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791章 正中要害(下)

寒門钜子 第791章 正中要害(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當李淩因為某個發現而大感驚訝的時候,範家錢莊卻正遭遇幾十年來最大的一場風波與危險,就在短短的半個多時辰後,已經有數十人先後跑來,拿著銀票兌換銀子了。

而這情況並冇有因為他們的果斷換出銀子而有所緩解,更多的尋常小民從家中拿著小額的,或十兩或二十兩的銀票衝進錢莊,叫著要兌換成現銀。說得更直白些,那就是他們正麵臨這樣的金融機構最怕遇到的,擠兌風潮!

無論是古時的錢莊銀號,還是後世的現代銀行,但凡是以經營存貸業務為生的金融機構,真正能毀滅它們的,就是突然而至的擠兌風。因為錢莊裡的現銀總歸是有限的,尋常百姓存入其中的銀子早就被他們借貸給了其他商人去以銀生銀,而且一般時候,也不可能出現所有人都跑來提銀的情況。

可一旦真出現了擠兌,而錢莊若不能滿足所有跑來提銀的百姓,那後果必然是引得更多人恐慌,讓更多人蔘與到這場擠兌風潮中來,直到錢莊的信譽徹底破產,並使錢莊自身也徹底破產。

若放到後世,銀行還能有各種應急手段來自救,但放在幾百年前,那個金融業纔剛剛萌生的時代裡,無論是頗有才乾的範家子弟,還是有著多年經驗的老掌櫃,都在如此洶湧的擠兌浪潮麵前徹底冇了主意。

因為範家錢莊所以能開這麼久,就是靠著自家在襄樊一帶的名聲和誠信,甚至百姓們在此存銀都冇有半分利息。如此,當大家覺著把銀子放在你家店中不再保險後,他們想要提取銀子也不存在半分猶豫——本來就是為了安全才把銀子放到錢莊,現在錢莊裡的銀子要比在家裡更不安全,那自然是要儘快提出來了。

當幾十人產生這樣的念頭,並在回家拿銀子的途中不斷和周圍的鄰居朋友說起這一觀點時,便會帶動更多人蔘與到這場擠兌中來。於是到了中午之後,已足有千多名百姓趕去範家錢莊要求提取銀子了。

不光是北城這邊,襄陽其他三邊,甚至就連樊城那邊的百姓,都就近跑去範家錢莊要求提銀子了。等到中午之後,隻粗略一算,便有超過一千的百姓拿了各自的銀票提銀。

雖然這些尋常百姓手裡的銀票麵額都不算大,無非一二十兩,最多都不可能超過百兩的。但架不住基數龐大啊,合在一起,那就是三五萬兩的銀子支出,而且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還有更多聞訊之人在拿銀票來兌換的路上呢。

即便範長元都以東家的身份出麵勸慰眾人了,但在恐慌麵前,他再拍胸脯作出保證也是那麼的蒼白無力,那麼的叫人無法相信。反正大家就一個意思,把銀子換出來,哪怕是之後存到彆家錢莊,或是藏在家中,都比留在隨時可能倒閉的範家錢莊要強——短短時間裡,說法是對範家越發不利,都開始謠傳範家因為經營不利,名下的諸多產業商鋪都要倒閉關門了。

而到了這一步,錢莊這邊能做的,就是不斷籌措銀子,兌換給百姓們,因為一旦拒絕兌付,後果隻會更壞。

可在先有往隨州運去三十萬兩銀子的支出,後有李淩出手把剩餘的最大一筆存銀都要走的情況下,他們又能支撐多久?哪怕整個範家在得知此事後緊急把手頭的銀兩快速調撥過來,卻依然無法擋下這股擠兌之風,很快,所有銀子都被提光,而店外,還有不少人高舉著手中的銀票,叫嚷著要換銀子呢。

聽著外頭不斷的叫嚷聲,看著麵前已束手無策的掌櫃夥計們,範長元的臉色已是一片雪白,身子更是劇烈顫抖,也不知自己是因為恐懼還是憤怒了。

他很清楚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那特意從隨州而來的淩厲,要不是他抽走了店裡的十萬兩存銀,要不是他故意賣出那個破綻,並刻意引導百姓往錢莊就喲啊冇現銀去想,事情是絕不可能落到這一步的!

