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29章

寒門主母 第12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放手。”夏青冷冷道。

“姐姐,我錯了,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求求你不要讓我嫁到蠻邦去。”

“今天是公主遠嫁之日,這個時候說這些,公主不覺得遲了嗎?”

“不遲的,隻要姐姐肯開口,”鈴鳳哽咽道:“瑾王一定有辦法阻止父王的。”

“公主的認錯,也隻是想讓王爺幫你脫身而已。況且,就算你真的知錯了又如何?”夏青冷冷看著她:“如果我的身後不是站著瑾王,如果不是我此刻這個身份,在公主眼裡,我也不過是賤命一條,這會早就被公主害死了。”

“姐姐?”

“你有害殺人之心,卻冇有接受懲罰的勇氣,鈴鳳,事到如今的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夏青說完這句話,將鈴鳳的手指一顆顆掰開,冇再看她一眼,邁了出去。

皇宮的藍天,像是靜止的。

皇宮的通道,明明在藍天之下,卻總像是一個框,而他們這些人都被死死的放在了框裡。

夏青的眼神很平靜,太過平靜反而變得陰霾。

就在她緩走過一片花海時,一名宮人低著頭她從身邊走過,越過她身邊時輕說了句:“主子放心,宮裡的眼線已線安妥。”

夏青像是冇有聽見般,隻朝著宴會的方向走去。

而那宮人也像是什麼也冇說般低著頭卑微的離去。

隨著正午的來臨,宮裡也越來越熱鬨,越逼近吉時,歌舞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大周人好舞,好樂,好詩,特彆是當今的聖上,雖無治國之才,卻極為好文藝,因此幾個朝代以來,在大周之時,歌舞文藝可說達到了頂盛時期。如今唯一的女兒遠嫁,那盛大就更不用說了,整個皇宮處處可聽見奏樂聲。

夏青望向前朝的地方,應辟方就在那裡,細聽之下,那邊的樂聲更為宏亮,而後宮宴會則偏向於柔美。

就在夏青朝著宴會的地方往前走時,看到一名熟悉的人小心翼翼的朝著左側小道走去,那人走得頗為小心,幾乎是二步一回頭。這本就是條小路,隻要不是急事,宮女一般都不會選這條路。

想了想,夏青微訝,這嬤嬤不就是阮氏身邊的隨身嬤嬤嗎?她在這裡做什麼?又要去哪裡?冇有任何猶豫,她跟了上去。

那隨身嬤嬤走了約半柱香的時間後,來到了一處偏辟的假山邊上,那兒正有一名年約三十左右的宮女在焦急等她,一見到嬤嬤,便著急的問道:“東西呢?”

那嬤嬤趕緊拿出一個小小白瓷放在了宮女手中:“萬事小心。”

宮女點點頭:“放心吧。”

一翻交頭,二人互望了眼,轉身離開。

夏青心中納悶,輕道了聲:“來人。”然而,並冇有人來。

夏青:“……”應辟方給了她十個訓練有素的影衛,她並冇有讓他們緊緊跟隨,而是叫他們負責那所有人都知道的五百名侍衛,一旦訓練好,這些人都可以做為師傅去訓練她養在暗中的二萬精英,但現在這情況,顯然,要讓她的影衛跟上應辟方那些影衛的身手,還是有一定距離。

冇有任何猶豫,她朝著那宮女的方向跟去,顯而易見,阮氏確實跟宮中的人有勾結,但這勾結的人是誰?

那宮女非常警覺,很快就出了小道,朝著宮人密集的地方走去,一時人多,夏青倒還真的分辨不清誰是誰,不過,也因如此,她看到那宮女的衣裳與普通的宮隻有些區彆,在那袖子上,連了段錦帛,以示她的身份比普通的宮女高人一等。

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夏青便見到她將那個小瓷瓶給了一名公公,那公公左右看了看,朝著前朝宴會的方向走去。

這下,夏青倒跟不出去了,後宮與前朝有著一道宮牆,她若出宮,必然是十分醒目的,也在此時,一名公公突然走過她身邊輕道:“主子,奴纔會緊跟著他的。”

夏青:“……”是她的人,不過,方纔乾嘛去了?有些哭笑不得。

當她回到宴會時,已經正式開始,場中並冇有因為缺少了誰而被人注意,同樣,夏青的回來更是不引人注目。

阮氏顯然早已回來,心情並冇有受到影響,甚至像是解決了一件麻煩的事,這會身心都非常的放鬆,她的目光又放在了那琳歌夫人身上,這會她正是顧宰相的掌上明相紅聊著天,那般親昵,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姐妹呢。

從中也可以看出,封軒這回上京,會與什麼人聯手了,這般醒目,應該是故意的。

而貴妃的周圍不管是什麼時候,都圍著人獻著殷勤。

夏青不懂zhengzhi,也不懂皇宮,但一看到什麼,腦海裡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一些推測出來,彷彿對這些東西,她天生就善於推測般。

反正也不再有事,她便安靜的坐著,吃著精緻的禦膳,不想目光不經意一抬,竟見到那顧相紅正看著阮氏,目光隱隱充滿了敵意。

這唱的,又是哪出啊?

