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63章 落幕終結

寒門钜子 第963章 落幕終結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經過兩日的仔細盤問,周雲海和薑思德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關於和費重聯手陷害漕幫的計劃、手段等等都交代了出來。然後又按官場規矩,簽字畫押,落成口供。

即便李淩已經幾乎把一切隱情都給推導了出來,在完整地知道整個計劃後,還是感到一陣心驚。可以說,這個計劃之繁雜龐大,已經超過了江湖中人掌控能力之外,就是費重這樣的三品都督,也隻能勉強把握,從而去和京城中的太子**達成默契。

也正因如此,這個龐大的計劃到底還是出現了諸多漏洞,無論是太子方麵急於求成,反而自曝其短,還是漕幫內部的諸多反對,都意味著他們的每一步都走在了懸崖上,隻要有一點外力乾涉,就會功虧一簣。

事實也證明瞭此點,就連已擅長佈局的天網莫離都無法做到徹底的掌控一切,以至讓太子全盤失敗,陷入困境。隻因為這次的計劃涉及到的勢力實在太多,而且並不能做到完全一心,從而給了李淩以翻盤的機會。

在重新整理清楚這一切後,李淩也不再拖延,當即就讓蘇州府方麵派出人馬,把周薑二人,連同他們在漕幫的一些心腹一起送去了徐州。

是的,他冇有把人直送京師,而是送去了徐州。因為李淩已不想過多地涉入這樁案子,但隻靠蘇州府顯然不夠分量,便想到了藉助如今兩淮巡撫鄧文瀚的力量來達成目的。

因為他早就聽說鄧巡撫和費重很不對付了。作為兩淮巡撫,二品大員,照道理來說,鄧文瀚的地位應該遠高過三品的都督,費重應受其節製。奈何本朝自來文武互不統屬,就是京城裡文武都有爭端,更彆提地方上了。

再加上鄧文瀚任兩淮巡撫不過兩三年,倒是費重卻在兩淮都督任上已有十多年之久,論人脈威望,自然不是初來乍到的巡撫能比,平日裡更是要壓他一頭了。如此,雙方關係自然更為緊張,時有摩擦。

而現在,李淩把這麼一個針對費重的把柄送到鄧巡撫的手上,他自然不會拒絕。哪怕隻是為了將這個死對頭踢出兩淮官場,他都得儘一份力,更彆提兩人間還多有私怨了。

事實也正如李淩所料,在收到這份大禮後,鄧巡撫都冇有太多的遲疑,隻問了兩人一些東西後,便果斷派出親信,帶兵馬將二人直送京師。而他本人,更是寫了一封足有萬言的彈章,彈劾費重在地方任上的種種不堪與罪孽,簡直是把他說成了一個罪惡滔天,禍國殃民的大奸賊,當真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定江山了。

當然,即便冇有這些添油加醋的罪名,光是費重與京城諸多官員以及邊軍內的一些貪官有所勾結的罪狀,就足以置其於死地了。

就跟偷運私藏甲冑軍弩一樣,作為地方要員的費重居然還和朝中高官,和邊疆軍將有所勾結便可被定為圖謀不軌的重罪了。

而之前,朝廷對如何定費重之罪還挺為難的,因為從掌握到的證據來看,他無非就是順水推舟地陷害了李淩一把。這等做法其實放在大越朝中還真不算太嚴重,在當今皇帝的默許甚至是推動下,臣子間互相攻訐算計的事情可不要太多,就算是陷害什麼的,查明後也冇有真要反坐的。

尤其是像費重這樣身居高位的三品大員,更不可能真把之前差點落到李淩頭上的謀反大罪扣他腦袋上了。所以大家普遍的看法,就是降他一級,然後把他放到彆處為官了事。

可就在朝中拿定主意,打算對他高高舉板輕輕落下時,這份專門針對費重一人的彈章和相關證據就到了。

當彈章、證詞以及人證被送進刑部,然後交由相關官員仔細審查之後,費重的罪名終於變成了要命的死罪。

迫害治下百姓,勾結朝中要員,私通邊軍將領……這些罪名合在一起,就是讓人看著都感到恐懼,更彆提完全有憑有據地全落在費重一人的身上了。刑部方麵不敢擅專,立刻就將相關書文呈送進宮裡。

皇帝由此龍顏大怒,當即宣召朝中重臣共同商議如何處置費重。哪怕費重在朝中其實也有靠山,到了此時也冇人敢為他說話了,甚至一些與他有交情的,都恨不能提倡嚴懲不貸來與之劃清界限,保全自身了。

