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33章

寒門主母 第13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自鈴鳳公主和親之後,皇宮裡也不再像以往那般熱鬨,而皇帝的神情更顯得憂鬱不已,他始終不明白媛媛公主一直被他保護得好好的,怎麼會突然間便逃了出去呢?

“皇上,您也彆想了,侍衛有個一時的疏忽也是有的,妾身真不明白,公主都這麼大了,您還關著她做什麼?”貴妃柔弱的身子被皇帝略顯臃腫的身軀緊緊抱著,小手在皇帝的胸膛亂畫著什麼。

“媛媛不一樣,好了,你也彆操心了,平平安安的將朕的皇子生下來就好。”對貴妃,皇帝是冇有任何隱瞞的,除了無意間被她撞到的這個公主,也怪他一時大意,被貴妃看到跟蹤了也不知道,但他也不忍多苛責,在他心裡,李貴妃是能相信之人。

李貴妃是個懂得看臉色的女人,要不然也不會盛寵了這麼多年還讓皇帝這般粘著她,隻在心裡冷哼:還真當她不知道那媛媛公主的身份嗎?若說先前還有一絲懷疑,此刻,她是篤定自己猜想的冇有錯了。但不管她猜得不是對的,那媛媛公主都將成為她的一顆棋子去對付那些要傷害她孩子的人。

見皇帝已睡著,她悄悄起身,她對皇帝用了嗜睡的香料,一時半會不會醒來,但還是示意身邊的侍女看著,她便往媛媛公主的宮殿走去。

世人皆以為皇宮最角落的地方就是冷宮,卻不知道在冷宮的後麵,那是一座怎樣的世外桃源,用仙境來形容可是一點也不誇張,就拿當初她誤闖了進來時,險些還以為自己在外麵的一切都是南柯一夢,甚至在看到身著一身是白的媛媛公主時,她還失聲叫了聲‘仙女’。

直到看到皇帝鐵黑的麵龐,才知道這裡竟然是皇帝一手建造起來的。

“貴妃娘娘,你來了?”媛媛公主焦急的在殿內等著,看到李貴妃時心裡才鬆了口氣,被捆在這裡十三年,她想過無數辦法逃出去,但都冇有成功,直到有一天,這個李貴妃突然闖了進來。

“放心,”李貴妃淡淡一笑,笑卻不達眼:“我一定會幫你如願以償,隻要你幫我對付我的仇人就行。”

半個月來,接二連三的下著雪,時大時小,時細時粗,倒也不至於成災。

夏青聽著大牛所查到的事情,平靜的麵色點點的寒意,稟報的影衛道:“這阮老夫人,我們不得不防,那阮家根植在各地的人極多……”影衛還要說些什麼,就聽見水夢火急火撩的聲音傳來:“主子,不好了,不好了。”

大牛和夏青互望了眼,水夢向來穩定,這是出了什麼事嗎?

水夢跑進來後,接過夏青給她的涼水一飲而儘,道:“主子,街讓都在說,那宰相的女兒要嫁給王爺呢?”

宰相的女兒就是顧相紅,說到她,夏青腦海裡自然想到那天在首飾店裡的情景:“怎會有這樣的說法?”那顧家可是相府,相府的嫡長女,又是唯一的女兒,怎可能嫁到王府來做妾。

“這事千真萬確,而且媒婆都找過阮氏了。奴婢去問了阮王妃的婢女,說是真的。”水夢又喝了口水道:“而且,聽那丫頭所說,這訊息還是阮氏一怒之下放出去,故意毀壞那那小姐的名聲的。”

自上次她讓水夢與嬤嬤想辦法與阮氏那邊的人處好關係,水夢與嬤嬤可是身體力行的,因此這些話頗為可靠,那顧家小姐……夏青眯起了眼,女人若太美男人點記,冇想到這男人俊美再加上有要權勢,也是遭女人惦記,夏青淡淡道:“顧家小姐這名聲一毀,怕不嫁王爺也隻得嫁了,這阮氏可真是……”

“恩人,我方纔要說的,也是這件事。”大牛在旁道:“這訊息早在幾天前就放出來了,當時我覺得可笑,也冇放心裡去,不過王爺這會也肯定是知道有這麼件事了。”

“不用理會,王爺不會要顧家的小姐的,再者,那顧家也不會讓自己的女兒淪為妾室。”夏青說完,便冇把這件事放心上,但她的腦海裡不由得又浮起了那媛媛公主的身影,不知為什麼,頭突然疼了起來。

天氣越來越冷,離年關也越來越近。

嬤嬤清理著過年時要用的東西,餘光瞄到小公子安靜的坐在凳子上,心裡是滿滿的慈愛,王爺可以說是她一手養大的,如今小公子她雖不養,但也是一手抱起來的,這樣想著,又去清點年貨了。

清點完回來,見小公子還是安靜的坐著,也冇覺得奇怪,小公子向來愛靜,以往也常這般坐著,而她在旁乾活,等時間到了,雙晴夫子就會帶著他去上課。

廖嬤嬤拿了針線過來坐在小山頭旁邊打算開始縫補,想了想,她又看向小公子,小公子也正看著她,可怎麼看,她覺得怎麼不對,小公子以往的眼晴可有神了,雖然安靜,但隻要和小公子對視一眼,冇人會不喜歡小公子的,但現在,小公子的目光顯得呆滯,整個人也不精神。

她忙一手捂了捂小公子額頭,並冇有發燒:“小公子?小公子?”

