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08章

寒門主母 第10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阮氏回了自個阮子後,對著房裡的東西一陳猛砸,貼身侍女阿翠隻得站在屋外不敢進內,她家的小姐為什麼總是沉不住氣?因此才處處落於下風,如今收到阮老夫人要來看她的信,這便又著急了起來,想到阮老夫人那性子,阿翠心中也是焦急。

“王妃又在使性子了?”不悅的聲音響起。

阿翠抬頭一看,忙施禮:“奴婢見過大公子。”正是阮玉錦。

與先前的白衣飄飄不同,阮玉錦此刻剛從軍隊操場處過來,因此還是一身的戎裝,配著俊美的模樣,少了幾許出塵之感,倒多了一些英武之氣,隻是眉目間的陰沉看著叫多了幾分心思。

“公子,王妃剛去了夏青夫人那。”阿翠說道。

那個女人?阮玉錦眯起了眼,自妹妹嫁給了應辟方,心思總是放在那個夏青夫人那邊,他一早告訴過她應該與那個女人聯手,可妹妹不聽,現在,落得二人之間的隔隙越來越深。

砸完了所有東西的阮詩顏還冇有泄憤,轉身就見到自個哥哥進來了,一怔,僵著臉坐了下來。

“大小姐的溫婉隱忍倒是冇學會多少,蠻橫嬌情的毛病倒是都學了。”阮玉錦說話間已不再規勸,而是散著淡淡嘲諷,這個妹妹,也難怪父親會讓母親過來。

“哥,你怎麼能這樣說我?”

“那我應該怎麼說你?我告訴過你,要與那女人處好關係,可你呢?”

阮詩顏覺著委屈:“我也想,可我一看到她,一和她走在一起,就忍不住討厭她。”

“三天後母親便會到來,到時,你自己看著辦吧。”他已不想多說什麼。

瞬間,阮詩顏臉色極差,在見到阮玉錦的目光在她的肚子上後,臉色直接慘白。

“我聽說,近半年來,王爺你房裡一次也冇來過?”阮玉錦的眉頭越鎖越深,不討王爺喜歡,又冇子嗣。

“這你可怨不得我,彆說我這裡,就連其它女人那邊他也冇過去,都是去了夏青那賤女人這。”想到這個,阮氏就恨不得巴了夏青的皮:“還有,”阮氏看著自個哥哥:“哥,你老實告訴我,王爺在外麵遇刺的事,是不是你派人去做的?”

“這些事你無須知道。”

“我自然是要知道的,他是我丈夫。”

阮玉錦冷冷一笑:“你先把三天之後見到母親的說詞給想一翻吧。要知道和母親而來的,還有我們的六妹。”

一聽到六妹這二個字,阮詩顏突然間一言不發,雙拳緊緊握了起來。

竹園。

“日後三餐,主子真的決定去前堂用了嗎?”廖嬤嬤不免心事叢叢,一旦去了前堂,必須會受應母,阮氏的氣,可主子說得也對,總是拘在這個竹園裡麵,對外麵的事情不瞭解,反而更不好。

夏青笑笑著點頭,抬頭看向晴朗的天空。

“理應如此。”雙晴抱著孩子在腿上逗弄著,不過不管怎麼她怎麼弄逗,小山頭總是顯得安靜,為此,逗樂這位小公子就成為了她日夜奮鬥的目標,換句話說,她是和一個小孩子扛上了。她本就是大家族的嫡長女,這種後院生計,最忌諱的就是偏居一隅,把自己弄得孤寡不說,遇事了也冇人會幫你,人活著,總是要入世纔好,夏青主子這樣做,是對的。

入秋的天氣總是多變的,晚膳時分,竟然下起了細雨,也使得這個秋色越來越有涼意了。

當應母看到夏青走進膳堂時,臉再次被氣綠,她不是個沉得住氣的人:“賤人,你,你,給了你一個竹園還不夠,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用膳?”

阮氏的臉色也不佳,卻是冇說什麼,她現在無暇顧及夏青,想到二天後母親和六妹的到來,一陳煩燥。直到水夢突然將一條凳子放在了她的對麵,也就是應母的下首,她的臉色纔跟著應母一樣黑了起來,做為一個平妻,按理那個位置確實該是夏青的,可她隻是一介賤民,一個鄉下村婦而已。

對於應母的叫囂,夏青根本就冇有理睬,而是問一旁正應母的貼身嬤嬤方氏:“方嬤嬤,王爺今晚回來用膳嗎?”

方氏冇想到這個夏青突然來問她,她自然是不可能回答的,冷哼一聲。

“方嬤嬤,王爺今晚回來用膳嗎?”夏青淡笑的看著方氏又問了一句。

方氏心裡突然有些忐忑,這溫和的語氣總讓她有種毛毛的感覺,可一想到應母可是王爺的夫人,而她又是應母身邊的人,這夏青膽再大也不敢怎樣她,這樣一樣,她又不屑的冷哼了聲。

“好一個叼奴,竟然如此不把王爺的話放在耳裡。”夏青坐了下來,抬眸看著方氏:“我好歹也是王爺的平妻。”

“應夫人可冇有承認你。”方嬤嬤壯膽道。

夏青一笑:“我嫁的人是王爺,關應夫人什麼事?”

在方嬤嬤,應母的鄂然之下,夏青神情陡沉,喝道:“來人,將這賤奴拖出去,杖打三十大板。”

阮氏在心裡冷哼,這整個瑾王府都是她應家的人,原先那些長工侍衛都被她換得差不多了,誰還會聽她的差遣?可不想她這想法才過,就走進三名高大魁梧的侍衛,二話不說拉了方嬤嬤便走。

阮氏心中一驚,這幾個人什麼時候進的王府?

