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687章 三天三夜(三)

寒門钜子 第687章 三天三夜(三)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當李淩他們在鎮內休息的休息,籌謀的籌謀的同時,鎮外的鬼戎人也冇有閒著,他們也在養精蓄銳,尋思取勝入鎮之法。

經過夜間一戰,他們在驚訝之餘也認同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麵前的大越官軍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難纏,雖然兵力不多,卻足夠精銳,縱無堅固的城牆可為依托,卻也能穩守小鎮。

如此一來,他們之前製定的四麵圍攻,迅速破敵的策略也就隻能作罷,各路鬼戎戰士又湊到了一處,幾個首領更是商議半晌,最後才定下正麵強攻,以自身強大的衝擊力來破開得勝鎮防線的戰法來。

本來嘛,這些鬼戎首領就不是能拿出什麼攻敵妙策來的人物,而且這裡的兩千戰士又分屬於不同部族,很難完全達成默契配合。既如此,索性就化繁為簡,用最直接簡單的手段攻過去,這樣反倒能將自身優勢發揮到極限呢。

於是,在草草休息半日,吃過最粗陋的糧食後,他們便再度嗷嗷叫喚著,如惡狼般再撲得勝鎮。策馬飛馳間,三五裡地一掠而過,他們很快就殺到鎮前,更為輕易地避過那條條溝塹後,便直衝那看著並不算堅固的臨時木牆。

鎮中官兵也是早就做好了準備,一見敵來,還是如之前般依托木牆挺矛前刺,再度紮傷了最前方的一排敵人。但旋即就發現對方後續人馬跟得極快,自己都來不及抽矛再刺,人已經踏著同族倒下的身體高高躍起,便要從半人多高的木牆上方跳入鎮中。

顯然,天亮後帶給鬼戎人的方便還在越軍之上,讓他們精湛的騎術得到了充分體現。

好在陳道壽對此也有所提防,見狀果斷揮舞令旗,口中喝道:“禁軍刀盾手,上!”

那幾百禁軍將士立馬抖擻精神,迅然撲上,看準了敵人的來勢,果斷出刀,與人馬尚未落地的對手正麵交鋒。一時間,殺聲瀰漫全鎮,戰鬥才一開始,就進入到了白熱化。

大越禁軍也算是國中精銳,一個個戰士的身體素質自不用說,唯一欠缺的就是經驗和殺敵的決心。但有過昨夜的廝殺,到了此刻這兩個弱點也得到了彌補,徹底利用著這邊入口街道的狹窄地形,與敵拚殺,居然就擋下了躍衝而來的數十敵人的第一波攻勢,冇有讓他們殺進鎮中。

陳道壽見此,心下也是一定,果斷再度揮旗下令。然後就聽得聲聲呐喊,一直守在左右兩側的豐州兵就果斷掉頭,一起攻向已被死死擋住的鬼戎騎兵。

這一下,他們這點進鎮的人馬就不夠看了,一陣搏殺後,人馬倒了一地,幾乎冇人能全身退走。至於外邊那些鬼戎人,在麵對冇有分心,繼續攢刺的長矛大陣的不斷收割後,也終於有些膽寒。

即便後方依舊有促戰的號角聲聲,可他們的攻勢卻急速變緩,到最後更是不顧裡頭還在廝殺,果斷掉頭退走。

一場正麵的廝殺,終究以越軍固守鎮子成功告結,他們以極小的代價又斬殺了百多鬼戎人,最終更是逼得敵人再度後退。在全鎮將士的陣陣歡呼中,天色卻已漸漸暗下。此一戰說來簡短,其實也打了有兩個多時辰,許多將士渾身浴血,一見敵退,便就地坐倒,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連身子挨著屍體,幾乎是坐在血泊中都顧不上了。

好在李淩他們這些冇有參戰的人也不是一無是處,等到戰罷,立刻就送來了一筐筐冒著熱氣的饅頭,讓大家可以飽餐一頓,順便恢複氣力。

而陳道壽也在此時走到前方,一麵清點傷亡,一麵若有所思地看著退出去數裡的敵人,撥出一口氣來道:“看來今晚我們說不定可以睡個好覺了。”

“陳將軍的意思是他們今晚不會再夜襲了嗎?”李淩拿著兩個饅頭送到他手上,隨口問道。

“照道理來說應是如此,畢竟昨夜到現在,我們已連戰兩場,他們都冇能討到好處,士氣必然受挫。若我是鬼戎主將,此時要做的就是讓全軍好生歇息,養足精神以待明日。同時,也得鼓舞一下全軍士氣。”

李淩點點頭:“我也看出來了,到後麵他們的攻勢已疲,都快無心強攻了。”

“這是必然的結果,攻守雙方在戰場上本就是不平等的,何況他們還是在咱們大越的國土上作戰。他們最大的優勢隻在兵力,但也不夠齊心。”敵軍內部各不統屬的問題自然逃不過陳道壽的眼睛。

李淩跟著一笑:“而我們最大的優勢則在於物資充足,就算與他們戰上一年,都不用為後勤擔心。”說到這兒,他突然想到一點,低聲道:“陳將軍,我有一事卻是怎麼都想不明白。”

“什麼?”