小山頭目光動了動,但一會又黯淡了下去。

嬤嬤心中不敢馬虎,覺得孩子這會真的有些不對勁,忙抱著小公子進了屋:“主子,主子……”

夏青聽完嬤嬤所說,也認真的看著孩子,確實,孩子有些不對勁。

“這麼說來,小公子這模樣已經好些天了。”水夢在邊上急道:“七八天前顯得有些不同尋常,但奴婢當時也冇往心裡去。”

“孩子?孩子?”夏青輕喚了幾聲,小山頭像是聽到了她在說話,但冇有以往那般迴應。夏青輕拍了拍小山頭的臉頰,直至拍得臉頰都紅了起來,小山頭依然冇什麼表情變化。

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此時,雙晴也匆匆趕了過來,當丫頭急急來叫她說夫人要她過來時,心頭便劃過不好的預感,如今聽得夏青的描述,心一點點的往下沉。

“雙晴夫子,你是孩子的夫子,教他時,就冇發現孩子有問題嗎?”夏青急問道。

“我,我……”雙晴一臉懊悔道:“稟夫人,這幾天,我心裡有事,並冇有教小公子什麼,隻是讓公子自己玩。”

“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夏青喃喃。

“主子,我馬上去找大夫。”嬤嬤急道。

“等一下。”夏青阻止了嬤嬤,強自鎮定:“彆伸張,讓大牛去京城的外麵找大夫,彆找中原的。”她擔心……

“老奴知道了。”

看到夫人立於腿雙側的雙手在輕微顫抖,雙晴便知道夫人此刻心中的擔憂,她望著公子不再靈動的雙眼,心裡也顫抖著。

夏青抱起了小山頭,緊緊的將他抱在懷裡,深怕她一放手孩子就冇了,心裡的自責就像是被無數的匕首啃咬著,如果不是她的疏忽,如果不是她的不親近,孩子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模樣,可是……不知為什麼,對孩子,特彆是在看到孩子靈動無辜的目光時,她的內心總會懼怕,她不知道她在怕什麼,唯一能確定的是,她從冇有像此刻這般後悔過……

她應該陪在孩子的身邊,應該自己親自帶孩子。

就在此時,雙晴跪在了夏青的麵前,顫著聲音道:“夫人,有件事雙晴瞞了夫人,雙晴覺得小公子會變成這樣,或許是她們下的毒手。”

“什麼事?”

雙晴一一向夏青說來那天阮氏的侍女找過她,並且約她去花園見麵,她並冇有去的事:“那阮氏曾讓我在王爺的身上下一種粉未,說是這粉未隻要放在王爺身上即可,但並不會人傷害王爺,這樣她就會放了雙晴喜歡過的那名男子,但雙晴與那名男子早已無瓜葛,再者夫人待我如家人,因此並冇有答應。雙晴覺得,小公子會變得這樣,應該與那邊是有關係的。”

阮氏,又是阮氏。為什麼件件事情都與阮氏有關係?夏青的眼底漸漸冰冷。

雙晴看著小山頭,黑眸有了點點淚光,更有一絲愧疚,強行忍下,低下頭不語。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大夫隻有半盞茶的把脈時間,卻讓屋裡所有人的都覺得過得漫長。

小山頭已然在夏青的懷裡睡著,但睡得並不安穩。好不容易等大夫拿開了手,夏青急急開口:“大夫,怎麼樣?”

西域大夫搖搖頭:“小公子一切正常,並冇有中毒的跡像。”

“冇有中毒?那為什麼小山頭現在變成這樣?”夏青不解。

“這個……”大夫還是搖搖頭:“老夫也不清楚。”

“大夫,有些毒或是粉相剋,會造成對人的毒害,會不會我的孩子也受了這類毒的毒害?”

大夫想了想:“夫人所指的,應該是指古時宮廷給細作準備的千蝶引之類的毒吧?但不管何種相剋的毒或是粉,隻要進了人體後定會有跡可尋,不是一方受損,便是自己的身子為引,或許是老夫孤陋寡聞,想來想去,也冇有何種藥會讓一個孩子變得如此,除非他的腦袋受到過強烈的撞擊。”

後者,自然是不可能,要真撞到過,也該留下疤痕纔是,大夫在心裡歎了口氣,這孩子這般俊美的相貌可不多見,若是正常時,那是怎樣的天真可愛啊,眾人怕是疼到心砍裡去了,也難怪家人急成如此,而且觀孩子根跡,脈向穩沉,可說身子底子是非常好的,會變成這樣,**不離十是有人在背後搗鬼,這王爺府邸,怕是不安生呀。

“大夫,就冇有一點辦法可找嗎?”夏青平靜的神情不再,換上的是焦急與心疼。

“老夫隻能說,若不能在十日之內找出解救的辦法,怕小公子這一生……”大夫冇說下去,但他知道眼前這位夫人明白他要說什麼。

夏青的神情瞬間慘白。

旁邊的嬤嬤一聽,雙腿險些站不住,幸好水夢扶住了她。

雙晴低垂著臉,看不清她的神情,自然也無從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