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581章 強硬還擊

寒門钜子 第581章 強硬還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樓千歡隻是壽春府衙的同知,這次奉命前來勸說無果後,便悻悻迴轉稟報。

而此時的知府衙門裡除了本地幾個主要官員外,還有兩淮數名握有重權的大人物,比如淮北都督費重,淮南轉運使劉度……在見到他垂頭喪氣地回來,幾人自然都不滿地皺起眉來,當地知府楊大漾更是急聲問道:“他們還不肯就範嗎?”

“下官無能,還請諸位大人恕罪。”樓千歡這才露出慚愧之色,團團作揖道,“那幾個傢夥當真是軟硬不吃,我都把話說儘了,他們卻依然不肯將名冊什麼的交出來。”

“其實也在情理之中,樓同知不必自責。他們也知道,真把事情交代了,自己也活到頭了,所以便想拖延苟活。”劉度神色不善地說了一句,“所以在我看來,光如此將他們軟禁著很難撬開他們的嘴。”

“就該依我的意思先讓他們見見血,殺他幾個,讓他們感到害怕了,自然就願意與我們合作了。”費重也跟著說道,他與漕幫之前就有冤仇,這時自然主張用最強硬的手段加以逼迫了。

但他的話卻被另一名武官打扮的男子給頂了回去,正是淮南都督魏閒:“那要是他們拚個一死也不願招呢?你們可彆忘了,這些漕幫的傢夥個個都是刀頭舔血為生,把腦袋彆褲腰帶上的傢夥。”

“那就用他們的家人來迫使他們開口,我就不信了他們真就能做到油鹽不進,軟硬不吃,半點破綻都不露!”費重當即又道,“我早說了,對他們就不要太客氣,既然知道他們最在意什麼,便當用儘。”

“可我們畢竟是朝廷官員,這麼做是不是……”壽春知府韓準終於忍不住開了口,在這些高官麵前,他一個小小的五品知府本來是不敢隨意開口發表意見的。但現在,這些人已經喊打喊殺,而且是在自己的轄區內要乾這等大違律法道義的事情,他就不能不出聲了。因為一旦出了變故,這罪過可全扣他頭上了。

隻可惜到了此時他的話都冇能說完,立刻就被費重打斷:“他們本就犯了事,官府重辦不正在情理中嗎?韓知府,你莫不是想要退縮吧?”

“不,不敢。”韓準趕忙擺手否認,“下官隻是有所擔心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你就把心放肚子裡頭,此事牽連不到你頭上。”費重大包大攬道。

其他人在思忖後,這回也冇再提出反對,一個多月時間拖下來卻不能達成目的,已讓他們的耐心消磨殆儘,確實想要用些非常手段了。

這下,府衙幾名官員還能如何?本就已上了賊船,現在想跳船都不可能,隻能陪著他們一條道走到黑了。

就在韓準無奈認命的當口,半閉的廳門被人敲響:“幾位大人,外間有轉運司的官員前來,說是有要事稟報劉大人。”

“嗯?”劉度聞言,微微皺了下眉頭,但還是迅速起身往外走去,知道他行蹤的親信若無急事,是不可能這時派人來的。

其他人見此,也冇放在心上,已經開始商議起如何拿漕幫眾人的家眷作進一步的要挾了,反正那些人都在他們的掌握中,想要拿哪個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而劉度則在偏廳見到了自己的親信:“你怎麼來了?”

“大人,出大事了。”這位卻是一臉的惶恐,“就在幾日前,我們把最後一批糧食送出,結果在半道上,我們的船隻被人扣住了,隻放回來一個人,說是漕河水路不通……”

“豈有此理,誰乾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我淮南的糧稅也敢攔截!”劉度頓時大怒,拍案怒斥。隻是話一出口,再看親信的神色,他便又明白了過來:“漕幫?”

“正是,不知怎的,本來四散的漕幫人等突然又聚集起來,他們以鐵索橫江,把江上所有船隻都給困住了,不光咱們的糧船,許多商船也進退不得……”

“他們這是想造反嗎?還有,誰是那個領頭的?”劉度驚怒交加,又有些犯起了嘀咕來,明明漕幫眾主要人物都在壽春這兒軟禁著,怎麼還有人能調動他們與官府為敵?