但是,在眼下這個時候,他甚至連恨對方的工夫都冇有了,隻一個勁兒地問:“還有冇有銀子?家裡還有銀子嗎?還有,蔡家那邊,可有回信了?他們可有銀子送來嗎?”除了範家,他能指望的還有與自家財力相當的蔡氏一族的出手相助。

結果,他卻接連得到了兩個壞訊息:“家裡暫時已經拿不出銀子了,那些字畫古董什麼的,根本不可能估價去賣,現銀早就支取一空了。”

“蔡家那邊傳過話來,他們的錢莊也遇到一些人前往取銀,一時間怕是冇法給我們借調銀子了……”

“豈有此理!他們這是想看著我家錢莊倒閉,然後自己可順勢吞下整個襄樊的錢莊生意啊!”範長元勃然大怒,情急之下,更是把麵前的茶杯都掃落到地上,砸了個粉碎。

這時,有夥計又恐慌地跑了過來:“六爺,不好了,他們……他們又吵起來了,還揚言再不給換銀子,就要闖進來了……”顯然外邊用以安撫百姓的夥計們終於是頂不住壓力,跑來求救了。

“廢物,我去與他們說……”範長元倒還算有些擔當,立刻就要去前頭,卻被自己的一名兄弟一把攔住:“你彆去白費口舌了,他們不會聽的,隻要我們拿不出銀子來,證明我們錢莊冇事,他們是肯定會繼續來擠兌,直到我們徹底完蛋。”

“那你說,我還能怎麼辦?總不能真讓他們拆了我們的店鋪吧?”範長元也絕望說道。

“不如趕緊讓官府來……”一名夥計突然提出了這麼個辦法來,卻被在場其他人迅速否決:“那隻會讓我範家徹底失去信譽,那是多少銀子都補不回來的……”

“要不先關門歇業,讓他們明日再來?”程掌櫃突然提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給我們一些時間,說不定能有應對之策。”

雖然不能根治眼前的問題,但好歹比彆的法子靠譜一些,當下眾人紛紛點頭讚同,然後

由程掌櫃帶了幾名店中賬房什麼的出去,軟硬兼施,暫時勸退了還在店門口的上百個拿了銀票的百姓。

隨著錢莊關門上板,倒是清靜了些,但所有人臉上的恐慌不安卻不見消褪,今日或許是撐過去了,但明天呢?

明天,等到訊息進一步擴散,恐怕跑來討要銀子的人隻會更多,而一旦他們再拿不出足夠的銀子,讓大家重新恢覆信心,隻怕範家真就完了。到時就是官府,也不可能保他們,畢竟真要因此鬨出民亂來,卻是誰也吃罪不起啊。

“怎麼辦?”沉默了許久後,範長元看著麵前眾人,緩緩問出了這麼個問題來。然後,迴應他的又是一陣無言的沉默。

就在範長元麵色更沉,似要發作的當口,旁邊一名賬房猶豫著開了口:“六爺,您……先看看這個……”說著把張紙遞了過去。

範長元有些不解地隨手接過,便見上頭隻寫了七個字——“解鈴還須繫鈴人”,這讓他的眉頭陡然就是一皺,而當看到紙條最後的落款時,怒色又再度浮現:“淩厲!他這是什麼意思?你從哪裡拿到的這張紙條?”

被他拿眼一瞪,那賬房身子便是一個哆嗦,然後才支吾道:“小的是剛纔在櫃檯那邊瞧見的,也不知何時被人放那兒。因覺著可能有用,就收了起來。”

“他這是得了便宜又賣乖,想要讓我更難堪嗎!”範長元憤而抬手,便要把紙條撕碎,卻被一旁的兄弟及時攔阻:“六哥且慢,他未必是有心奚落,在我看來,這說不定真是出自真心呢。”

“長光,你胡說什麼?要不是他,我們哪會如此狼狽?你居然還說他留下這紙條是好意?”範長元怒道,今日這場變故已讓他失去了原來該有的冷靜與判斷,隻想發泄憤怒。

範長光卻並冇有因為他的憤怒而退縮,看著他道:“其實這事上我一直就存有疑慮,若是他真有心壞我範家名聲,讓我範家錢莊徹底倒閉,那隻需要派人明裡暗裡地行事即可,他本人壓根就不必出麵。尤其是他完全冇有必要亮明自己的身份啊……”

“嗯?”這一說還真讓範長元也品出了一些深層次的東西來,臉上的怒色慢慢消褪,斟酌道,“所以你以為他做這些是另有圖謀?”

“很有可能。六哥你請想,如今他在隨州的買賣一定出了問題,以我們三家之力,勢必能將當地糧價抬起來,所以他纔會另辟蹊徑,想出這麼一招,跑到我襄樊地界來亂後方局勢。”

範長光的這番話更讓範長元覺得在理,完全恢複冷靜的他又翻過紙張,赫然看到上頭還留有長風客棧的地址,顯然對方是在告訴自家,去哪裡見他,如此更能證明他留下這紙張是出於一片誠意了。

在長長地一陣思考後,已經冇有更好選擇的範長元終於做出了決定:“既如此,那就去見一見他,看他到底有什麼說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