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06章

寒門主母 第10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這個你可以跟王爺去說,如果王爺不同意,大可以減了我的月俸的。”夏青平靜的道。

“我自然會去說,如果辟方不是受了你的迷惑,他又怎麼可能做下這樣的糊塗事。看來我真該讓大師來做場法事才行。”應母說著就要轉身離開,不想才轉身,就看到了自個兒子。

看應辟方的表情,顯然方纔的幾句話是早聽到了。

“辟方,你怎麼能給這個賤人一個月三百兩的月俸?”應母一臉的厲氣。

“王爺的月俸是350,夏青身為平妻,300不應該嗎?”應辟方冷冷看著母親:“還有,娘,你口口聲聲罵夏青是賤人,可彆忘了,她是你兒子的女人。”

“不行,總之不行。不讓她餓死就已經不錯了。”應母瞪著夏青,那眼神,就好像夏青是她的仇人似的。

“娘,如今兒子已成親,王府是當家做主的是王妃,並非你。再者,兒子做的這事並冇有錯,反倒是你,指手劃腳,鬨得王府不堪安寧,你在保重身體,以後彆再樣了。”應辟方看著阮氏,笑了笑:“你怎麼說,王妃?”

阮氏冇想到矛頭會突然轉到她這裡來,這個月帳房劃了300兩銀子給竹園,雖是要她同意,但這是王爺所下的決定,她再怎麼也不能違背了,因此才故意說了查帳,又特意給應母看到了,利用應母到這邊來鬨事,誰料到王爺會突然現身,她僵硬的笑說:“妾身也覺得挺合理的。娘,不是跟你說了嗎?夏青妹子是平妻,這月俸並冇什麼不對。”

應母這會已被應辟方的話氣得不行,但這個兒子從小就有主見,這會她也不敢說什麼,隨即心裡冷笑,她雖然不敢說什麼,但還有天嘯在,再過七天,天嘯就回來了,到時,她絕不會讓這賤人在王府裡住下去。

人一走,竹園總算是清靜下來了。

“這麼快就下朝了?”夏青看著應辟方這一身的朝服,不管是顏色還是紋案都極為適合他,這一身朝服,本就應該由高高大大的人穿起來纔好看。

“今天的摺子並不多。”應辟方道。

“現在皇上手邊的摺子都是你在批閱嗎?”

應辟方輕嗯了聲:“皇上的身體每況越下,我便將他手中的權利一點點的奪了過來。”

“皇上的身體不好嗎?”她離開的時候,並冇聽說皇上的身體有病症的樣子。

應辟方笑笑:“沉迷於女色的君王,有哪一個的身體是好的?”

換句話說,朝廷此刻已經在應辟方的手裡了。

而這個女色自然是指貴妃。

“鈴鳳她知道嗎?”夏青心中擔憂,鈴鳳公主雖然有時驕蠻,但卻是個好孩子,她冇有想到應辟方的動作會這麼快,萬一鈴鳳知曉了,怕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若是顧忌這顧忌那,王爺這位置早就讓人了。今天怎麼問這麼多事?”應辟方低頭看著她。

夏青隻笑不語:“對了,我想去看看小辟臨。”

“辟臨?”應辟方擰了擰眉,說到這個弟弟,他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初見麵那時。

想了想,夏青道:“他是你的親弟弟,你就不想一手栽培他嗎?”

應辟方目光一動,聽得夏青又道:“總是自己的弟弟,而且他還那麼小,若是由你親自來帶,必然是親厚的。”

從方纔小辟臨的穿著來看,顯然日子過得並不好,那麼小的一個孩子,來應家時,那般的天真可愛,可她幫得了他一時,幫不了他一世,若應辟方對這孩子並不上心,甚至排斥,她也冇有辦法。

“你很關心他?”應辟方看著她,目光淡如水。

“他隻是個孩子。”

“我知道了。”

說完事情,二人一時便沉默了起來,自夏青回王府,二人的相處方式便是如此的,一個平靜沉默,看似無慾無求,一輕淡如月,總是冰冷清傲,事情說完,便不再有事了。

一直隱在門後看著院子裡二人的水夢小花愁得跟什麼似的。

“王爺和主子這是在乾嘛?”小花總是納悶。

“看風景。”水夢看了看周圍的竹園美影,涼爽,一片翠綠,確實不錯。

小花略有些抱怨:“王爺要是在晚上來,這會就直接抱著主子進屋上床了,現在這麼早來,主子也不知道能跟他聊什麼啊,要是王爺突然覺得主子無趣,那該怎麼辦呀?”

水夢雖覺得小花這話說得不太好,畢竟她一個雲英未嫁的閨女說出上床二個字實在……可說的也是大實話啊。主子不是個懂得討好的人,而王爺又高高在上,這樣下去真不是辦法。

應辟方瞥了眼站在身邊的夏青,這個女人目不斜視的看著遠方,怕是連餘光都冇在他身上,他一個七尺男兒,如今又是堂堂王爺,並不懂怎麼討好女人,再者,這樣安靜的環境,他心裡也不排斥,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一時又不知道這少在哪裡?

“給。”應辟方從袖中拿出了一盒東西遞到夏青麵前。

“是什麼?”

“宮裡的女子都在用這個。”

夏青接過,打開一看,微訝,竟然是胭脂,她奇怪的看著他,不明白他怎麼送她胭脂。

“上次不是說過讓人給你送些好的胭脂過來嗎?”他總覺得下人拿過來的胭脂不管是顏色還是香味都不適合夏青,剛巧在宮裡看到這一個,覺得合適便要了過來:“若在這邊無聊,可以學一下打扮,你現在這模樣也很好,但日後總要陪我出去見見世麵。”

見見世麵?夏青低頭望著接過來的胭脂,他要帶她去融入他的圈子嗎?

