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729章 風起漠北(上)

寒門钜子 第729章 風起漠北(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古人的詩句固然有誇張的成分,但如今八月的漠北草原也確實有了寒意,當中原大地還在為秋的豐收勞作喜悅時,草原諸部已迎來了朔風淩冽的冬季。

尤其是在日落之後,氣溫更是直降,這讓許多牛羊都開始無法在戶外過夜,牧人們便得把這些牲口也趕進一座座不輸於族人居住的帳篷裡,把他們和從中原搶掠來的漢人奴隸般關在一處。

這可讓本就吃足苦頭的漢人們更為痛苦了,本來就小小的帳篷,轉眼間就被那些牲畜占了一大半,不時有各種嘶鳴在小空間裡迴盪,再般著那些牲畜獨有的臊臭味兒,在這樣的地方呆著真就如地獄一般了。

不過隨著有兩名奴隸提出反對卻被本地鬼戎戰士直接一刀劈殺後,麵對著鬼戎人的屠刀,漢人們再是難受也隻能忍下來,日子再難,也總比死了好。至少活著,還能有哪怕一丁點的希望……

王輝就是這些苦等著希望的其中一人,他曾是霸州城中的一名書吏,少時也曾攻讀經書,想著有朝一日能考中科舉,位列朝班,成為真正的人上人。奈何,他寫文章的天賦實在有限,又是在霸州這樣一個文教不興的邊城裡,所以到頭來,也就熬出個秀才身份,卻連更進一步的舉人都考不出來。

好在就算是秀才,也比霸州城裡絕大多數人要有才學了,於是王輝他得以進入衙門裡當差。吏員的身份讓他至少不用為生存發愁,而且靠著手上的那點微末的權力,他甚至還攢了些錢,在霸州城裡也算個小人物了。

在他本以為一生都要這樣過去時,變故卻來了,鬼戎人在某些內應的幫助下殺進了霸州,然後城中的不少守軍也趁著這個亂乎勁兒在撤軍離開時在城中劫掠亂殺,而作為霸州城裡有些名頭的富家,王輝家便成了他們的目標。

一夜間,王輝的妻兒父母儘皆遭難,他自己被人一腳踢飛,然後暈死在了院子裡。等他醒來時,身邊卻站著更為凶悍的鬼戎人。他們二話不說,便把他拉扯起來,拿繩索隨便一捆,與許多其他城中百姓鎖到了一起。

再然後,噩夢繼續,王輝和其他城中百姓一樣都吃足了苦頭,被鬼戎人如牲口般押送著走來走去,最後更是被一支隊伍押著出了大越邊疆,進入到了漠北草原,等待他們的,自然就是無休止勞作,生死在人一念間的奴隸生涯了。

在此期間,有人嘗試著偷跑,然後被鬼戎人像打獵般生生射殺;有人因為多說了話,或是惹怒了鬼戎人被刀劈下了腦袋;也有人因為受不了這樣殘酷的生活自儘身亡……不過王輝卻都忍了下來,而支撐他的,不光是活下去的希望,還有仇恨,他想為那些被官兵殺死的親人報仇!

在報仇的意誌驅使下,幾月來,王輝熬過了諸多辛苦和艱難,到現在都已經習慣了彆人不把自己當人,他隻想卑微地活著,等著老天某次發下善心,給自己一個機會。

而機會,就在這時出現了——

當太陽下山後,這箇中等規模的鬼戎部落便已陷入了黑暗,所有族人都已早早鑽進了帳篷裡休息,在呼呼的北風中,就連牛羊等牲畜的叫聲都不再清晰,哪怕他們與自己相隔不過幾尺。

王輝正在呼呼大睡,白日的辛勞讓他都已經聞不到帳篷裡的臭味了。可突然間,他卻被旁邊一人用力推醒:“王哥,你聽……”

“唔……”王輝有些不滿地動了下身子,首先入耳的便是帳中牛羊們的呼嚕聲,然後纔是風聲,以及由風聲所帶來的,一些更為模糊的踏踏聲。

是……是馬蹄聲!王輝倏然徹底驚醒,精神更是一振,身邊其他一些奴隸也都抖擻了精神,眼中閃過了期望:“是我大越的軍隊殺過來,來救我們了嗎?”對他們來說,這已是最大的指望了。

可王輝很快就打破了他們的美好願望:“不對,這蹄聲是從北方來的,不然我們也聽不到,我們越國的大軍要來也是從南邊來。所以……”

此話一出,帳中眾人的神色都是一黯,隨即,更深的恐慌又起:“那來的又是什麼人?是其他鬼戎部族殺過來了嗎?那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要想保命就得看準形勢,你們都聽我的……”王輝眼中有光芒閃過,這或許就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等待的機會了。

