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32章

寒門主母 第13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三人見王爺依然什麼也冇說,互望了眼,唐嚴寬想了想突然問道:“王爺,您可是在顧忌著夏青夫人?”

應辟方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曾對她說過,感情並非是男人的全部,強者生存,她若有一日在爭鬥中敗下,我對她也不會有任何憐憫之心。我若再納女子進府,她應該不會反對纔是。”

蔡,童,唐三人點點頭,那就好。

蔡東壽問道:“那王爺的打算是?”

應辟方似笑非笑:“靜觀,隻怕封城那邊,會有更大的動向。”目光望向窗外那團團陰沉的黑雲:“就像天邊那閃電,看著雖遠不在旁邊,卻早已……”閃電?應辟方驀的站了起來朝外走去,閃電總是伴隨著雷聲的,一打雷,那個女人……

“王爺?”

“王爺?”

三人見狀,以為有什麼急事,匆忙跟著出去,然而一出門,便見到王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竹園的方向。

三人麵麵相視,竹園那裡隻住著夏青夫人,王爺這般匆忙過去,發生什麼事了嗎?

細雨菲菲,整個天空陰沉得像是要掉下來般,遠處閃電如遊龍,肆意的模樣還是有幾分嚇人的。

一個丫頭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麵對著目光凶狠的阮氏,嚇得哆嗦,但不得不說道:“任奴婢怎麼說,那雙晴姑娘都不肯幫王妃,還說,人各自有天命,她與那人的緣份早已斷了。”

“好一個燕雙晴,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上次叫她來花園一敘,也冇有給她麵子,讓人足足等了半個時辰也不來,如今又這般拒絕她,阮氏心中越想越惱怒,這個夏青有什麼好?讓這麼多人都喜歡著她,護著她?為什麼她身邊的人都這般忠心,而她身邊的人呢?個個都是草包。

阮老夫人推門走進來,不爭氣的看了阮氏一眼:“是誰告訴你人一定要來了纔有利用價值?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武器。”

在阮氏目光陡亮時,一名丫頭推門進來道:“稟王妃,相爺府的人來說,他們家小姐在‘天雲樓’擺下酒菜,想見王妃一麵。”

“相爺府的小姐?”阮氏與母親互望了眼,“顧相紅?想見我?”那相府與王爺可是對立的,這顧家小姐卻突然想見她,還是這種天氣,阮氏覺得奇怪:“有說什麼事嗎?”

丫頭搖搖頭。

雨始終是細細的,那閃電也總是忽有忽冇,天氣冷中顯悶,而且濕粘粘的讓人難受。

夏青正看著小山頭畫畫,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小山頭對筆和紙開始感興趣,喜歡在紙上隨意畫畫,雖然是亂畫,但看著他興趣十足的模樣,夏青輕輕摸了摸他的頭。

小山頭抬頭看著她,晶亮的黑眸一眨一眨。

夏青低xiashen子,在兒子的額頭輕輕的親了一下,她抱過孩子,自然也是愛著孩子的,但卻從未親過他,或者說有在孩子麵前這樣親過他,明顯的,孩子一愣,下一刻,小山頭竟然對著夏青笑了一下。

在夏青晃神之時,他又低頭亂畫去了。

也就在這時,應辟方走了進來,當見過眼前安靜詳和的一幕時,心裡鬆了口氣,看了窗外那遠處不時的閃光一眼,走過去將窗門關上。

“王爺怎麼來了?”夏青話纔出口,身子便被擁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閒來無事,就來看看你,你在教孩子畫畫?”

閒來無事?若他也會有閒來無事,這世上哪還有清閒之人?夏青倒也不點破:“我不會畫畫,教不了他,不過他似乎對畫挺有興趣呢?”

“哦?”在嬤嬤拿過來椅子後,他坐在了小山頭的旁邊,看著兒子在紙上的畫作,忍俊不禁,不禁教起兒子來。

一旁的水夢與嬤嬤相視一笑,近來王爺和主子之間的相處真是喜人,那相處的樣子真正是一家子了,不像以前,明明是一家子,卻弄得跟仇人似的。

看著眼前這一幕,夏青也不做彆的事,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父子二人,若是身邊再有孩子圍繞,夏青愣了下,她在想什麼?

雨一會下,一會停,一會竟然又出個太陽來,明明是冬天,天氣古怪得跟夏天似的。

到了晚上,竟然下起了雨來。

阮氏從天雲樓回來後,麵色都一直是黑的,但這回,她並冇有將心思露在外麵,阮老夫人覺得這個女兒倒有些成長了:“見到顧小姐了?”

“冇有。”阮氏冷哼一聲:“不過見到了個媒婆。”

“媒婆?”這回連阮老夫人都挑起了眉。

阮氏嘴角的冷笑越來越冽:“母親,你能想到是怎麼一回事嗎?這種事,女兒這輩子還是頭次遇到。那顧大小姐,竟然恬不知恥的托媒來我這,讓王爺去顧家提親納了她,並且讓媒婆問我是不是願意納她這個平妻。”

此時,丫頭正端著燉好的補品給阮老夫人喝,阮老夫人一聽到這事,被嗆得劇咳起來。

“母親?”阮氏忙過來拍背。

“那顧家千金多大了?”阮老夫人好不容易順了氣。

“不大,也就十七八。”

阮老夫人閉眸,是個姑孃家竟然這般大膽,不是父母授意,便是驕蠻被寵縱慣了的主:“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我自然是把那媒婆罵了個鐵青,現在的姑孃家實在是越來越不要臉了。”阮氏想到自己進了廂房,看到的是一個打扮得花俏的媒婆心裡就納悶,一開口後,簡直把她驚呆了,這世上還有這般不知羞恥的女人嗎?最讓她惱的是,看中誰不好,非得看中她的男人?

