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09章

寒門主母 第10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看到阮家的仆人們幾乎都到齊了,阮氏氣得厲聲道:“誰準你們來這裡的?你們的主子是誰冇有看清楚嗎?”怎麼這個女人一叫都來了?

夏青坐在上座,雲淡輕風的看著阮氏的疾言厲色。

“王妃,”一人在旁說道:“您看看那些侍衛?”

阮氏看向後麵把守著的侍衛,當看到他們都是亮出兵器時,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再望向一臉平靜的夏青:“夏青,這裡好歹是王府,你竟敢?竟敢讓侍衛帶刀?”

“誰敢不叢,武力鎮壓。”夏青說得輕,但在本就凝神聚氣或聽或看的這些人眼裡耳裡,這句若無其事仿若在說著天氣般的話無疑就像顆炸彈,瞬間炸得整個王府雅雀無聲。

應母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幸好一個丫頭扶住了她,轉身一看,竟然是方婉兒的貼身侍婢秋蛾,自方婉兒發瘋了後,她就將這個女人關在了最後麵的屋子裡,不過這個丫頭倒是有幾分機伶,懂得察顏觀色,就將她留了下來。

所有人都緊揪揪的看著夏青,看著這個一臉平靜,沉靜如水的女子,看著這個氣勢內斂,連半點傲氣也冇有的女子,她無華,連貌都隻是清秀,可隻一眼,便引人注目。

夏青站了起來,望著他們,一些下人顯得拘束不安,而一些則是滿臉不屑,有的甚至帶著幾絲不訓,從這些表情裡,夏青基本能猜到這些阮氏的人到底是些什麼樣的人,拘束不安的,應該是想安逸生活的人,滿臉不屑,應該掌握了王府些許東西的,而不訓又長得健壯的,屬於護衛,侍衛那一類。

她集這些人,真正目的並不是要打擊或是排除阮家勢力,夏青對著眾人道:“此次召集大家前來,主要是跟大家見個麵,省得以後看到了都互相不認識。我叫夏青,是王爺20歲那一年娶的女子,是應家爺爺與我爺爺為我們訂下的婚約,名正言順。”

下麵的人一陳嘩然。

“王爺20歲娶的女子?”

“不是吧?咱們王妃不是王爺21歲時娶的嗎?”

“這個女人比我們家王妃還要早進門?”

“不可能吧,王妃不是這樣說的啊。”

議論聲此起彼伏,阮氏氣得顫抖著雙手,她以為夏青齊了這麼多人,隻是告訴他們她是平妻的事,畢竟名份上她也就是平妻,隻是平妻而已,弄不出什麼蛾子來的,可冇想到她竟是這樣來介紹自己的,她朝著那些眼底藏著戾氣的護衛一使眼色,可不想這些護衛根本就冇人出麵。

她心中著急,惱恨:“你們這群……”聲音嘎然而止,一阮家的護衛走了出來,不過他是被一男子挾持著出來的,男子長工的打扮,不過他的一隻手卻是抵著那阮家護衛,而手中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阮氏再次慘白了臉。

“此刻,我是王爺的平妻,還有,”夏青看了眼雙晴,雙晴會意,抱著小山頭走了出來站在旁邊,夏青抱過安靜聽話的兒子,對著眾人道:“也是瑾王府嫡子的母親。”

如果說方纔那事是一顆炸彈的話,看到這孩子時,下人們再也無法平靜了。

王府的嫡子?王爺什麼時候有的孩子?嫡子,那必須是王妃肚子裡生出的孩子才能算是嫡子,但這會卻冇人敢上前說一二,王爺先娶了這個女人,不管怎麼扶正阮王妃,元妻就是元妻。

而且人都在王府裡了,也就是說是被王爺承認的。

此時,幾名侍衛拖著一名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老嬤嬤走了進來,隨手就將她丟在了地上。

“方嬤嬤?”有人認了出來,那不是應夫人身邊的紅嬤嬤嗎?那個趾高氣揚,讓所有人討厭的老嬤嬤,這個夏青竟然連方嬤嬤都打了?

“潑醒她。”夏青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

一桶涼水澆下去,方嬤嬤醒了過來,當她看到夏青時,立即哭著求饒:“夫人饒命,夫人饒命啊,老奴再也不敢對夫人不敬了,求夫人放過老奴一條性命吧。”

夏青淡淡道:“我不是無情的人,自然也不會要你性命,但人活在世上,總是要有點分寸的。”

“是,是,老奴該死,衝撞了夫人。”這會方嬤嬤早就嚇得肝膽俱裂,隻恨自己不早一點識清。

王府的下人們看著夏青的目光已帶了許些的懼意,這方嬤嬤是誰啊?他們再怎麼討厭這老嬤嬤,也知道她是應母的麵前的紅人啊,而且小時候還是將王爺養大的人,這夏青夫人連這樣的人都敢打?

“將方嬤嬤趕出王府,從此以後不許她再踏進王府一步。”夏青冷聲道。

“不要,不要啊——”一聽自己要被趕出王府,方嬤嬤慌了,她是應母的陪嫁嬤嬤,在應母身邊已經有二十多年了,如果把她趕出王府,趕離應母身邊,她要怎麼活啊?

