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16章 長賢之論(下)

寒門钜子 第916章 長賢之論(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黃文澤於此時出現在這兒當然不是刻意安排,他不可能掌握李淩的行蹤,隻是恰逢其會,來徐州訪友,而李淩又正好經此拜會張儒師,而兩位老人之前又對朝中諸皇子之爭有過一些討論,纔會讓他也對李淩生出了一些興趣來。

於是他便假借張禾豐之口,把自己的看法給拿了出來,試圖勸說李淩放棄繼續支援英王,轉而投入太子麾下,從而使朝局重新平靜。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璿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榪欓噷涓嬭澆wwwmimireadcom澶у鍘誨揩鍙互璿曡瘯鍚с傘/p>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張禾豐在此一事上居然還辯不過一個晚輩,這讓他不得不自己現身,再與李淩好生辯論一番。這倒不是說他有什麼私心,所說所做終歸還是為了這個國家,和天下黎民著想。

李淩也能明白對方的心思,雖然並不認同,卻也得打疊起精神來應對。因為他更明白黃文澤對天下讀書人的影響有多大,而讀書人又幾乎可以代表天下黎民的看法。從而使得這場與黃文澤的辯論看著都不比朝中那些爭鬥要簡單了。

這讓李淩完全專注起來,聽完黃文澤的話後,稍作思索,便道:“澤川先生所說的君臣之道自然要講,但那隻是對當今陛下來說,我等為臣者,包括英王都必須忠於陛下。可太子,儲君終究不算是真正的君王,正所謂天無二日民無二主,兩者豈能相提並論?

“至於兄弟鬩牆一說,就更是無端指責了,英王要爭皇位不假,卻從來不會用上歪門邪道,更不會乾出如之前的永王般搞出什麼賄賂邊將,導致後患無窮的勾當來。以上賂下,就算一時能得人擁戴,也得不到人的尊敬,不過貽笑大方而已。不知澤川先生以為如何?”

“話雖不錯,可因為英王要爭,終究會釀成朝中黨爭不斷,於國於朝還是一大損害啊。而且有些時候,就因為黨爭者不顧大局,往往還會遺禍於下,最終遭殃的還是黎民百姓,你身為朝臣就不覺著心中有愧嗎?”黃文澤當即又問道,就是手抓一點,你們的爭端會給大越帶來極大的破壞,讓百姓受苦。

對此一點,李淩倒是坦然認了:“先生所言在理,有爭端,終究會有人遭受無妄之災……但是,先生你總不能說冇有這些爭端,我大越天下就徹底太平,百姓就能安居樂業了吧?

“你對當今太子又有多少瞭解,真覺著他能為一代明君嗎?這一點我想張儒師要比你我更瞭解,剛纔也已經給出了他的看法。卻不知您避此不談,隻說什麼黨爭誤國,又有何用呢?”

這一番詰問,讓黃文澤一時無言以對,他有才氣,善詩書,但真論到能言善辯,卻顯然是比不了李淩了。何況,他對朝堂之事其實也知之甚少,畢竟當初他就隻是個掛冠而去的知府而已,那都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

現如今他雖聲名遠播,但叫人佩服的也隻是文采風流,和為人端方,終究不是真有什麼治政的才能啊。而世人對他

推崇備至,也隻是佩服他的才學,為人,再加上他不會對任何勢力造成威脅,自然樂得推這麼個人出來,更不會有人去和他做這樣的一場爭辯了。

而李淩顯然就冇有那麼多的顧慮,隻把自己想說的東西全說出來,用以駁倒對手:“先生你所謂的愛國愛民之心,更多隻是流於表麵,隻想著消弭眼下的爭端;卻完全忽略了真正的根子,是因為太子無能,他無法讓其他兄弟心服,無法讓陛下安心將皇位傳於他手,纔會先後永王,後有英王,站出來與之一爭!

“晚輩可以斷言一句,即便這次英王真罷了手,難保接下來就不會有新的皇子再站出來。所以,與其勸說英王放棄,還不如讓太子自己先修身養性,提高自己的才德,纔是正經!”

“李大人果然言辭犀利,讓老夫都有些招架不住了呀……”黃文澤在一陣沉默後,終於苦笑道,這算是變相地認輸了。確實,論起對此事的辯論,他已大敗虧輸,但他並冇有真正認輸,因為有一點是他最在意的“要是按李大人所言,那當初皇帝他就不該立太子為儲君……”

“這就又回到了剛纔我說的一點,陛下當年所以會立孫琮為太子,一方麵是因為他確實出身最貴重,乃是先皇後所出的嫡長子,二者也是為了社稷著想,畢竟國有儲君,才天下無憂嘛。這一點不正是滿朝文臣,以及天下讀書人所共同認定的嗎?

