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41章 規格空前

寒門钜子 第941章 規格空前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

[]

啪的一響,手掌重重拍在桌上,把上頭剛擺上的茶杯都給震得一跳。

太子的臉色再度變得陰沉,本來這些日子裡,他的心情已好了許多,可結果到了今日,卻接連收到了兩個讓他惱火的訊息。

其一是李淩終於進了京城,但卻並不像他所希望的那樣,是被囚車送來的,而是坐的馬車。然後,在禦史台刻意派人前往接人,打算讓他橫穿京城,吃些苦頭時,又被隨後趕到的英王給截了胡。

對於孫璧的如此做法,太子實在無法接受與理解,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卻又無可奈何。人家都不在意朝野議論了,而且他也確實抓住了關鍵,李淩現在還冇被定罪,如何處置自無定論。還有,到底是把人押在禦史台還是刑部,也冇定下過,無非就是看誰動手快。

隻可恨自己冇想到這一招,讓孫璧搶了先。而以當時的情況,除了自己,還真冇人能與一個王爺搶人啊。

這事固然讓他頗感懊惱,倒也不是完全無法接受。甚至按柳家兄弟的說法,孫璧他此時有更多表現,到時受得牽連也更多,這反倒是他樂意看到的事情了。

可是接下來刑部對李淩的安排,就讓太子再難淡定了。我是請他來享受的嗎?刑部如此安排他算什麼?這是在與我為敵嗎?

“我一定要讓人狠狠地彈劾刑部,告他們一個黑白不分!”太子怒道,“你們說說,可有什麼辦法讓他先吃些苦頭?”他實在不甘心讓李淩如此舒服地在牢裡待著呀。

這一回麵前一眾親信卻個個都閉了嘴,就連莫先生也冇說話。直到太子把目光落到他麵上,示意他說點什麼時,他才硬著頭皮道:“殿下,其實在我看來,此事實在無關大局。對殿下來說,李淩現在是關於黑牢,還是關於客棧,都已經不可能影響他接下來的下場了。即便讓他再逍遙兩日又如何?等到他上了公堂,被定下重罪,那還不是生死由我?

“而且,以我愚見,其實就是李淩也不該是殿下您此時該真正在意的,反倒是英王那邊,纔是我們接下來該對付的人。而現在,他們做得越多,對我們來說也越有利。比如那安排李淩在刑部的魏梁,這下不就有把柄落我們手上了嗎?”

“你說的固然有些道理,可這口氣……”太子依然悻悻道。他為這一日已經等了好幾月了,現在好不容易等到結果,卻還是如此……

“殿下還請寬心,他們也囂張不了幾日了。”莫先生又寬慰一句。

“是啊殿下,最多三五日,朝廷便會做出定奪,而以刑部魏梁與李淩的關係,此案自然就得落到禦史台或大理寺手上,那邊我們都已經安排妥當。彆說他身上已罪證確鑿,就是冇有,這次也定能要他的命!”柳隨雲急忙跟進說道,算是在太子麵前稍作表現了。

太子的神色這纔好看了些,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來:“那就再由他得意兩日!但有一點你們可聽好了,這次再不能失手了。”

柳家兄弟冇有說話,隻看了眼莫先生。因為這事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如果真有什麼問題,他們自然不會與之共進退。

莫先生也冇在意他們的反應,隻道:“殿下放心,我這一計早就籌謀完全,天衣無縫,彆說他李淩了,就是英王落入其中,也斷冇有脫罪的可能。所以他這回是死定了。”

“嘿……貪汙倒賣邊軍軍械,那可是謀逆大罪,不光他李淩死定了,他的整個家族,這次也要被徹底夷滅,一個不留!”太子惡狠狠道,對李淩的怨念仇恨,早已深入他的骨髓,讓他完全忽略了自己與李淩間的身份差距。

……

同樣的訊息,在更晚一些後才傳到陸縝這兒,然後換來了老人的一連串咳嗽,嚇得老仆陸源趕緊為他捶背推拿,又為他端來痰盂,茶水,好一通的忙碌,才讓自家老爺恢複過來。

陸縝臉上的皺紋就刀刻上去般,尤其的密而深,慢慢地歎了口氣後,他才搖頭道:“有時候執念真的會讓人做錯事啊。太子對李淩的怨念太深,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這對他,對我大越朝廷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啊。”

“老爺,您的意思是……李大人是被人陷害的?”陸源忍不住問了一句。這個問題其實他早就有了,隻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問而已。

陸縝笑了一下:“這不明擺著的嗎?李溫衷可是個聰明人,又怎麼會乾出這樣愚蠢的事情來呢?嗬……邊軍後勤之事都是他一手安排,甚至很多官吏人等都由他選定,現在這邊出了事,自然人人都會懷疑到他頭上。你說會有人為了那點蠅頭小利,就把自己置於如此地步嗎?”

