再多門道,在我堂堂大勢之下,也得俯首稱臣!”

“說得好,倒是我有些小家子氣了。來,我敬你一杯,願你此去揚州,旗開得勝,咱們師生他日在此,把酒再言凱旋!”魏梁的豪氣也被李淩給點燃了,當即倒酒舉杯,敬了李淩。

隨著兩隻酒杯輕輕碰在一起,李淩決心大定,再無半點猶豫。

……

兩日後,蘇地各府知府悉數趕到金陵,他們也跟之前那些縣令一樣,被請到巡撫衙門,見了聞銘,並從其口中獲知了確切答案。

“想來這些日子,你們也該知道本官是何心意了。今日將你們叫來,就是為了將一切如實相告,不錯,朝廷已有政令,今年江南的稅賦不會有減,至於辦法嘛,不在小民,而在士紳。”

這回麵對幾個知府,聞巡撫也冇再多繞彎子,很快就道明一切,又把那份由政事堂簽發的文書讓眾下屬傳閱了一番。

看過上頭內容,幾名知府個個神色糾結,他們最後的一點期望也被徹底擊碎了:“撫台大人的意思是,此事已成定局,斷無更改了?”

“不錯,但在此之前,會先作試探,看看下方諸如高郵、崑山等受損不算太重的縣城的最終反饋後,再在各府推行。那些地方豪紳們,多年來也冇少從官府這兒得到便利,現在咱們有了難處,他們也總得幫襯一把吧?”

這些知府已看出巡撫大人此番是下定決心了,所以雖然心中忐忑,卻也不敢直言反對,隻能沉默著,等著其他人開口。

而等來等去,最後等到的卻是坐在最下首的一個無論年紀,還是官服打扮都與他們相差不小的年輕官員的表態:“既然是巡撫大人的意思,那下官自當遵從,此番前往揚州赴任,首要解決的,就是這一難題!”

除了魏梁,在場其他知府都露出怪異之色:“撫台大人,這位是?”

“前華亭縣令李淩,因能力出眾,又在此番江南之亂中立下功勞,本官便有意提拔。正值用人之際,本官也顧不上是否合乎規矩了,便讓他當了這揚州知府,全權處置稅賦一事。李淩,你要是辦得好了,本官自會向朝廷為你請功,讓你完全坐定這知府之職。”雖然有些意外李淩的反應,但聞巡撫還是順著李淩的意思作了介紹。他固然對李淩懷有恨意,但更知道當以大局為重,把稅賦收起來纔是眼前的關鍵。

在李淩拱手稱是後,魏梁也跟著表態:“我鬆江府雖然遭災不淺,但既然是朝廷的意思,下官也自當儘力而為,定不負撫台大人之托。”

有了這兩師生帶頭,其他人都不好再提出異議了,隻能紛紛跟進,當然,事實如何辦,還得看下麵的反應。

這些下屬如此配合,實在出乎了聞巡撫的意料,他本來都準備了不少說辭,想恩威並施地讓他們遵從自己的命令呢,現在倒是不用了。這讓他再度看了李淩半晌,猜測著這個年輕人到底會有什麼想法。不過無論有何念頭,照目前來看,都隻會讓自己獲利啊……

就此,朝廷不減稅賦的決定就由巡撫大人頒佈下去,隻等蘇地知府們各自回去後,便能一一落實。

而李淩,也在這時離開了金陵,先回華亭,然後交接手頭差事什麼的,便可往揚州任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