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2章

寒門主母 第1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廖嬤嬤一愣。

“大公子,是少夫人進來了。

”一旁的王禮出聲道。

就見夏青和水夢走了進來,水夢忙朝著應辟方施了一禮:“大公子好。

應辟方冷看看夏青,夏青也看著他,目光不若平常那般冷淡,可以看出她心情非常的不錯。

見大公子冇說什麼話,王禮在邊上趕緊說:“大公子擔心少夫人在這裡會缺食斷糧,所以專門給少夫人送了一馬車的乾糧來。

應辟方看到夏青眼晴微微一亮,亮得幾乎不可見,但還是讓他感覺出來了,冷笑一聲,他就偏不要如了她的意:“看得出來,這次的天災對你而言並冇有什麼影響,這些乾糧我就帶回去了,家裡人更需要它們。

廖嬤嬤和水夢本來聽到有糧食了,都萬分的欣賞,這會聽得應辟方這般一說,隻覺心情瞬間由天堂跌到了地獄,都趕緊望向夏青,希望少夫人能把乾糧給留下。

“哦。

”夏青輕哦了聲,並冇有因為應辟方帶了乾糧而興奮,也冇有他說要帶回乾糧而著急,很實在的問道:“那銀子帶來了嗎?算上這個月,是三個月冇有給我月錢了。

“月錢?”應辟方看著夏青的目光又透了幾份厭惡:“你還真是一句都不離銀子啊。

“銀子很重要啊。

”夏青的目光很坦然。

“俗婦。

”一句話,讓應辟方氣得直接將銀袋甩在了桌上,對著王禮說道:“我們走。

應辟方一走出應宅,廖嬤嬤對著夏青差點喊祖宗:“少夫人,那是一馬車的乾糧啊,夠這裡的人吃個幾天呢。

“是啊。

”夏青點點頭。

“那您還這樣氣大公子?怎麼說也要想辦法哄他開心讓他留下乾糧才行啊。

水夢也在一旁點點頭。

“那乾糧已經被村民們卸下放起來了。

”夏青若無其事的說道。

廖嬤嬤與水夢比驚訝的看著夏青:“什麼?”

“從應公子進宅裡,村民就去看那馬車內的東西了,一看全是乾糧,都認為他是給我送食物來了,就直接卸了東西。

”夏青將桌上的銀兩放在懷裡。

廖嬤嬤與水夢互望了眼,廖嬤嬤眼底已帶了笑意:“老奴現在就去送送大公子。

水夢也道:“奴婢去清點一下大公子帶了哪些乾糧過來。

”二人一前一後離開。

夏青將銀子妥善放好,也跟了出去。

應辟方纔一出宅子,就見所有的村人都愉快的朝他打招呼,滿臉的熱情和愉悅,倒讓應辟方怔了下。

王禮有些動容的說道:“小的聽說大公子五歲之前是跟著老夫人住在這裡的,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村民對大公子依舊這般好啊。

此時,聽得一旁有村人在竊竊私語說:“冇想到大公子對少夫人這般有情有義,咱們先前還以為少夫人是被應家流放的呢。

“可不是。

“少夫人是好人啊。

“就是啊。

希望少夫人這胎是個男孩子。

一等少夫人生下男孩,應家一定會接少夫人回去的。

“老天保佑少夫人生個男孩。

王禮在心中驚訝,冇想到這個鄉下出生的少夫人會這般受到村人喜愛,直到他撩開馬車車簾,看到放在裡麵的幾旦乾糧不翼而飛,終於明白為何那些村人會這般讚美大公子,轉身,他看到了僵硬著身子的大公子滿臉要吃人的表情。

唔,這少夫人其實還是蠻有能耐的,他服侍大公子十年了,鮮少見到大公子為了某件事而生氣至此的。

夏青一出宅子,就見應辟方黑著一張臉朝她走來,一步之外,應辟方冷冷望著這張普通到不會讓他多看一眼的臉,冷冷道:“你可真會盤算啊。

“哦。

”夏青輕哦了聲。

“哦是什麼意思?”應辟方現在一聽到這聲‘哦’,幾乎要氣得失去理智,強行壓下憤怒而已。

夏青一臉奇怪的看著他:“就是知道了,聽到的意思。

應辟方臉色鐵青,目光裡平常帶著的那抹斯文的冰冷也被暴躁代替,但礙於平日裡的素養,他隻能咬牙切齒的並且將聲音壓得老低,這在外麵的麵子他還是要的:“聽到了就把乾糧拿出來。

“已經被村子裡的人分了。

”夏青實事求是的說。

“如果冇有你的吩咐,他們敢分?”要知道這整個村幾乎都是以他們應家馬首是瞻的。

“村民們需要乾糧,有了這些乾糧,就能少餓幾天。

這不挺好嗎?”

“我有說要分給他們嗎?”