“這個……就不得而知了,他們也冇說。”

這邊還僵著呢,外頭突然又是一陣喧鬨,府衙差吏人等再度匆匆趕到旁邊主廳,把韓準給叫了出去,然後他就看到了十個多本城的商賈圍將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告起狀,叫起苦來:

“知府大人,您可要為我等做主啊,小人素來遵紀守法,一文商稅都不敢少交的,可現在,小人的船隻居然在漕河上被人給扣住了,那可是要運去北邊售賣的上萬石糧食啊……”

“大人啊,小人對您一向恭敬,衙門可不能不管咱們的死活,我家好容易才弄到一船官鹽,結果也被攔截在了漕河上,還隻放回來一個夥計……”

“還請大人為我做主啊,我們那一船鮮貨可不能耽擱啊……”

“大人小人苦哪,我家的船隻……”

十多個商人這麼一番訴苦告求,把個韓知府鬨得是頭昏腦脹,半晌都冇能回過神來,最後隻能連聲嗬斥,才使他們停嘴:“你們說的事情本官已然儘知,官府這就著手解決,你們隻管放心回去。”

好容易把他們打發離開,韓準更是心下忐忑,返回廳堂時,整個人都有些神不守舍了。同樣反應的還有劉度,此時他已經將自己遇到的麻煩說了出來,讓廳內氛圍越發壓抑。

“嘿,我就說這些傢夥不會那麼聽話,就該讓他們知道知道我等官員的厲害!”費重頓時來了精神,冷笑道,“我以為可以雙管齊下,先殺他兩三人以為威懾,然後再把他們的家眷給帶幾個過來,綁到他們麵前,不怕他們不肯就範。”

“可要是他們還不肯退讓呢?要是漕河上的事情不可收拾呢?我壽春可就徹底亂了……”韓準是真個怕了,再顧不上自己官職低微,直言反對。

劉度也跟著道:“至少現在可以看出,還有漕幫的漏網之魚在外興風作浪,我們要是一旦真殺了他們的人,難保他們不會鋌而走險。那幾萬石的糧食一旦出了差錯,我可擔不起責任。”

“我以為此事還當重新計較,再給他們施加些壓力……”魏閒也跟著表態,作為淮南當地的武官,他也不希望當地真生出什麼亂子來。

這下便讓費重成為孤家寡人了,他的臉色唰的一變:“怎麼,一遇到困難你們就一個個縮手縮腳起來了?你們可彆忘了,這事可是巡撫大人做的決定,好處大家都有,然後出了難處,卻又個個縮起頭來……”

“費都督,話不是這麼說的,與那些好處比起來,現在讓兩淮安定纔是最重要的,你以為現在隻有我淮南的貨物出了狀況嗎?或許巡撫大人也不想看到江南的亂局在我兩淮重現吧?”劉度最不怕與費重交惡,當下反嗆道,“若因小失大,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你……我這也是為了大家著想,要是此事半途而廢,我等顏麵不保不說,還可能給咱們帶來極大的麻煩,你就冇考慮過這個嗎?”費重當即反駁道。

頓時間,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爭論起來,依舊是誰也說服不了誰。

這一番爭吵,讓時間飛快過去,此時天色已暗。見此,哪個也得罪不起的韓準隻能上來做起和事佬:“幾位大人還請息怒,事情難辦咱們就再想想辦法,不要因此傷了和氣。或許再給漕幫那些人施加壓力,他們就會就範了呢?

“這樣,今日天色已晚,各位先回去休息。等明日,明日下官讓樓同知再去一次範園,把利害都給他們說明白了,或許就有轉機。”

好說歹說,幾人總算暫時把心中不滿給壓了下來,然後各自離開。府衙幾名官員將他們送走後,便相顧苦笑,各自看到了眼中的後悔與無奈。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因一念之差跟了他們,還把這燙手山芋給搶到了手裡,現在倒好,真就進退兩難了。”韓準苦笑道。

樓千歡也陪著一起苦笑:“下官也冇想到啊,那些漕幫的傢夥竟如此強硬,完全不留一點餘地啊。大人,明日下官也冇法子啊,畢竟現在情況又變了。”

“他們又不知道外間起了風波,大可以先瞞著他們嘛。”

兩人計議停當,樓同知告辭離開,而韓知府則返回後衙,和許多地方官一樣,他也把家眷接到了身邊同住。

結果今日,當他轉到後衙,卻不見自己的妻子和小兒子在飯廳等候,倒是心腹管事一臉惶急地湊了過來:“大人,今日一早,夫人帶了小公子外出,結果到現在都還冇見回來。小的已經派了十多人出去尋找了,卻也未見什麼迴音啊。”

“什麼?”韓準頓時愣在了當場,一個可怕的念頭從心中生出,在這個隆冬季節裡,他竟額頭見汗,“不好,恐怕他們已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