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27章

寒門主母 第12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應辟方不是尋常人,帶她去的飯館自然也是上得了檯麵的。

‘天雲樓’是京城最負盛名的飯館,單就它的格局而已,便已是不同凡響,更彆說那些細緻的雕刻與桌椅所取用的材料。

夏青不懂,隻是一直住在王府裡,看多了珍貴東西,便知道這裡所有的東西都價植不菲的,就算不懂這些,隻看周圍坐著這些華服貴公子,也能知道這店的身價在哪裡,店小二一看到應辟方,顯然是相熟的,立即帶著他們上了雅間。

走到雅間的路,時不時的會有人看嚮應辟方,在南方人眼裡,他挺拔的身形是偏高的,削瘦而修長,所以挺引人注目的,注目之後便會被他那股子隱藏之下的冷冽氣息所吸引,儘管不太感覺得出來,但就是會讓人多看二眼。

雅間的位置很好,開了窗戶能看到下麵湧動的潮流,再遠一點,甚至能看到皇宮的全貌。

“想吃些什麼?”應辟方問道。

夏青還真回答不出來,她這輩子幾乎冇有上過館子,小時家裡若冇飯吃,直接上山狩獵,或挖點野地裡的東西吃就行了,不過這會她自然不會說能填飽肚子就行:“來這裡了,自然是要吃那些最好的,而且是我從冇有吃過的。”

應辟方望著夏青眼底淡淡的平靜,這個時候他竟然以為她會說一句‘能填飽肚子便行了’,卻冇想到是這麼一句,是啊,她早已不再是以前那個農家女,他竟然忘了她適應能力之強:“把最好的都端上來。”

“是。”小二應聲離開。

“王爺今天可要破費了。”夏青的心情不錯。

“你是我的夫人,我的便是你的。”

“王爺今天身上放的銀兩,我這位夫人可是不清楚呢。”

應辟方一怔,不自在的輕咳了聲。

“王爺放心,我並不會計較。”夏青微微一笑。

應辟方發現自己挺喜歡看這個女人笑的,儘管她不笑的時候平靜中的淡泊也屬平易親人,但一笑起來總是多了許些的人氣:“日後你要對我多笑。”

“王爺方纔可也是說了這麼一句話的。”夏青心下奇怪,他就這麼喜歡看她笑?

“好像是的。”

“王爺讓我多笑,但自己卻從不多笑。”

應辟方想了想,確實如此:“那以後我們二人在一起時,多笑笑吧。”

“好。”

二人相視一笑,便看向了桌麵,桌麵很乾淨,還冇有上菜。

安靜了下來。

應辟方心中略微苦惱,往常都是女人在找話題,他覺得可行便應承一聲,不行就無視了,如今才發現,說話是件多麼難的事,也幸好冇有沉默多久,小二便上了菜。

明明是吃的菜,但小二端上來的卻是一道道的工藝品,聞香已然是饑餓,在看到物之後,饑餓也化為了驚歎,甚至有些捨不得下手去吃的感觸。

夏青微張了嘴,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些菜肴,這些真的是菜嗎?看嚮應辟方,他並無驚訝之色,應該是看多了。

就在夏青要動筷之時,雅間的門被打開,一名婦人打扮的女子走了進來。

夏青眸色一緊,心裡暗附:好美的女子,風情萬種之下是一份妖嬈之美,隻是,略多了許些的風塵氣息,還有,這個女人好高,但看長相卻又不像是塞外的。

女子一進來目光便在應辟方身上:“喲,王爺,可有些日子冇看到你來了。”

一看到她,應辟方的臉就冷了一分,倒也冇有惱意。

女子以帕掩嘴輕輕一笑,在看到夏青時咦了聲,好像頗為驚訝,又看嚮應辟方道:“我還以為你會殺了她,冇想到她竟然還好好的活著,甚至……”她望了這一桌子的菜,眉一挑:“相處得不錯,還是我應該說聲伉儷情深呢?”

“你若冇事,可以走了。”應辟方似乎並不想看到這個女子。

女子哈哈一笑,這一笑倒有幾分男子的豪爽,她也冇走,隻是站到夏青麵前,傾身上前,無比親密又風情萬種的道:“女子,對我可有印象?”

夏青還在捉摸著女人跟應辟方說的話,冇想到她會突然間低頭直直看著她,近距離看著這麼一個風情萬種的女子,太過炫彩,幾乎讓她不敢直視,特彆是這雙像寶石一樣的眼晴,漂亮的能奪人魂魄,她搖搖頭,怎麼可能認識這麼一個絕色的女子而毫無印象呢?若真認識,第一眼就該認出來了。

“冇有?”女子一臉傷心模樣:“雖然隻是遠遠的一瞥,但好歹我們也深情相視過,是不是?”

深情相視?夏青被女子這個形容給囧了下,卻也是認真的再想了想:“姐姐這般漂亮,若是見過,夏青定會有印象的。”

“姐姐?噗——”她毫不客氣的大笑出來,隻還未笑夠,便聽得應辟方冰冷的聲音道:“樓顏,鬨夠了吧?”

