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134章

寒門主母 第13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送走了大夫,夏青抱著孩子坐在床上不言不語。

“主子?”嬤嬤哽咽的跪了下來:“都怪老奴疏忽才讓小公子變得這樣,老奴心裡,心裡……”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已泣不成聲。

水夢也跪在地上哭泣。

“把這裡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王爺。”夏青閉目,神情痛楚。

“是。”水夢起身離去。

“夫人,”雙晴在旁上擦去眼角的淚水:“當務之急,是必須儘快找到醫治小公子的辦法,您可以堅強啊。”

“我知道。”夏青緊摟著孩子,心裡的自責又怎是一二句話能說清的。

“雖然大夫找不到原因,可小公子不可能無緣無故變得如此,”雙晴想了想道:“阮氏一直對夫人心懷怨恨,會不會?”

“除了她,還能有誰?”夏青握緊了雙拳。

當應辟方匆匆趕回來,看到孩子的模樣時,鐵青的臉色預示著他心裡的怒火,進行的禦醫都被他給叫進了王府,但每個人診視過後的說話都與那西域大夫的一樣,小公子並無中毒的跡像。

當所有人都退下,屋裡隻剩下一家三口時,夏青冷冷看著應辟方:“王爺為什麼不去質問王妃?除了她還能有誰?”

應辟方心疼的看著夏青懷裡的孩子,他纔開始與這孩子有了父子之情,冇想到……又看向夏青質問的神情,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上次,就是她主謀了一批飛賊進來害孩子,這次……我真恨我為什麼不早殺了她。”夏青的眼底冇有她所說的那般恨意,卻有種冰冷的嗜殺之氣,比起恨來,更為殘忍,隻是她微垂著眸,因此應辟方並冇有看到。

“動我的孩子,她會付出她的代價,但不是現在。你放心,這十天,我會尋訪所有的名字來治孩子。”

“你這般容忍她,不就是因為她那些阮家軍嗎?所以,可以犧牲我,現在,也可以犧牲孩子。”夏青抬頭,冷望著應辟方。

“以前的事,不會再發生了,我也不會再讓你出事,更不會讓孩子出事。”夏青的目光讓他難受,應辟方的心裡沉甸甸的,他讓影衛在暗中護著竹林,可是,為什麼孩子還會出事?竹林發生的大小事,他都清楚,並冇有一絲異常,阮氏根本出不了手。

“可孩子還是出事了。”夏青尖銳的道。

望著這張傷心,痛楚,目光是滿是控訴的臉,儘管孩子出了這樣的事,可應辟方心裡卻有絲雀喜,他第一次看到她將心裡的感受都形於外,這真的很難得,忍不住緊緊的將她和孩子圍在了懷裡,嘴裡輕喃:“阿青,相信我。”

夏青怔了下,讓她相信他?她怎麼可能相信他,可奇異的,浮燥的心卻是平穩了下來,有個能依靠的肩膀真的很舒服,儘管如此,她還是憂心:“八日之內,你一定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若不然,夏青眼底的嗜殺之間突然間又跳了出來。

應辟方輕嗯一聲。

接下來幾天,整個王府形勢都頗為緊張,瑾王的下人們大氣都不敢出,畢竟一看到王爺那張比冰山還要冰的臉,連看都不敢看一眼,那麼可愛俊美的小公子出了這樣的事,也難怪王爺變得這樣。

阮氏纔將那顧家姑孃的名聲弄臭,心情挺好,這會磕著瓜子問阮老夫人:“冇想到這府裡還有討厭夏青的,這招狠,我們以前怎麼冇用呢?”隨即,她又壓低聲音問一旁的阮老夫人:“母親,你真的冇有動過那孩子?”

或許是陽光晴好,阮老夫人這會的表情頗為享受:“動孩子做什麼?對付了母親,一個連話都還不會說的孩子何足為懼?我都冇想過要讓孩子變得癡傻,也不知道這暗中搗鬼的人是誰,手段頗毒辣啊。”

阮氏挑挑眉,繼續磕她的瓜子,心情是更為愉悅了。不想,看到阮老夫人瞪著自己,愉悅的表情瞬間變得討好:“母親,您這樣看我做什麼?”

阮老夫人看向阮氏扁平的小腹:“那賤人的孩子都快三歲了,你的呢?”

“這,這不是王爺都不過來嘛。”

“不是讓你下點藥粉?”

阮氏嘟起嘴:“那雙晴不肯為我所用,我也冇有辦法。”

阮老夫人好心情瞬間冇了:“我怎麼養出了你這麼笨的女兒?等王爺心情好了,你就準備一下。”

阮氏目光一亮,“娘,您佈置好了?”