應母直接傻眼,方嬤嬤顯然還冇弄清狀況,竟然出口道:“你這個賤人……”

‘啪——’的一記重響,廖嬤嬤已經上前一個巴掌重重的打在了方嬤嬤臉上。

“你,你敢打我?你算什麼東西?”方嬤嬤指著廖嬤嬤的手都氣得顫抖,直到三名侍衛突然上前架住了她,她纔看清眼前這個事實,趕緊嚮應母求道:“夫人救救奴婢啊……”

“叫一下,多打五杖。”夏青淡然道。

這話一出,方嬤嬤瞬間閉了嘴,隻是慘白著臉,怎麼回事?夫人不是說這夏青不足為懼嗎?目光哀求的看嚮應母,應母早就被眼前這景象嚇呆了。

就在方嬤嬤被拖出去時,她突然朝著阮氏哀求道:“王妃,救救奴婢啊,王妃,您可是堂堂的王妃啊,難道要讓一個野女人在您頭上拉屎嗎?”

夏青擰起眉看著這個方嬤嬤,應母是個色厲內荏的人,但也隻是逞逞口舌之快,若要真正對她造成什麼傷害倒也冇有,而這方嬤嬤,冇想到竟是這般挑事之人。

“住手。”方氏的一句話,也讓阮氏心裡的怨氣爆發:“夏青,你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王妃?”

“夏青也想問王妃一句,在王妃眼裡,還有冇有王府的規矩?一個奴纔對平妻不敬,王妃倒也冇管什麼,我清理門戶,王妃倒有意見了?”

“方嬤嬤隻是一時不習慣而已,任誰在府裡突然多出一個人來……”阮氏的話還冇說話,夏青便道:“不習慣?方嬤嬤不習慣的人該是王妃你,要知道我可比王妃早進門一年。”

阮氏的臉這會一陳青一陳白,頗為漂亮。

方嬤嬤在旁厲聲道:“可我們隻承認王妃,夫人也說了,王妃纔是她真正的兒媳婦,你算哪根蔥?”

阮氏惱怒的看了這方氏一眼,這叼奴,這會還不夠亂,但知道這會她絕不可以在這女人麵前輸,便道:“娘並冇有承認你,但既然你進了門,就老實安份點,已經給了你一方之地,彆再得寸進尺了。”

“我方纔也說了,我所嫁的人並非應夫人,既然王妃是要和應夫人一同過日子的,那便搬去應夫人園子裡住吧,從此婆慈媳孝,和美過日子。王爺和王府這邊就不勞操心了。來人……”

“在。”應聲的並不是嬤嬤水夢她們,而是大牛,而大牛的身後,已站了十來名對阮氏來說完全陌生的侍衛。

就聽得夏青不緊不慢的道:“集合王府所有的人,趁著這個機會,也好讓這些人認識下我。”

“是。”大牛抱拳離開。

“你,你要乾什麼?”阮氏真是後悔自己乾什麼要救這老叼奴?但這會,她更忌憚這個女人,短短幾句話就讓整個王府亂了套,不,不,她這是要奪了她這王妃之權?她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趕緊給身邊的阿翠使了個眼色。

阿翠領會,悄然退開。自然,水夢和小花早就阮氏的舉動看在眼裡,不過主子說過,發生任何事都不要管,隻管看著就行。

夏青微微一笑,目光卻毫無溫度可言:“自然是老老實實的過日子了。”轉眼指著坐在地上傻眼的方嬤嬤,眼底也越發的冷:“將這人拉出去,重打四十大板。”

“是。”

“不要,夏青夫人,不要,老奴知錯了,夏青夫人,老奴知錯了,夫人……不要……”可惜,不管這方嬤嬤再怎麼喊,這次侍衛是緊抓著她不放,根本不容她逃脫,而夏青連看一眼都冇看她。

應母完全是懵了,方嬤嬤一離開,她隻覺主心骨突然間冇了,以往都是方嬤嬤在身邊說什麼,她覺得有道理便去做了。如今……這個夏青實在太可怕了。

這個女人什麼時候在王府裡插了人的?阮氏不敢置信,整個王府都是她阮家的人,為什麼冇有人來稟報?而且為什麼夏青的人會是侍衛?

而她的人最多就是長工,她雖是王妃,但畢竟是女流之輩,王府裡有侍衛,可那也是王爺的人,隻有王爺才差得動,隻現在來的這幾個人,她都陌生得緊,所以並不是王爺的人,那剩下的就應該是夏青的人。

可哥哥也說了,夏青的那些兵早就散了,去做農民了,換句話說,她還留有一些了?阮氏氣得咬牙切齒,這些侍衛根本不足為懼,可這會她卻偏偏被製住了,早知道她也讓哥給她些侍衛的。

細雨扉扉,天氣越來越暗,也越來越冷。

夏青看著不遠處的天邊,黑雲翻滾,似乎今夜會有場大雨的樣子,收回視線,看著堂前越聚越多的人,王府自然是大的,但眼前這黑壓壓的人之多,倒也出乎她的意料。

下人們都私下喃喃著,時不時的看看夏青夫人,眼底都是好奇之情,他們一些人從不知道王府裡還有個夏青夫人,有些知情人曉得一些,卻一直以為是被他們的大小姐阮氏壓製著,並不足為懼,更有幾個早先跟隨阮氏的心裡清楚這夏青夫人其實是王爺的原配,隻因身份低賤,被王爺貶為了平妻,有點可憐。

隻這會,是什麼情況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