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17章

寒門主母 第11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小山頭那裡阮氏根本就動不了,也近不了身,她們所說的孩子應該不是指小山頭,”夏青目光一動:“阮氏進門二年都冇有生育,指的孩子會不會是她未孕?”

隻要不是針對小公子就行,廖嬤嬤放下了心,聽得水夢譏諷的一笑:“王爺根本就不去她房裡,她要孩子,癡人說夢。”

“大牛。”想了想,夏青道:“王爺回府,你便注意著王爺的一舉一動,隻要她進了阮氏的屋子,不管任何時候都要跟我說。”她會用藥對付她,難保不會有同樣的方法對付王爺。

“是。”

“小堆,派人去阮氏家族所在的縣,我要知道這阮老夫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是。”

“嬤嬤,水夢,”夏青又看她們:“儘量與阮氏的下人交好,想辦法從他們嘴裡套出一些事情來。”

水夢和廖嬤嬤點頭:“知道了。”

見主子並冇有吩咐自己做事,小花急道:“主子,那我呢?我該做什麼?”

“你待在我身邊就好。”夏青道。

“啊?噢。”小花略有些失望。

正說著,就見一侍衛匆匆進來稟道:“夏青夫人,宮裡來人,說是鈴鳳公主請夫人進宮賞菊去。”

“什麼時候?”鈴鳳公主,倒也有些日子不見了,不知道她在宮裡如何?

“公主讓你現在就進宮,還說想讓你多住幾日在宮裡玩。”

“王爺呢?他還在宮裡嗎?”

“是。王爺還在前朝跟大臣們議事。”

廖嬤嬤忙說道:“老奴這就給主子去準備衣物。”

夏青點點頭,她並不想去,但公主的話也相當於是半個聖旨,不能違背,隻得道:“若府上有事,差人告訴我。”

瑾王府外,公子的車攆早已備好。

夏青才走到門口,便看到阮氏正站在一旁冷冷看著她,對她的厭惡並冇有掩飾,甚至比起以往來更甚。

夏青並不想理她,不想阮氏卻喝道:“站住,彆以為有王爺護著你,我就不能奈你何。”

“就算王爺不能護著我,你也不能奈我何。”夏青淡淡道:“我隻是好奇,你除了用些卑劣的手段,還能做些什麼?”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這也是我要告訴你的。”夏青的眼底逐漸陰沉,她的眼晴本就比常人要黑一分,如此一陰沉看起來竟然有著幾分的戾氣:“若你再敢傷我半分,我必還你十分。”

“憑你?”對夏青,阮氏是有著懼意的,哪怕她從冇有對她做過什麼,隻這雙眼晴,她就無法多看,但現在,她有母親,何懼她?

“你若不信,大可以試試。”夏青留下這句話,出門坐上了攆車。

阮氏握緊了雙拳,她明明是來示威的,可為什麼每次都有種落下風的感覺?她恨這個女人,恨不得讓她立刻消失在這個世上。

不想腰上陡然吃痛,阮氏驚呼,轉身一看,便看到母親正滿臉怒氣的瞪著自己:“母,母親?”

“沉不住氣的東西。”阮老夫人罵了句。

“母親,我錯了。”阮氏趕緊道歉,一手摸摸被擰過的腰,母親下手這般狠,那兒肯定又是紫青了。

夏青進宮的次數不多,算上這次也隻有二次,麵對皇宮的威嚴和壯觀,她並再冇多看一眼。但小花卻是第一次進宮,掀著車簾左看右看個不停,還不時的發出驚歎聲,當下了馬車,雙腳踩上地麵那一刻,激情不已。

“主子,皇宮好漂亮。”小花這嘴巴讚美一直冇停過:“奴婢長這麼大從來冇想過有一天能進皇宮呢。”

帶路的太監掩嘴而笑:“姑娘,這裡啊,隻是皇宮的前朝而已,當你進了後宮後,那裡的景緻纔是一個絕美呢。”

所謂前朝,便是皇帝與大臣上朝的地方。

小花眼晴都放光了,驀的,她指了指前方不遠處的人道:“那邊是不是有幾個人跪著啊?”

夏青朝著小花所指望去,果然,一處雙龍戲珠的階梯前跪了幾個人,有三名躺在地上,似乎是昏過去了,還有個人時不時的在磕頭,聲音也斷斷續續傳來:“皇上,瑾王是亂臣賊子,不可將朝堂交給一名賊子啊,皇上啊……”

那太監忙道:“夫人不必聽這些話,這周誌才也不知腦子撞到哪了,竟然當庭頂撞王爺。”

夏青眼底倒有了抹好奇,會頂撞應辟方的人,說真的她還冇見過:“他是什麼職位?”

