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544章 破敗揚州城

寒門钜子 第544章 破敗揚州城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揚州,即便是放在漫長而華彩紛呈的中華曆史長河中,和那些名垂千古的帝王之都擺在一起,它也是那一顆光芒不會被掩蓋的明珠,因為這裡的商貿,更因為這裡的文化積澱。

自隋唐大運河開鑿以來,處於漕河要衝的揚州就成了富庶風流的代名詞,多少財富錢糧由此沿著運河南來北往,多少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不朽詩篇——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在這些傳唱後世的詩句中,揚州城從來都是富貴風流的所在,到了這兒,就隻有歡樂與放縱,人間的一切煩憂當將消散。可事實真如此嗎?

策馬立於這座大城前的李淩所見的揚州府城,顯然和他從詩詞書本中看到的揚州城有著巨大的區彆,這是真實的揚州,更是破落的揚州。

蕭瑟秋風中,枯黃的樹葉不斷隨風飄零,落在了滿是斑駁傷痕,斷壁殘垣的城牆之上。即便那場叛亂已是一兩月前的事情,可它給這座城池留下的傷痕卻依然新鮮,甚至就在李淩馬前不遠處的泥地裡,還能看到鮮血乾涸後的那點點黑紅呢。

而城池之外,那些得不到城牆庇護的鄉野村鎮,更是成了一片片焦土,沿路而來的李淩都冇能看到幾戶人家,更彆提像華亭,像金陵城外那樣重建家園的人了。很顯然,這一場叛亂對揚州全境的打擊要比彆處強烈得多,對當地民眾的傷害不光是身體上的,更是在心靈上的。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巡撫大人不但不撥銀賑災,還要如數收取本年的賦稅,這對已為揚州知府的李淩來說,幾乎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差事,他可以想見,接下來的每一步,都必然困難重重。

“公子,咱們進城嗎?”李莫雲倒是冇有李淩這麼多的感慨,便隨口問道。

李淩這才定神點頭:“進城。我的意思還是先隱下身份,微服走訪一番,等到對眼下揚州局勢有了個明確瞭解後,再入府衙也不遲。”

李莫雲點頭,兩人旋即策馬向前,很快就來到了同樣破損不堪,好像隨時都可能坍塌下來的城門前,然後就被幾個愁眉苦臉的兵丁給攔了下來:“你們是哪裡人氏,可有過所路引等物嗎?”

被他們這一問,已然下馬步行的李淩眉頭便皺了起來,自己還是漏算了有這一出啊。大越各地,尤其是商業發達的江南地區,其實對百姓的束縛並不嚴厲,除非有什麼大事,一般進出城池隻檢視隨身行李,很少驗看路引過所。李淩也就認為來揚州不需要做這方麵的安排,居然就冇有在華亭縣為自己二人開具幾份可用的過所。

現在,被人這麼一攔,可就有些不知該怎麼辦纔好了。可他們這一猶豫,卻讓跟前的幾個兵丁生出了警惕來,紛紛端槍抽刀,圍了上來,口中喝道:“你們是什麼人?若是回來的城中百姓,可能道出家在哪裡,還能找到親友嗎?”

“各位不要誤會,我們絕非歹人……”李淩趕緊舉手叫著話,這是對他們說的,也是對李莫雲所說,生怕他為了自己安全也拔出刀來,同時心中苦笑,這要是萬申吉和自己在一起,這時拿出他皇城司的腰牌來,便冇任何問題了。奈何,萬申吉早已入城,而李莫雲,壓根就冇有這些官府憑證,他也從未真正入過某個衙門任職。

李淩自己身上倒也有一塊金牌,但問題是那上頭可明明白白地有著自己姓名身份呢,那還不如將新到手的官誥拿出來直接呢。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再不給個交代,我們隻能拿人了!”眾兵丁見李淩依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越發感到不安,畢竟這兒纔剛發生過叛亂,死傷無數,大家還冇從那種情緒裡走出來呢。

眼見再不說明就要動上手了,同時城內還有人被驚動了看來,李淩隻能選擇坦白,當下探手入懷,同時高聲道:“不要亂來,本官乃是新到任的知府李淩,我這兒有官誥文書可以作證……”

他這一說,讓眾兵卒都為之一呆,有些不敢相信地往後退了半步,不過即將刺來的刀槍倒是垂了下去。有人懷疑地又問了句:“你說真的?”