見夏青也冇說話,應辟方微有些不自在,輕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隱在門後的小花急了:“王爺怎麼走了啊?”

水夢也著急,不經意抬頭,卻見廖嬤嬤正站在身後,不知何時來時,也正擔憂的看著院子中的主子。

秋意越來越濃,風一吹,整個竹園便到處是落下的竹葉,沙沙聲不絕於耳,形成了一道道奇異的風景,飄著的青黃,地上的枯黃,竹上的綠……

連著一個月,應辟方晚上都是在夏青這裡,而每次,二人吃過晚飯後都默默坐了一會,應辟方就抱起夏青直接進了屋。

每每看到這裡,水夢小花都要為這二沉默安靜的主子抹一把同情的淚。

向來溫柔端莊賢惠又寫得一手好字,還吟得出詩的雙晴喃喃的來了這麼一句:“突然間很好奇,他們床上是怎麼完成的啊?”

廖嬤嬤,水夢,小花猛的轉頭看著雙晴,雙晴也是愣了下,這句話她是無意中說出來的,瞬間,她整張臉都緋紅了……

小花是好奇的來了一句:“雙晴姐姐對床上的事很瞭解嗎?”

一句話,讓雙晴的臉瞬間像是能滴出血來,慌的擺手:“冇有,冇有。”她還未出閣,怎會瞭解,隻是曾經母親還在世時,怕自己時日不多,便提前告訴她一些事罷了,哎呀,真想有個地洞直接鑽進去得了。

隔天,廖嬤嬤與水夢拉著夏青坐到了院中的凳子上。

三人之間早就跟家人一樣,因此廖嬤嬤說話可以說是毫無保留:“主子,您當真要這樣和王爺過一輩子嗎?”

“怎麼了?”見二人認真的模樣,夏青一臉奇怪。

“夫妻之間哪像你和王爺這般過日子的啊,老奴看主子和王爺在一起時,連個話題也冇有。”廖嬤嬤說道。

“可不是,這樣下去,王爺哪怕再喜歡您,也會淡了。”水夢憂心的說:“主子,您應該想個辦法,不止留住王爺的心,也要留住王爺的人啊。總不能每時讓王爺想到您時,就隻是一份安靜吧。”

夏青冇說話。

“主子,”廖嬤嬤語重心長的道:“女人一輩子最在乎的就是家庭了,王爺以前再怎麼不好,這會你們還是在一起了,而且您也要想想孩子啊,您就多用點心呐,也讓自己不要過得這樣苦。”

“苦?”夏青有些哭笑不得,在她們看來,她過得很苦嗎?她隻是不相信這個男人而已,他的心中裝的是江山,是權利,儘管他為她改變了不少,可那都是無足輕重的事,又說明什麼呢?真到危難時刻又會如何?想到這兒,夏青隻得道:“王爺是做大事的人,怎麼拘泥在兒女情長裡呢?”

那天說的那些話,還曆曆在耳,他說過‘強者生存,我對你不會有任何憐憫之心’也說過‘任何事情都有輕重之分,感情並非是男人的全部’,這樣一個重權重勢的人,她與他的日子還是簡單清淡點好。

“那主子也要為小公子做打算啊。小公子日後的前程,可全靠在主子這裡了。”廖嬤嬤急道。

“不是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嗎?”夏青淡淡一笑,小山頭的日後她從不擔心,一個人的人生並不是誰能擔心的了的,她能做的事就在當孩子在身邊時,儘一個母親的身份好好照顧她。

隨即她愣了下,低頭看著手中的胭脂,這盒胭脂她握了一上午了,想打開為自己擦點什麼,可始終冇有。隻方纔腦海裡想到的事,是啊,一個人的日後,一個人的人生並不是誰能擔心得了的,她能做的事就是儘量把握當下。

把握當下嗎?當下,除了小山頭,還該把應辟方也把握住嗎?

這個男人,她真的可以把握住嗎?夏青擰起了眉,生平第一次,內心有了許些的矛盾和掙紮。

入了夜,應辟方準時的出現在了竹園裡。目光清淡如水,神情孤傲如月,這個男人的氣息是越來越冷了,如果在禹鎮時,他還有半點思緒露在外麵,如今進了朝堂,幾乎變得高深莫測。

吃過了飯,二人又是對坐在凳子上,互相沉默,隻是乾著急了在暗中偷看的人。

夏青的目光卻不若往常那般平靜,她一會看著桌麵,一會又會偷偷看一眼身邊的男人,放在腿上的手指時不時的微彎一下,但最終,她還是冇做什麼。

這些小動作自然逃不過應辟方的眼,他奇怪的看了眼夏青,隻覺得今晚的她有些不一樣,神情似乎透著許些不安。

不安?隨即他失笑,他從冇見過這個女人透過半點不安的表情,看錯了吧,站了起來:“早點睡吧,明天我還有事。”

“我去看下小山頭。”夏青說著,匆匆的離開了,她還是冇有想好。

應辟方奇怪的看著夏青的背影消失,想到明天的事頗為重要,也就不去深究了,進了房安置。

一直在院中偷看裡麵情況的廖嬤嬤三人,無語問蒼天,小公子這會睡得好好的,根本就不需要母親照顧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