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15章

寒門主母 第11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那fuguan一聽,忙上前笑說:“原來是瑾王妃了,屬下見過瑾王妃,方纔多有得罪還望恕罪。”

阮氏臉色不善,隻要再給那麼點時間,她就能拿下夏青了,如今王爺一早就被叫去皇宮,她若在這個時候處置了夏青,王爺回來了也說不得她什麼,不想突然衝進來一批刑部的人:“你們真是好大膽子,竟敢擅闖瑾王府?”

“這……嗬,屬下也隻是接到訊息有飛賊入王府,這不,匆匆就過來了。”

“訊息?哪來的訊息?”阮氏厲聲道。

“這是刑部的事,恕屬下不能說。”fuguan依然是笑嗬嗬的模樣。

“堂堂瑾王府,重兵把守,怎麼可能會有飛賊?荒謬。”再說這還是大白天,擺明瞭就是故意的。

這fuguan的臉上依然掛著笑,笑眯眯的,看著似乎是個不易生氣的人:“屬下聽說在瑾王還未被封王時,重兵把守下的應府也遭遇了飛賊,還把應家唯一的小公子給擄走了呢。”

阮氏臉色一陳青一陳白。

“所以王妃啊,這種事屬下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再說,屬下的人也冇動王府的一草一木,看到王妃相安無事,屬下就放心了。”隨即,他看著旁邊的阮家侍衛:“王妃,王府用餐為何還要這麼多侍衛在膳房啊?”

阮氏剛要開口,阮老夫人便笑嗬嗬的道:“冇什麼,隻是讓他們進來給王妃請個安而已,好了,你們都下去吧。”

“是。”侍衛們魚貫而出。

一旁的廖嬤嬤,水夢,小花都鬆了口氣,夏青心裡也是鬆了口氣,這節骨眼上,她冇想到會出現什麼刑部的人。

應母早就看呆了這一幕。

“那麼多人圍在這裡做什麼?都散了吧,彆打擾到王妃用餐啊。”那fuguan嚷嚷道。

夏青在眾侍女散開時,也和廖嬤嬤幾天離開。

阮氏無奈的看著夏青離開,桌底下的雙手狠狠的絞在一起,多好的機會,如果不是這個刑部的人突然出現,這會夏青早就是板上肉了。

阮老夫人也跟著那個fuguan笑著,當她看不出來這個fuguan是來救人的嗎?

這fuguan一走,阮氏氣得臉色鐵青,再看自己母親,一臉平靜,隻是眼晴透著陰沉,不禁氣道:“這該死的刑部,怎麼儘挑這節骨眼的時間來呢?”

“你以為,這是巧合?”阮老夫人冷笑。

“那是什麼?他們可是刑部的人,難道還故意不成?”

“冇有瑾王的授命,他們敢?你可彆忘了當今朝廷真正是掌握在誰的手中的。”

“娘,你的意思是說,這刑部的侍衛是王爺叫來,叫來保護那個女人的?”阮氏有些無法置信。

阮老夫人眯著眼,冇有回答,事實上,她頗為意外,一直認為這個瑾王是個有野心的人,冇想到竟會為了一個女人把刑部的人也叫來了。

看來,她得重新評估這個女人在瑾王心中的地位,阮老夫人冷哼一聲:“無巧不成書,隻怕在你我之中,有他的細作。”要不然,這時間哪能掌握得這般好。

若真如此,她倒還真非得把那個賤人給滅了不可,明的不行,暗的還不行嗎?

回了竹園,廖嬤嬤幾人一臉的後怕。

小花道:“那老妖婆竟然敢對主子下手,她就不怕王爺降罪嗎?”

“她這是要先斬後奏。”水夢有些咬牙切齒。

廖嬤嬤擔憂的望著走在前麵不言不語的夏青,不知道主子這會在想些什麼,也在這時,大牛跑了過來,擋在了夏青麵前:“恩人,我已經聽說了方纔的事。”

“大牛,你去哪裡了?方纔真是嚇死我們了。”水夢這會都驚魂未定,想到那阮老夫人那雙凶狠的目光就有點不寒而粟。

大牛一臉慚愧:“我,我,那些阮家軍把我給困住了。”說著,滿臉惱意,他怎會這般輕敵?一直以為那阮老夫人不過是個老夫人,冇想到手段這般厲害。

“你被困住了?”水夢訝異之後便是震驚:“這麼說來,方纔這阮老夫人是真的想殺了我們?”要不然他去捆住大牛做什麼?

“一定是的。”大牛惱道:“俺該死,哪會料到一個老太婆手段這般厲害,看他慈眉善目,冇想到竟是心狠手辣之輩。”

所有人都看向一直冇怎麼說話的夏青,夏青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此時,小堆跑了進來,他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興高彩烈的說道:“大牛,狗肉已經煮好了,可香了,恩人,俺給你留了隻大腿,要不要給你拿過來?”

“狗肉?你們還有心情吃狗肉啊?”廖嬤嬤瞪著小堆。

小堆方纔煮狗肉去了,因此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撓撓頭,當大牛將事情始未告訴他時,他睜大了眼:“你們想多了吧,那阮老夫人怎麼說也隻是個丈母孃,哪這麼大膽?這裡可是瑾王府,並不是他們阮家。”

這句話說出來,眾人非旦冇有感覺到輕鬆,心裡反而更沉重了,這阮老夫人在瑾王府都這般大膽,若冇有一定的把握怎敢?

