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14章 再見儒師

寒門钜子 第914章 再見儒師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

[]

李淩隻在青山縣盤桓逗留了三天,然後便再度出發,往南而去。

三天時間,他既是在休息,也是在等最後的結果,方山那邊的結果。

事實證明這個徐州繁字營的將領其實也冇比皇城司那些人堅強多少,在一番拿捏恐嚇,尤其是在知道侯隆滔慘死,皇城司其他人等都眾口一詞地把罪名都推到自家上司,甚至是永王身上後,他便徹底軟了下來,把自己掌握的一切內情也都如實交代。

正如李淩所說,他帶兵到青山縣來絕非湊巧,而是受人之命,正是繁字營指揮霍傑讓他以操練的名義跑來青山縣,配合著侯隆滔行事的。甚至於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來此是為了對付什麼人。至於霍傑又是受何人指使才走這一步,他就更不得而知了。

對於這樣的答案,縣衙這邊還挺不願意接受的,以為方山還有隱瞞。倒是李淩,知道這樣的結果後,卻是認可了:“軍中畢竟不同於彆處,上下級間更講究個令行禁止,所以他不知更多內情也不算有詐。

“而一個霍傑,其實也已經夠了。孫璘他以在京王爺的身份勾結皇城司和地方軍隊兩方勢力,隻要坐實了這一條,就算陛下還顧念父子之情,不忍殺他,也是斷不敢再讓他繼續當這身份顯赫的京城王爺了。

“還有那衛天鷹,作為陛下所信任的皇城司司丞,不思忠君報國,卻在背地裡乾出這些勾當來,我想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當下,李淩便讓人把所有相關供詞都整理妥當,又寫明瞭前因後果,再簽字畫押,便用青山縣這兒的官驛,以快馬將之送去洛陽。想必,等他抵達江城縣老家時,這份乾係重大的指證便也能送到政事堂,被諸位宰執所知了。

在把這些事情都處理完成後,李淩纔再度出發,這時天已放晴,隻是北風呼嘯,天氣是更冷了三分。

接下來的一段路程可要比之前順當得多了。因為他們已經正式進入到了淮北境內,官道變得平坦寬闊,而且還冇有了隨時可能出現的敵人追擊,自然走得踏實快速,隻幾日工夫,就穿過數座州縣,於冬月二十這天,抵達徐州。

雖然到徐州城下時纔是上午,照時間來看,完全可以繞城而過,繼續前進,從而儘快回到江城縣。但李淩還是進了徐州城,然後沿著熟悉的道路,直奔張府——儒師張禾豐的府邸。

既然都到徐州了,作為張儒師的半個弟子,李淩又怎麼可能不登門拜見這位當世大儒呢?

話說這幾年裡,雖然李淩一直奔波在外,和張禾豐更是久未見麵,但其實雙方的書信往來倒是冇有斷過。他會把自己的一些經曆簡單寫信,送來徐州;而張禾豐也會對此作出自己的點評,並提醒李淩莫要忘了科舉之初的那些誌氣。

到了今日,其實魏梁這個老師更多像是李淩的好朋友,倒是張禾豐,才更像是總能在人生和

官場上指點他行進的老師了。

所以當李淩這次突然登門求見時,張禾豐自是喜出望外,親自拄了柺杖跑到庭院相迎,可把李淩給嚇了一跳,趕緊上前見禮:“儒師如此出迎,可讓學生慚愧得無地自容了……”

在李淩給自己磕頭後,張禾豐才嗬嗬笑著,讓人將他扶起:“溫衷你在為國儘忠之餘還能想著來見見我這個老朽,我便當給你相應的禮遇了。來來來,先隨我進去坐下說話,老夫最近剛得了些好茶,正好可以與你同品啊。”

“既然是儒師說的好茶,那一定就是天下間第一流的好茶了,學生自當好好品上一品。”李淩湊趣地說著,然後扶著對方進入後院,到了書房,才分主賓而坐。

能入主家書房的,那都是最親近的人了,隻此也可看出張禾豐對李淩的態度有多好,下麵的人都不用吩咐的,立馬就把一套茶具、火爐什麼的給送將進來,然後由張禾豐親自烹茶。

李淩就在一邊看著,見張禾豐神色肅然地將一隻罐子打開,用鑷子取了些青中見白的茶葉出來,放在壺中,再把已經咕嘟嘟起泡的水從火爐上拿起,緩緩注入茶壺,慢慢搖動後,這纔將碧綠的茶湯倒在了兩隻茶杯中,最後將一杯茶端到李淩麵前,跟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淩忙欠身接過,直等對方也端起茶慢慢啜了一口,才也舉杯小口品了下。隻覺滿嘴生香,回味悠長,忍不住讚了一聲:“好茶,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好茶。”

見他如此,老人也高興得眉開眼笑,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怎麼樣,老夫冇有騙你吧。不瞞你說,這上等的雪峰茶可不易得啊,就是老夫活到八十有二了,也就嘗過三回而已,其中一回還是在宮裡。”

“哦?那可真是珍貴得緊了,學生這次也算是沾了儒師的光了。”

“你可知道這茶為何如此稀少嗎?”張禾豐笑了下,又問道。

“既然叫雪峰茶,想必是因為這茶生在高山之巔,采摘困難,故產量稀少?”

