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23章

寒門主母 第12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看著這周大人吃虧的模樣,水夢掩嘴偷笑,當主子說要去拜訪這周大人時,特地打聽了這大人的一切,不得了,他竟然是京城所有貴妃最為討厭的人,冇有之一了,聽說是這周大人有一張毒舌,不管對方是誰,一開口就是毫不留情麵的話。

“哎呀,瑾王有你這樣的夫人,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看看你,要臉冇臉,要身材冇身材,要品德冇品德,”周誌才的話被夏青打斷。

夏青不疾不徐的一句:“怎麼聽著像是在說周大人你自己啊?五短身材,鼠目寸光,心胸狹隘,”夏青聲音一頓,突然來了句:“合著你方纔說我那些話,聽著我倆倒挺般配的。”

周誌才原本冷笑著,這些話他聽多了,早就練就了不壞之身,可夏青這最後一句話,著實噁心到他了,哎瑪,這惡婦竟然說他們般配,古往今來,有哪個良家婦女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甚至浸豬籠的話來?這女人實在??臉上雖然一臉的嫌棄,但心裡還是不由得好奇這個女人來他這裡的目的。

事實上,他還是蠻欣喜堂堂瑾王唯一的夫人特意上門來找她,當然,這種事不能讓人知道。

“你想來乾什麼?”

“請大人給皇上遞個摺子就行。”

摺子?什麼摺子要他這種不相乾的人去上:“你怎麼不讓王爺替你上摺子?”

“我不想王爺遭到皇上的嫌棄和仇視。”夏青很是認真的道。

吐血——周誌才瞪著夏青,這個女人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不上。”擺明就是要利用他。

“那就算了。”夏青轉身要走,可才走一步,就被周誌才攔住:“等一下,我憑什麼給你上摺子?”

“周大人不是一直在引起王爺的注意嗎?”

周誌才一愣,不自在的咳了下:“誰說的?”

“大人為官十年,以一張臭嘴出名,但卻從冇入過皇上的眼,大人也冇有刻意引起皇上注意,可在王爺來京後,卻處處與王爺對作,若是真正的對作,大可以站在那些反對者的身邊,可大人卻獨立獨行,這不是故意引起王爺注意是什麼?”

周誌才眨眨眼,摸摸鼻子,冇說話,一會,他竟湊近夏青,好奇的道:“你要我給皇上遞什麼摺子?”

把這一切看在眼底的水夢,真是被這周大人的舉止給弄蒙了,方纔還跟主子有深仇大恨似的,咋這一會的功夫又這般親昵了?這個人真是個怪人。

夏青淡淡道:“也冇什麼,聽說近來西域又冒犯我大周邊地了,是嗎?”

周誌才點點頭。

聽得夏青又道:“朝廷想派兵圍巢他們,可又擔心糧草與財力。這大週二百年,加上前朝的三百年,這西域曆來是我民族最為頭疼的問題,卻冇有一勞永逸的辦法,曆朝來便隻能以和親的辦法換來十幾年的安穩。”

周誌才本來覺得,夏青夫人竟然管起朝事來了?這女人也太大膽了吧,可聽到最後,漸漸心驚了起來,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艾瑪,這摺子要是一上,確實會讓皇帝嫌惡與仇視啊,這不是要讓皇帝嫁愛女去和親嗎?皇帝可就鈴鳳公主一個女兒啊,還是疼到骨子裡的那種。

這夏青夫人和鈴鳳公主是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啊?

見周誌纔不語,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好半響他才道:“就算我想引起王爺的注意,受到王爺的器重,也不見得來討好王爺的女人吧?”

“想來周大人也知道王爺對我的寵愛,周大人就算不上這個摺子,王爺也會上,隻不過我不想讓王爺與皇上之間有隔隙,所以,你是在討好王爺。況且,周大人是眾大臣最為討厭的人,也不差皇上這一個了。”

周誌纔再次瞪眼,總算知道了被氣死是種什麼感覺,隨即他眼珠一轉:“那這三百兩你不能再來討。”

夏青點頭。

見這個女人一副淡定的模樣,他雖然討厭她,但又該死的對他口味了,可也好奇:“瞧你這模樣,好像很篤定我會上這摺子似的。”

“聽說這京城和朝中熱鬨的事總會有周大人的影子,如今你又對瑾王感了興趣,我想大人應該是那種重在參與的人。”

艾瑪,這都被她知道了,實在冇看出來這女人這般心細如髮啊。

“我要鈴鳳公主遠嫁西域,永遠也無法回來。這本摺子,隻準成功,不許失敗。周大人可做得到?”夏青直視著這其貌不揚,卻滿眼綻放著精銳光芒的周大人。

“雖然你看穿了我一點的心思,但我真不想被你利用,而且我討厭聰明的女人。”周誌才擰擰眉,很是不屑的道。

“周大人。”夏青淡淡一笑:“你不覺得對寒門子弟來說,利用也是另一種上進嗎?”

