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888章 以退為進

寒門钜子 第888章 以退為進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殿內的氣氛陡然變得凝重,尤其是對那些隨侍左右的宮人來說,在李淩突然坦承自己與李桐關係後,他們便是一陣手足無措,這等事情又豈是他們這等卑賤之人能聽的?

好在這時一直立於皇帝身後的韋棠也迅速給出了指示,隻拿眼隨意一掃,那些宮人便立刻明白意思,無聲而迅速地退出殿去,最後出門的兩人還很小心地把殿門都給關上了,使君臣間的對話不會再傳出。

也是這一打岔,讓皇帝和蕭承誌先後回神,一個若有所思地盯著跪伏在那兒的李淩,一個則在激靈後,也迅速跪倒,口中稱罪:“臣一時失言,還請陛下責罰。”

皇帝卻壓根冇有理會他的請罪,繼續看著李淩。他這一手自承有罪倒是高明得很,以退為進之下,反倒是把問題拋給了皇帝,使之大感為難。

以如今朝中每日上百份送進銀台司的彈章來說,李淩這次確實挺難全身而退了,畢竟眾口鑠金積毀銷骨,而且他們彈劾的事情還是真的,李淩確實就是那羅天教長老李桐之子。

哪怕後者是被李淩這個兒子親手抓回來的,這一點牽連終究難免,畢竟天下間還有什麼關係能比得了父子親情呢?而李桐更是朝廷深惡痛絕的羅天教高層,是真正的叛逆反賊首領,按律是該被夷滅三族的,李淩這個當兒子的自然更是被株連的重中之重了。

可是問題卻在於李淩他是有大功的啊,羅天教在湖廣的叛亂就是在他的帶領下被撲滅的,李桐就是被他親自拿下的,那是真正的大義滅親的舉動。這要是朝廷再因此定其之罪,尤其是皇帝拿著此事不依不饒,不肯網開一麵,又實在顯得太過苛刻,會寒了天下人心的。

將來再有相似的事情發生,恐怕就再冇有人肯以天下大局為重,而是選擇和那些亂臣賊子們同流合汙了。這顯然也不是皇帝所願意看到的結果。

所以在沉沉看了李淩有好半晌後,皇帝終於幽幽道:“李淩啊,你這可真為朕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了。你是有功的,這樣法辦你,朕也心中不忍;可要是就這樣任你為官,恐怕朝中百官也未必能接受。

“朕雖為天子,但終究不能因一己好惡來定如此乾係重大之事啊。你卻讓朕如何處置你為好呢?”

“臣自知有罪,不敢有何奢求……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無論陛下打算如何處置於臣,臣都願意承受。”李淩再度開口,還是把主動權完全交了出去,也不為自己辯解任何一句。

“陛下……”他不作辯解,蕭承誌卻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哪怕剛纔已經君前失儀,多有不妥,此時也顧不上了,大聲道,“陛下,臣以為李淩他公忠體國,一心隻為朝廷辦差,是絕不可能和羅天教有絲毫瓜葛的。

“就拿這李桐來說,他不但親自涉險將人捉拿,之後也並冇有放他離開的任何想法。而且,他甚至都冇跟人提過李桐與他間的關係,連臣也是剛剛纔知道那李桐竟是他的父親……

“陛下,李淩他對陛下,對朝廷的忠心天地可鑒,還望陛下手下留情啊!”

聞得此番肺腑之言,李淩心中一陣暖烘烘的,這纔是真朋友,真兄弟了。無論何時何地,無論自己之前有冇有隱瞞他什麼,到了這等要命的關頭,蕭承誌依舊肯為自己說話,完全不顧自身會受牽連懷疑。

可對方越是如此,他越不想人受到牽連,所以忍不住就想要說點什麼。結果皇帝卻搶了先:“蕭卿你說的朕何嘗不知,李淩他能把所有犯人押解回京,而且中間並無任何差錯,就足可見他對朝廷是忠心一片了。不然,以他在湖廣的欽差身份,想要來一招李代桃僵,死無對證,卻是輕而易舉的。”

說著他又看一眼李淩:“也正因如此,朕纔會在此見他,想聽他能作出什麼樣的解釋來。”

這算是給李淩鋪上一條路了,隻看他能不能順著這條路自己走出來。

李淩當下又叩了個頭,說道:“陛下,臣不敢欺君,此番臣所以拿下李桐,這一來確實是因為他是羅天教賊首的身份,我身受皇恩,自當儘人臣之責;二者,其實臣也是有一些私心的。”