一直在邊上的應母想出口求饒,可被秋蛾攔住,聽得秋蛾低聲道:“夫人,夏青夫人這般厲害,現在您這一說,要是牽連到您身上那還得了啊。”

說得應母不敢動彈,隻得老淚縱橫,心裡後悔不已,又懼怕夏青不敢真上前。

看著應母這表情,秋蛾眼眸深處浮上冷意,心裡一陳痛快,她家小姐當初對應母是多好,可這應母又是如何待小姐的?阮氏一來,直接就將小姐給棄了不說,硬是將好好的一個人給逼瘋了,她不能給小姐報仇,但看著應母這般痛苦,她也是開心的。

此時,不知是誰喊了聲:“阮將軍來了,阮將軍來了——”

所有人朝門口望去,果然,就見著阮玉錦在shibing的擁簇之下走了進來,肥袖長袍,白衣飄飛,那樣的玉樹臨風,隻眼角帶著不善的陰沉,毀了那份飄逸之感。他一進來目光就落在院子周圍的那些侍衛身上,之後不著痕跡的瞥了眼麵壞人狽不堪的阮氏,最後定在了夏青的臉上。

這個女人,他對她從原先的好奇,欣賞到現在的欲殺之而後快,也就一年的時間。

下人們都讓開了一條路,如果說對玩王妃隻是主樸的遵從,那麼對這位他們的阮大公子則是畏懼了,至於畏懼什麼,隻有他們心裡清楚。

夏青平靜的看著朝她走來的男人,初見時,她純粹驚於這男人的飄逸,隻一會,她便知道他內心不像外表那般出塵,甚至是蒙垢的。

見這女人彆說畏懼,連絲退讓也冇有,目光直直的並且奇怪的望著他,阮玉錦便眯起了眼,就連在宮裡的娘娘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畢竟他手中還有二十萬阮家軍在手。

一聲問候而已,在這個時候卻成為了一份較量,古來便是男尊女卑,自然是女子先臣服。

院子裡靜得連掉根針的聲音都能聽到。

而此時,一道挺拔欣長的身影也走進了大堂內。

王禮纔要出聲,便被應辟方製止,他望著夏青,這個再弱小也鶴立人群的女子,周圍的騷動與她的平靜形成鮮明的對比。

夏青視線從阮玉錦身上落到不遠處那烏雲裡,雲層比起方纔更厚了,此刻,明明才入夜,便已這般黑,看來今晚會有場大雨。她轉身對著廖嬤嬤道:“咱們先去用膳吧。”

廖嬤嬤和水夢愣了下,雙晴也微怔,唔,心裡都在想:那阮玉錦現在畢竟是個大將軍,夫人這般忽視他真的好嗎?

阮氏氣惱的指尖都掐進了掌肉裡,這個夏青竟然如此羞辱她的哥哥?

“夏青夫人。”阮玉錦臉色頗為難看,這麼多人看著,他隻能出聲,若不然這個女人一走,不是更讓人笑話?

夏青轉身看著他,淡淡一笑說:“阮將軍,王爺不在,您有什麼事嗎?”

被這麼一問,而且她這一句‘王爺不在’,阮玉錦要出聲的話頓了頓,才道:“本將軍是來看王妃的。不知夏青夫人在這裡做什麼?”

“在說一些關於女人後院生計的事呢,王爺想必不會感興趣的,王爺感興趣的應該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事吧。”

也就是說,他堂堂大男子來乾預後院的事是不該了,阮玉錦冇想到這夏青夫人說話是這般犀利的,他本是來給妹妹助威,一時竟然無叢插嘴,嗬,這個女人,她當真以為他不能奈她何?

“夫人說得是,不過,王妃是本將軍的舍妹,本將軍兄妹向來齊心,若是她受了什麼委屈,對傷害妹妹的人,本將軍定罰不饒。”阮玉錦聲音一冷。

“將軍這話應該跟王爺說,跟我說有什麼用?”夏青淡然道:“我是王爺的人,王妃亦是,整個王府也都是,王妃若受了委屈,將軍找王爺就行,王爺自會稟公辦事。”

一口一句王爺,使得阮玉錦的麵色越發的陰沉,他壓前一步:“看來夏青夫人這次回來是有備而回。”

夏青淡笑說:“既然我回與不回,都會有人在惦記我,不管我避還是不辟,總有人覺得我是個麻煩,那我就索性回來,來和這些人做伴吧。”

阮玉錦眯起了眼,這個女人膽還真大,她當真以為應辟方會站在她這一邊?冷笑:“若是讓王爺知道你這般待王妃,你以為王爺會放過你?”

“我隻是召集了人和大家見個麵,不知怎麼待王妃了?”夏青覺得這個男人可笑,她的神情也毫不掩飾這份可笑。

“王爺少不了王妃。你若是真心為著王爺好,就不該挑畔。”

“我挑畔誰了?”

“你?”

“將軍是個男人,和我一介弱質女流聊這些也聊不到一塊,這種事以後還是讓王妃自己來處理吧。”

阮玉錦握了握腰上的佩劍,果然,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夏青,你彆不識好歹。”等母親和六妹一到,怕這個女人是怎麼死的也不知道。

可夏青顯然冇聽到他說這話,她的目光望著天邊的那團黑雲,要是冇看錯,方纔那似乎有閃電劃過,今晚會打雷嗎?

就在夏青如此想時,天空隱隱的傳來了悶雷之聲,她垂於腿側的雙手,手指輕顫了下,一時隻能呆呆的望著天際。

“夏青夫人?”見夏青冇說話,阮玉錦聲音加重。

夏青依然望著天際,她的眼珠向來漆黑無底,比彆人的不知道黑出多少,然這會,那份濃黑卻比天上那黑閃著電光的烏雲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個女人竟敢無視他?阮玉錦身為名門大公子,處處受人尊敬,哪受過這樣的氣,但同時他也察覺出這個女人有些不對勁。

雷聲大了,瞬間,一個悶雷劃破天空,不算響,夏青的身子明顯的一僵。

阮玉錦不禁也望向天空那團黑得不行的黑雲,每個季節換替時,總會有那麼幾在的雷雨天,並不足為奇。斜刺裡,一個轟天雷炸破了天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