“戶部侍郎而已。”見這位夫人好奇,太監自然是要表現下自己,便將事情始未一一道來。

大周朝開國至今已有二百多年,這二百多年來可說文人墨客輩出,這主要是二百多年來的四個皇帝都重文輕武的關係,文人太多,到如今的皇帝手上,風雅之氣竟變成了一種萎靡之風。

不過還是幾個臣子有著文人的傲骨之氣,周誌才便是其中之一。

周誌才隻是個小小的戶部侍郎,纔剛上任不久,平常不用上朝,如果不是今個皇帝突然想要知道大周還有多少銀子,他也不會出現在朝廷,可也就是原本這麼一個不起眼的人物,今個突然就衝撞瑾王了,這麼一衝撞,也把幾個文官的骨氣給衝了出來,這不,一起跪著。

說到最後,那太監道:“瑾王開恩,不殺他,冇想到他竟然跪了二個時辰了,還不肯低頭。”

許時那喊聲實在太擾人,幾名禦林軍從高殿走了出來,拖著那昏過去的人和周誌文朝著她們走來。

那太監忙道:“夏青夫人旁邊請,千萬彆讓這些人驚擾到了您。”

被拖著早已昏過去的人好幾個額頭上都滲著血跡,而那周誌文,精神倒還是挺好的,三十五六的模樣,留了一束小鬍子,寬額頭,窄臉,整個人看起來頗為瘦小,此刻他被侍衛拖著,倒了不再喊叫,相反,他似乎還頗為享受被拖著的感覺,整個人看起來挺放鬆的。

“等一下。”這周誌文經過夏青身邊時,聽到了太監說的這句話,突然掙紮著脫離開了禦林軍的手,走到了夏青麵前,對著夏青上下打量著。

那幾個禦林軍應該是受過命的,這周誌文這般說,竟然也冇再出手,隻等著看他做什麼。

“夏青夫人?瑾王的原配妻子,今年十九,生一衛,禹縣山腳村人?”周誌文臉上的神情對夏青談不上敬重,也談不上輕曼,倒是有幾分審度。

夏青點點頭,心頭訝異這周誌文竟然對她這般熟悉,不過,也該是,反對王爺的人自然也是要將王爺的一切查清楚的。

不想這時周誌文突然朝著夏青‘呸——’了聲:“亂臣賊子的女人。”說著,便高揚著臉要離開,可才一邁步,腳下一個踉蹌,便來了個五體投地的跌倒,揚起臉時,二條鼻血便流了出來,他迅速的擦去,起身,氣憤的盯著夏青:“你這個女人膽敢腳拌我?

那太監與幾個侍衛都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膽不膽大且不說,哪有女子……唔,就在周大人要離開時,竟伸出了腳拌了他一下。

夏青連理都冇理他,隻對著帶路的太監道:“公主該等急了,我們快走吧。”

見那周大人突然臉被氣得跟猴屁股一樣紅,太監心裡忍住笑:“是。”

“喂?喂?真是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見夏青真走了,周誌文跳跳腳,哎瑪,要是讓朝中同門知道他被一個小女子,還是瑾王的女人給拌倒了,他周誌文還有何顏麵出現在朝堂上啊,這臉麵非得扳回來不可,這樣一想,他忙追了上去。

追到夏青時,周誌文冷哼一聲:“鄉野村婦就是鄉野村婦,冇半點規矩,你可知道我是誰?”

夏青依然自顧自的走,冇理他。

“嗬,你這叼婦——”周誌文又追了上去。

領路的太監暗自叫苦,這周大人向來是個難搞之人,脾氣古怪不說,還半點也吃不得虧,一旦吃了誰的虧,睚眥必報啊,方纔看到夏青夫人給他使了個絆子還覺得好笑,這會可笑不出來了。

被一個瘋子跟著誰能笑得出來啊。

周誌文攔在了夏青的麵前:“叼婦,你可知道我是誰?”

“找瑾王。”夏青看著他說了這三個字,便又越過他而去。

周誌文又追了上去:“是你拌的我,關瑾王何事?”

“找瑾王。”

“嘿,你……”周誌文眼底一個得逞之意,趁夏青不注意便使出了腳放到她麵前,下一刻,殺豬般的聲音喊起‘敖——’

夏青已然一腳踩上了周誌文的腳背,她平淡的聲音也響起:“這一腳不輕,怕得腫個老高,你去找瑾王拿銀兩去大夫那看一下吧。”

“你……你……”周誌文痛的淚眼婆娑,講不出話來,卻隻能乾看著夏青的離開,哎瑪,這仇他記下了,必然要讓那瑾王下台不可。

一直跟在他身後的侍衛道:“周大人,走吧。”

“走什麼走?冇看到那叼婦說了嗎?找瑾王要銀兩去大夫那看我的腳。”周誌文瞪著這幾個侍衛幾眼,一拐一拐的又上前朝要銀子去了。

侍衛們麵麵相視,共同在心裡說了句:丟人。但也知道,這個周誌文大人跟那些要麵子的大人不一樣,他是真的會去向瑾王討要銀子的。

小花是一路忍笑到公主殿的,那周誌文畢竟是個大人,她看到時都不敢多看一眼,可不想主子根本就不顧這個,給這個周大人吃了二次鱉,她看到那周大人鐵綠的臉就覺得好笑。

“還冇笑夠?”夏青看著小花這模樣,嘴角也淡淡揚著笑。

“主子,這周大人好有意思呀。”小花說道:“奴婢覺著大人應該是板著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可他這張臉表情可多了。”

“可不是,”引路的太監也道:“這周大人在朝上都不讓人待見,可在民間,老百姓對他的評價可高了。”

“怎麼個高法?”這周誌平給人的感覺確實有些不一樣,夏青心裡倒也有了興趣。

“周大人都三十好幾了,聽說在十八歲時娶過媳婦,可不過二年那媳婦就死了,從此他發誓這輩子要為妻子守寡。”

噗的一聲,小花笑出來:“守寡,那不是女人家纔有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