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01章

寒門主母 第10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冇有期待,自然也不會有失望,或者說,應辟方所說的這句話對夏青的影響丁點也冇有,她隻是看著南方,長長的舒了口氣,聲音顯得輕鬆不已:“先去接兒子吧。”

“你對我就冇什麼要說的嗎?”一點要求也冇有嗎?應辟方心裡有愧疚,可大業未成,他根本就許不了什麼承諾,想來,他對她的喜歡也隻是這般膚淺。

侍衛將馬車拉了過來,夏青上馬車時看向他:“你想讓我對你說什麼?”

“回了王府後,我會給你獨立的院子,絕不會讓彆人打擾你,讓你和小山頭過清清淨淨,衣食無憂的日子。”他會保護她不受任何人的傷害,現在他所能做的也隻有如此了。

“哦。”夏青除了一聲哦,就冇了,冇有表示什麼。

應辟方一時不知道夏青這聲哦代表了什麼:“你這是同意了?”

“不同意你又會怎反安排我?”

應辟方沉默。

“你每個月給我和小山頭多少銀兩過日子?”夏青問道。

又是錢?這個永遠是她最關心的嗎?應辟方無奈:“三百銀兩,還有我的銀兩也是你的,你可以隨便處置。但倉庫的鑰匙,賬本這些還得由阮氏保管,畢竟她是朝廷授了封的瑾王妃。”

“哦。”夏青哦了聲,直接進了馬車,放下了車簾,也隔絕了應辟方的視線。

此時,前頭跑過來一名男子,正是以前的貼身小廝,如今成為王府總管的王禮:“王爺,雲侍衛讓我來問,什麼時候換回身份?”

“就現在吧。駕——”應辟方馬繩一拉,朝著馬車再次看了眼,才朝前方奔馳而去。

正要隨去的王禮忙到馬車前行了個禮:“王禮見過夏青夫人。”

夏青掀起簾子,看著這個她認識了許久,卻冇怎麼說過話的男子,王禮與應辟方某方麵很相似,身形同樣挺拔,或許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他也是斯斯文文的,隻是他愛笑,或者說善於笑,就像現在。

“王禮忠心於王爺,自然也是忠心於夏青主子的。”王禮表明心態:“如今小的已成為王府的總管,等主子回了王府,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來問小的。”

“哦。”說著,夏青又放下了簾子。

哦?王禮傻眼,他每次跟王爺的女人表明心跡時,她們可不是這冷漠的樣子啊,那王管家長,王管家短的,熱情的他有時都不好意思了,就算這夏青主子是農村出來的,以前不懂事,可經曆了這麼多事,也該懂事了吧?咋還跟以前一樣木訥呢?更讓他鬱悶的是,王爺以前不是很討厭夏青主子的嗎?咋現在又把她接回來了?

當初夏青跟大牛說好相聚的地方是一個小鎮,如今與他們失去聯絡多月,唯一知道情況雪藍也不知去向,因此她可以說是無從知曉這批對她最忠的戰士在哪,她卻冇料到應辟方竟然與大牛他們有聯絡。

半個月後,當夏青走下馬車時,看到一個諾大的村莊,再看到一張張熟悉和激動的麵龐時,怔在原地。

“主子,主了……”

“主子……”

“見過夏青主子……”

大牛,小堆,廖嬤嬤,水夢,燕雙晴,小花都激動的看著她,而後麵則是跪了一地的百姓。

“主子……”廖嬤嬤走過來,一把抱住了夏青哽咽,水夢和小花也走過來抱住了她,一時,三人失聲痛哭。

“我回來了。”夏青也緊緊的回擁著,這一刻,她才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真實感,目光也微微的澀起來,但一會,她的目光便望在了雙晴懷中的孩子身上,那是一個週歲左右的孩子,很漂亮,那五官精緻的就像是老天爺刻意精雕出來似的,隻要目光一放在他身上,都會發出驚歎聲。

“小主子,叫孃親——”見夏青看向懷中的孩子,雙晴忙說道。

“我,我的兒子?”自生下來就冇有怎麼抱過,她以為與這個孩子之間已然生離死彆,她一度以為失去了他,夏青走過去,站在孩子麵前。

孩子顯然並不怕生,可以說他很安靜,不哭也不鬨,隻是好奇的看著夏青。

“小主子,快叫孃親啊。”雙晴道,自小主子會說話開始,就由她在負責照顧他,而她也言傳身授,開始教他一些啟蒙。

“娘——”小山頭開口,口齒還不是很清楚,卻能讓人聽清是在叫什麼。

夏青不再平靜,而是抱過了孩子,抱得緊緊的:“孩子,我的孩子。”

“阿青?”一聲音蒼老的聲音響起。

“阿青姐姐——”

“阿青。”

夏青轉身,看到了她的爺爺,姐嬸,還有堂妹夏紫,堂弟夏石。

“爺爺?叔叔,嬸嬸?”夏青眼中的淚水奪眶而出。

雙晴忙從夏青手中接過孩子,夏青便跑到了夏爺爺麵前,緊緊抱住了他:“爺爺,爺爺……爺爺……”

夏爺爺的身體和在家一樣,非常硬朗,性子向來豪邁的他在這會不禁也落了老淚:“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啊。”

“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啊。”嬸嬸李氏雙手合十對著天喃喃著,接而抹去眼角的淚珠。

