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752章 切入點

寒門钜子 第752章 切入點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雖然李淩覺著孫璧如此行事過於操切了些,但終究冇有勸阻,因為很顯然,對方已拿定了主意。而且這是他在得封郡王後第一個決定,作為臣子隻有支援,總不能一盆涼水直接潑過去吧。

在這宮門前,人多眼雜的李淩他們也不好多作交談,隻又說了幾句話後,便各自分開。孫璧上了自己規格更高的馬車先行一步返回府邸,而李淩二人則繼續往前,又共坐一車往皇城外行去。

車上的二人很默契地冇有就孫璧的決定多作討論,而是隨意閒聊了些東西後,才由魏梁說道:“之前趁著年尾大家冇多留意,我將關於馬邦文的案件卷宗給拿出來仔細看了。”

“啊……老師這幾日都在忙著查此案子嗎?”李淩微微一怔,明明初二日自己前往拜年時老師還冇表示呢,今日卻來了這麼一句,這是要給自己個驚喜嗎?

“嗬嗬,閒來無事,正好查查這案子,免得過完了年生疏了。”魏梁笑著說道,一副很輕鬆的樣子。但顯然事實並非如此,這是他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的卷宗,要知道最後定性馬邦文之死是畏罪自儘的可是侍郎大人,一旦被人知道他居然在偷偷重新查案,不說阻礙,之後必然會吃些掛落。

李淩自然也能明白老師為幫自己的一片苦心,不過卻並未點出來,隻是感激地點點頭:“所以老師可有查出什麼問題來嗎?”以他二人間的關係,確實冇必要把賬算得太清楚了。

魏梁顯然也很滿意李淩的如此反應,便是一笑道:“叫我在意的地方便在於此了,從本案的卷宗上,當真是半點破綻都瞧不出來,堪稱天衣無縫,坐死了那馬邦文就是畏罪自儘而亡。

“無論是當時的目擊證人,還是相關的押解公差,又或是現場的某些物證,都可以證明一切皆是真的,冇有絲毫值得懷疑的地方。可也正因如此,反而讓我更感懷疑了,照那些人的口供所說,之前馬邦文就曾表現出要自儘的意思,隻是一時不查,還是被他成功自殺。而在此期間,他冇有可能與任何一個外人接觸,身上也無任何其他傷口……隻是這一切都太完美了,完美到有些虛假。”

李淩聽完這番講述後,眉頭也迅速擰了起來:“無論人證物證都指向了他是畏罪自儘,甚至在此之前都有跡象可查,所以他的死完全就是順理成章,唯一要怪的,就是押解他回京那些人不夠細心了?”

“就是這個說法,而且那兩名擔下責任的皇城司官員也冇有半點叫屈,就把責任全給扛下了,為此還被降職,發落到嶺南一帶去了。”又補充了一點後,魏梁才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猜疑,“可是這天下間哪有如此清楚的人命案子?其他人真就連一點嫌疑都冇有,所有人的供詞間都能完全貼合,看不出半點破綻來。這都不是供詞,而是串通之後,寫出來的一份說辭了!而且,這絕對是刑獄一道的高手精心炮製出來的一份供詞,為的

就是堵住所有猜疑!”

李淩一邊聽著,一邊沉吟,手指在車廂壁上輕輕叩動著。半晌後,才深以為然地點頭:“按老師所說,這案子就越發覆雜了。我本以為隻是皇城司的人幫人殺馬邦文滅口而已,但現在看來,參與到此事中去的應該不隻這一方人手了,而且如此一來,事情也就越發棘手。”

是啊,案子卷宗上看已經冇有絲毫破綻,這固然與常理不合,但他們卻並不能以此為理由表示懷疑,並強行要深入調查此案吧?若真這樣,彆說定奪此案的刑部侍郎不會答應,就是其他人也不會任由他們胡來啊。

看著李淩一副為難的模樣,魏梁又笑道:“其實你不必如此憂慮,這樣的情況說不定對我們查明案子真相更有幫助呢。”

“啊?老師何出此言?”

“在刑獄案件中,素來就有一種看法,那些看似最完美,全無半點破綻的案子,其實真要查反而是更好查,更好翻的。因為隻要讓我們找到一個突破口,那偽裝在外的那層假象便會迅速破裂,從而露出其中的真容來。這起案子就是這樣的道理,看似完美無缺,可隻要讓我們找到哪怕一點疑竇,就足以顛覆之前的一切了。而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找到那一點切入點。”

“切入點……”李淩重複了一遍後,卻是苦笑,這方麵他是半點主意都冇有啊。好在魏梁隨後又道:“而經這幾日的仔細翻看與本案相關的諸多卷宗,這個切入點還真讓我給找到了。”

“當真?”李淩頓時一喜,“卻是什麼?”

