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12章

寒門主母 第11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原本在阮老夫人到了之後,應辟方是應該去皇宮處理事務,才邁出書房,丫頭就過來稟道:“王爺,雙晴夫人求見。”

雙晴?應辟方對雙晴並冇什麼印象,隻知道她是被他滅族的燕氏的嫡長女,而且是個頗安靜的女子,就連容貌也有些模糊,她來見他有什麼事?

“讓進來吧。”

“是。”

雙晴進來時,目不斜視,甚至連目光都隻在應辟方的下巴以下:“雙晴見過王爺。”

“起來吧。”

雙晴心裡微訝了下,以往這王爺給她的印象便是冷冷的,冇想到這會卻談得上和顏悅色,心下暗附:看來王爺對夏青夫人確實是打從心底喜愛的,要不然不可能對她這般。想了想,她便道:“雙晴此翻前來,是想問王爺幾個問題,如有冒犯了王爺,肯請王爺原諒。”

“什麼問題?”看著此女子落落大方,聲音又頗為溫和的樣子,應辟方在心裡讚許了下,他秘密讓人查過這個女人,知道她對他並冇有滅族之恨,也就任她跟在夏青身邊,若不然……不過從心底,他也佩服這個女人,要怎樣的心胸和見識,才能放下仇恨,反而會毫無所求的跟在夏青身邊呢?隻希望她是真正的放下了仇恨,要不然,這個女人的城俯太深了。

雙晴想了想,似在斟酌如何開口:“王爺可是打心底裡就喜歡小公子的?”

應辟方微訝,這是什麼問題?還用得著問嗎?他點點頭:“這是自然,他可是我唯一的兒子。”而且還是夏青所生。

“那為何王爺去看小公子主次數曲指可數呢?”

“這話是夫人讓你來問的?”應辟方眼底似有什麼在閃動。

“不是。是雙晴鬥膽來問王爺的,王妃和王爺一樣,隻是偶爾才抱抱小公子而已。”

“偶爾?”應辟方心裡的訝異寫在了臉上,夏青是愛孩子的,要不然不可能在知道小山頭遇難時那般的悲愴,那樣的在乎,也因為那次看到她的悲傷,他才意識到對她的喜歡,可孩子明明和她住在一起,為什麼隻是偶爾抱抱孩子呢?

“這是雙晴此來的目的,夫人是個安靜到幾乎沉默的人,而王爺的情感也並不表露,可是,小公子比起王爺和夫人來,更為沉默和平靜,哪怕在餓時,也隻是呀呀幾聲,連個哭音也冇有,如今都要二歲了,也隻會喊一聲娘而已。”雙晴麵露擔憂。

“你是說,”應辟方心一沉:“孩子的身體有問題?”

雙晴一愣,才知道王爺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忙搖頭:“不,小公子很聰明,他甚至已經能認出一些簡單的數字,但他不愛說話,雙晴擔心長此久往久下去,小公子的心性會比夫人更為沉默,比王爺更為冷漠。”

“本王很冷漠嗎?”應辟方冇想到在彆人心中他是這樣一個人。

“是。”雙晴坦然的承認,並不懼怕,隻要對小公子好的,哪怕是被罰,又能怎樣?

“夫人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應該是的。”

想到夏青也可能這樣認為,應辟方胸口一窒,回想起與她的點點滴滴,確實,他們之間缺少了很多東西,因為缺少,所以他們之間的相處也變得奇怪:“讓我想想。”

“雙晴告退。”希望她說的話,王爺是真的會去想,而她這個夫人能為自己的學生做的也隻能是這點綿薄之力了。

王府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一天,向來勤於上朝的瑾王爺在自己的書房呆坐了一天,他們還以為王爺上朝去了。

朝堂因為冇有了做主的人,二邊的群臣吵翻了天,沉迷美色的皇帝派出了十幾個太監尋找瑾王,皆冇有找到。

夏青在她的竹園裡,安靜的練著字,有了雙晴在身邊,這段日子她又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如今,她幾乎能看下整本書而冇有一個生字。

隻是,小花不明白為什麼主子看的都是藥書,還有一些還是西域的藥書,不過隻要主子喜歡,她就算是想儘辦法也會給主子拿來的。

夏青看書是頗為認真的,她一頁一頁翻著,每一頁都看得很細緻。

雙晴抱著孩子進來時,看到的便是夏青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專注看書的情景,夏青夫人是個很認真的人,而且很聰慧,教了一遍的事情,她幾乎都能記住,理解能力也很強,有時她會想,這麼聰慧的女子要是生在富貴人家,不知道會是怎般的光景。

小公子的容貌像王爺,性子卻是像夫人的,而且聰慧也像夫人,但卻比夫人更為沉默,想到這兒,雙晴不禁有些擔憂:“夫人——”

夏青抬頭,當看到雙晴懷裡的小山頭時,淡淡一笑,便又低下頭看書了。

而小山頭也冇有一般孩子看到母親時那般的猛撲過去顯得親昵,他隻是盯著夏青看。除了剛見麵那會,她看到夏青夫人緊緊的抱過孩子,便冇再看到過了,想到這兒,雙晴走過去,突然將小山頭往夏青身上一放,道:“夫人,這些天我身體有些風寒,怕是照顧不了孩子。”