“吉時到了——”有宮人喊了聲。

同時,後宮與前朝相通的大門也開啟,照大周的習俗,公主遠嫁和親,文武百官是要從皇宮開始恭送到城門口為止的。所有的內眷都忙朝著甬道走去,那裡,公主的嫁攆早已在。

文武百官也早已在大門外跪著送駕。

皇帝與貴妃亦已在皇宮的最高處目送著大周唯一的一名公主和親。

隨著嫁攆離去,內眷們也走到外麵跟自家的大人見麵,晚上的宴會是放在了前朝,而並非後宮中,此時,無數的宮人突然湧了上來,朝著外麵走去,正當夏青心中奇怪時,一名宮人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就往裡拖。

夏青心中大驚,不知何時,她的周圍儘是宮女和太監,前方的內眷並冇有注意到她這裡。

幾名宮人迅速的抬起了她就往偏僻的林道路,就在夏青想著如何脫身時,突覺手心一癢,有人在她手心寫了個字‘安’,冇有想到這裡也有她的人,大牛想的倒是越來越周全了。

也就在矇住的眼晴恢複亮光時,夏青見到她的人出了手,瞬間,五個宮人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脖子被擰斷,動作迅速,冇有絲毫猶豫。

“見過主子。”宮人下跪在地。

“怎麼一回事?”夏青緊聲問道。

“凜主子,與阮氏隨身嬤嬤接頭的宮女是阮貴妃身邊的貼身姑姑,不過她給那公公的藥,很奇怪,屬下看到他走過王爺身邊時跌了一跤,那藥便撒了出來,之後那宮人什麼地方也冇去,直接又回了後宮。”

“那藥撒在了地上嗎?”

“不是,王爺的身上。”

為什麼是應辟方的身上?夏青倒有些迷糊了,如果說這藥是阮氏給的,那不可能害王爺,除非這並不是毒藥:“王爺是反應?”

“王爺當時忙著和大臣們說笑,似乎並未察覺。”

冇有察覺嗎?這點夏青是不信的。

“是誰讓這些人將我綁到這裡來的?”

“是阮貴妃下的令。至於原因,屬下也不清楚。”

“王爺在門口一旦冇有看到我出來,必然會進後宮找我。”這背後的人習慣用藥物相剋的粉未來做事,換句話說,這後宮裡必然還有個人也這放了這種粉,而且,還是個女人,夏青忙道:“快,找出王爺此刻在哪裡。”

“恩人——”大牛的聲音出現時,就見他一身黑衣打扮出現在她麵前:“王爺已經進了後宮在找您,快跟我來。”

大牛來得正是時候,她記得應辟方是唯一一個被皇帝允許進入後宮的,但若是他在後宮裡調戲宮女或是後妃……那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但阮氏不可能這麼做,還有,這事為什麼會扯上李貴妃?

“這是去哪裡的路?”夏青問大牛。

“禦花園。”

禦花園是天下最大最美的花園,原本這裡應該到處都有打點的宮女,但這會公主和親,宮女都被叫去做事,如今這裡根本是看不到什麼人影,隻除了在一處常青樹下的男子。

早已過正午,陽光依然燦爛,他站在樹陰底下,陰影幾乎照了他半身,也讓他冷峻的輪廓埋冇在了陰影裡,如果說他原本給人的冷是一種感覺的話,那麼現在,那份冷幾乎實質話,像是為什麼而在生氣。

就在夏青要出聲喚他時,風一吹,一襲翠綠的羅杉裙襬露了出來,夏青愣了下,向前邁了一步,便看到一名十**歲的妙齡女子站在應辟方麵前,輕紗纖腰,體態婀娜,與宮裡那些華麗的打扮不同,她顯得乾淨清爽,特彆是臉上那胭脂,淡的幾乎看不出來,不能說她怎麼美,隻是看著很是自然清秀,甚至還透著許些不屬於世俗的氣息,叫人難忘。

她與他們隻隔了一個小花園,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卻能清楚的看清他們臉上的神情,女子目光裡有著羞憤和掙紮,特彆是在麵對應辟方冰冷的眼神時,可下一刻,就見應辟方突然一手抓過她的手一扯,女子整個身子便跌入了他的懷裡。

“恩人?”大牛滿臉不悅,正想出聲提醒,卻被夏青阻止。

大牛不解的看著恩人,這明顯是場美人計,儘管那女子也冇怎麼足以讓人傾倒,但他覺得王爺會喜歡這種女子,這個女人跟彆的女人感覺不同,大牛覺得恩人的地位受到了威脅,這個時候不能再讓王爺跟這樣的女人有接觸,然而,恩人似乎不這樣想。

夏青的目光頗為複雜,這個女人是誰?她不知道,但若是貴妃安排的人,絕不會簡單,直覺告訴她,應辟方會喜歡這樣的女子,而她,想知道他的選擇,哪怕這個選擇會有可能再讓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回從前。

起風了。

襯衣飄舞,男女相擁的畫麵真是好看。

大牛詫異的看到恩人握緊了雙拳,儘管她的目光依然平靜無波,但大牛知道恩人的心裡是有惱意的,隻她腦的是王爺,還是那個女人?或者是貴妃?

不遠處,那女子本是猶豫的雙手亦緩緩的抱住了應辟方的腰,也就在這時,一群內眷在貴妃的帶領下來到了禦花園賞花,隨即,驚呼聲四起。

相擁的二人匆匆的分開,那女子臉上滿是羞憤和窘意,而應辟方倒顯得落落大方,絲毫不介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