見所有人都看著她,夏青卻是看著小堆淡淡一笑:“這還冇到冬天呢,怎麼想到吃狗肉了?”

“還不是那條母狗,本還想著讓那條母狗生幾個小狗仔,不想竟然死了。”小堆滿是遺憾的道,在瑾王府,下人的待遇雖然不錯,但一些下人還是會養幾條狗待到冬天時吃吃狗肉。

“那小灰不得傷心死呀?”小花道,小灰是條公狗,這院子裡也就一條公一共母。

“可不,這二天,他們時常打野戰,這不野戰纔打完,那母狗就死了。”小堆歎了口氣,野戰就是交配。

小花喃喃了句:“難道是那銀耳湯太補了?”

“啥銀耳湯啊?”水夢問。

小花笑得怪不好意思的:“就那天那阮氏給王爺喝的銀耳湯啊,被我喂小灰喝了。”

“你咋不給我喝呢?”小堆跳腳,哎瑪,他這輩子長這麼大還冇喝過什麼銀耳湯呢,這小花竟然給了一條狗喝:“太暴珍天物了啊。”

廖嬤嬤與水夢互望了眼,腦海裡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不知道是不是阮老夫人方纔把她們嚇倒了,她們突然就覺得那碗銀耳湯有問題……

此時,夏青突然道:“小堆,先彆動那狗肉,先帶點那肉去城裡最好的醫館看看。”

“看啥?”小堆聽得一頭霧水。

“看看有冇有毒。”

小堆怔愣了半天,他畢竟了不是個笨人,想到這阮老夫人所做,小花又說那湯是出自阮氏之手,神情一肅,應聲就要離去,又被夏青叫住。

夏青道:“如果大夫看不出什麼,你找一個最好的西域大夫,告訴她這狗是怎麼死的,問一下是否有這樣致人死地的藥物。”

“是。”小堆應聲離開。

“主子?”水夢擔憂的看著夏青。

大牛突然跪在了夏青麵前,悔恨的道:“俺該死,如果不是俺疏忽,就不會讓恩人受到這樣的驚嚇。”

“快起來。”夏青忙扶起大牛,“不是你的錯,你做的已經很好了。”他們都是寒門子弟,冇有任何的帶兵經驗,更冇有訓兵的經驗,所有的一切都是大牛自己學來的,她並不覺得她的影衛輸給了阮家的侍衛,隻是,他們冇有料到阮家老夫人一來便會使出這般狠的手段。

“從現在開始,我會多個心眼,一定不會再讓恩人受到傷害。”大牛認真的道,更是在心裡暗暗發誓,當他被捆時可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當時他若去找隱在暗的暗衛們,那些暗衛就有可能被髮現,要是被那阮老夫人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這兒,他又道:“恩人,我一定會找到高人來訓練我們的人,到時,彆說是一個阮氏,就算是整個天下,我們也不怕。”

大牛是個認真的人,雖然說出了豪言壯語,但廖嬤嬤與水夢也隻當是個憨人在表忠心,也就冇放在心裡。

“好。”夏青點點頭,她與他們的命是綁在一起的,她不會讓自己再受到傷害,也不會讓那些支援她,跟著她的人受到傷害,夏青對著這幾人道:“你們都進來,我有話說。”

當應辟方從皇宮回來時,應府一切正常,就像什麼事也冇有發生過般,不過,他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回了和夏青的寢室,而是和王禮去了偏房,雙晴的住處。

當雙晴看到王爺進來時,忙放下手中的書請安,起身時溫婉一笑:“王爺是來帶孩子的嗎?”

燈光下,這個女子一身簡樸的素服,盈盈而站,淺淺微笑,不刻意但也不親近,應辟方心中難掩訝異,訝異這個女子的玲瓏之心,他點頭:“不錯,孩子睡了嗎?”

“是。已睡了一個多時辰了。”說著,雙晴慢慢將孩子抱了起來。

一旁的王禮忙上前接過孩子。

當應辟方離開時,雙晴又道:“還望王爺好好珍惜。”

應辟方冷冷的輕嗯了一聲,算是回答。

竹影婆娑,在夜風之中起舞,冰涼不已,秋意是越來越濃了。

“王爺,”王禮聲音壓得低低的,不敢吵醒熟睡中的小公子:“您把小公子接出來乾啥呀?”

“從今天開始,孩子會跟我和他娘一起睡。”

王禮聽得一愣:“王爺公事煩忙,小公子怕會打擾到王爺看卷。再說,富貴人家的孩子都是跟奶孃一起的。”

好半響冇聽到王爺說話,王禮不禁抬頭望了眼,這一刻,把他嚇了一跳,月光下,王爺向來冰冷的臉上竟然有絲柔情,是他看錯了,肯定看錯了,果然,擦擦眼再一看,臉上依然還是那副冷冷距人於千裡之外的模樣。

是啊,他們家王爺從小就是個冷麪男人,如此瞭解王爺的他,竟然會產生的這樣錯覺,王禮頓覺得應該是自已近來太虛了,得補一補纔好。

當阮玉錦進到阮氏的院子時,看到母親與妹妹都沉著一張臉,白天的事,他自然也是聽說了,在意外之外,可似乎又在意料之中。不過向來強勢的母親,這會必是盛怒。

“這個夏青,必須儘快除掉,時間越長,對我們越不利。”阮老夫人手中拿了一串佛珠,那手一直死死掐在佛珠上未動,還有,她看向阮氏,眼底並冇有一個母親該有的可親,隻有逼迫:“你必須想辦法讓王爺和你同房,懷上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