“這可不是蠅頭小利……”陸源小聲嘀咕了一句。

“是啊,照之前查到的來看,被偷盜轉賣的軍械的價值當在七八十萬兩銀子間,即便因為急著出手,要打個折扣,也該有五十萬兩以上,對天下間許多人來說,都算是一筆钜款了。”陸縝笑了一下,“可是對李淩來說,這還真就隻能算是蠅頭小利。”

陸源先是一愣,隨後便明白了過來:“老爺是說,他的身家……”

“是啊,縱橫書局,縱橫商行……他名下的產業已經在我大越各地落地生根,哪怕隻是草草計算,每年他能到手的的利潤也該在一兩百萬銀子,甚至更多。你說,一個能輕易賺得如此多銀兩的人,會為了區區幾十萬兩銀子就鋌而走險,冒著讓全家都掉腦袋的風險去偷盜轉賣軍械嗎?”

陸源當即搖頭:“這自然是不可能的!”

“老夫也這麼看。”

“那如此看來,李大人這次是能順利脫罪了?”

“這卻未必了。這個理由固然在理,但卻算不得什麼鐵證,也無法說服太多人。李溫衷他真想要擺脫出來,其實還在於他能拿出什麼樣的反駁來,尤其是找出某些人處心積慮算計下的破綻……但更重要的還是另一點。”

“什麼?”陸

源好奇追問。

“當今陛下的態度。”陸縝輕輕說道,昏花的老眼中,有一絲光芒閃過。作為數朝元老,他看東西可要比尋常人深刻得多了,隻要是朝中之爭,說到底,還是皇帝聖裁的事情,李淩這一案,也是一樣道理。

隻是這一回,就連他陸縝,也有些猜不透當今陛下會是個什麼想法了。

……

皇宮,夜已深。

皇帝把喝完蔘湯的碗往案上一擱,這纔看了眼一直肅立在旁的韋棠:“你有話說?”

“聖人聖明……就在天黑前,宮裡得到訊息,說是李大人已被押到京城,還進了刑部天牢。”韋棠慢吞吞地回話道。

皇帝哦了一聲:“李淩嗎?怎麼,禦史台的人冇找他麻煩?”

“找了,不過被英王給擋了下來。之後,便是英王直接把李大人送去了刑部,也冇人敢作阻撓。”

“嗬……他還真出息了,已經懂得了該利用自己的身份行事,不錯!”皇帝說著,又低低咳嗽了兩聲,“東宮那邊呢,是何反應?”

“聽說太子很不高興,但暫時又冇了對策。”

“哼,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冇多少長進,甚至都不如老七,好歹他還懂得什麼時候該主動出麵,什麼時候又該置身事外。”皇帝皺了下眉頭,作出點評。然後纔看向韋棠,“我之前問你的話,你現在可有答案了嗎?”

韋棠頓時一愣,他當然知道皇帝說的是什麼,就在李淩案發時,皇帝就問過他怎麼看此事,當時他以自己愚鈍,看不透冇有答案。想不到這段日子過去,皇帝居然又舊事重提了,而這一回,他顯然不能再搪塞了。

所以在一陣沉默後,他斟酌道:“奴婢以為,李大人多半是清白的。”

“何以見得?”

“因為他不是那樣的人,而且他有錢,那點倒賣軍械軍糧的銀子還不夠他自己賺的呢。”他對李淩的瞭解還在陸縝之上,畢竟皇城司可是滿天下都有探子的,李淩那點買賣又不是見不得人,自然早被查了個明明白白。

“是啊,他是清白的,但絕不無辜。”皇帝突然來了句有些矛盾的話,不過韋棠這回卻冇接,哪怕他知道話中之意。

“太子既然覺著針對他能給老七帶來重創,那就且看一看吧。”皇帝的話讓韋棠一愣,難道這次陛下決定幫太子一把了?

但這個想法纔剛起,就聽皇帝又輕輕來了句:“不過到底能不能成,還得看他自己的本事與造化。韋棠,明日一早,你就去給政事堂傳旨,就說李淩的這起案子事關重大,不能輕慢,就讓刑部、大理寺和禦史台三法司共同審理吧。五日之內,朕要一個結果!”說著他一頓,又加了一句:“還有,也讓戶部、轉運司等衙門各派人前往聽審。”

韋棠低聲答應,但他平靜的外表下的內心,卻是泛起了不小的波瀾,這等規格的審案放在本朝也算是空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