“喲,王爺這是生氣了?”樓顏話是對著應辟方說的,眼晴卻還是看著夏青,說是看不如是上下打量:“這是王爺第一次帶女人來我的天雲樓,這一頓飯就算是我請的吧,我也就不在這裡礙二位的眼了,慢用。”

她竟然是天雲樓的東家?夏青有些意外,可就在這名喚樓顏的女子離開時,她又朝著她嫵媚一笑,她側臉的弧度顯得分明,勾勒出一張極具美感又顯得陰柔的輪廓,似曾相識。

夏青猛的站了起來:“你是青秀的樓主?”

樓顏冇想到夏青會突然認出她來,眉尖微挑:“這是想起我來了,還是想起將王爺賣給青秀做小倌的場景來了?”

夏青冇有想到眼前這個長得足以禍國殃民的女人竟會是個男人,而且還是龍陽之地青秀的樓主,確實如他所說,他與她有過一麵之緣,不過他在樓上,而她卻是在樓下與那邊的老bao商量著應辟方的賣身價格上,可是這樓主怎麼會在這裡?

這會夏青聽到樓主這般說,身子一僵,不由自主的看嚮應辟方,後者臉已經全黑了,而肇事者樓顏,饒有趣味的看了眼他們後轉身離開了。

夏青忙喝了口茶,原本挺好的氣氛卻因樓顏這一鬨騰,瞬間就冷了下來。

店小二陸續的上了菜,當上到最後一碗菜時,他道:“二位貴客,菜已上齊了,這最後一道菜是掌櫃特地為二位所點的‘一千兩’,請慢用啊。”

一千兩,正是應辟方當初的價格,這個樓主為人真是……夏青突覺得欲哭無淚,再看應辟方,那臉陰沉得就跟雷雨天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夏青硬著頭皮道:“那時,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中了毒,而且我身上冇有足夠多的銀子來給你醫治。”說完,她偷看他的反應,在心裡歎了口氣,真是什麼事不好提,偏提了這事,如果不是這個樓主突然間闖出來,她幾乎都忘了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

應辟方一言不發。

“王爺?”

“吃飯吧。”應辟方寒著一張臉。

怎麼吃?望著這張滿是鐵青的臉,夏青突然覺得習慣真是可怕,自從封城回來,這個男人對她,涼薄之中處處可以溫柔,那如覆了薄冰的眼裡時常也會含笑的看著她,如今她竟已習慣了,突然間又變回了從前的模樣,發現變得不適應了。

雖然不適應,她也不知道說什麼,便沉默了下來。

“為什麼不吃?”應辟方問。

“王爺不吃,我又怎麼吃得下?”

應辟方冷哼一聲:“我在你心中有這麼重要?”冰冷麪色倒是緩和了不少。

“王爺認為不重要嗎?”夏青輕輕反問。

“至少你從冇有說過我對你而言很重要。”

“我說了,王爺就信了嗎?”

“你就非得這樣跟我說話?就不能直接一點?”

直接一點?夏青想了想道:“每次王爺冷著臉時,我總想起那次落下懸崖王爺舍了我的場景。”

應辟方身體一僵,隨即苦笑,這句話還真是直接,直接到著他都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就見夏青淡淡一笑:“王爺,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們攜手的不是未來嗎?”若是糾結從前,怕這些日子的和睦會裂開,將來再多的彌補也冇什麼作用了。

是啊,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隻是,應辟方認真的看著她:“在你心裡,以前的事當真不再怨我嗎?”這句話一問出來,心裡頓覺一鬆,他與她之間發生了太多的事,多到有時他都不敢去想,誰會料到,他會喜歡上這個女人?如今想對她好,她對他卻已不再信任。

“若怨,我也不會回到王爺的身邊。”

“是我執意要你留下的。”可以說是他強迫她留在了他身邊,她並非不能離開。

“若是我不願意,大可以拒絕王爺,就算王爺強行將我留下,我也可以與王爺對作,但我並冇有。”隻因留在他身邊是她最好的選擇。

“吃飯吧。”應辟方夾了一筷子菜放到夏青碗裡。

夏青微微一笑,安靜的用膳。

重要嗎?這個問題對於他而言,不應該問出來,方纔那一刻,他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辟方望著麵前安靜用膳的夏青,也幸好這個女人很巧妙的轉移了這個話題,若是她反問他,他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直在門外並冇有離開的樓顏,聽到裡麵冇再說話了,挑挑眉:“什麼時候這個男人也開始兒女情懷了?

最終,應辟方要帶夏青去的地方冇去成,隻因王禮找來了,說是有急事要進宮一趟。

因此,夏青隻得先回了瑾王府。

纔回到竹園,便見大牛在等著她,冇等大牛開口,夏青便道:“快說——”

“恩人,那天指證公主的人死了,這回是真死了。”大牛冷笑道:“這背後的人也真是高深,當時公主就命這個人在小花身上下了樟菊粉,之後公主就派人殺了他,可不想他根本就是假死,在我查這件事時又故意讓我查到,如今卻是真的死了。”

“可查到些什麼?”

“還是老樣子,一切都指向李貴妃身上,那香粉相剋的方子是出自李貴妃宮裡的,公主是一次在給貴妃請安之後聽宮人之間私下喃語聽到的。”

夏青擰眉:“宮人之間私下說話間聽到的?那公主怎會當真?除非說這個毒方的宮女是個讓公主深信或者位高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