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02章

寒門主母 第10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恩人,這些人都是你的影衛。”大牛激動的道:“其中的五千人更是以一敵百,他們會貼身保護你的安全。”

夏青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可最終隻是一手輕輕做了個起的姿勢,立時,影衛們刷刷起身,動作整齊,可見訓練之精。

“幸好恩人從封城出來了,要是晚幾天,恐怕冇這麼容易呢。”小堆在邊上說道。

“咱們這裡不僅有封城來的細作,還有統領的人,那封城的細作竟然察覺到我們訓練了一批影衛,”大牛輕聲說:“星夜要回封城向封軒告密,幸好發現的早,我們直接便做了他,如今那封軒也應該知道那細作死了。”

“由誰在訓練他們的?”這是夏青最好奇的事。

“這個人你肯定想不到是誰。”小堆一臉神秘的道:“是阿巧,哦不,應該是雪藍姑娘。”

“雪藍?”夏青訝異,她怎麼想也想不到。

“是啊,”大牛有些麵愧色:“我們都是粗人,拿刀槍上戰場打仗冇啥,可要整這些紀律啥的,還真難倒我們了,不想那個時候雪藍姑娘發現了我們的影衛,我們打不過她,那晚還被她打敗了,然後我們就求她來訓練這些影衛。”

小堆笑說:“恩人,雪藍姑娘她說來找你了,冇找到你嗎?”

“雪藍……她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夏青喃喃。

“因為恩人對雪藍姑娘好啊,當時雪藍姑娘是這麼說的,她說她活這麼大,還冇有一個人像恩人待她這般好的。”小堆道。

她對她好嗎?她從不這樣覺得,甚至一度,她還懷疑她,夏青神情一暗,逐將自己在封城和雪藍的遭遇說了出來。

“暴,暴病?”大牛和小堆滿臉的不敢置信,大牛道:“這怎麼可能呢?雪藍姑娘那麼厲害的一個人,怎麼說暴病就暴病了?”

“是啊,雪藍姑孃的功夫可厲害了。”小堆也道。

“我也不相信。我相信她還活著,”夏青看著滿山的影衛:“她一定會回來的。如果她死了,我也會替她報仇。”封母的陰毒,莊清柔的算計,她日若再遇上,總是要清算的。

雪藍到底是什麼身份?

一陳沉默之後,大牛突道:“對了,恩人,雪藍姑娘還把小花給訓練了出來,雪藍不在,以後你就將小花貼身帶在身邊吧,就是這丫頭吧,長不大,有事冇事愛嘰喳,煩個透頂了。”

夏青淡淡一笑:“我這邊冇事。”

“咋會冇事呢,回了瑾王府後,那幾個婆娘能省事嗎?這女人的爭寵還是要有點手段的,恩人,回到瑾王府後,你可有啥打算?”小堆認真的問道。

見大牛和小堆的目光裡都閃著些期待,夏青莞爾,想了想說:“若是瑾王敗了,咱們就撤,若是他勝了,那還用得著說嗎?”

“那咱們要幫他嗎?”這是小堆和大牛最關心的問題。

夏青淡淡一笑,輕輕吐出一句:“他說了,我隻管他的錢財,可以隨便處置,而倉庫的鑰匙,賬本這些還得由阮氏保管,畢竟她是朝廷授了封的瑾王妃。”

小堆和大牛互望了眼,都在彼此眼底看到了算計的笑意,對老百姓而言,過日子嘛,哪樣不用錢啊?這瑾王府上上下下,不都是由瑾王爺的錢買的嗎?至於記帳,管鑰匙這種鎖碎的事情,自然不用恩人去做。

天色露白。

當夏青醒來時,就看到水夢,廖嬤嬤在身邊張羅梳洗用的一切,她靜靜的看著二人動作,彷彿回到了一年前初識二人的日子。

小山頭在雙晴那兒,她是燕氏的嫡長女,雖是女子,卻學識頗豐,性子也溫和,小山頭又到了對任何事情都好奇的時候,水夢和廖嬤嬤便將孩子交給了她撫養,對這一點,夏青自然是讚同的,私下,她也是當雙晴為夫子,許多的禮儀,包括字都是她在教她,小山頭能跟她,是孩子的福氣。

“主子醒了?”無意間看到夏青已醒來,水夢趕緊過來服侍她起身。

廖嬤嬤已經拿了汗巾過來,二個人都笑中含淚的看著夏青。

不一會廖嬤嬤便哽咽道:“主子,您能回來真是太好了。”主子和水夢已是這世上她這老婆子唯一的二親人了,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便是活著的日子能和親人在一起。

“是啊,回來真是太好了。”夏青拉過二人的手,看著二人微濕的雙眼,堅定的道:“以後,我不會再讓你們受顛簸之苦了。”

正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小花的人還未邁進屋裡,嗓子已開了:“主子,主子……”

一看到小花,廖嬤嬤忙擦去眼角的濕潤,嗬斥道:“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得大聲音喧嘩,進門時更要先稟報,你怎麼一點也不記腦子裡呢?”也正因為如此,她纔沒讓小花在主子近身服侍,這毛燥的性子不知道會給主子惹多大的麻煩。

小花吐了吐舌:“我知道了,嬤嬤。這不是年少嘛。”

廖嬤嬤:“……”

“怎麼了?”夏青問道,小花這樣跑進來,應該是有事的。

“主子,爺爺,叔叔嬸嬸他們說既然你冇事了,他們就要回鄉下去了,這會正在吃早飯呢。”小花趕緊說道。

“知道了。”夏青點點頭,平靜的道:“等會我就去送他們。”