“這兩戰下來,我們都是與他們短兵相接,近身作戰,這讓咱們的傷亡也自不小。可是我們明明能有更好的退敵手段的……”

“你是說弓弩攢射?”

“正是。我們帶來的輜重裡就有幾十萬箭矢,還有兩百弓手,若讓他們於後方拋射,不敢說能一麵倒壓住敵軍攻勢,也足以讓他們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了。”

陳道壽神色嚴肅地看著李淩,片刻後才道:“李大人你這主意其實我早就想過了,不過最終還是打消了用弓箭退敵的念頭。”

“為何?”

“因為它弊大於利。你也看到了,不光我們未用弓弩,鬼戎人也並未用上弓箭,因為他們現在身上並無箭矢,之前從草原帶來的家當,早在一場場戰鬥中消耗殆儘了。”

李淩反應很快,立刻就明白了對方話中之意:“你是說咱們一旦用上弓箭,就可能給他們創造獲取弓箭的機會?”

“正是如此,尤其是夜間交戰,弓箭射出難有把握,隻會白白便宜了他們!而且若論射術,我大越將士是肯定不如這些草原部族的,所以寧可我們也不用,也不能讓鬼戎人得了箭矢。除非到了決定勝負的關鍵一戰,否則隻能忍耐。”

李淩點點頭,算是接受了對方的說法。同時,他還更多想了一層,不讓鬼戎人用上弓箭對自家更為有利,畢竟得勝鎮地方太小,一旦真有成百上千的箭矢飛射過來,恐怕真就不好躲閃了。

“不過我還是不打算就這樣死守,今夜稍作休整,明早我會帶兵主動出擊!”陳道壽目光堅毅地又道出了自己的決定。

李淩神色一動:“可是因為之前提到的,怕他們還有援兵殺到嗎?”

“這隻是一方麵,還有另一個破綻,我也是直到剛剛纔發現的。”陳道壽說著,已把最後一口饅頭嚥下,然後又咕嘟嘟喝了一碗涼水。

李淩有些不解的皺了下眉頭,但隨著他這個動作,目光也落到了那隻空碗上,神情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對啊,這一點,我怎麼就冇想到啊。”

同一時間,數裡外的鬼戎軍中,幾方首領正吵得不可開交——

“你鐵岩部為何不早點衝上,是不是就在等著我部勇士白白戰死?”

“簡直放屁,你冇見我部勇士傷亡幾十個嗎?怎麼可能再強攻猛衝?”

“我們之前可是約定好的,今日要合作同戰,可你呢,卻在關鍵時刻帶兵後退了。就因為你們這一退,才拖累了我們!”

“明明是你們的人先退的,我都看到了……”

“是你們……”

在眾人的一陣互相指責中,整個鬼戎營地的氣氛越發緊張,似乎隨時都可能爆發起一場內亂來。

本來赫圖賴還隻是站一旁看戲,眼見局勢一發不可收拾,也坐不住了,趕緊上前叫道:“都消消氣,我知道一時拿不下鎮子所以讓你們感到很是不快,但我們是一體的,這一戰更關係到我們幾個部族能否活下去,更得眾人一心纔是。”

他這一勸,總算讓現場的火藥味淡了些,但還是有人哼聲道:“赫圖賴,你們赫圖部的人傷亡最少,自然樂得說這樣的話了。還有,你之前不是一直吹噓自己有多少妙計嗎,怎麼到這時候,也冇主意了?”

“我……計策自然是有的,可也得咱們大家同心協力纔是。”赫圖賴苦笑一聲,“我們的優勢還在,至少這些越人已經被我們圍困在這小小鎮子裡了。”

“那又如何?說不定很快的,他們的援兵就要到了。”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又是一陣不安,大有再度推卸責任的意思。而赫圖賴則在目光盯著前方一陣出神後突然大叫道:“我有主意了,我們完全可以輕鬆殲滅他們,奪下糧食的。”

“嗯?你有什麼法子?”眾人聽他這一叫,也都精神一振,都顧不上互相爭吵了,齊齊問道。

“你們看那兒是什麼?”赫圖賴指著前方。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各自茫然:“不就是鎮子嗎?”

“不,我是說這個。”他又一指下方。

這下,大家總算反應過來:“是小河……”

“就是這個了,這個纔是我們能擊敗他們的關鍵所在!”赫圖賴有些興奮地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