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746章 所謂宗族(下)

寒門钜子 第746章 所謂宗族(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隨著李淩這一句問出,現場氣氛頓時變得有些詭異起來,就連魏梁都麵露異樣,低下頭去。因為這個問題實在過於敏感了。

其實若隻隻有他魏氏一族關起門來,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恐怕在場多數人都會毫不猶豫地給出答案——比起所謂的朝廷律令什麼的,自然還是家族規矩更為重要了。也就是說,在他們眼中家族利益是要重要過朝廷得失的。

這可不是魏氏一家的看法,而是可以闊及到中原各個世家大族,在他們這些人眼中,朝廷利弊,天下興亡固然重要,但一旦與家族利益產生矛盾,那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畢竟後者纔是他們的生存之本啊。

但是這等說法是完全上不得檯麵的存在,冇有哪個世家大族會在外人麵前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真相來,至少在表麵上,他們還是把忠君愛國放在首位的。就如魏家莊子前那最高的牌坊上寫的一樣,忠孝仁悌,忠字永遠是放在一切之前的。

魏家眾人當然可以用這樣標準的答案來迴應李淩,可問題在於,他們已經能想到在得到答案後李淩會提出什麼說法了,所以才叫人感到為難啊。

但李淩卻不肯放過他們,見現場突然冷了下來,便又追著道:“怎麼,各位是不好做出取捨嗎?”

“哼!誰說的,我等既為大越臣民,自然一切以忠於朝廷為先了,朝廷的律令也自然在我家規之上。”身在最前的大伯終於開口,表明瞭立場。對方可是朝廷命官,一旦真讓其揪住了這一點不放,當真後患無窮。所以哪怕明知道後麵會出現什麼,他也隻能這麼說了。

而隨著他這一開口,其他人也紛紛跟進,先後表明自己也是一樣的看法。

麵對眾人差不多的說法,李淩隻靜靜聽著,倒也冇有提出異議來,隻是到最後才道:“魏氏一族不愧能被太宗皇帝表彰題字忠孝仁悌,當真高風亮節,讓我等晚輩為之折服啊。”

頓一下後,他又突然掃過眾人:“既如此,我就要再問各位一句了,那你們今日又為何要逼著自家子弟不遵朝廷之命呢?我老師能得此刑部郎中之職,不正是朝廷之命嗎?你們為何要逼迫他推拒此職?如此做法,豈非與你們提倡的忠君為先的論調自相矛盾了嗎?”

眾人為之一窒,之前他們就猜到了李淩會來這麼一問,隻是倉促之間,還真找不出合理的應對說辭來,自然就是一陣沉默。

“李大人此言差矣。”這時,三伯突然開了口,深深看著他道,“我們之前就曾說過,所以希望忠賢讓出此職,是因為有更合適的人選,魏介論刑獄之事上的才乾,論在刑部的人望,哪樣都比忠賢為強,隻有讓其就任,纔是對朝廷最好的結果。所以我等這麼做,不是想以宗法觸犯朝廷律令,恰恰相反,這正是我等一心為國的表現。”

這話一出立馬就點醒了其他人,頓時間大伯便

立刻附和起來:“不錯,這纔是我們的用意所在,隻是我們這一片苦心到底冇能被你們領受而已。忠賢,你或許會有所不快,但事實就是如此……”

“是啊,論在刑部為官,子玉確實要比忠賢強多了,我等絕非存了什麼私心!”……

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為自己作著辯護,卻讓魏梁的臉色愈發陰沉,這些人真是鐵了心要壓服自己放棄這個官位啊。如果說之前他還有所猶豫,擔心自己的堅持會惹來族人不快的話,現在這點顧慮早已煙消雲散,都打算與他們正麵硬頂了。

而就在他要放話時,李淩又開了口:“既然如此,魏介為何冇有被朝廷提拔為郎中?難道陛下和朝中諸位大人都有眼無珠,不識其才乾嗎?”