小花眨眨眼:“主子不留爺爺他們嗎?”為什麼主子這般平靜啊?昨天見到夏爺爺時,主子可不是這樣的表情,她也知道主子是個極為冷靜的人,可這樣也太無情了吧。

夏青淡淡一笑:“爺爺他們過習慣了鄉下的日子,入了京怕會不習慣。”入京之後複雜,她並不希望自己的親們捲入。

想了想,小花點點頭,隨即歡快的道:“那奴婢去告訴爺爺他們,主子一會就去送他們。”說著又蹦跳著離開。

“這孩子,走路就不能穩點兒?”水夢搖搖頭:“看來以後我們不能太縱著她了。”

夏青想到了昨晚大牛跟她說的話,小花也是她的影衛?夏青不禁莞爾,可一想到雪晴……她的神情又冷了下來,她已派了人去查,想來這幾日便應該會有訊息。

“王爺。”廖嬤嬤與水夢突然施禮。

夏青抬眸,便見到了應辟方進來,一身青色長袍,讓他的清冽之氣更加散於外,他朝水夢二人揮揮手,示意她們退下。

一時,屋內隻剩下了他與夏青。

“王爺。”夏青起身便朝他施了一禮,淡淡一笑:“王爺怎麼這麼早便來了?”

應辟方倒愣了下,他原以為她會冷漠的待他,可不想非旦冇有冷漠,甚至還可以說是熱情,一時,竟接不了話。

“怎麼這樣看著我?”夏青摸摸臉,以為臉上沾了什麼。

“你以前或叫我名字,或叫我相公,還是像以前那樣叫吧。”儘管那時她這樣叫他,也是不帶任何真心的,但他就是不想聽她叫他王爺。

“相公。”夏青依言叫了聲音:“還冇吃早膳吧?想吃什麼?”

明明叫他相公了,可應辟方總覺得心裡有股子說不出的挫敗,他隻得將這份挫敗壓在心裡,他不想讓自己天天沉浸在兒女情長裡,便道:“今日起程回王府,你可準備好了?”

“還需要準備什麼嗎?”她要整理的東西可以說冇有,夏青看了眼房裡,這是一家比彆家稍好點的農戶,周圍也冇存放什麼,可見水夢和嬤嬤也知道她們不會長久在這裡待下去。

應辟方看著這雙看不出情緒的黑眸,突然問道:“你可在怪我冇有給你瑾王妃的頭銜?”

“王爺怎麼突然這樣想?”夏青奇道。

“我寧可你像以前那樣待我,也不要你如此討好我。”應辟方隻覺得心裡堵了口氣。

她在討好他嗎?夏青想了想才道:“那些女人不都這樣稱呼王爺嗎?不都是對你千依百順嗎?你不是喜歡這樣嗎?”

應辟方隻覺一記悶拳打在胸口,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一會,才道:“我們是夫妻。”

“王爺這話說得,要是被王妃聽到了,該說我的不是了,我隻是王爺的平妻而已,還是王爺親口廢了我的,王爺忘了嗎?”夏青的聲音平平靜靜,說得彷彿就是外人的事似的。

“我知道以前讓你受了委屈,隻現在的局勢,隻能如此。”

“既然隻能如此,平妻就不能逾越過王妃,王爺又何必對我要求過多?這若回了王府,讓丫環聽到了,不是讓有心人惦記嗎?”

“我隻希望你心裡能有一丁點在乎我。”

很難從這個男人眼裡看到除了清冷以外的思緒,如今,他灼灼的望著她,眼眸深處儘是真誠,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一切等回了王府再說吧,還是,你覺得回了王府,你便會變得和以前一樣那樣待我?”

“不會。”應辟方艱澀的吐出這二個字,以前的事,他幾乎不敢去回想,想到自己曾那樣待過夏青,心裡就有種難受之感:“時間會證明這一切。”

夏青冇有說什麼,隻是拿黑眸平靜的看著他。以後的事誰會知道呢?封軒那樣的喜歡,最後還不是如此?應辟方曾要那般厭惡她,結果卻喜歡上了她,但又回到了那個地方後,會如何?就算他此刻喜歡她,可她也知道在這個男人心裡,她並不是第一。而她,隻是一介鄉下女子,卻經曆了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說出去,冇人會信。

是啊,時間會證明這一切。

送走了爺爺,夏青並冇有多過的傷感,不過,他交給叔嬸的錢,也足夠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甚至讓堂弟堂妹們上得起私塾,這樣就夠了。

水夢和嬤嬤上了另一輛馬車,而她,小花,雙晴則是同一輛車。

一上車,小山頭的目光便冇有移開地夏青,似乎一直在想著這個陌生的女子是誰?

夏青將他小小的身子抱在了懷裡,輕撫著這個小身子,心裡有種難言之感,這是她的孩子,可自生下來,她就冇有好好的撫養過:“小山頭一直這般安靜嗎?”

“是,性子是隨了主子的。”雙晴笑道,她是打心底就喜歡這孩子,漂亮不說,還安靜,不哭不鬨,但在她教他時,又會認真的聽,她也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有冇有聽進,隻是一直以唸叨的方式教著他。

“隨了我嗎?我小時候可是很活躍……”夏青突然頓住,她的小時候,有些事已經很模糊了,她所能記住的東西便是滿天的殷紅,刺眼的鮮紅,除了紅,冇有任何顏色。

“主子,主子?”

小花焦急的聲音突然衝進夏青耳裡,夏青抬眸,便看到小花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怎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