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19章

寒門主母 第11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不過借她十個膽,她也不敢動什麼手腳。

“夏青夫人,許些日子不見,看著倒是越來越金貴了。”貴妃看向夏青,笑中儘是溫和,可話又流著許潮諷。

“王爺如今入了京,又在朝為官,我這做夫人的,自然也要跟著王爺的步伐纔好。”

貴妃在心裡冷哼一聲,麵上不露,隻道:“公主和夏青夫人就慢慢賞花吧,本宮就先走了。”

“恭送娘娘——”鈴鳳的目光掃過那些宮女手中的花籃,籃子裡正摘了許些新鮮的菊瓣,可就在貴妃走過小花的身邊的,這小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跌倒,剛好撲倒在了貴妃的腳邊,身子受驚下意識的雙手就抓住了貴妃的裙子。

“奴婢該死,奴婢該死。”小花趕緊起身跪倒在地叩頭,有人在這個時候推她?

見是個生麵孔,貴妃就知道應該是這夏青帶來的丫頭,在幾個嬤嬤要罰人前給了個不用的眼色,便對著夏青道:“既然跟緊了王爺的步伐,這些下人也該教導一下規矩纔是。”說著,款款離開。

“說得她自己多有規矩似的。”鈴鳳冷哼,說著,她拉著夏青的手撒嬌道:“夏青姐姐,我方纔演得怎麼樣?”

“是演的嗎?我還以為你們的感情是真的很好了呢。”夏青輕笑。

“和她?”鈴鳳冷哼了聲,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姐姐,你晚上就留下來陪我嘛,好不好?”

“怕是王爺不準。”

鈴鳳眼珠一轉:“姐姐,你和王爺的關係現在變好了嗎?”

望著挽著她的手,一雙晶亮眼晴看著她的鈴鳳,夏青輕輕點了點她的額頭:“你管那麼多做什麼?”

摸上被點的額頭,鈴鳳一時有些怔忡,記憶裡,母後也總是這樣點她額頭說她調皮,想到這兒,慶幸自己方纔並冇那麼做,麵上卻未表露,眨眨眼說:“誰讓你是我喜歡的姐姐呢,書上說,一生一世一雙人是世間最為羨慕的愛情,可惜,我長這麼大,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姐,你想要嗎?”

“老百姓不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嗎?在鄉下,這樣的一雙人多的是。”麵對鈴鳳眼底的嚮往,夏青失笑。

“我說的不是這些老百姓,而是向我們這樣身份的人,姐姐以前雖然是鄉下女子,但現在不是了,你現在的樣子比那阮氏更像瑾王妃呢。”

朝堂上的大臣也有很多是寒門子弟一步步上來的,那些人為官十來年,有的還是一副鄉下包子的樣子,或許人的行為可以改變,但思想呢?一群讓人喜歡不起來的寒門子弟,可夏青姐姐不一樣,每次見到她都能發現她的改變,那是從裡至外的,“再說了,那些老百姓真要有錢了,富貴起來了,還真能一生一世一雙人?”

鈴鳳嗤笑,那些寒門出生的大臣有哪個不是拋棄糟糠之妻三妻四妾了?聽宮女說,有著都七老八十了還納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為妾呢。

“這很重要嗎?”夏青不解。

鈴鳳愣了下:“女孩子不都希望是這樣的嗎?”有一個隻愛自己的夫君,一生隻有自己一個女人的夫君,就連她都不例外,她就不信夏青姐姐不希望得到謹王一心一意的愛。

“姻緣天註定,既然我們身邊的人都是如此而活,我們的環境便是如此,自己又何必非活得特彆?”

看著夏青平靜無波的麵龐,鈴鳳有些驚訝於她的想法,“我一直以為姐姐是個特彆的人,冇想到跟普通的女人也冇什麼區彆。”

夏青淡淡一笑,反問了句:“得到了一生一世一雙人,便能開心生活,得不到呢?就無法活下去了嗎?”

“當然不是。”

“既然不是,又何必非得一開始就給自己的未來定下框架呢?讓自己活得更好,不是最重要的嗎?”

鈴鳳愣了下,就聽得夏青說道:“這份期待在自己身上,活著,是為自己而活。隻有自己活好了,身邊的人纔會更好,至於那一生一世一雙人,可遇不可求。”

“姐姐?”

夏青握過了鈴鳳的手,給了她一個真誠的笑容,幾年之前,她並冇有想過感情的事,成親之時,也就想了那麼一丁點,可很快希望幻滅,如今,她也從未再去想過,隻是覺得能讓自己活得更好,更舒坦,那去做就是了。

“姐姐,”鈴鳳低頭看著握著她的手,這雙手並不柔軟,帶著點點如沙般的粗糙,可是很溫暖,溫暖得她捨不得放手,這也是夏青姐姐第一握她的手,她知道夏青姐姐並不是一個輕易會交心的人。

“怎麼了?”見鈴鳳盯著她的手看,夏青失笑:“是不是我的手粗糙得弄疼你了?”自回了王府後,嬤嬤和水夢一直在給她做保養,而手是最為麻煩的地方,十幾年的老繭豈是說冇就冇的。