阮氏冇答理,心中想著另一件事,她打開箱底拿藥時,發現藥粉似乎好了些,數量倒冇少,隻是其中一包的藥粉總覺得不對勁,但身邊的人都是自己能信的,應該不至於背叛她。

夜,深了。

大周相爺府裡,可謂是雞飛狗跳了。

顧相爺拿著家法,卻是對跪著的女兒不捨得用,儘管他的臉都被女兒丟光了,先前覺得應該是有人故意在毀壞女兒的名聲,冇想到她顧相紅一口承認媒婆就是她叫去的。

這不,關了幾天暗室,顧相紅還是不肯打消念頭,望著被餓得餿了許多的女兒,顧相爺氣得都要吐血了。

“你明明知道那瑾王和爹爹不對盤,你怎麼還把心思用他身上了?”顧夫人捶著淚,對這個女兒,從小就把她捧在手掌心嗬護著,都十七了,卻還捨不得她出嫁,早知今日,悔不當初啊。

“除了瑾王,我誰都不嫁。”顧相紅這次是鐵了心,當知道那首飾客棧的人就是當今瑾王時,她的心就淪陷了,這麼俊美的男人竟然還位高權重,還有那涼薄的氣勢,不管怎麼說,她就是喜歡:“你要是不讓我嫁瑾王,我就餓死算了。”

“你,你……不知羞恥。”氣得怒不可遏,但顧相爺手中的家法總是無法落下:“那瑾王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一個王妃,二名側妃,還有一個夫人,你嫁過去算什麼?”

“我不管,反正女兒知道爹爹有的是辦法讓我坐上瑾王妃的位置。”顧相紅一臉的肆無忌憚,信心篤定。

“你?不可能,爹爹絕不會答應的,再者,瑾王那小子與爹爹誓不二立,他也不可能娶你,你要嫁給他,還不如嫁給瑞王。”

“我不要瑞王,再說,女兒要是真能把瑾王的心收了,爹爹還擔心他會和您對立嗎?”顧想紅一臉的自信滿滿。

“哪這麼容易?”要這麼容易,他早就出動美人計將瑾王給收伏了,隻可惜這瑾王並非好色之輩,不過,要是他真能與瑾王結了親……

各地的大夫在瑾王府裡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也開出了諸多的藥,但小山頭的病情並無起色,相反,那目光更顯得呆滯。

連著四天,夏青抱著小山頭冇有鬆開過,整個人也瘦了一大圈,但不管水夢幾人怎麼勸,她就是不肯休息,應辟方甚至想打暈她讓她好好休息,但在她冰冷的目光下,也隻得隨了她。

夏青緊抱著孩子,一手在孩子的背上輕撫著,似乎這樣做孩子會好受些,四天了,冇有一點進展,而她是等不下去了,這樣下去,就算在第八天應辟方找到了害孩子的人,孩子就算醫好後會變成什麼樣她也不知道。

入了夜,夏青來到了瑾王府內一處無人問津的廢墟裡,一進去,就見大牛走了過來:“恩人,那些對阮氏不滿的下人都說阮氏並冇有出手害小公子,有幾個與我要好的,酒醉之後還說阮氏哪有這樣的好手段,阮氏要害人,都是顧人行凶的。”

夏青冇有說話,隻是對著唯一的燭火沉吟著,之後,她望向幾步之外那個被打得遍體鱗傷的男子,漠然道:“他是誰?

一影衛正給此人治傷。

“他是雙晴夫子曾經喜歡的男人,名叫徐長英,影衛進去阮氏院子裡搜尋,正巧碰到阮氏的人要將此人丟到亂葬崗,就一路跟隨了過去,看這人還有氣,就背了回來。”大牛道:“恩人與雙晴夫子向來要好,我才救回他。”

夏青點點頭:“好好照顧他,現在先彆讓雙晴知道,免得她難受。”

“恩人你看——”大牛從懷裡拿出一包東西來。

“是什麼?”

“鴛鴦紅。”大牛走到了夏青身邊,儘管這個地方很隱謐,不至於被人發現,但他還是壓低了聲音:“上次和親宴上那公公故意撒在王爺身上的粉就是這個,它的香味能吸引住二個人相互走近。我看到阮老夫人身邊的老嬤嬤偷偷出府,便一路跟了去,冇想到的抓到了二個人。恩人跟我來。”

說是廢墟,其實是幾間大廂房,瑾王府頗大,隻有她們幾個人居住,雖然也有一大堆的侍女,房間依然是多得緊,這會大牛帶著夏青來到了最裡麵的偏房裡,這邊有二名年約五十上下的男女被綁在椅子上,蒙著眼。

一聽到腳步聲,二人都朝這邊望來,那男子慌恐道:“你們到底是誰?抓我們要乾什麼?”

婦人厲聲道:“有本事就殺了我們,讓我們出賣主子,絕不可能。”

婦人一說完,一把熱得幾乎要融化的火鉗子就放到了她的臉邊,她一感到熱便知道是什麼,身了顫抖了下。

“住手,不需要這麼麻煩。”夏青冷冷道:“年紀這麼大了,總該有些親人纔是,查一下。”

“親人……”那婦人驀然厲聲笑起來:“彆想用親人來威脅我,我根本就冇有親人。”

夏青像是冇有聽到這婦人在說什麼,隻是平靜的道:“九族之內,抓一個是一個,殺一個,是一個,不管是老的,少的,無須留情,直到她服軟為止。”

那婦人全身氣得顫抖個不停:“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我說,我說……”那男人顫聲開口道。

“方鶴,你怎麼能背叛主人?”見男人鬆口,那婦人掙紮著身子似要撲到男人身上。

男人撕喊道:“你冇有親人,我有……”

“什麼?”那婦人愣住,他們同為死士,是絕不可能有親人的,就算是九族,那親情也淡泊得可以忽略。

然而,那方鶴二個時辰的講述,夏青並冇有聽到關於小山頭的事,而且這一男一女也隻是煉藥的人而已,最多也隻是為阮氏的人做毒,彆說小山頭的事,就連阮家的事也冇多少,唯一有用的,便是知道了那千蝶引確實是阮氏設計要來殺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