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45章 中場

寒門钜子 第945章 中場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

三司會審的第一堂就這麼結束,可以說,隨著諸多證據證人的相繼出現,李淩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他的罪名已到了非認不可的地步。

整條證據鏈都已經齊全了,包括他是如何把軍中物資從北方軍營偷出來的,以及如何掩蓋的這一切。唯一的疑問或許就隻有他為何要這麼做了。但很顯然,在如今的官場上,大家最不在意的就是這個動機問題,隻要落實,那就是嚴懲不貸,誰管你是因為哪個緣故才走上貪汙犯罪的道路啊。

所以哪怕案子審到最後李淩未被徹底定罪,但對許多關注此事的人來說,這也就是個時間問題了。第一堂不能定他的罪,不還有第二堂嗎?到時,再添上緊急送來的邊軍軍糧物資被人偷盜的罪證,還愁不能殺他?

所以,李淩這次是真死定了!恐怕現在的他,已經在牢房內輾轉反側,恐慌不已了吧……至少有一多半人,是如此想到。

可事實上,他們卻都錯了。

在回到自己的單獨牢房後,李淩不但冇有一點恐慌擔憂,反而露出了興奮之色來:“這些人終於相繼都把馬腳給露出來了。雄州、幽州,再加霸州,這些地方軍中一定就有他們的人,還有轉運司裡,葉榮,終究隻是個衝鋒在前的,其背後一定還有人在指使著這一切。

“我確實小瞧了這個財政衙門內其他人的能力,唔,應該就是這個葉榮了,他看似能力不強,也冇什麼野心,可顯然在算賬一道上卻不比我要弱,至少在賬目上,是一把好手。這應該就是太子方麵拿來對付我的殺手鐧了……

“但是,他們把這麼個人推到前台已經犯下大錯了,他若一直藏於暗處,我們或許還不能查到更多,但有了這一個突破口,我相信以皇城司的耳目,必能將那藏得最深的太子親信給找出來!”

這時,李淩耳邊似乎又響起了孫璧那日在車上跟自己說的話:“其實想要幫你脫罪真不算太難,難的卻是把那些想要害你的人全找出來,不然以後說不定又有新的陷阱出現。要時時提心吊膽地等著他們出招,可實在太被動了。

“所以我這次的計劃是,以你的案子為契機,把這些傢夥儘量引出來。而你要做的,就是在審案時儘量支撐,讓他們更多地亮出底牌來。他們的底牌亮得越多,隱藏在水麵之下的力量也暴露得越多,那接下來,我們就能有的放矢,藉此機會,把他們一個個拔除掉了!”

說這些時,李淩看到孫璧眼中的興奮與殺意是怎麼都掩蓋不住的。這一刻的英王,終於是把自己的獠牙給亮了出來,再不是以往般人畜無害的和善模樣。

其實此中計劃他冇有必要完全跟李淩說出來,畢竟此時的他最多就是個魚餌的作用。但孫璧還是將一切和盤托出,顯然,在他心中,李淩依然是自己最重視的人,自己的一切都可以與之分享。

所以李淩自然也不會有絲毫的埋怨與不安,一口就應下了此事,哪怕自己身處險境,也無有半點退縮。

而現在,事情真就如孫璧所想般發展了,一堂審完,一下之前未被查到的太子一黨人員也相繼浮出水麵。邊軍中有,轉運司有,還有作為主審的那兩位,都已經把自己太子一黨的身份刻到腦門上了。

“也差不多了吧,我想到了下一次堂審,那些能證明我是被人冤枉的鐵證就該呈送上堂了。”李淩靠坐在那兒,眯眼看著最後一縷陽光透過小小的氣窗打在牆上,嘴角微微上翹,作出瞭如此判斷。

……

東宮。

太子對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此時整張臉都是陰沉沉的,這讓麵前幾名臣下,尤其是前來稟報今日審訊前後的孫達明和簡崇兩人都有些忐忑不安,目光低垂,都不敢與太子有任何交集了。

太子卻冇打算就這樣放過二人,很快就道:“明明都已經把一切罪證都幫你們安排好了,還有諸多人證等著上堂,李淩他更是早成階下囚,為何你們還是無法把罪名給定實了?

“到底是你們能力不夠,還是不肯儘力,還想著有所保留,好在英王麵前也討些好處啊?”

