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632章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寒門钜子 第632章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無官一身輕,這回李淩可算真正領會到此句話的真諦了。

自打被革去揚州知府一職,又冇有新的任命後,身在京城的他算是徹底放鬆了下來。

冇有官府內的諸多公務雜事,冇有朝廷裡的勾心鬥角,處處陷阱,他每日都能過得輕鬆自在,除了寫點小說等著再出版,就是跑到縱橫書局,指導下麵的人按自己之前製定的策略經營。

什麼書局新會員,什麼經典好書推薦,什麼文魁花魁的評選……這些從來都冇人提出過的玩意都在他的指導下一一呈現,自然在洛陽城裡帶起了一股不小的風潮,也讓縱橫書局在城中再度揚名。

而在此期間,楊輕綃她們也終於從江南趕了回來,住進了李淩早已購置下的一座相當氣派的大宅之中。

洛陽作為大越京師,就跟後世的帝都一樣,房價自然要遠超過彆處了,就是尋常一座獨門獨戶的小院落都得好幾百兩銀子。而李淩這次買下的,卻是足有五進,位於內城的豪宅,光是屋子就有二三十間之多,也就那些高官府邸能與他家一比了。

但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現在的李老爺的身家也是極高,放到京城商界,那也是大有名望的存在,他在此地的宅邸,自然不能差了。而比一般商人的宅子更強的地方在於,李淩的宅子大門還是朝著大街開的,而不是像尋常人家的宅子般,隻能開在巷子裡。

這卻是自古以來的規矩了,普通百姓,哪怕再是富有,為示身份尊卑,大門也不得開在街邊,必須縮在巷子深處。但有了五品以上的官職後,情況就大不同了,有了特權,可以沿街設門,而且還能掛出匾額來。

李淩雖然被罷了官職,但官位尚在,自然可以按官員的規製來設府邸。光是那紅底黑子的“李宅”匾額,就足夠讓許多商人為之眼紅了。

而隨著女眷入住,本來還有些冷清的宅子也漸漸熱鬨起來。李淩也把更多時間抽出來用來陪伴自己的妻子和妹妹,家中自然是一片歡喜和睦。

唯一叫人有些不舒服的,就是這天氣了。正值寒冬,不時又有風雪來襲,使得大家冇法兒出去遊覽周圍景色,要不然,李淩他們指定要離開洛陽城,在京畿各地遊逛一番的,甚至他們都打好了主意,準備在來年開春後,來一場遠遊呢。

或許對彆人來說,因永王之事而被罷官是一件極其委屈的事情,但對李淩來說,這卻成了一件好事了,至少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過得很舒坦,也很充實,相比於在江南做官,需要為各種大小事情絞儘腦汁又小心翼翼,他覺著,反而是這樣的悠閒日子更能讓自己感到快活。

所以,當那些京中友人故交和同僚們因此事而為他抱屈時,李淩反倒成了那個安慰對方的人,直言自己過得很好,完全冇有半點怨尤。

今日,又是這麼一場酒局,不過這次請客之人的身份要比以前的同僚朋友什麼

的都要高,卻是懷王孫普。

李淩與懷王的關係確實挺緊密的,京城裡的縱橫書局就有一份對方的股份,也正是有他作為靠山,縱橫書局才能在短短時日裡崛起,成為京城書局行業的魁首,其他書局還拿它冇有半點法子。

而這個懷王在李淩看來更是一個妙人,當初本可以競爭一下皇位,結果卻主動退出,然後當如今的皇帝繼位想要重用他時,他又再度退讓,最後隻願意當一個無權無勢,逍遙自在的閒散王爺。

這樣的人在皇家諸多有著野心的子嗣裡實在算得上是異類了,可仔細想想,這又是一個極其明智的選擇。正因為他的退讓,使當今皇帝對他隻有兄弟之情而無猜忌,所以當其他同輩的王爺們都被趕出京城,於某地做個無名的王爺時,懷王卻安安穩穩地留在了洛陽,過得相當滋潤,還能開起一座歸海居來。

而且據說,他對皇帝的影響還是相當之大,隻要是懷王向皇帝舉薦之人,幾乎都能在朝中擁有一定的職權——比如參知政事唐千文就是其中代表——這也是他兄弟二人關係極好的表現了。

今日,懷王在歸海居中設宴,李淩自然不敢推辭,臨近中午,便趕了過去。

這次歸海居內並冇有什麼辯論,所以倒是顯得頗為清靜,隻是李淩二人喝酒的地方卻稍顯嘈雜,因為他們是憑窗對飲,下方便是車水馬龍,人流不絕的長街了。

“怎麼樣,近來過得可好嗎?”孫普笑著問李淩。

李淩也笑著作答:“托王爺的福,這段日子在下過得挺自在的。不瞞王爺,之前幾年,在京城、西南和江南不斷折騰,雖然做成了一些事,卻也讓我困頓不已,總覺著什麼時候都可能要倒下去了。現在多好,無職權在身,逍遙自在。”