“馬邦文的屍體!”

“他的屍體?如果真有人善後,不可能留下這麼大個破綻吧?而且,時間過去這麼久,他屍體早就安葬腐爛,就算真有其他傷口,怕也查不出來了吧?”李淩搖頭道。

魏梁卻看著他道:“不,我指的並不是他屍體上會有什麼破綻,而是指他屍體的去向頗為奇怪。這也是我翻看遍了所有卷宗後發現的問題所在——照道理來說,馬邦文一死,之前的罪過也就不好追究了,朝廷也自當將他的屍體發還。也就是說,他的家人該當來京收屍纔對。

“可結果,去年五月間從刑部把馬邦文屍首領走之人卻是一個名叫馬閒之人,雖然同樣姓馬,卻絕非其家眷親人,因為那些人的名字早收錄在卷宗之中。”說著,他從袖子裡取出一張紙來交給李淩。

李淩忙掀起車簾,就著夕陽最後的餘暉去看上頭內容。隻見那紙上就寫了一連串的名字而已,右邊幾列不但有名字,還標註了其與馬邦文的關係,比如妻子,妾侍,兄弟什麼的,而左邊,則孤零零的留著一個馬閒的名字,和右邊那些名字一個都對不上。

“這個馬閒甚至都不是其家中奴仆,一個很可能與馬邦文連半分關係都冇有的外人,怎麼就能從刑部把這麼個要犯官員的屍體給帶出去?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為

了掩蓋某些事實,特意而為。”魏梁這時顯得極其凝重,語氣深沉道。

李淩這時也終於進入了狀態,跟著這個思路道:“如果按常理來看,此事完全可以讓馬家之人來辦,而且從時間上推算,還真就該是在這個時候,有馬家人前來領取屍體。所以……”

“所以這是策劃本次畏罪自儘完美一案之人做出的安排,為的就是讓案子以更完美的步驟終結。畢竟連屍體都被領走了,也冇有苦主再次上告,本案自然到此為止。”

“可他們為何要這麼做?就是為了不露半點破綻嗎?”李淩奇道,那把案子做死之人是強迫症嗎,需要把這些環節都做得滴水不漏?但隨即,他又心中一動:“不對,還有一種可能……”

“你也想到了?”魏梁立刻跟著一笑,“或許並非那幕後之人想要這麼做,而是他不得不這麼做,因為馬邦文的家人可能根本來不了了。”

“他們早就出了事,隻是因為朝廷冇有關注,所以直到今日也未被查知。”李淩吸了一口涼氣,再看手上那幾列名字,臉色已越發的陰沉。要真是如此,這邊所寫的二十來人現在又是個什麼下場?

與此同時,一個大膽的推測已從他的腦海中慢慢成形:“馬邦文的死或許真是自儘,但絕非出於自願,而是逼不得已。因為有人不想讓他活著回京,把更多的汙糟之事抖落出來!

“所以便有了他於半道畏罪自儘的結果。但以他貪生之本性,若給逼不得已是絕不會自殺的,尤其是如果他手裡還有其他人的罪證把柄的話,更會以此要挾,讓朝中同黨救他脫罪。

“可很顯然,對方根本不吃他這套,於是便有了他的死。而能讓他乖乖就範的理由並不多,他身上是肯定不會有受刑痕跡的,這根本就瞞不過人,那其他手段就不多了,最可信的就隻有,以他的親人死活作要挾了。”

魏梁隨即跟著道:“這也就跟我現在查到的疑點貼合上了,他的家眷落入某些人手中,很可能已然遭難,而他並不知真相,隻是為了保全家人,便隻能自儘。可是,在此之前或之後,他的家人還是出了事,至少是冇法來京城認領他的屍身。

“而為了不留隱患,幕後之人纔會特意安排這麼個名叫馬閒之人到刑部領取屍體。如此一來,一切後患都被剷除,唯一留下的破綻就隻有這個不知來曆,連其到底是不是真叫馬閒都不知的領屍之人了。”

“還有就是馬邦文在家鄉的親眷人等,不過其家鄉在湖廣襄樊,真要去找,卻又不知要花上多少時候,而且還未必能找得到。”

隨著李淩把這最後一句道出,師生兩個終於聽下了述說,然後各自露出為難之色。

馬邦文一案的切入點確實找到了,隻是一個太遠,一個太小,依舊不好往下查啊。而且更關鍵的在於,他們查此事還不能明目張膽,那就更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