“可是這真就是合理的安排嗎?嫡長子繼承製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國中安定,但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多半是從小就被立作太子,他們的能力和心性在那時是很難看出來的。就如當今太子,早年間,張儒師也是他的師傅,可看出他其實氣量狹小,睚眥必報,卻又懦弱無擔當了嗎?

“所以我從來就認為此等關係到天下大局的太子之位當以立賢為主,隻有那真正賢明有才又有德的皇子,才配登上高位。不然,那就是胡亥楊廣一般,遺禍無窮,真正是天下遭難,百姓遭殃了!”

張禾豐在一旁聽得神色一陣變化,他是真開始認同李淩的說法了。雖然他和太子更親近些,但說到底,他更看重的還是大越的江山社稷,黎民安穩。而就他這些年對太子的認知不斷加深,也漸漸認同這不是一個合格的君王了。

黃文澤還在那兒糾結,他盯著李淩,足足半晌,才悶聲道:“那你怎麼就認定了英王便能強過太子?畢竟你口中的胡亥楊廣一開始也非太子,是他們靠著陰謀篡奪的太子之位。然後等到他們真登上帝位了,便原形畢露,導致秦與隋皆兩代而亡。”

“這個我確實無法給出證明,我能認同英王自然有我的判斷,卻無法強加於任何人……但是澤川先生,我們總不能因噎廢食吧?在明知道太子並不是合格賢君的情況下,卻不考慮一個更佳的人選。”

頓一下,李淩又斷然道:“還有,還有一點是我可以確信的。一直以來身在西南,更貼近百姓的英王,顯然要比一直高高在上的太子更瞭解民間疾苦!還有,論用兵作戰,他也要強過太子許多。太子雖然去過北疆,卻隻是在幽州城中暫住罷了,可英王當年在西南時,可是真正領兵和那些蠻族有過交鋒的。

“而如今,我大越北方邊患似乎威脅又大了起來,所以隻這一點上,我便認定英王要比太子更適合來日為君主了。最後,還有一事或許你們都不知道,當你們不屑於永王的種種賄賂下屬官員的舉動時,其實太子也冇少乾這樣的事情。倒是英王,既無必要,也冇這個資產來收買邊軍將領。”

“什麼?”

“此話當真?”

兩個老人幾乎同時變色,然後齊齊失聲叫了起來,這是他們怎麼都冇法相信,冇法接受的事情,甚至都懷疑李淩是在造謠汙衊。

李淩半點不作迴避地與他們對視:“這些事情都是學生親生經曆,我之前在北疆運糧籌措後勤時,便險些被那些得了太子好處,受其指使的官員將領所害。所以此事我是絕不會說錯的!

“要是二位先生不信我的話,大可以讓人去北疆探訪一二,有些東西還是留有蛛絲馬跡的……”

“你……不必說了。”黃文澤突然長長一歎,似乎是某種信念隨著這些話而崩潰,他的臉色也變得很是難看,“要真如此,太子確實不配為儲君。老夫會去打聽,要真如你所言,將來我不會再為太子說話。英王……若他真有你所說的那般英明,那……老夫也願意支援他。”

“老夫也一樣。”張禾豐也跟著道,李淩所說的太子的問題,對他的打擊也是相當不小,讓老人半晌都冇能緩過神來。

李淩一笑,心下更是一鬆,隻覺今日與兩老的一番對話,要比之前一路的風險廝殺更累。因為這場對話實在太重要了,張禾豐和黃文澤便是民間的意見領袖,他們的一句話,都能在朝野引起巨大的變數。

要是自己今日說不服他們,接下來身在京城的英王所要麵臨的難處必然極大。這是以往的自己所完全冇有在意的東西。而現在看來,自己此番的離京回鄉還真就來對了,因為這一下,卻是把個最大的隱患給解決掉了。

所以在吐出一口氣後,他又再度起身,衝二人行禮道:“二位先生德高義更高,學生今日也是得了許多的教訓。但有一點,我也希望由二位先生讓更多人知道,國之安定在君王,君之立在威德,在賢達,而不在年長年幼,不在所謂的嫡庶之彆!”

兩位老人這時也變得一片凝重,沉吟半晌後,先後點頭:“我們會再作探討,溫衷(李大人)你就放心吧,再有最後結論前,太子儲君一事,我們不會再多作他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