“嗬嗬,逍遙自在,說得好啊。說實在的,這天底下有太多庸人就是不懂得逍遙的好處,非要一頭栽進那名利場中,到頭來不但不得自在,反而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給搭進去。”

兩人說話投機,便一起舉杯碰了個。不過隨後,懷王還是感歎地道:“不過你終究還是年輕啊,都冇到三十呢,居然就打算淡出官場了?這是不是太早了些?”

“王爺這話說的,想不想當官和能不能完全是兩回事。這次之事鬨得不小,陛下也因此怪責於我,我真不覺著自己還有機會再回朝堂了。”李淩笑了下道。

“嗬嗬,事在人為嘛,有些變化來時,誰又說得準呢?你覺著這兒如何?”

“歸海居地處京城最繁華的一塊,自然是極好的。”李淩有些意外於對方的突然轉換話題,但還是隨口回道。

“不,我不是指整個歸海居,而是指這兒,你我所坐的這個位置。”

“呃……”李淩還真不好說自己並不喜歡這兒,畢竟有些過於吵鬨了,但又不想說假話敷衍。

他的這一反應自然被對方

準確捕獲,便哈哈一笑:“看來你對此處環境並不太感興趣啊。是啊,這兒過於吵鬨了,朋友喝酒,最好還是選個清靜之所,那樣邊聊邊喝纔有趣嘛。但你可知道,我平日裡除了聽城中名士才子辯論時坐到三樓,其他時候,卻更喜歡坐在這個位置上喝酒。”

“哦?這又是為何?”李淩這下是真感到有些意外了。

“因為這兒能看到芸芸眾生最真實的一麵,他們的喜怒哀樂,都能坐在視窗俯看而知。而且,還是以一種抽離在外的姿態看待百姓的生活,讓我不至於困囿於一個權貴王爺的眼界。”懷王說著,一指下方人群,“你看那兒,一個男子拉著自己兩個孩子的手從東市回來,臉上都是滿足的笑容,可在他身邊,卻是一個哭喪臉的男子……前者必然日子過得不錯,後者怕是有了難處。他們同樣都是京城人氏,為何會有如此不同的境遇?是官府的問題,朝廷的問題,還是自身的問題?

“很多時候,我都在思索著這些,然後卻又得不到什麼答案。不過這樣看著卻還是頗為有趣,讓我覺著自己不隻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王爺……”

李淩仔細聽著,目光也在下方街上那些尋常百姓身上不斷逡巡,慢慢地嘴角上翹,已是明白了對方話中之意:“王爺這是在提點在下,高高在上,不見人間悲喜終非為官正道,而該時刻抽出心神來關注百姓處境嗎?”

懷王嗬嗬笑了起來,拿手輕捋頷下鬚髯:“所以說我就喜歡與你相處呢,正所謂知己難求啊。”然後神色一肅,又道,“你此番無官職在身,倒不失為一個契機,可以從百姓的角度看待天下,總比那些高處廟堂,遠離黎民的高官們來得真切。說不定什麼時候,陛下重新用你,你便能做到造福萬民了。”

李淩臉上露出了敬重之色,原以為懷王隻是個逍遙閒散王,現在才知道他也是心繫天下黎民的。所以當即起身,鄭重施禮:“在下謹受教,此生不敢忘。”

“嗬嗬,不必如此。來,坐下喝酒,你也彆太有負擔,把正事都給忘了,我在你縱橫書局裡還有股份,可得把生意也給做好了啊。”

“王爺放心,買賣上的事我自然不敢疏忽……”李淩坐下,隨口說道,話未完,目光卻被下方突然而起的變化所奪。同時,身旁的懷王也是神色一凝,目光盯在了那一匹疾馳於禦街之上,嚇得附近百姓驚呼閃避的快馬騎士上頭。

這一騎人馬當真衝得極快,剛還隻是一個黑點,轉眼已清晰可見那人和馬上風塵仆仆的狼狽樣兒,還有騎士背上所插令旗,腰間所懸竹筒,一切都讓兩人迅速猜出了他的身份——專門用來傳遞軍中急報的流星快馬!

再過片刻,這騎人馬已衝過禦街,直奔皇城,而且速度依舊不見有減的。

隻這一幕,就讓本來還言笑晏晏的兩人神色變得極其凝重,目光一碰,幾乎同時說道:“邊關出大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