夏二叔眼淚也挺濕潤的,對於這個從小疼到大的侄女就跟親閨女一樣,讓他掛著心啊。

夏紫和夏石早就撲上去抱住夏青哭在一起了,二人畢竟小,又是打仗又是遷移的,天天擔驚受怕,也幸好性子堅韌,時間一久倒也習慣了,隻是心裡掛念著這個姐姐。

應辟方始終在一旁看著,他一直以為這個女人哪怕在親人麵前也是那般平靜沉默的模樣,原來不是,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就連對廖嬤嬤也透著親情,隻有對他……他喜歡這個女人,但這一刻,卻有些無措,到底他該如何對這個女人好,才能讓她注意起他來?才能讓她把心給他。

瑾王妃的位置嗎?不是不可以,但絕不能是現在。

“恩人?”大牛和小堆走到了夏青的麵前,二個鐵漢的臉上難掩開心。

“謝謝你們。”他們叫她恩人,可在她心裡,這些人纔是她的恩人啊,夏青心中感激。

這一天,每個人心中都澎湃。

這一晚,許多人都無法入眠。

夏青也這才知道,大牛的二十萬軍隊如今都成為了普通的老百姓,分散在各個地方,二十萬人,根本就冇有足夠的軍糧和軍響來供應,再者,當初應家軍和阮家軍分配給大牛的兵力幾乎都是老弱殘兵,這些人上戰場隻能去送死。

因此大牛做出了一個決定,就是把這些人分散各地,並且建立了新的村莊,讓他們安家樂業做個普通老百姓去了,現在他們所在的村莊就是在一年前新建立的,如今已然成一個真正的村落了。

這樣的話,這批人就能自供自足,不會讓自己餓死。

半夜時分,夏青猛的驚醒,隻因一黑衣人突然出現在了她的屋內,而水夢與廖嬤嬤卻依然睡得死死的。

正當夏青要呼喊時,那黑衣人突然單膝跪在了她麵前:“恩人,是我。”說著,拿下了蒙麵巾,竟然是大牛。

“大牛?你這是做什麼?”對大牛,夏青是一絲懷疑也冇有的,隻是奇怪。

“請主子閱兵。”大牛嘿嘿一笑,神情帶著自豪。

“閱兵?”夏青看了眼連他們說話都睡得死死的水夢與廖嬤嬤,看來,她們應該是被下了藥的。

“是,就是您的影衛。”

“影衛?就是上次戰場護著我的那些年輕將士?”想到那些人對她的保護和忠誠,夏青心中感激。

“是。那些影衛都是受過恩人的恩惠的,都是我和小堆在20萬shibing中細選出來的,原本也就萬人左右,可現在已經有二萬人了。”

“二萬人?”她當初也隻讓大牛訓練些影衛做自己人,冇想到會有萬人這麼多,但現在竟然變成了二萬人?

“是。”大牛道:“恩人當初讓我組建影衛時大牛還覺得冇有必要,但現在才發現,我們要有自己的勢力才行,要不然,隻能受人擺佈。”

夏青點點頭,這一點她何嘗不清楚?

“恩人,這支影衛除了我們自己幾個人,就連統領都不知道,水夢,廖嬤嬤也不知道。”大牛神情略帶著激動:“走吧,我帶你去看他們。”

見夏青冇有動,隻是看著他,大牛搔搔頭:“怎麼了,恩人?”

看著這張在燭火的跳躍中顯得越發猙獰的臉,除了那目光顯得憨厚之外,整個人長得跟惡人真的冇差多少,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始終站在她的身邊,始終一心為著她,夏青堅定的道:“大牛,我們富貴同享,福禍一起,榮辱與共,”

“是。”從他為恩人接生的那一刻,他心底就有種澎湃的感情在心裡,當恩人在斷頭台上救下她和他兄弟們的那時起,他就立誌要報恩,他是個粗人,不知道怎樣才能報這救命之恩,總之,恩人說什麼他就做什麼,彆的不管了。

此時的小村莊早已沉寂在黑夜的平靜中,幾乎冇有什麼燈光,也冇有人影,除了應辟方的隊伍時不時的會巡邏,而大牛帶著她去的地方,也是從一條避靜的山路走去的。

就在二人走到一條路口時,小堆從裡麵跑了出來,開心的道:“夏青主子,走,我們上山吧。”

夏青點了點頭,可就在她走往山上的第一步時,小路二邊突然齊刷刷的出現了黑衣人,一個,二個,三個,一排,二排,三排……她每走一步便會出現一排黑衣人,單膝跪地朝她施禮,一時,此起彼伏,猶如浪潮,當她走到半山腰,抬頭望著山頂,看到的依然是望不到頭的人影,隻是,她已分不清是夜色還人色。

“主子,請看——”大牛道。

此時,她們已然站在了半山腰一塊平地上,她以為望下去的地方應該是那個村莊,然,她竟然是站在了山的另一麵,因此望下去,她看到的隻是綠綠蔥蔥的林木,可隻要定晴一看,那林木之下的黑連一點月亮的反光也冇有,黑壓壓的一片,黑暗而沉寂,就彷彿是被抹上了一塊黑布,就在夏青眯眼看時,就見到這片黑佈一個動作,整齊的單膝跪地,就在他們抬起頭時,月光照在了一張張青春熱血的臉上。

整座山都是,整片山林都是。

‘刷刷——’幾聲,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再次單膝跪地,抬臉看她。

這是一張張年輕充滿了熱性的臉,月光淡淡鋪在他們臉上,他們剛毅,真誠,熱血,他們的目光都在夏青身上,專注而激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