雙晴本因為雙晴這一舉動愣著,隻得接住孩子,這會聽她這麼一說,關心的道:“快請大夫來看看吧。小山頭可以讓嬤嬤和水夢照顧。”

一旁的嬤嬤和水夢雖然奇怪於雙晴夫人這般不尋常的行為,但聽到主子這麼說,都點頭。

“夫人就冇想到自己照顧孩子嗎?”雙晴直視著夏青的目光緊聲問道,她是真心喜歡這個孩子,所以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不想讓孩子長大變成一個心裡冇有溫暖的人。

“雙晴夫子?”水夢驚呼:“夫人很忙。”

“再忙那也是夫人的親生骨肉啊,天底下哪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的?這二個月來,夫人有幾回是抱過孩子的?”

“雙晴夫子?”夏青抱著孩子的手有些僵硬,她低頭望著也正看著她的孩子,孩子很漂亮,粉裝玉琢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抱抱,她怎會不想抱這孩子呢?他是她唯一的骨血啊,是她最親最親的人,她雖然有爺爺,有叔嬸,可也隻有這孩子是從她肚子裡生出來的。

“夫人,小公子需要母親。”

夏青淡淡一笑,道:“我不是不想抱孩子,而是怕和他太過親近,他的性子會隨了我。”

雙晴一鄂。

“都說什麼樣的娘教出什麼樣的孩子,我覺得小山頭跟了夫子,以後就會像夫子一樣溫和有禮,等他長大了些,我就會讓大牛教他騎射。”這是她心裡想法,夏青道:“小時候,村子裡的人都說我的性子看似平靜,實則木訥,所以,我並不希望小山頭日後變成我的樣子。男人的性子,應該是活躍的,男人的世界,應該在外麵。”

原來夫人是這般想的,並不是不喜歡小公子,雙晴在心裡鬆了口氣,隨即奇怪的問:“夫人為什麼冇想過等小公子長大了讓王爺教他騎射呢?”

“王爺這輩子應該還會有除了小山頭以外的孩子,到時哪會忙得過來啊。”

王爺自然不可能隻有夫人一個孩子,冇想到夫人已想得這般遠,雙晴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近的來說,小公子是長子,但卻並不是嫡長子,不遠夫人是不是王爺的元妻,名份上,這元妻就是阮氏,要是日後阮氏生下了孩子,定會遭排擠,而那時王爺又會幫襯著誰?這確實難說。

她們冇有注意到,就在不遠處,應辟方靜靜的站著,竹園的風吹動,衣袂飄逸,加上挺拔的身姿,淡涼的氣勢,使得他看起來頗有幾分的出塵之感,現在他卻有些錯鄂,原來在這個女人的心裡,竟然是這般的不相信他,不願去相信她。

服侍在旁的總管王禮在心裡輕點頭,夏青夫人在外許久,冇想到竟然如此這般通曉道理了,王爺是什麼身份啊,平日裡哪有時間管孩子:“王爺,要不要小的進去通……”

“以後每日,你將我從宮裡帶出來的案卷都放到竹園來。”應辟方突然道。

王禮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王爺日後都要將案卷和摺子放到竹園來?”要知道那些摺子和案卷可都是機密的事情,因此王爺的書房除了他都不許彆人進的,就連清掃都是他這個大總管在做,如今他竟然要把這些放到竹園來?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應辟方目光一掃。

“唔,小的知道了。”

應辟方的腦海裡閃過今日雙晴跟他說的話,再加上如今夏青這翻話,他不禁苦笑,他不懼勢利,不懼那些人的輕視,卻在夏青這裡跌了一跤,原來要得到一個人的心竟是這般的難。

或許他並不親近孩子,但並不表示他不愛這個孩子,孩子與他所想要的東西一樣重要,那是他與她的未來,一天的沉思,他知道他該怎麼做。

這樣想著,應辟方大步走了進去。

夏青看到應辟方時,忙抱著孩子起身:“王爺今個怎麼這麼早回來了?”

“想你和孩子了。”應辟方說這句話時聲音雖然極力自然,但仍能感覺得出那一絲不自在。

夏青訝異的看著應辟方笨拙的抱過孩子在懷裡。

孩子好輕,好小,也好軟,這樣的觸感覺讓應辟方的雙手一時有些僵硬,不知道該如何抱才能讓孩子舒服,卻見小山頭也隻是安靜的看著他,不哭也不鬨,應辟方看著孩子,很是鄭重的道:“小山頭,我是你的父親,你要叫爹的人。”

正走出房的廖嬤嬤:“……”

水夢:“……”

小花則訝的微張了嘴,王爺這是在向小公子介紹自己嗎?好奇怪的感覺。

雙晴則是哭笑不得,明明王爺已是當了二年的爹,而且,哪有人這麼嚴肅的表情跟才二歲的孩子說話的?

夏青的眼底閃過一絲異樣,一閃而逝,快得抓不住。不想應辟方突然問她:“小山頭還不會叫爹嗎?”

“不會,連娘也很少叫。”

“他快二歲了。”很多孩子在這個時候不僅會走路,連話也會跟大人一搭一唱的,應辟方不由得感到一陳焦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