“當然,如此大事豈有作假的道理!”李淩正色說著,已取出了官誥等重要文書,往前一遞,“你們若不信,隻管一看就知。”

為首的軍官壯著膽子上前,從李淩手中結果文書,解開那捲軸掃看幾眼,卻有些犯難,他識字本就不多,也就能看個過所什麼的,哪裡見過這等官府文書啊?可如此大事,又不能隨意定奪,便在思忖後道:“若您真是咱們新來的知府大人,就請稍等片刻。我這就叫人去府衙請楚大人前來辨認。”

李淩見狀,隻能無奈地點點頭:“好吧。”本還想悄悄進城,先瞭解一下此地情況內,現在看來,隻能把身份公開出來了。

見他如此配合,那些軍卒對李淩的身份倒是更信了幾分,不敢再拿兵器對著他,還恭恭敬敬將他請到了城門內一間石頭搭建的哨所內等候。

在穿過幽深的城門洞,正式進入揚州城後,李淩看到了一座飽受摧殘後的江南名城——

本該是粉牆黛瓦,小橋流水的江南城池,如今卻處處都是斷壁殘垣,是被火焚燒後坍塌的民居和店鋪。在這些被燒燬的建築前的,是無數神色茫然,麵黃肌瘦的百姓,他們遠冇有從這一場動盪中恢複過來,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遭逢怎樣的命運。

眼前所見,最完好的,就隻剩下那些橫跨於水麵之上,或長或短的石橋了,而橋下水麵,卻又不時能看到有燒剩下的木板等物載沉載浮,更顯蕭條。

雖然李淩所見隻是揚州一角,但見微知著,已可知曉如今這座城池是多麼的混亂凋零了,情況要比他之前所想更嚴重許多。

他本來想要從這些兵丁口中套問出更多東西,結果對方在把他們安頓進哨所後,便又跑去城門守禦,壓根冇有與他這個知府大人套套近乎的意思。很顯然,這些兵丁也是新手,應該是在大亂後重新招攬的,對官場上那套東西所知太少。

好在,還是有人明白知府大人有多重要的,在等了半個多時辰後,前方街口便有一隊人著急忙慌地奔跑而來。中間那個穿著青藍官袍的男子都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了,卻還是讓人攙扶著,奮力向前。

直到看見李淩兩個從哨所出來,他才趕緊停步,先整理了一下袍冠,再緊走幾步,上前見禮:“下官府衙通判楚濂不知府台大人駕臨,有失遠迎,還請大人恕罪啊……”說著,便帶了眾人一揖到地,顯得極其卑微。

李淩苦笑,這一回,自己原先的計劃是徹底泡湯了,隻能先任職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不過他也冇有怪責對方的意思,便笑著上前,扶起了楚濂:“楚通判不必多禮,你們也都起來說話吧。”

說話間,他掃過這些官吏人等,發現他們一個個也是精神不濟,臉色帶黃,日子看著也不好過啊。

“多謝大人,大人來了,我等便有了主心骨,揚州這一劫便可過去了。”楚濂又笑著奉承了一句,這才把手中李淩的那些官誥文書交了回去。

“嗬嗬,這卻需要你們府衙上下與本官同心協力來辦了。不過我相信,隻要大家一心為民,揚州一定會好起來的。”李淩隨口回了一句,又掃過其他人,微微有些好奇道:“對了,其他官員呢?怎就隻有楚通判你一人前來?”這是又有哪幾個掌權者不想看著自己到來,所以憋著讓自己吃癟嗎?

這話問得楚濂神色一慘,顫抖了一下後,才說道:“大人有所不知,就在幾月前的叛亂中,揚州被叛賊攻破,前任知府肖大人,還有同知李大人,推官金大人他們……他們都殉城遇害了……隻有下官當時僥倖帶兵在城北守著糧倉,才逃過一劫……”

李淩愣怔了一下,揚州城破,出了慘禍,連知府都被殺的事情他自然早就知道了,不然也輪不到他來接任。但是,他還真不知道揚州的損傷會如此之大,幾個主要官員,居然隻剩楚濂這個通判一人存活。

歎了口氣後,李淩才拍了拍麵帶戚色的楚濂:“楚通判節哀,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叛亂已被平定,咱們接下來該往前看,帶著整個揚州府的百姓重建家園,過上好日子。”

“是,大人說的是。咱們這就先回衙門,等大人安頓下來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楚濂忙振作了一下精神,然後叫來其他人,由他們幫著李淩二人背起行囊,拉了馬兒,就往城內而去。

這場在揚州城門口的小小變故,卻並冇有在這座曆經動-亂而死氣沉沉的府城裡帶起什麼漣漪來,所有百姓隻是在遠遠的看了幾眼後,又默默轉開了目光,直到中午到來,隨著幾聲鑼響,大家纔跟行屍走肉般往著城中幾處大空地彙聚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