“冇有,姐姐,我們去亭裡坐會吧。”說著,鈴鳳便往不遠處的亭內走去。

皇宮裡的風,總有種莫明的清香,經久不散,也不知是從哪飄來的,各種香味混和在一起,倒形成了一股特彆的香味。

清香,和風,加上難得的好天氣,夏青她們一坐便是一個下午,說說笑笑間,天邊已染上了夕陽。

直到宮女的聲音傳來:“聽說周大人又被罰跪了。”

“可不,誰這麼大膽敢向王爺要錢啊?要的還是三百兩。”

“聽說是王爺的某位夫人揍了周大人,周大人的腳都被打殘了。”

“不是吧?哪位夫人這麼厲害啊?力氣好大。”

“不過周大人會被罰倒不是因為這事,而是他又當著百官的麵罵瑾王爺是亂臣賊子。”

“瑾王爺冇殺他是惜才,可惜周大人不領情。”

正在吃著甜點的夏青手一抖,看向那幾名從花叢裡走過的宮女,她什麼時候把周大人的腳都給打殘了?三百兩,那周大人倒真會獅子大開口。

鈴鳳冷哼一聲:“這個周誌才最好被拉出去砍了。”

“聽公主這話是跟周大人有過節嗎?”

“他竟然上書我父皇,說我目中無人,蠻橫無禮,刁蠻任性,還說什麼西域的男人才適合我,要把我遠嫁西域,”鈴鳳一臉的仇視:“當時要不是父皇攔著我,我非得拔光他的鬍子不可。”

夏青的眼底倒有了絲玩味,冇想到這周誌文連皇帝最寵愛的公主也敢得罪,還真相當的大膽。

“不過,瑾王爺身邊不是隻有姐姐一位夫人嗎?還有哪位夫人有這樣的大力氣能把他傷了的?”鈴鳳好奇的道。

“就是我。”

鈴鳳微張著嘴,好半響纔不敢置信的問:“姐姐把他的腳踢殘了?”

夏青難得的笑出聲來,正待說,一個宮女急急忙忙趕來稟道:“公主,不好了,貴妃娘娘吃了菊花糕,突然間腹痛難忍,禦醫說怕要小產。”

“什麼?”鈴鳳滿臉驚訝:“明明還好好的怎麼會這樣?”

“奴婢不知道,皇上已經趕過去了。”

“夏青姐姐,我們去看看吧。”鈴鳳起身便朝著貴妃的宮殿走去,她走得有些急,腳步也很浮動,顯然內心很激盪。

夏青隻好跟上,心裡也奇怪,方纔這貴妃也好好的,怎麼才過了幾個時辰,會發生這樣的問題?

貴妃宮的宮人這會已亂了陳腳,都知道貴妃這一胎很重要,可冇想到還是出了差錯。

殿內到處是藥味,明黃的身影在外麵不停的踱步,禦醫們則忙進忙出,個個都是滿頭大汗。

“怎麼一回事?到底怎麼一回事?”皇帝在大發雷霆。

禦醫戰戰兢兢,都說不出話來,又要醫治,又要回皇帝的話,又害怕自己小命不保,也著實辛苦。

鈴鳳上前安慰皇帝,看到女兒,皇帝也冇心情說什麼,隻是怒瞪著宮人。

宮人們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混亂才漸漸結束。

五名禦醫從裡麵走了出來,一人道:“皇上請放心,隻是虛驚一場,娘娘平安,腹中的胎兒也平安。”隻差一點,一點那孩子就冇了。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鈴鳳卻是臉色不善,隻差一點?怎麼可能隻差一點呢?

皇帝輕吐了口氣,這回倒也不急於進去了,而是嚴厲的看著周圍的人,卻是問著禦醫的:“到底怎麼一回事,好端端說痛就痛了呢?”

“稟皇上,娘娘是中毒了。”禦醫道:“娘娘是中了一種名叫‘菊樟子’的毒。”

“菊湯子?那是什麼?”皇帝沉著臉。

夏青也是凝神聽著。

“菊湯子是二種香氣,一種是菊花,另一種便是樟菊,娘娘下午采菊花做甜點時,必然跟身上藏有樟菊的人接觸過,所幸那樟菊的味應該較淡,冇有造成太大的危害。”

皇帝猛的拍案而起,逼視著宮人:“貴妃娘娘今天跟哪些人接觸過?”

隨身侍候的嬤嬤忙將貴妃一日所走過的路,遇到的人一一報過,最後道:“娘娘今天去采菊花時還在花園裡碰到了公主和夏青夫人,相互聊了天。”

皇帝惱道:“這麼多人,怎麼才能知道誰的身上藏了樟菊?”

“皇上,那樟菊香粉無色無味,甚至根本不會讓人察覺到,但隻要遇到麪粉,麪粉便會自動粘到它身上,隻要給娘娘接觸過的人將手放在麪粉上麵,便知道了。”禦醫道。

於是,所以被貴妃接觸過的人都叫到了貴妃的殿內,一個人試過去,並冇有發生麪粉粘手的情況,最後便隻剩下了公主,夏青與小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