這句話他剛纔就問過,現在一樣讓人無法回答,因為怎麼答都不對。

好在李淩很快又自己為他們做了回答:“或許吧,畢竟我老師隻在地方為官,對京中諸事確實瞭解得不多,到了刑部必然有所生疏……”

“嗯?”眾人又感到一陣奇怪,他怎麼反過來為他們找台階下了?這是眼見局勢比人強,竟是打算放棄了嗎?這讓他們心頭陡然就是一喜,若李淩都改變了主意,魏梁便好說服了。

倒是魏梁,這時卻一副平靜的模樣,對自己學生他還是很信賴的,知道他不會做出背棄自己的事情來,所以說出這等奇怪的話來,必然另有目的。

“李大人能如此深明大義,我等也就放心了……”大伯的反應也是夠快,眼見李淩似有退讓,便順勢說話,想要把事情給定下來,不使李淩再有反悔的餘地。

可他的話未說完,李淩就迅速道:“不過我又想了下,事情依然有些疑問,那就是朝廷為何會有此安排,若是一兩人有所疏漏也就罷了,可現在是朝中皆一致要讓我老師做這刑部郎中,那必然有其緣故了。

“想來想去,總算是有了一點看法,希望各位聽一聽,看我說的對是不對。

“之前你們提到的關於京官與地方官大有不同,以及身在刑部這樣的衙門不光才乾重要,人望人脈也同樣重要,這些說法我是極其認同的。是啊,京官難做,尤其是刑獄之官,總是會得罪人,若無人維護,很可能當官不過幾月便會因某件案子而丟了差事,又或是從此再難升官,我說的不錯吧?”

說著,李淩又掃了眾人一圈,見大家冇有反對,便又繼續道:“而你們認定了我老師比之魏介不如的地方,就在於人望人脈。但其實,各位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什麼?”大伯關心之下,忍不住急聲問道。

李淩指了下自己:“我啊,各位是不是把我李淩給忽略掉了。我是老師的學生,對他素來尊敬有加,隻要老師有事,我李淩就冇有不為他出頭的道理,就如今日一般。

“或許老師初入刑部會遇到種

種麻煩,但我相信,隻要有我從旁協助,這些麻煩都能被一一解決。不是我李淩口出狂言,在如今朝中,我還是有幾分薄麵的,尋常官員對上了我,也得有所避讓。

“不瞞你們說,我雖然入朝為官未滿十年,但立下的功勞已有不少,西南、江南,甚至北疆,我都去過,還與朝中不少大人有過交情。比如說陸相,他就對我頗為賞識,若非他們一力舉薦,我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身居要職,成為轉運司少卿了。

“還有,就連皇城司那邊,我也和不少人有著交情,彆的不敢說,若有人敢害我老師,我還是可以讓人幫著把對手給挖出來的。最後,我在京城還薄有些產業,多了不敢說,拿出百萬兩銀子來把某個村子給斷了風水什麼的,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說,隻要有我李淩在,必能保得我老師他在刑部郎中位置上平平安安的,說不定用不了幾年,他都能再進一步,坐上侍郎高位呢。不知我這番說法各位以為如何?”

這些話說下來,廳內突然就徹底靜了下來,針落可聞。所有人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他和魏梁,後者卻是有些感激地看著李淩,自己的學生為了他居然直接就放了狠話,不惜與魏家把臉都扯破了。

什麼叫可以出錢斷人風水啊?那是真要與魏家不死不休的意思了,也隻有李淩這樣手中握有絕對實權的人,纔敢放出這等狠話來啊。

而這一刻,魏家這些人心中除了憤怒外,還有幾許惶恐與不安。他們看得出來,李淩這可不是光嘴上威脅兩句,他是真能做出此等事情來的。哪怕最終不成,對魏家的危害也是可怕的。

那些長輩更是個個氣得身子發顫,麵色發青,卻又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李淩嘿地一笑,所謂的宗族其實說到底就是個尊卑分明,又有著共同利益的團體而已,隻要外部的威脅夠大,他們自己就會先退縮了。而這還不夠,他決定再來一手狠的:“對了,有句話我是不吐不快啊,還請各位聽聽是否在理。

“這同姓一族,本就是一家,何來主旁之分?尤其是主宗與旁宗居然還分出個尊卑先後來,委實叫人不能接受。而更讓我感到奇怪的是,身為旁宗的,為何要百般避讓,甚至委屈自己呢?就因為你們不如人尊貴嗎?都一個祖宗出來的,還能分出誰貴誰賤了?

“還有,這旁宗或許當初也是從主宗裡分出來的,你們就真覺著自己能一直從中得利了?或許今日是身為旁宗的我老師被人逼迫著讓出自己該得的利益,可明日呢?你們誰敢保證到時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有些事情,一旦開了口子,那就再無回頭反悔的機會了,你們各自好好想想吧。”說著,他已起身,便要離開,而廳內的氣氛更是壓抑到了極點,所有人的神色都在變化,尤其是身在後頭的那些魏家人,更是露出了深思之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