這最後一句話可實在有些嚴重了,讓兩名主審官當即一個激靈,再顧不上其他,紛紛叫屈道:“太子殿下明鑒啊,臣對殿下是一片忠心,又豈會這山望著那山高,還有保留。”

“是啊殿下,臣等今日真是儘力了,可問題在於那孟仲秋他並不與我們一心,時有掣肘不說,最後關頭更是答應了延後再審,纔給了李淩以機會。殿下,今日看來,他終究是主審,而且聽審的諸多官員裡也有不少是想幫李淩脫罪,所以才,才讓他把案子給拖了下去。”

兩人真是好一通的解釋,完了又賭咒發誓地表明自己對太子的忠心,這才讓太子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些:“那你們給我一個準話,後日再審,可有把握定罪?”

兩人對視一眼,稍作猶豫,然後才由孫達明回道:“太子您如此信得過臣,我等定當竭儘所能為太子分憂!正如太子所言,其實一切罪證都已確鑿,縱然他們拖上一兩日也無法改變這一點,下次過堂,我們一定可以把他定罪!”

得到保證的太子這才露出一絲笑容來:“那我就等你們的好訊息了。李淩一被定罪,接下來,就可把矛頭對準英王,本太子還有大事需要仰仗二位呢,你們可彆讓我失望啊。”

兩人聞言自然又是一番表忠心,然後房中氣氛纔好轉過來,又變得有說有笑起來。隻是,等到眾人說完事散去後,莫先生才神色凝重地對太子道:“殿下,在下覺著此事似乎存在問題了。”

“嗯?怎麼說?”太子頓時一凜,急忙問道。

這個針對李淩的案子完全就是由莫先生一手安排佈置,在此期間,太子算是真正領教了這位的可怕,也對他的能力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而現在,莫先生居然說其中存在變數,這就讓他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現在冇有確鑿的證據,但在下總覺著李淩和他背後的英王黨人正

在圖謀著什麼,這次拖延,就是為了他們的真正目標。”

“你是說你這一場謀劃還存在漏洞嗎?而且已經被他們給看破了?”一旁的柳隨雲立刻抓住機會,挑錯問道。

莫先生卻把頭一搖:“不可能,我這一計已經算到極致,而且各環之間也是緊密相扣,非是知道我計劃之人,不可能真能為李淩翻案。”

“那就是了,那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柳隨風也不以為意地說道。

“關鍵在於,他們隻是拖,並冇有針對我故意露出的幾個破綻出招啊。”莫先生這時也無意與他們爭辯,隻是自顧說道,“本來那幾處破綻我都留有後手,隻要他們抓住了提出質問,我便可一一化解,直到他們再無話可說。

“可眼下,包括李淩在內,他們都隻是拖著不讓此案做出了結,但同時,他們又全無慌亂,就好像還有後招未用……雖然我對此計有著足夠的信心,但李淩此人確實精明,一旦有所疏漏,恐怕……”

“那你的意思,該如何做?難道你想讓我出麵,安排人將他在天牢裡便給剷除了?”太子冇好氣地又問了一句。

“當然不是,在下的意思是必須儘快把事情落定,不能再給他們從容安排的機會了。”

“所以說……明日就讓他們審結此案?”

“對,給刑部以壓力,讓他們再不能拖!”

雖然後日與明日也就一天差距,但對於許多人說,一天的前後,可能就意味著生死,成敗了。

太子稍微沉吟了片刻,最後才慢慢點頭:“這事我來安排,我會讓他們提出明日再審的!”

……

同一時間,皇宮中,皇帝也在看著今日三司會審的具體筆錄,看著上方那些傢夥的指證,皇帝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太子勢力的擴張確實有些出乎他意料了,但他更在意的,是邊軍內部的不斷腐化問題。這固然有太子方麵為了陷害李淩所做出的安排,但也說明現在的邊軍確實出現了大問題。

“韋棠,你說朕是不是太過於放縱他們了?”皇帝幽幽開口,卻把韋棠給嚇了一跳,因為他最瞭解皇帝,當他這樣說話時,便意味著已經動了殺心,說不定朝中將有一場腥風血雨了。

但皇帝既然問了他,他自然不能不回答,便斟酌著道:“陛下仁慈,想必那些大人們很快就會知道自己的過錯,痛改前非的。”

“痛改前非?他們怕是改不了了。”皇帝冷笑一聲,“他們個個都有私心,或為名,或為利,或為將來……要不是有這一出,朕還真看不到朝中地方有這麼多人已經在為朕大行之後作準備了。好,好得很啊!”

“聖人……”韋棠身子更是一抖,頓時就跪了下來。

皇帝卻冇在意這位忠心老仆的反應,嗬嗬地笑道:“那就正好藉著今日這一案,把這汙糟的朝堂給好好洗一洗,讓做錯事的人,付出一些代價吧。”聲音幽冷,目光中殺意不斷湧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