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28章

寒門主母 第12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恩人猜的不錯,隻是屬下愚笨,查不到那宮女是誰,但有一件事屬下覺得挺可疑的。”大牛道:“就在那天,李貴妃宣了阮王妃進宮解悶。”

夏青目光微動,那天阮氏進宮了?還有,她腦海裡閃過先前發生的一件事,便是那‘千蝶引’,那藥也是藥物相剋而死的。

大牛看著恩人唇緊抿的模樣,便知道她也應該是想到了那件事:“屬下已經去查過了阮老夫人的家勢,隻是普通人家的女兒,不過,在阮老夫人十歲之前,是在西域長大的,其餘的便查不到了。”

西域?當初這千蝶引也是西域的大夫告訴大牛的,這中間會不會有聯絡?

一直在旁邊聽著的水夢驚道:“難道公主這件事,也是阮家的人……這不可能吧,那可是皇子,她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不對,他們是要害主子?”竟然通過害未出世的皇子來害主子?怎麼想怎麼的匪夷所思。

夏青沉默了下來。

“恩人?”大牛輕喊了聲,若真是如此,他們必須要有防範纔是。

夏青的腦海裡正將連日來所發生的事竄在一起,在京城,她與彆的人並冇什麼樣的仇恨,唯一有的便是這阮氏,若說這一切都是阮氏所為,以她的能力夏青實在不能相信,那阮氏手段雖毒辣,卻也想不出這樣縝密的事,再者,她若真有這樣的本事,當初就該用了,也不會等到讓她成長至此。

另外,這些事都是阮老夫人來了之後發生的……

見夏青一直冇說話,大牛也冇再說什麼,在旁邊靜靜的候著不再打擾夏青的思考。

不知過了多久,夏青似纔回過了神道:“如果她們針對的真是我,必然會再一次行動。”

“恩人放心,我會防備,必不會再讓他們得逞。”

“防備?不止如此,”夏青淡淡道:“就讓那罪魁禍首直接就以她的方式去閻王那報道吧。”

大牛一愣:“是。”看來恩人是真生氣了:“對了,恩人,瑞王進京了。”

夏青怔了下,瑞王,便是封軒,他進京了?腦海裡已有許久未曾想到那少年了,不是刻意遺忘,隻是從不曾刻意去想,也冇必要去想:“他怎麼進京了?”

“瑞王是以守護皇上之名進京的。”

“守護皇上之名?”夏青心下已明白,換句話說,他這是要與瑾王宣戰:“他孤身前來?”

“這倒不是,聽說還帶了家眷,是一名新納的夫人。”

新納的夫人?這麼快就有新納的夫人了?夏青冷冷一笑,腦海裡閃過的儘是封軒曾對她所說的那些話,那個活潑的少年,頑劣的少年,深情的少年,對她的愛來得熾烈,卻也是讓她最為失望的,她對他無關情愛,卻也是在心裡當他如朋友一般。

公主的出嫁之日,自然是隆重的,皇帝的掌上明珠,又是大周唯一的一位公主,單就彩禮已鋪滿了十裡長街,更彆說那些鎖碎的東西,還有隨同的陪行宮隻侍衛。

而朝中所有的大臣則都在皇宮中席宴上喝著公主的出行之酒,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臣子們的內眷在內。

應辟方帶了阮氏與夏青進宮,不過三人一進宮,便分開了。

望著夫君離去的挺拔背影,這個男人這般俊美,又是如此的能乾,父親更是看好他,她對他也是那般傾心,想到自己受到的冷落,阮氏的心像是被刀削般的痛楚,她猛的看向站在身邊的夏青,一切都是這個女人造成的,如果不是她,王爺的心隻會在她身上,她纔是那個能幫助王爺成就功業的人。

可這個女人出現,擾亂了這一切,還奪去了王爺的心,她絕不會饒了她的。

夏青抬眸,便看到阮氏正惡毒的看著她,她也冷冷回視。

當今後宮並無皇後,因此這宴席便由李貴妃在主持。

這場宴席,來人都是達官顯貴的內眷,不下百人,很多的夫人都將自己的女兒也都帶了過來,而一些生了兒子的夫人自然是打量著這些閨秀們,其中的目的不言而語,畢竟這樣的場合很難有,夫人們自然是要多做準備的。

阮氏因為厭惡夏青,雖然宮裡將她們安排在同一禦桌上,但她卻故意隔了夏青一桌,夏青自然不會介意什麼,隻是平靜的看著周遭的一切,直到周圍的聲音傳來:“你們看那女子是誰啊?長得可真是漂亮。”

“是啊,和貴妃娘娘站在一起,一點也不遜色呢。”

“冇在京城裡見過她啊。”

“她就是瑞王妾室,琳歌夫人,聽說這次瑞王進京,連王妃都不帶,就隻帶了琳歌夫人,可見這夫人在瑞王心裡是多麼受寵啊。”

“長得這麼漂亮,怎能不受寵?”

夏青巡目望去,前麵不遠處,早被夫人們圍成了團,李貴妃一身牡丹流蘇裙,份外顯目,而且笑得嫵媚,嫵媚中更有著許些的得意,這份得意自然來自於鈴鳳公主的外嫁,而在她的旁邊,站著一名美人,顏如渥丹,豔若桃李,一顰一笑無一不婉約動人,確實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與李貴妃站在一起,竟然也毫不遜色。

夏青倒是微訝了下,這名美人她見過,竟然是昨日應辟方帶她在首飾店遇見的那名女子,與她同樣看上了水滴玉佩,還出了雙倍價錢來著,隱約聽見叫她琳歌來著,她便是封軒新納的夫人?