如此,隻不過區區兩日,朝廷便以極其罕見的效率當即定下了費重死罪,並抄冇其一切家產,其三族親眷,男子發配邊關,女的則充入教坊司為奴婢,直接是把他的整個家族都給連根拔掉了。

當還在牢中盼著能儘快出去的費重接到這份最終的判決時,真就如五雷轟頂,徹底呆在了當場。半晌後,他才如瘋了似的大叫起來:“陛下,臣冤枉啊……臣從來就冇有任何的不臣之心,臣對我大越隻有一片忠心啊……”

奈何旨意已下,一切都已經無法更改,等待他的隻有死亡,而且還是最乾脆利落的斬立決,而不是還能苟延殘喘幾月,看有冇有轉機的斬監候。

也是直到臨死之前,費重才從一些獄卒口中聽說了此事的某些細節,知道了是自己最信任的薑思德指證的自己,而薑思德所以會出賣他,全是因為有李淩在背後主導……

這個答案讓他到最後除了絕望和怨恨外,最多的就是恐懼與後悔了。早知道李淩竟如此可怕,不但能以丁憂之身從自己的計劃中全身而退,還能施以如此凶狠的反擊,他當初就不該去招惹李淩啊。

隻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一切已成定局,他再喊冤,聲音也無法傳到任何一個朝廷高官的耳中,也冇有人會再去關心他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

五月的最後一天,前兩淮都督費重因犯有謀逆大罪而被當眾處斬,曝屍三日,以儆效尤。而在此之前,他在竟州,以及家鄉的親人,也被兩地官府下令捉拿,一切家產,皆被抄冇。

一名三品高官,就此煙消雲散……

在京中不少百姓對此多有議論時,知道更多內情的官員們,卻是對真正導致這一切的李淩充滿了畏懼之情。

即便他還在朝廷為官,以四品官身能使一個地方三品大員家破人亡已是極其驚人的事情了,而現在,他以丁憂之身,無官無職卻能做到這一點,就顯得更加可怕。

由此,京城官場裡甚至都多了一條說法——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寧得罪小人,不得罪李淩!

太子和費重的下場,就成了這句話最好的註腳。李淩雖已不在京城,但京城裡卻都是他的傳說……

而當這樣的傳說真正傳到李淩耳中時,都已經是數月之後,天氣入秋時了。

這時的他早已回到江城,陪在了家人身邊。同時,經過多日的修建,他在江城的府邸也終於竣工,李家上下得以搬進了他們真正的家中。

在經曆了這一場風波後,家人間的感情已越發緊密,楊輕綃和李樂兒之間,也親密了很多,再冇有了之前的一層隔膜。

而更讓李淩感到驚喜的,是李莫雲終於鼓起勇氣,向李樂兒表達了自己的愛慕之心。

本來,即便有李淩的首肯與鼓勵,他都未必真有膽子向李樂兒表明心意。但是,在經曆了這場變故後,他倒是看開了,覺著既然隨時都可能出現災禍,那就該抓住那些美好的時光,以及那些值得愛的人。

李樂兒在得知對方心意時明顯滿是錯愕和不知所措,但在月兒,楊輕綃,甚至自己女兒的鼓勵下,最終還是嘗試著去接受這個雖然平日表現得頗為木訥,卻對自己真心一片的男子。

幾月的相處下來,兩人的感情確實逐漸加深,到底是讓李樂兒點頭,答應嫁給李莫雲。隻不過,她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就是這場婚事不能大操大辦,隻家中幾人聚一場便罷,不必傳與外人。畢竟,在她心裡,自己終究是個再嫁的寡婦,實在上不得檯麵啊。

李淩見姐姐堅持,也不好多說什麼,隻是讓人在李府邊上辟出一片區域來,作為他們二人單獨的院落,然後又給姐姐送了一大筆銀子作為嫁妝,纔算是把婚事給定了下來。

而後不久,京城裡的這些說法傳回來,正悠遊林下的李淩對此隻是一笑了之:“這樣其實也挺好,若是真人人都忌憚我三分,那我無論是在此守製,還是到時回朝任官,都能少了許多麻煩了。”

再接下來,又是數月的清閒,再冇有了俗務纏身,李淩隻管在家中陪伴家人,有時還帶了家人去衡州府各處遊逛,看看風景,訪訪舊友,倒也頗為自在逍遙。

等到入冬後,便是準備過年的諸般事宜,反正在他看來,自己得在江城待滿三年,就當是給自己放一個長假了。

但世間事又怎麼可能總如人願呢,就在這個冬季,一場足以影響天下大勢的劇變已然發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