就在大家還冇能拿定主意的當口,那隱約的蹄聲已變得清晰,最後更是如鼓點般敲擊著整片地麵,然後殺聲四起,混雜著整個營地的鬼戎人的驚叫慘呼,整個部落是徹底陷入混亂了。

旋即,低垂的陳舊帳簾便被一把快刀挑起,就在對方即將殺進來時,王輝果斷上前一步,高聲叫道“饒命,我們是被他們搶來的漢人奴隸,並不是這個烏甘族的人……還請大人饒命!”他說的乃是草原上的語言,作為霸州吏員,他也曾與不少鬼戎人有過接觸,自然學會了他們的語言。

而在聽到這聲喊後,帳簾一落,可兩邊的帳篷卻被幾口快刀迅然割開,然後轟然破碎,讓帳內的人與牲畜全暴露在了刺骨的寒風中,暴露在了外間十來名殺氣騰騰的騎兵跟前。

那些牲畜受驚之下立馬就亂叫亂跑起來,但隨即就被快刀劈中,悲鳴著倒了下去,就跟周圍那些烏甘族的人一樣,冇有半點還手和躲避之力。直到見他們冇有異動,一名身量高大的青年才策馬緩步上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你們漢人奴隸?”

在他犀利如刀的目光注視下,眾人都不敢開口,隻有王輝鼓起勇氣與之對視,然後說道:“回大人的話,正是。我們是才被他們從中原搶來的漢人,所以絕不敢與你們為敵。”

“很好,隻要你們願意歸順於我,我自然不會殺你們。”青年滿意一笑,這才一聲呼哨,留下兩名騎兵守在他們左右,自己則帶了其他人殺向了前方,在那邊,烏甘族所剩不多的戰士已經匆匆組成了一支對抗的騎兵

隊伍,正和來犯者展開正麵的廝殺。

作為漠北草原上實力屬於中等的一支,烏甘族本來是有超過兩千名戰士的。但是,這次南下越國,雖然搶到了不少糧食物資,但損失也是極大,隻回來了不到一半戰士,而且多半帶傷。經過兩月歇養,他們才恢複大半,可實力卻早已大打折扣。

而今日,他們更是遭遇夜襲,倉促迎戰,情況自然更為不堪,在付出不小代價後,方纔彙聚成隊,護著他們的族長和一部分族人慢慢後退。

這支前來偷襲烏甘族的騎兵數量也不是太多,隻在五六百間,所以在第一時間未能徹底將目標擊潰後,反倒有些後勁不足了。哪怕此時那名悍勇善戰的青年加入戰鬥,也未能將那支三百多人組成的騎兵隊伍擊潰吞下。

在又一次的衝擊被打退後,青年就聽到了身後有人叫道:“博赤殊,我有辦法!”正是留在後邊看守那些漢人的戰士突然就跑了上來。

青年博赤殊皺了下眉頭,順勢朝後看去,正瞧見那些奴隸居然老老實實地坐在地上,任由一名戰士拿繩索將他們捆綁起來,冇有半點掙紮逃跑的意思,這讓他略有些驚訝,但隨即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你有什麼主意?”

“那邊,”這位往左側那一片帳篷一指,“儲藏著烏甘族的全部糧食和草料,我們隻要殺向那邊,一定會逼著他們來救,到那時……”

後邊的話就不用他多作解釋了,博赤殊知道這會給整場戰鬥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便立刻下令:“忽達,斑疙,你們帶人殺過去,其他人後退!”

這些騎兵要比尋常鬼戎戰士更加的令行禁止,隨著博赤殊的一聲令下,幾百騎迅速分作兩隊,一部分隱入黑暗,一部分便往著側方的那排帳篷殺去。而他們的這一分兵,果然就讓烏甘族那些才重新穩住陣腳的戰士們著了慌,他們中間的族長長老什麼的雖然在極力彈壓,可在看到有火光於帳篷間生起後,半數以上的戰士就都忍不住了,紛紛高吼著,直朝著那邊衝去。

對烏甘族的人來說,那些帳篷內的物資可是他們賴以度過這個嚴酷冬季的保障,所以一旦那邊遇到襲擊,就是有再多的危險,也得去救了。

這一下,本來穩定的防禦陣勢頓時就虛弱並露出了破綻。而一直盯住了他們的博赤殊去笑了,果斷把刀一抽一指:“殺上去!”

最精銳的幾百戰士立馬嗷嗷叫著再度卷殺直上,這一回在兵力銳減的情況下,烏甘族的防禦迅速被打開,一場屠殺隨之而起。隻要是還敢反抗,不肯下馬跪降的人,便是死路一條!

至於另一邊想去救援帳中物資的烏甘族戰士,也被早有準備的敵人生生拖住,等到前方主力被擊潰後,便輪到他們了。

直到天色微微見亮,這場戰鬥才終於結束,足有上萬族眾,勢力不小的烏甘族,就這樣被這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騎兵給殺得崩潰,成了人刀下的牛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