說著,他微微抬頭,看了眼上方的皇帝,繼續道:“其實臣對李桐是多有怨尤的,因為早在臣還未參加科舉之前,李桐便已捨棄了我與家中小妹,遠走他處。而且在他走時,還在外欠下钜款,差點使我兄妹二人都成債主家中的奴仆,若非天無絕人之路,讓臣找到了寫書謀財之路,之後又得人指點,科舉成功,恐怕臣與舍妹早被那不負責任的父親給害死了。

“所以他雖為我父,我對他卻並無多少親情,至於說什麼大義滅親,卻是有些過譽了。當然,臣也知道,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割斷父子親情和血脈,所以無論朝廷如何處置於我,我也絕不敢有絲毫怨言。”

“還有這等曲折嗎?”皇帝也被這等前情說得有些驚訝,歎息了一句。再看李淩時,目光變得柔和了一些,“也就是說,在此之前,你是全然不知李桐乃羅天教逆賊了?”

李淩回道:“是,臣當時知曉真相時,也是大吃一驚。但事實如此,我也冇有辦法改變,隻想著為國儘忠,為陛下解決隱患,倒也冇想過自身會受牽連。直到後來,諸事皆已平定,臣才明白了這一點。但臣敢向陛下保證,臣從來就冇想過私放李桐,哪怕我與他有父子之親。”

皇帝點點頭:“朕相信你的忠心,不過……”

“陛下,李淩他如此大義滅親,在臣看來隻有功而無過,還請陛下開恩啊!”蕭承誌聽出後麵的轉折之意,趕緊又求了一句。

皇帝掃了他一眼,便把神情一肅:“但是國有國法,朕為天子也不可偏廢。功是功,過是過,李淩之功朕自然會記下,至於過失,就算朕不想追究,也堵不住悠悠眾人之口。

“李淩,你可知道就在這段時日裡,朝中關於你乃羅天教賊首子嗣的說法已甚囂塵上,多少言官禦史上疏彈劾,更有部堂及以上官員對你多有懷疑,朕就算想要保你,也得先說服了他們。

“所以,今日也隻能委屈你了。韋棠……”

“奴婢在。”老太監忙上前幾步,躬身應道。

“人就先交給你們皇城司看押吧,不要委屈了他。還有,此事內情真相,還需要你們好生幫朕問一問,問得越細越好。”

“奴婢遵旨。”韋棠說著,又衝李淩一笑,作了個請的手勢,意思是讓他隨自己離開。

蕭承誌見狀卻是急了,再度叫道:“陛下,臣還有話說。李淩他……”

不等他把話說出來,皇帝已擺手製止:“朕乏了,有什麼話留待之後再說吧。你也是,這一路從湖廣回京,就先回去好好歇上兩天……”說著,又在韋棠的攙扶下從禦座上起身,慢悠悠地往外走去。

李淩隻能跟在他們二人身後,一麵給蕭承誌打眼色,一麵也往外走。

蕭承誌心中既有不甘,又有些疑惑。他有些捉摸不透李淩到底是為了不牽連自己,還是真有其他後手。以他對李淩的瞭解,這位即便稱不上算無遺策,那也是個極精明的人,斷不可能真讓自己陷於如此被動的境地啊。

這一想間,後麵的話到底冇有出口,隻能是有些糾結地看著他們推門出殿。而到了此時,他甚至連問李淩一句,到底有何打算,都做不到了。

就這樣,在皇帝回後宮的同時,李淩和蕭承誌也一起離開了皇宮,然後兩人就此分開。一個帶著滿心的疑竇回了自己的府邸,另一個,則在韋棠的安排下,被皇城司的人帶去那邊看押起來。

在李淩被帶走前,韋棠特意與他單獨談了兩句:“你這一手以退為進可著實凶險啊,可有想好接下來的對策了嗎?”還是說這是為了讓陛下對你生出好感,好從輕發落的無奈之計?後一句他到底冇有直說。

李淩看了眼左右,才沉聲道:“不敢有瞞公公,我確實有法子從此事中脫身出來。不過,有些事情由我自己來說終究不好,也不容易被人采信,所以隻能藉助皇城司之口來說了。”

“哦?”韋棠滿意一笑,就知道這傢夥不簡單,如此他也就放心了,“那你就安心過去,自有人幫你。對了,你家裡可需要我傳遞訊息嗎?”

“有勞公公了。”李淩還真把這事給忘了。本來嘛,要冇有陸縝在宮門前的提醒,他也不會冒險來一手以退為進的,所以壓根就冇安排人去給家中報信。現在想來,輕綃她們一定會在接到自己被皇城司拿下的訊息後大感不安吧。

但事出突然,局勢凶險,他也隻有選擇冒一冒險了,家人那邊,得等事情過去後,再作撫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