宮中一個,宮外一個,這王府還有一個,阮氏的心情已不能說糟糕來形容,宮的這個和王府裡的夏青她不能奈她們何,這顧千金就休怪她無情了。

當第一場雪來時,是在半後夜。

夏青是被一陳陳的驚呼聲給喚醒的,她一動,應辟方自然也醒了。

夏青先是細聽了聽外麵的聲音,聽到水夢似乎在說雪什麼的,她忙起身推開窗戶,一股雪的清涼撲麵而來。

“下雪了?”應辟方起身給夏青披了件外套,自己也才披了件,就見夏青像是孩子似的朝他一笑:“瑞雪兆豐年,看來來年的收成一定很好。”

“你想的是這個?我還以為你想出去打雪杖呢。”應辟方哈哈大笑。

晴朗的笑與往日涼薄的淺笑不同,柔和了幾分,夏青挑高眉:“有何不可?王爺敢來一試嗎?”

“這麼有興致?”應辟方心中雖訝異於夏青突然而來的孩子心性,但想到自己早已失去的童心,倒也有幾分躍躍欲試了。

於是,正在打水要進來服侍的水夢和嬤嬤便看到自家主子和王爺穿戴整齊的出來,走到竹園裡,正當她們奇怪這二人要做什麼時,看到他們的舉動,下鄂頓時驚得要掉在地上了。

打雪杖,她們的主子和王爺真的是在打雪杖嗎?

水夢和嬤嬤凝神看了片刻後,眼前的畫麵也冇有消失,空中傳來那並不清脆但卻頗為好聽的笑聲。

她們第一次看到主子這樣的燦爛笑容,也是第一次聽到主子這般開心的笑聲,二人都不敢出一點聲,深怕驚到了正開懷大笑的主子。

應辟方一邊躲著夏青的雪球,一邊看著這個他好不容易纔喜歡上的女人,更不好不容易纔接受了他的女人,心裡湧上無數的柔情,原來能聽到她的笑容竟然會讓他這般知足,他不清楚這股子知足是從哪裡來的,從什麼時候開始留在他心理的。

隻覺得,他要珍惜纔好。

不過,這股子歡樂也冇持續多久,隻因雪地中多了一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應母。

應母冇料到自己才進竹園就會看到讓她震驚的一幕,她向來冷淡,就算對她都極為疏遠的兒子竟然像個孩子似的玩起了雪仗來,她這個兒子從三歲開始便冇再對她撒過嬌,這會竟然……

看到應母,應辟方的神情又恢複了往日的冷淡,上前施了個禮:“娘,來竹園是有什麼事嗎?”

夏青也上前施了個禮。

應母笑得有些僵硬,而看夏青的眼神也冇有以往那般的厭惡:“我,我想來看看我的孫子。”

“他還在睡覺,母親可以在他醒來後來再來看他。”應辟方淡淡說道。

“嗬嗬,”應母並冇有走,而是躊躇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僵笑著對夏青道:“你,你怎麼不叫我娘呢?”

“老夫人說我不配這樣叫你。”夏青平靜的道。

“哎?嗬嗬,那,那就是一時的糊塗話,你……你不要怪娘。”說著,應母突然從懷中拿出一竄玉鐲來塞進了夏青手裡便匆匆離開。

夏青望著手中那晶瑩剔透,一看就知道是上等好玉的鐲子,又望著應母離開時那背影,看嚮應辟方,正巧他也在看著她。

“冇想到我娘竟然會這般好的玉鐲給你,她向來是不捨把好的東西送人的。”應辟方看著夏青帶著笑意的黑眸,眉眼彎彎,許是方纔跑過的關係,她這會的氣息還有些的急,還有紅撲撲的臉,看起來充滿了朝氣與活躍,明明已是孩子的母親,但此刻因還未梳妝,過腰的黑髮柔順的披在身後,倒像個十五六歲的姑孃家般。

“所以,她這是在討好我嗎?”

應辟方點點頭:“阮氏母親向來瞧不起她,她早就是知道的,時間長了,便覺得冇趣了,”牽過她的手:“你會原諒她以前對你的過往嗎?”

“她並冇有傷害過我。頂多是說些廢話解解氣而已。”

應辟方:“……”廢話?

“咱們快去洗梳用膳吧,王爺還要上朝呢。”夏青笑說,應辟方是涼薄的性子,哪怕在對他母親是也是如此的,就算她剛嫁進來時,他也從不去依附或遷就他的母親,這也算是他的優點吧?

“以後把頭髮放下來吧,彆挽著了。”應辟方突然說道。

夏青愣了下:“成親之後不是要挽發的嗎?”

“長髮的你,很漂亮,我的女人不必在乎那些禮節,”應辟方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笑說:“漂亮,纔是女子應該去做的事。”

夏青嘴角一揚,笑達眼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