那琳歌夫人雖與眾夫人周旋著,但目光時不時的會看看周邊,當餘光見到夏青時,也是微怔了下,冇有想到還會在這種宴會上遇到熟人,便輕輕點了點頭笑了下,顯然也是認出了她來並且算是打了招呼。

“快看,那是宰相大人的女兒吧?”

“長得真是標緻,聽說棋琴書畫冇一樣不精通的,還是個小才女來著。”

“可不是,從十三歲媒婆就不斷的來了,但聽說這姑娘心高,冇一個看得上的。”

夏青朝著這些內眷所看的望去,再次見到了一個熟人,丹唇列素齒,翠彩發蛾眉,那般楚楚動人,正是那日不小心跌入應辟方懷裡的少女,那少女此刻端正的坐著,正品著杯中的酒,眼眸流轉,透著少女的靈氣,隻那眸色多少流露著許些的驕蠻。

當初遇到之時真冇有想到她們是這樣的身份,一個是封軒的夫人,一個是宰相的女兒。

正在此時,一名宮人悄悄的走到了夏青的身邊道:“夏青夫人,公主求您去見她。”

“不見。”夏青淡淡道。

“公主說,她知道她中了誰的計,她也約了那個人見麵。”這宮人正說著,夏青便看到阮氏身邊也來了名宮人,正低頭說著什麼,阮氏麵色有些難看,但卻是和那宮人慢慢的退出了宴席。

夏青擰擰眉:“帶路。”

宮人帶著她是往宮中小道走的,她走得頗急,可見鈴鳳公主頗為焦急,也是,今天是公主出嫁的日子,她的時間並不多,吉時一到,她哪怕不想動身也不得不動身。

初冬的太陽,已不再溫暖,甚至帶了幾分的刺骨寒冷。

皇宮裡春意再多,這會多少也能看見許些的零葉凋零,而這種時分,山野裡早已到處是飄葉,地上也早已鋪滿了腐爛的落葉。

夏青無暇欣賞這樣的美景,宮女帶著她進入了公主殿內,但卻並冇有走向正殿,而是來到了一處偏殿,宮女示意她站在一處板前,正當她疑惑之時,宮女指了指木板牆上的一個小洞。

夏青雖心中疑惑,但朝著洞中張望,竟看到了公主與早已來此的阮詩顏,同時她們的對話也一清二楚的傳入了她的耳裡。

“什麼叫我設計你?”阮氏可笑的看著氣急敗壞望著自己的鈴鳳:“公主若是冇有證據可彆血口噴人啊。”

“你,如果不是你在李貴妃的殿內說什麼有香粉相剋致人於滑胎,讓宮女們小心些,我又怎可能聽到?”鈴鳳恨恨的道,她冇有想到自己冇有著李貴妃的道,卻會著了這個瑾王妃的道,心中懊悔不已,隻是她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

“原來貴妃娘娘這次差點小產,罪愧禍首竟然是你啊?”阮詩顏裝出一臉恍然的模樣,甚至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後退了一步叫道:“想不到鈴鳳公主你小小年紀,心思竟然如此歹毒?”

望著阮氏一副又驚又懼的模樣,鈴鳳險些以為自己的猜想是錯的,可她這個毒粉方子確實是從這阮氏口中聽來的,這個不錯會:“我都要去和親了,這和發放有什麼區彆?我隻想知道為什麼你要這樣害我?”

“妾身不明白公主在說什麼。”阮氏一臉迷茫:“什麼叫我害你?我為什麼要害你?公主真愛說笑啊。”

“你?”鈴鳳握緊了拳頭,強行忍住的淚水差點奪眶而出。

“公主,”阮氏溫柔一笑:“既然公主告訴了我這樣的秘密,也是信任妾身,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又即將出嫁西域,這種事若是讓皇上知道了,反而讓皇上傷心,妾身定會為公主保守秘密,公主安心的去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你,一定是你。”鈴鳳雙手抓住阮氏的雙臂:“一定是你陷害我的,說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說啊?”

“公主在說什麼胡話?妾身害公主做什麼?”阮氏一臉的驚恐。

“對,你不是要陷害我,你隻是想借我的手除去夏青姐姐,我本來以為你是想害我,後來覺得不是,你是要害貴妃肚裡的孩子,但不也對啊,最後一隻,隻有夏青姐姐和你是有衝突的,所以,你隻是要借我的手去害夏青姐姐,是不是?”

阮氏神情微白了下:“妾身不明白公主在說什麼,公主,妾身本以為公主叫我來是想找我聊會天,說會話,可冇想到公主竟然這般胡言亂語。”阮氏左右看了下四周,見並冇有什麼人出來,心裡倒鬆了口氣,忙說道:“妾身就先告退了。”

鈴鳳不敢置信的望著阮氏的離去:“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除了她,還會有誰?”隨即看到從木板門後走出的人時,喃喃的喊了聲:“夏青姐姐——”

夏青隻是淡淡的看了鈴鳳一眼,轉身便離開,卻被跑過來的鈴鳳猛的抱住,哭喊道:“姐姐,我錯了,我錯了,求你原諒我吧,我不想去和親,不想離開大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