寒門子弟四個字,還真是戳中了周誌才心中的痛處,隻因他就是寒門出生,這一路往上爬的路,其箇中辛酸隻有他自己最清楚:“就算我上書了,皇上也不會同意。”世人都知道皇帝對這個鈴鳳公主的寵愛,那可是逆了天的,聽說有次這公主要害貴妃肚子裡的孩子,皇帝都冇追究呢,還去安慰公主了。

“大人隻管上書,或許此刻大人的上書有助於皇上做個果斷的決定。”

周誌才愣住,什麼意思?皇上和鈴鳳公主之間出什麼問題了嗎?宮裡冇訊息??等等,前些日子那李貴妃差點小產來著,難道這事和公主?他想問清楚,不過夏青隻說了一句:“你上書完,就會知道結果了。”

看著夏青離去的背影良久,周誌才喃喃道:“這女人,真不像是女人,夠鎮定,夠膽。”到很久很久以後,周誌才才知道這個時候的夏青哪怕心裡再害怕再慌亂也是這種平靜麵癱的模樣,他是大乎當時眼瞎了纔會覺得夏青那種淡定又篤定的模樣很有魄力。不過那時的夏青早已跟正常人一樣會說會笑了。

手下見自家大人似乎開始賞識這夏青夫人了,在旁道:“大人方纔還讓我關門放狗來著。”

周誌才狠狠一個爆粟賞了過去:“乾活去。”說完,又道:“那夏青就是個惡婦。”

喲喝聲,叫賣聲,此起彼伏,那青磚綠瓦之下的繁榮景角,可見一般。

水夢緊緊跟在夏青身後,她不敢多看一眼周邊,人太多,擔心把主子跟丟了:“真不明白周大人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府砥建在這種地方?”大官不都喜歡清靜高雅的地方,以顯示自己的特彆嗎?

“不是有句話叫做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嗎?他隻是想告訴彆人,他是個有能力的人。”夏青淡淡說道:“隻是到現在為止,都冇有人去賞識他。”

水夢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真的會幫我們的忙嗎?”

“會。”夏青肯定的點點頭:“朝中二派,貴胄子弟和寒門子弟,分彆擁戴著皇上和王爺,這周大人出身寒門,又被貴族大官所擠兌,他除了王爺,還能依靠誰?再說,他也並非那種喜歡過悠閒日子的人。”

水夢點點頭,她不是很懂,但聽著主子的分析卻覺得很有道理:“可要是被王爺知道了,會不會怪罪下來?”

“不知道。”那個男人,現在她摸不透,他本該是薄涼之輩,卻突然間轉了性子,但很快,夏青便被穿梭不停的人群吸引,夏青道:“難得出來一回,我們到處去走走看看吧。”

數百年來,皇宮的宏偉壯觀一直就矗立在這個地方,不管如何的改朝換代,曆史變遷,唯一不變的就是宮的格局。

鈴鳳望著她從小生活著的地方,第一次,心裡突然不安起來,想到在瑾王府裡夏青的目光,那樣的冷,那樣的黑,那樣的深,像是一個死死的旋渦,還有,她恭喜她什麼呀?

對夏青,她有喜歡,也有討厭,如果不是那次她幫了她,在她眼中,她也隻不過是個飛上枝頭成鳳凰的民女而已,身份與她,何止低了一截,所以,在她想到要利用她來害李貴妃腹中的抬兒時,雖有猶豫,卻又覺得是正常的,但最終,她還是冇直接放在她身上。

那小花隻是一個丫頭而已,夏青應該不會為了這麼一個丫頭而跟她做對吧?而且,就算這事被父皇知道了,父皇那般疼愛她……

“公主,快看,是李貴妃。”身後的侍女說道。

鈴鳳朝前看去,果然,隻見李貴妃坐在龍攆之上朝著她這邊而來,龍攆?鈴鳳心底陡然升起股怒火,這李貴妃雖居貴妃之位,可這龍攆隻有帝後才能坐,她有什麼資格?

還有,這條路是通往宮外的,她自然不會認為這李貴妃會在這個時候出宮,畢竟她的身子還在養護之中。

龍攆停了下來,就停在了鈴鳳的麵前,李貴妃銀鈴般的笑聲傳來:“公主怎麼這樣的眼神看著本宮?本宮可是來接公主回宮的。”

想到自己這些日子一直與她在演戲,這個時候更是不能撕破臉讓她起疑,鈴鳳自然也是露出了親切和善的笑容來:“原來是貴妃娘娘,兒臣以為是父皇呢?”

“也難怪你看錯,皇上念我懷有身孕,便把這龍攆賜於我坐,還說可以坐到孩子生下之時為止。”李貴妃毫不掩飾她臉上的得意。

那是她母後的位置,望著這張明媚的笑容,鈴鳳心中的恨意也越濃,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的燦爛:“父皇真是疼愛娘娘。”

“可不,隻待我生下皇子,”說到這兒,李貴妃故意聲音一頓,逐又嬌笑道:“說不定皇上就會將鳳印……”李貴妃冇再說下去,但她的意思連三歲稚兒都明白。

鈴鳳臉上的笑容險些裝不下去:“不知道貴妃娘娘這是要去哪兒?”

“瞧我,險些忘了正事,當然是來迎接公主了,還有,特地前來恭喜公主。”李貴妃臉上的笑越發親切。

“恭喜?”

“是啊,皇上已經下旨賜,將公主遠嫁西域和親,一個月後便會送公主前去。聽說那西域的君主……”

“你在胡說什麼?”鈴鳳公主的笑容掛不住,聲音也尖銳了起來,可看著李貴妃隻是得意的挑眉看著她,想到方纔夏青也是這般恭喜她的,鈴鳳心底開始驚惶起來,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跑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