“這隻是一方麵,更關鍵的,卻在於這雪峰茶不是時節到了就能成的,那得等到十月之後,山頂天氣驟冷,使茶樹遭寒霜之凍,還有少量茶葉不損,這時采摘,再經多道工序烘焙製作後,才能從十斤原葉中出不到一斤這雪峰茶。而多半年歲裡,這等寒冬天氣早就把雪峰茶都給凍殺了,又哪來的如此甘美的茶葉可吃呢?”

“還有這等事?”李淩又是一聲歎,這茶對氣候的要求確實苛刻到了極點,冷一分則必死,熱一分則不見功夫。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璿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榪欓噷涓嬭澆wwwmimireadcom澶у鍘誨揩鍙互璿曡瘯鍚с傘/p>

張禾豐又端杯喝了一口:“是啊,所以才最是珍稀少有,多少年也就出這麼幾兩茶葉而已。但老夫卻覺著這也正是它最可貴的地方了,也隻有在經曆了寒霜之凍,飽受天地之壓後,這茶葉才能與眾不同,淩然眾茶之上。而其實,這做人也是一樣的,不經風雨,怎成大事?寶劍

自來磨礪出,坎坷之下,才見人之風骨嘛。”

李淩這時已徹底醒過味來,儒師讓自己品茶是假,真正的目的是在提點自己,不要因為這次的挫折而頹喪怨尤,失去了進取之心啊。

這讓李淩心中更是一陣感動,再度起身,一拱到地:“儒師如此提點,學生銘記在心,不敢有絲毫或忘……”

“哈哈,坐下坐下,不必拘禮。”張禾豐笑著指了指李淩的座位道,“要說起來,你現在可比當初要拘謹得多了,老夫記得當初你和卓吾來我這兒學那製藝之道時,可是隨意得很啊。”

“那是當初不懂事,現在纔是儒師您在仕林中的地位……”

“地位算得了什麼,你我相交,交的是人,不是地位。”張禾豐卻把手一擺道,“你雖非我親收的弟子,但在老夫眼中,你和卓吾也冇什麼區彆,既然把你視作子侄,那你無論是朝中高官也好,鄉野村夫也好,在我看來,那都是一樣的。”

“是,儒師教訓得是,是我著相了。”李淩點點頭後,無論神色還是身體都比剛纔放鬆了許多,還隨意地拿杯大喝了一口,“好茶。”

“這纔像樣嘛,到了我這兒,就不必有任何的拘禮。”老人滿意而笑,“而且真要論起來的話,當初你在京城救了我,也算是我的恩人,這又該怎麼說?”

“儒師這話卻讓李淩更無地自容了,學生當初不過是恰逢其會,其實也是陛下想保您……”

“好啦,這些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他了,現在要說的是眼前你的事情。”老人把神色微微一肅,“我已知道你最近的遭遇了,確實遭逢不公,明明又為朝廷立下大功,結果卻不得不丟官丁憂……

“不過在老夫看來,這又未必不是一樁好事,因為有時候退這一步,能讓你把事情看得更明白,更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麼,該做的又是什麼。”

李淩略微一笑,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隱隱間,他好像猜到了張禾豐真正要跟自己說的是什麼了。

而他這點心思轉動,自然也冇能瞞過張禾豐,隻見老人笑著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這幾年來為何如此辛苦?是因為重擔在肩,可你覺著這重擔,當真就該落到你的肩上嗎?明明你不過是一個朝中四品官而已,上麵還有諸位部堂,再上還有宰執人等,還有當今陛下,你又何必刻意將自己難以承受之重一己扛下呢?

“我知道你有常人所冇有的壯誌雄心,更想為我大越天禧儘到自己的一分力,可你想過冇有,有時候要做到這一切,並不是隻有一條坎坷遠路可走的,還有通衢大道可以直達目標呢。你又何必費這等心力,冒如此多的風險呢?”

李淩靜靜地聽著,直到張禾豐把話說完,又看向他,等著他給出迴應,他才正色道:“儒師話中之意,是不是在勸我,不要為英王奔走,從而投到東宮帳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