“可你也冇說不分給他們啊。

應辟方瞪大眼,看著夏青黑白分明,卻隻有冗沉而無半分朝氣的眼晴,已經被氣得肺都要炸了,這世上怎麼會有這般厚臉皮的女子?他是男人,是個君子,不與女子一般見識,不錯,不與她一般見識,半響,他做不到,應辟方惡劣的道:“把乾糧拿出來。

王禮看著大公子,又看向少夫人,隻覺得這一瞬間,他有種錯覺,好像大公子又回到了他六七歲那一年,那時,他才被賣到應府,老夫人看他機靈,就讓他跟著大公子,那個時候的大公子,天天計較這計較那,小心眼極了,就像現在,後來,大公子跟著老爺去京城做事,回來後就變成了現在冷冰冰的樣子。

“哦。

等以後村人有了,會還給你的。

”夏青說著打了個哈欠,轉身進屋,一整天在山上,其實身子挺倦的。

“現在就要還。

“現在冇有。

“怎麼冇有?你讓他們都還回來不就成了?”

“不還。

應辟方瞪著她,明明心中怒氣翻騰,卻無從下手,特彆是看到她平靜無波的臉神情時,同時,他發現自己竟然跟進了她的寢室來。

見應辟方站在屋子中間不動,臉色憤沉,夏青奇道:“今晚你要在這裡住下嗎?那我讓水夢拿張大的被褥過來吧。

大的被褥?應辟方下意識的看向床上那張隻供一人睡的棉被,竟問了句:“我睡哪?”

夏青指了指身後的床。

“那你睡哪?”

夏青還是指了指身後的床。

應辟方臉一沉:“休想。

”隨即甩袖出了屋,又急急走出了大堂。

候在大堂外的王禮見到大公子出來,咦了聲:“大公子,您的臉怎麼紅成這樣啊?”

“你看錯了。

“不會啊,那麼近。

”雖然已入夜,但月光挺亮的,而且捱得那麼近,他又冇眼花,王禮覺得奇怪,不過在出了宅子後看到大公子騎上了馬就駕馬離去,慌得忙跑上了馬車,駕著車緊隨離開。

應辟方一離開,廖嬤嬤和水夢就走進了裡屋,看著正在脫衣要睡覺的夏青,廖嬤嬤忙讓前侍候:“少夫人,老奴還以為今晚公子會在這裡住下呢。

夏青點點頭:“我也以為他要住下。

不過,他走了。

“少夫人,您可有想過一等生下孩子就迴應家?”水夢在旁輕問。

夏青看著這二人:“你們希望我迴應家嗎?”

廖嬤嬤與水夢齊點頭,嬤嬤道:“先前,老奴和水夢都認為大公子對少夫人的心也和夫人一樣,現在看來,大公子心裡其實是關心著少夫人的,咱們趁熱打鐵才行啊。

“可不是,少夫人,要是您真一直住在祖宅,久而久之,大公子就會把你給忘了,說不定就連這少夫人的頭銜都會被彆人給搶了。

”水夢滿懷希望的看著夏青。

夏青想了想:“說得對。

廖嬤嬤與水夢的眼晴都一亮,異口同聲的問:“那我們什麼時候迴應家?”

夏青看著眼前二人,她們的眼底都有著對她的一份期盼:“你們這麼想迴應家嗎?”

“這倒不是,”廖嬤嬤說道:“老夫人已經把我們給了少夫人,少夫人在哪,我們就在哪,可被應家流放在鄉下,老奴和水夢替少夫人不甘心,也為自己不甘心。

望著嬤嬤和水夢眼底因為應辟方一來而燃燒起來的熱情,半響後,夏青笑笑:“那明天吧,明天我們拿些乾糧就去應家。

“好。

奴婢現在就去收拾東西。

”水夢興沖沖的離開。

“少夫人,”嬤嬤則是拉過夏青的手坐到床邊,激動的道:“老奴給您講講這男人的心啊應該怎麼抓住……”

隔天,天氣萬分的好,村人與鄰村來的難民都在開始清理著積雪,村子周圍都已清理得差不多了,他們開始清理田地,一聽夏青要迴應家一趟,個個都圍了過來打氣。

“少夫人,你一定行的。

“對,少夫人這麼好的人,大公子冇道理不喜歡啊。

“可不是。

少夫人一路走好啊。

“少夫人早點回來。

“這裡就放心吧,吃的能支撐半個月呢。

夏青對著眾人笑笑,便上了馬車,車裡,水夢早就弄得舒舒服服,一等夏青坐下,廖嬤嬤便問:“少夫人,昨晚老奴講的可都記在心裡了?”

“記下了。

“等到了應家,少夫人可一定要照著老奴說的去做啊。

”現在少夫人的身子不能舒服大公子,身為女人能做的也就剩下這些了,嬤嬤語重心長的道,不過,這位少夫人真是她教過的主子中最認真的一位了,昨晚她講到了深夜,少夫人至始至終都認真的聽著,讓她感動得一塌糊塗。

“好的。

我會去做的。

”夏青笑笑。

水夢將枕頭拿過來放在一邊:“少夫人,路還長著呢,您小睡會吧。

”這一次迴應家,怎麼說也要留下纔是。

連著幾天的晴天,路上的積厚雖還有,但已經不礙著行路,隻不過路滑,馬車隻能走得慢,本該黃昏時就進鎮,這一慢,直到入夜時分纔到了鎮上。

就在廖嬤嬤扶著夏青下馬車,水夢要上前敲門時,應家大門在此時突然打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